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穿成爱豆对家怎么办[娱乐圈]在线阅读 - 第 31 章

第 31 章

        新ep主打被泄露的林静阳第二天才不紧不慢的赶到公司。

        蒋锐将笔记本不怎么客气的往他这边一转,满脸不虞:“自己看吧。”

        林静阳一瞥,屏幕上是一张截图,是几十个营销号的汇总图,大概是有模板,每条营销号发的内容都一字不差。

        林静阳新歌完整版遭泄露,据说这是林静阳首次尝试自作曲,我刚刚去听了一下,太难听了,从没听过这么难听的歌,听完之后我有种聋了的感觉,幸好泄露了!不然白花冤枉钱。

        蒋锐道:“最先发布的人ip的国外的,想追查都无法追查,现在已经传的到处都是,封也封不住了。”

        整整几十个营销号,还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格式十分统一的发了这条微博,配图是一张云盘截图,标题是林静阳新歌泄露版.mp3。

        应该是怕被告,这些营销号并没有发出链接,但可想而知此刻的网络上这首歌已经被传遍了。

        虽然一眼就能看出这些号都是拿钱办事的,但不得不说想出这个模板的人倒是颇会揣摩人的心理。

        原本林静阳的歌只有粉丝买单,就算是真的被泄露了,音频摆在眼前,路人可能都懒得点开播放键。

        那么就毫无效果。

        但是这个文案却说太难听了,不要让人去听。

        人都有个毛病,你越不让他做的事,他越想做。

        那么背后的人目的就达到了。

        林静阳的新歌还没发已经被传得满大街都是,甚至有可能会被像不和谐的小电影一样被人求资源。

        林静阳猜测可能还有后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过不重要,他已经打算把这个刚刚探出头的黑手给连根砍断了。

        林静阳颇为悠闲的看了一会那些营销号的截图,突然笑出了声。

        蒋锐冷笑道:“你脑子被驴踢了不成?还笑得出来。”

        林静阳手指点在屏幕上的一点。

        蒋锐伸过头一看。

        林静阳新歌完整版遭泄露,据说这是林静阳首次尝试自作曲,我刚刚去听了一下,太难听了,从没听过这么难听的歌,听完之后我有种聋了的感觉,幸好泄露了!不然白花冤枉钱。(一条五块,晚上21:00统一发,每多十条评论或转发加一块,十个点赞加五毛!)

        “真抠啊。”林静阳点评道。

        “”蒋锐颇为无语的看了一眼林静阳:“你是猪脑子吗?!连首歌都看不住?”

        林静阳原本是弯腰看着电脑屏幕的,闻言站直了身子:“看不住”他看向蒋锐:“不都是因为你吗?”

        “你在说什么屁话?”蒋锐怒道。

        林静阳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黑色u盘。

        蒋锐一看到黑色u盘,就有了些不好的联想。

        比如顾晓。

        还来?玩不够?

        蒋锐想。

        林静阳毫不客气的将蒋锐的电脑占据过来,将u盘插入端口。

        他似乎看到蒋锐心中所想,笑道:“我这个人比较固执”

        “坚信眼见为实。”林静阳道。

        视频看起来是塞在那个隐蔽的地方偷拍的,有点像是那种暗访某些非法场所的小记者用密拍摄像头拍摄的,而且很不专业,还有点晃悠。

        视频天旋地转的转了一会才对准一张倒放着的脸,不过不难看出,那人正是蒋锐。

        盯着电脑屏幕的蒋锐脸色一变。

        蒋锐没有发现摄像头,正从拍摄者手里接过一个东西:“就是这个吗?”

        拍摄者应道:“是,不过林静阳先生的这首歌,我们后期还没有处理完毕,确定现在就要拿走吗?”

        蒋锐答道:“嗯,你们先做后期,不急,这一份我先拿走了。”

        拍摄者道:“好吧。”

        林静阳对着蒋锐笑了笑:“蒋哥,你拿我这首半成品干嘛呀。”

        蒋锐脸色阴沉:“你怀疑我?”

        林静阳坦荡道:“对,我怀疑你。”

        蒋锐气的一噎,他黑着脸沉默了一会道:“你知道发行一首歌的准备工作有多复杂吗?我不仅要跟发行平台那边提前对接谈好分成,还得给你要宣传位,宣传公司那边的宣传方案也得提前做好,不先拿东西,拿什么谈?”

        林静阳道:“所以说你是拿去给平台和宣传公司试听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蒋锐道:“没错,怎么,难不成你觉得这录像就能证明是我做的?录音室那么多人,每个人都有可能把你的歌泄露出去,仅凭这个录像就断定是我?我作为你的经纪人把你的歌泄露出去对我还有什么好处不成?”

        “你说的不对。”林静阳摇头道:“还真不是他们泄露的。”

        蒋锐道:“你凭什么这么武断?”

        “因为。”林静阳顿了一下:“我根本没录啊。”

        蒋锐一愣:“不可能,我那天看见你进录音室录了。”

        林静阳嘻嘻一笑:“我啊,我在录音室唱了一天的国歌。”

        “”蒋锐从嘴里挤出几个字:“不可能,录音室怎么可能允许你这么乱搞。”

        “哎~”林静阳手一挥笑道:“录音室也要恰饭的嘛,钱到位,一切好说,不然你以为视频是怎么拍到的呢?”

        蒋锐咬牙道:“你有几个钱我还不清楚?”

        “他没有,我有。”

        一道声音打断了两人对峙的气氛。

        孟尝站在门外,看到两人的视线聚焦在自己身上,他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蒋锐迎上前急道:“孟总,你千万别听林静阳的一面之词”

        回应他的是孟尝的一巴掌,孟尝这巴掌毫不留情,狠狠甩在蒋锐脸上,他力气本来就大,又是个常锻炼的人,这一巴掌打的蒋锐头一偏,脸上飞快泛起一个红肿的巴掌印,看着十分滑稽,蒋锐却不敢还手,瑟瑟到:“孟总”

        孟尝背着光,脸被淹没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也正因此显得更为可怖:“蒋锐,我对你不够宽容吗?这么吃里扒外?”

        蒋锐辩解道:“孟总,我没有!林静阳是心野了,想飞了,才会这么污蔑我,他没去录歌,这首歌又是怎么出来的?”

        “哦。”林静阳接到:“那首歌啊,其实七年前就已经发行了,不过没什么名气,可能听过的人比公司的员工人数还少吧,但是如果找的话,还是可以在网上找到这首歌的,我啊,只不过是把那首歌重新录了一遍,让录音室的人交给你而已。”

        那首歌其实是林静阳七年前的作品,是他初学作曲,十分稚嫩的一首歌,正如他所说,可能全网听过这首歌的人,比明澄的员工数量还少。

        蒋锐脸色大变。

        孟尝看向蒋锐:“怎么,还有什么鬼话要说?”

        蒋锐道:“仅凭那个录像就想把罪名强加在我头上也太荒谬了。”他看向林静阳:“是,我是提前拿了曲子,作为你的经纪人,我拿带子有我的考量?既然你能拿钱收买录音室拍这段录像,也有可能收买他们来陷害我,甚至可能是你自己泄露出去陷害我的,我提前拿录音的做法合情合理,可你却居心叵测拿旧曲设局害我,你又是安得什么心?”

        林静阳望向蒋锐:“急什么,我的东西,只是个开胃菜而已,大餐在后面呢。”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不如我们看看接下来这些东西能不能锤死你吧?蒋哥。”

        蒋锐眉头一皱,背后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蒋锐,这些事情你准备怎么解释?”

        那是孟尝的声音,蒋锐一抖。

        “四年前,公司准备推一个五人男团,全权由你负责,一切准备就绪,就在出道前一周,丽星推出了一个新人男团,所有设定和宣传计划和我们的一模一样,我们被迫更改方案,最后惨淡收场。”

        “三年前,有一个高奢主动联系公司,想跟林静阳合作,你把这个机会推给了一个多年都没有火起来的十八线,高奢公司认为你在羞辱他们,后来这个高奢的头衔被丽星的一个流量给拿去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孟尝一件一件的叙述着这些年明澄错失的机会,这些令人懊恼的事情都整齐划一的指向一个目标。

        “你说,可真是邪了门。”孟尝点了包烟,嘴角甚至还泛起了点笑,那笑在蒋锐眼里跟恶鬼没什么区别:“怎么这些事,都跟你,还有丽星有关?”

        蒋锐摇头道:“这都是巧合!我对您忠心耿耿!”

        孟尝吸了口烟:“巧了,前两个月公司正准备推汪乐,他就被丽星挖走了,留下那么大一个烂摊子,你说丽星坑了我这么多,简直是怼着我的脸拉屎,你能忍吗?”

        蒋锐忙不迭道:“不能,肯定不能忍!”

        孟尝摁灭烟头,从口袋里摸出两张纸丢到蒋锐面前,那纸跟雪花一样飘到了地上。

        蒋锐蹲在地上拾起了那两张纸,定睛一看,面如死灰。

        第一张照片是他进了某私人会所门的照片。

        第二张是他跟丽星高层在门口握手的照片。

        照片上他们脸上都堆着笑容,脸色还带着油光,有些泛红,一看就是吃饱喝足,心情愉悦,还喝的有点高的照片。

        “这”蒋锐跪着挪到孟尝跟前,俯下身子抱住孟尝的大腿:“孟总,我是去谈合作的啊,商城上没有永恒的敌人,孟总,你应该知道的呀!我也是想着找机会阴他们一把,给你找回场子!”

        孟尝一脚把蒋锐提的滚出几米远:“商场你妈个比的,你也配提商场?当初不是看你爷爷挡的那一枪子儿,你爹又忠心耿耿给我家干了这么多年,老子能忍你到今天?我告诉你,老子这些年不管这边不是没看见,只是亏的不多没吱声,只当你是个废物,我养了那么多废物,不差你一个,可谁知道你他妈不仅是个废物,还是个白眼狼?”

        “总是这样。”躺在地上的蒋锐突然闷笑出声:“你总是这么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好像一切都是施舍给我的一样,当年你离满分只差两分却十分懊恼,我安慰你自己只能及格,你已经够好了,你是怎么回我的?你说你要是我这样的人,还不如死了算了。”

        林静阳一愣,觉得孟尝说的真不是人话。

        显然孟尝自己都不记得自己说过这话,他愣了一下:“这你都记得?”

        “怎么可能不记得?你孟大少爷说话不留情面是直爽,是快言快语,我们这些小人物那有怨恨的资格?”

        孟尝目光复杂:“这就是你背叛我的原因?”

        “一开始我的确很感激你给我的机会,还让我放手去干,我雄心勃勃的想干出一番事业,想做一个顶尖的经纪人,摸透娱乐圈的体系,然后建立自己的公司,可人刚开始,有几个能毫无波折呢?我的确搞砸了几个案子。”

        “我并没有怪过你搞砸吧?”孟尝道:“我念在你爷爷,你父亲,甚至是你和我一块长大份上,从来没有因为你给我赔钱就把你换掉吧?你搞一个砸一个,我却因为信任,这么些年我都没怀疑过你。”

        “没有怪我?你看看,又是把我爷爷,我父亲挂在嘴边,你家不是只把我们一家当成你们的一条狗吗?我永远都忘不了你的眼神,像是看一条狗,告诉我搞砸了没关系,让我放手干?可是你给我放手干的权利了吗?那些公司的顶级经纪人,那些不是在公司里拥有股份?七年了,我有吗?”

        这话说的孟尝一噎,他沉默了一下道:“我不知道我是用什么眼神看你,不过你觉得你是顶级经纪人吗?”

        孟尝说话直的有点过头,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话的言外之意,不过这句话翻译一下。

        你配吗?

        林静阳大概能明白蒋锐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了,也大概能摸到蒋锐心里的变化了。

        他从自己摸索里的蒋锐信息碎片里可以得知蒋锐是个很要强的人。

        蒋锐给林静阳倒是没买过几次营销,不过似乎给自己买了好几次。

        众所周知,娱乐圈的顶级经纪人有四位。

        没有蒋锐。

        但是时不时有他挖掘了林静阳,培养了娱乐圈首屈一指的的顶级流量,可以和四大经纪人比肩的经纪人这种通稿出现。

        换句话说,蒋锐是个给自己做营销比给艺人做营销还勤快的人。

        可以看出蒋锐是个很希望得到认同的人,不过似乎本人才能并不强。

        孟尝教养不错,但却拥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

        这是无意识所透露出来的,他的本性,也是他这种阶层很多人的通病,这种本性有人隐藏的很好,却依然会在下意识里显露出来,甚至在伤害到别人后,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孟尝正好是那种半点都不会掩饰的。

        而极其要强的蒋锐其实一直生活在这种阴影之下。

        果然蒋锐一听到孟尝的话,脸色一下子变得涨红:“林静阳不是我挖的吗?这么多年你公司一直没亏的太多,不都是靠的他吗?”

        孟尝道:“林静阳是你培养的?挖他的钱你出的?”

        蒋锐脸色一滞。

        无辜躺枪的林静阳撇了撇嘴。

        孟尝盯着地上的蒋锐道:“说起林静阳,我有件事还想问你,你到底多久之前就背叛我了?”

        蒋锐扯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你不是很聪明吗?你自己猜啊。”

        “那些异常都是四年前出现的。”林静阳道:“所以你应该是四年前被丽星那边收买,一直在做卧底,可林”林静阳一顿改口道:“可七年前我一被挖过来就黑料不断。”

        “呵呵”蒋锐笑道:“你是我的第一个策划啊,打从一开始,我给你规划的路线就是黑红,蠢货。”

        被以为林静阳是蒋锐报复孟尝的手段之一,却没想到原来蒋锐是正经打算让林静阳走黑红路线,林静阳一噎道:“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搞一个砸一个了。”

        “没有我你以为自己能这么火吗?”蒋锐道:“你才是真正的废物,什么都学不会,绣花枕头一包草,不是我让你走黑红路线,让你有话题度,现在谁还认识你林静阳?”

        “你真的觉得是自己的功劳?”林静阳摇头:“想靠黑红火的人那么多,但顶流有几个?林静阳能火,因为他是林静阳,是因为他本来就火,他命硬,才没被你的抹黑路线作糊,而不是因为你的抹黑让他越来越火。”

        蒋锐和孟尝正想着别的事,没有发现林静阳称呼的怪异,蒋锐冷笑:“命硬?你的确是命硬,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丽星的确收买我了,他们承诺给我股份,其中一个条件就是搞垮林静阳,可你真是命好啊,怎么搞你都搞不死你,到了现在,连我自己都分不清,我干的那些事,到底是抱着证明我让你走的路线没有错,证明我是对的,还是因为丽星许诺的好处了,我简直快疯了,你越来越黑,也越来越火,我又高兴又痛苦,我真的要疯了。”

        林静阳半晌没说出话,孟尝狠狠道:“蒋锐,你真是个变态。”

        “呵呵我变态孟尝,我变态也是你逼的,你只不过是命好而已,如果我投胎到你一样的家庭,肯定比你还优秀”蒋锐躺在地上喃喃道。

        “是吗?”孟尝道:“这种梦,你就在监狱里慢慢做吧。”

        林静阳看着地上的蒋锐,举起右手,比成一个qiang状,放在自己太阳穴前,手指一抬,做了一个开枪的动作,做了一个口型。

        蒋锐看着那个口型。

        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