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息壤成精了[剑三]在线阅读 - 第 4 章

第 4 章

        权衡利弊之后,谢千钧果断地选择了后一种。

        尤其是可以借机在主角幼年期施以恩惠,将来必然收益丰厚。

        毕竟这个叫做宗陌的主角,除了感情上有点儿问题以外,对于自己的朋友还是十分厚道的。

        不过……

        谢千钧看了云林一眼,如果剧情是按照书中来的话,将来的某一天,这个叫做云林的人会为了保护宗门而死,而宗陌则会为此奋发图强,披荆斩棘进入了第一仙门万法仙宗,从最低等的弟子,一路逆袭开挂。

        当然,直到这里还只是一般爽文的套路,不过作者文笔出彩,剧情常有出人意料之处,且爽点搭配合理,直接一炮而红。

        但是呢,这小说里有一个十分让人蛋疼的设定。

        后来和宗陌春风一度的妹子,都或多或少地和云林有相似之处,偏作者还肯定宗陌是个实打实的直男……所以,在当时也是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因为不少人觉得无法接受。

        谢千钧对此倒是并没有什么感觉,毕竟只是一本小说,他是冲着剧情和爽度去的,感情戏仅仅是锦上添花。

        但现在见了真人后,谢千钧还是觉得有些诡异。

        不过,别人的感情他并不想管,他现在只想和自己身后的那个少年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他不想再在这里度过另外一个十年。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着主角走。

        但也不能大意,毕竟那所谓的主角光环只有主角有,他这个误闯入的家伙也不知道会不会被主角光环稍微笼罩一下。

        ***

        在心里想定了之后,谢千钧手指微动,几声短促的琴音响起,另外的五人立刻无声无息地毙命了。

        既然有了更好的人选,那五个人自然也就没用了。

        云林神色一变,立刻下意识地将宗陌护在了身后,哪知道谢千钧压根儿就没有再管他们,只随手扔过去了一样东西,“压惊。”

        而后又拿着那一册千字文,开始接着教导少年认字,似乎是对那两人的存在完全无动于衷。

        但实际上,谢千钧的心里也有些忐忑,可不要装逼翻车了才好。

        根据书里的描写,宗陌此人,绝对是有恩必还,有仇必报。

        他刚刚扔过去的那个东西,叫做剑心果,传言是在无边的剑海中长出,自幼苗起就被剑意浸润,百年开花,百年结果,一株只得一果,且百里之内不会有第二只,这种叫做剑心果的果子,于剑修有大用,他就不信宗陌不动心!

        说起来,这果子还是少年硬塞给他的,谢千钧不收他就瘪嘴开始哭,完全掐住了谢千钧的软肋。

        虽然实际上只是雷声大雨点儿小,偏谢千钧就是受不住,若不是背包里的东西都快要塞满了,他估计少年还会接着往他这里送。

        等以后能交流顺畅了,得告诉他,什么叫做男儿有泪不轻弹,假哭更不行!

        ***

        看着谢千钧送出自己给他的剑心果,少年眨了眨眼睛,右手不知道又从哪里摸出来第二个剑心果,往谢千钧的手里塞了进去。

        谢千钧:……

        察觉到一侧云林那倒吸一口的凉气,又看了看少年亮晶晶的眸子,谢千钧无奈,只能一翻手,将那一枚剑心果收了起来。

        “谢道友且慢!”就在谢千钧翻手的那一个瞬间,云林开口了。

        谢千钧和少年一起抬头。

        谢千钧眸光冷淡,少年的眼睛里带着些许好奇。

        想到自己接下里要说的话,云林的脸有些涨红,对方已经送给了他们一枚剑心果,他这样再舔着脸想要和对方再换另外一颗,实在是有些羞愧,但……剑心果对于宗陌而言确实十分重要。

        大不了,云林咬了咬牙,他可以用镇门之宝来换!

        “你想要交换?”谢千钧侧头看他,虽然是一个仰视的角度,但云林莫名就觉得自己低了一头。

        “是的。”云林咬着牙点头。

        “那你要拿什么交换?”谢千钧问道。

        “任何东西。”

        “包括你的命?”

        “师兄,别听他的!”宗陌听完后立刻将云林护在了自己的身后,警惕地看着谢千钧。

        咦?

        谢千钧此时倒是来了一些兴致,现在的宗陌看起来感情外露很多啊,记得原小说刚开篇就是主角在万法仙宗做杂役弟子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宗陌,性子要沉闷许多。

        可能是还没有经历灭门之祸的原因吧。

        谢千钧饶有兴致地看着那两人之间的低声对话,听了一会儿后,他慢慢开口,“阿壤,你想让他们用什么交换?”

        听见谢千钧的话之后,云林和宗陌齐齐看向了那个叫做阿壤的少年。

        有些奇怪的名字,云林将和壤相同读音的字都在脑海里回忆了一遍,却仍旧不知道是哪一个字。

        阿壤趴在谢千钧的身上,眨了眨眼睛,似乎是在想要如何开口。

        他的情况和谢千钧不一样,谢千钧虽然十年来没怎么开口,但毕竟以前是会说话的,现在只要重新捡起来,正一下发音就足够了,但是阿壤却要从头开始学。

        好在阿壤很聪明,有些东西他心里都明白,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出来,因为没有人教过他,他还能模糊地感觉到一个人最本质的情绪,就像是一个人面上在笑,心里在哭,无论对方掩饰地有多好,阿壤能察觉到他正在哭泣的内心。

        让人觉得恐怖的能力。

        谢千钧之所以会发现还是因为有一次自己和阿壤说话的时候,直接被阿壤叫破了心里所想。

        他追问过多次,但此时的阿壤仍旧无法准确地描述自己的那个能力,谢千钧只能千叮万嘱,不要在外人的面前直接叫破他们内心里真正的想法。

        所以,现在谢千钧做的,其实就是是让少年将自己的情绪和词语一一对应。

        阿壤缓慢地,近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开口,“哥哥要什么,我就要什么。”

        看着对方依赖的模样,谢千钧心里一软,面上的高冷模样再也维持不住,抬手摸了摸阿壤的脑袋,细软的黑发在指缝间划过。

        云林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失望,他觉得如果是这个少年提要求的话,事情可能还会好实现一些。

        宗陌倒是一直警惕地看着对方。

        谢千钧一边拍着少年的脊背,一边状似漫不经心地道,“我已经许久不曾出去了,不如,你们就和我讲讲外面的事情吧。”

        “就这样?”云林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个要求有些过于简单了!

        谢千钧微微颔首,语气肯定,“不错。”

        宗陌还有些怀疑,但谢千钧只看了他们一眼,就低下头开始投喂自己怀里的少年,看上去对他十分宠溺。

        云林却立刻进入了状态,问道,“谢仙长想知道何事?”

        “所有。”

        云林:……他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所有?什么叫做所有?

        那如果自己讲的只疏漏了某一处,偏偏是这人最想要了解的一处可如何是好?

        果然,大人物所提出来的问题看似简单,实际上全都是坑!

        但实际上,谢千钧还真的是没有想那么多,他所知道的剧情都只是和主角相关,还是好几年以后的,谁知道现在的剧情是啥样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