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息壤成精了[剑三]在线阅读 - 第 11 章

第 11 章

        如此,谢千钧和阿壤便在玄苍门住了下来。

        只不过,玄苍门的破败实在是出乎了谢千钧的意料,看着正在缓慢往下渗水的墙角,谢千钧面上的神情实在是复杂难言。

        作为一个修仙宗门,实在是惨得有点儿过头了。

        “玄苍门的真正没落,其实是从一千年前开始的。”说到此处,云林的语气有些沉重,“当初一场正魔大战,玄苍门的精锐弟子尽数折损,最强战力月溯长老身受重伤,只撑了三年便去了,而后……”

        “师兄!”宗陌站在门外,手指在门框上轻轻叩击三声,得到了谢千钧和云林的首肯后,这才迈步走了进来。

        先对着谢千钧行了一礼,宗陌才开口道,“天玄门的人又来挑事了。”

        “天玄门?”谢千钧看向了云林,发现对方的脸色很难看。

        看来,那所谓的天玄门,应当和玄苍门有过节,说不定还是玄苍门的死对头。

        只不过……这个两个宗门的名字里都带着一个玄字,不禁让人怀疑这两个宗门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抑或是,正因为彼此的名字重叠了一个字,所以才结下了梁子?

        “很久之前,玄苍门和天玄门同属一宗,是唤做玄门的。”云林给谢千钧解释着,继而有些为难地道,“这一次天玄门过来,很可能是觊觎我们在极意秘境中的收获。”

        云林对天玄门的这种掠夺行为十分无奈。

        他们整个宗门就两个人,而对方通常都是结伴而来,最少也是十人,有的时候,为了保护小宗陌,他不得不忍气吞声。

        毕竟,他不可能永远都跟在宗陌的身后,宗陌总是要出去历练的,万一被天玄门的人故意寻仇,他绝对会鞭长莫及。

        而现在……

        云林很想开口,请谢千钧出手教训对方,但却又开不了这个口。

        一般而言,宗门对于客卿长老的约束是很低的,基本上就相当于在这里挂上一个名而已,而现在也没到宗门生死的存亡的时候,所以,谢千钧肯出手是情分,不肯出手是本分。

        叹了一口气,云林拱手对谢千钧行礼,“还请长老恕罪,我等……”

        谢千钧抬起手,打断了云林的话,“我亦同去。”

        云林惊喜地抬头,“是!”

        谢千钧也不耽搁,说完便起身往大门处走去。

        越是靠近玄苍门的大门处,嘈杂的声音就越是清晰。

        咒骂、恐吓、讽刺……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

        “哎,”一个面色苍白的男人蹲下.身,戳了戳一直不肯理会他的阿壤,“哑巴了吗?我和你说话呢!”

        阿壤没吭声,甚至连头都没有抬起来,而是认真地看着自己种下去的种子,手掌轻轻覆盖在了埋下种子的那处,微微阖眸,感受着那种子的生命力,并将之牵引出来,使其生根发芽。

        感受着即将刺破土壤的嫩芽,阿壤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然而下一瞬——

        那个面色苍白的男人见阿壤始终不肯理会自己,一脚将阿壤手边的土壤给铲飞了。

        土石飞散,飞起的泥土落下,洒在了阿壤的身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狼狈。

        阿壤的睫毛很长,一眨眼睛,上面沾染的泥土就簌簌地落了下来,挂到了他的脸上。

        看着黑色的土壤纷纷扬扬地落到了那个容貌精致的少年脸上,那男人苍白的面孔上漏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会说话了吗?”

        阿壤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吭声,而是借着对种子生命力的感知,准确地找到了种子的所在,将其小心地握在了手心里。

        那男人还想说点儿什么,下一瞬却只觉脚下一紧。

        低头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脚已经深深地陷入了土坑里,而陷落还在继续。

        一点点,以一种不快也不慢的速度,吞噬着他的脚踝、小腿、大腿……

        面色苍白的男人调动体内灵力,然而,没用!他仍旧无法控制地往下陷落。

        他慌张地看了周围一眼,发现不仅仅是他如此,就连他带来的那些人也是同样。

        无法反抗,他们能做的只有求饶。

        当他们确定求饶也无用的时候,终于彻底崩溃,哭喊着咒骂了起来。

        然而阿壤却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谢千钧说过,这种脏话不能往脑子里记,权当是放屁了。

        ***

        等谢千钧几人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阿壤拿着一柄刀正在一个男人的头上比划。

        那个男人的嘴已经被泥土掩埋,鼻子也已经快了,能够看到鼻子呼气时候吹开的泥土。

        “阿壤。”谢千钧握住了他握刀的手,轻轻地道,“你在做什么?”

        阿壤抬起头,见是谢千钧,眸子里立刻迸发出了亮光,“我在想怎么把他的脑袋撬开。”

        说到这里,阿壤的脸上满是苦恼,“蚀骨花还是用脑浆来养最好,开出来的花才最好看,也最好用。”

        被埋在土里的那人听了阿壤的话之后,眼泪鼻涕全都涌了出来,那双眼睛里写满了哀求和恐惧。

        谢千钧蹙眉,左右看了看后,“就这一个人?”

        阿壤乖巧地摇头,“没有,还有好多。”

        “那些人呢?”

        “埋了。”阿壤指了指几处地方,“喏,就是那里。”

        “活埋?”谢千钧蹙眉。

        “没有。”阿壤摇了摇头,“他们要打我,南宿就杀了他们。我觉得不能浪费,就把他们埋了当肥料用了。”

        谢千钧:……

        “那这个人呢?”

        “他骂你!”阿壤睁大了眼睛,生气极了,“就是……就是用你不让我说的那些话在骂你,我一生气,就决定用他来养蚀骨花。”

        “反正他坏,蚀骨花最喜欢坏人的脑浆了。”阿壤又补充了一句。

        见谢千钧许久没说话,阿壤有点儿慌,他将手里的东西一扔,跑过去揪住了谢千钧的袖子,小心翼翼地道,“哥哥,你是不是生气了?”

        看着阿壤那谨小慎微的模样,谢千钧叹了一口气,“没有。”

        “你骗人。”阿壤委屈极了,“你分明就是生气了。”

        想起阿壤那能感知到人最本质的情绪的能力,谢千钧叹了一口气,“好,我承认,我是有点儿生气。”

        但是他生气的并不是阿壤,而是自己。

        阿壤不曾在人类世界生活过,又是在极意秘境那种环境下长大,本身就没有什么善恶之分,做事只凭喜好……不,这么说也不对。

        或许在阿壤的心里,只分为两种人,对自己好的人和对自己不好的人。

        对自己好的人是不可以做肥料的,而对自己不好的人,用来做肥料他丝毫没有负担。

        ***

        谢千钧唤了云林过来,“此人,你可认识?”

        “认识。”虽然那人现在鼻涕眼泪糊了一脸,还因为鼻孔和地面太近,流出来的鼻涕都沾染上了泥土,又被他吸进去,整个画面十分恶心,云林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侧过头去。

        “说说看。”

        云林知道谢千钧是想知道这个人的生平事迹,想了想后道,“此人是天玄门弟子,传闻其为天玄门长老之子,不知真假。平日里飞扬跋扈,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曾经强抢一凡人女儿,云雨后丢弃至乱葬岗。”

        “曾抢人良药,耽误时辰,致人死亡。”

        “曾纵马踩踏……”云林深吸一口气,“九岁童子,筋脉俱毁,苦熬三日后亡……”

        “还有……”

        “够了。”谢千钧摆手,示意对方停下。

        他认真地看着阿壤,“刚才云林所言你听清楚了?”

        阿壤乖乖点头。

        “觉得此人是否十恶不赦?”

        阿壤迟疑了一会儿后,还是坚定点头。

        “该不该杀?”

        阿壤这一次点头点得飞快。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么?”

        听到这里,阿壤顿时觉得更加委屈,那人分明就是恶行累累,自己拿来养花刚刚好,为什么哥哥要生气?

        “你若是因为此人的累累罪行而杀他,我不会生气,还会赞扬你。”谢千钧缓缓道,“可你不是。”

        “我是!”阿壤连忙自证。

        “哦?可我记得你最开始不是这么说的。”

        “他骂了你,也该死啊。”阿壤仍旧不明白这有什么不对的。

        谢千钧按了按他的肩膀,“阿壤,若是云林在背后骂了我,你也要杀了他吗?”

        “可是他又不会骂你。”阿壤嘟囔道,“好人都不会骂你,骂你的都不是好人。”

        谢千钧:……

        他正想说点儿什么,一旁的南宿突然开口,“南宿私以为壤公子说得不错。”

        阿壤得了支持,感激地看了南宿一眼,“你是好人!”

        谢千钧:……

        对着未来的大反派说你是个好人,谢千钧只觉得又无奈又好笑。

        哪知道,宗陌居然也开口了,“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地去骂另外一个人,若是彼此间并无私怨,那必然是骂人者准备从被骂者身上得到什么好处,而会如此做的人,本身就不是什么善茬,定然惹下了一堆人命官司。”

        谢千钧:……

        不是,南宿也就罢了,为什么宗陌也要来掺和一脚?

        见自己的朋友都一个个地站出来帮自己说话,阿壤被感动地眼泪汪汪,双手在虚空里一抓,左手拿了一把剑心果,右手是一捧黄中李,分别塞给了宗陌和南宿。

        而宗陌转手分了一半儿被云林。

        一直在一旁打转的黄鼠狼也绕着南宿团团转,甚至还支起身子冲着阿壤连连作揖。

        谢千钧觉得有些头痛,这一个一个的,全都是阿壤教导之路上的绊脚石。

        但是谢千钧也不得不承认,他们说的其实也挺对。

        这里毕竟不是他穿越前所在之处,和人打交道的方式,也该换一换了。

        毕竟穿越前,很少有人会去杀人,而在这里……

        谢千钧的视线落在了其余几人的身上,杀人,其实就和吃饭喝水一样寻常。

        弱肉强食,这不仅仅是极意秘境的法则,更是整个修真界的法则。想要自己不会成为被杀的那个,就要不断地变强。

        “这人如何处理?”南宿自动接过了善后事宜。

        阿壤将蚀骨花的种子递给了南宿,叮嘱道,“别浪费了。”

        地面上,知道自己终究还是逃不过一死的男人终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

        南宿究竟是如何处理的,谢千钧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是看那一朵开放得无比艳丽的蚀骨花,仍旧能够猜测一二。

        接下来他们要做的,是防备天玄门的报复。

        如果南宿的手没有那么快的话,说不定两门之间还不必结下私仇,但是现在……

        “迁移宗门?”谢千钧看着云林,在脑海里思索着这个办法的可能性。

        事实上,这确实是最简单的方法了。整个玄苍门,算上那一只黄鼠狼的话,也就是六人。而天玄门,据说弟子近万,而这还是没有计算上层战力的那种。

        云林点头,他留恋地看着这虽然破败,但是却被收拾地十分齐整的地方,玄苍门几千年的旧址,就这样被他给抛下了。

        虽然是被迫,但云林也是能看得清楚局势的。

        如果他们不走,留下来也只不过是被天玄门的人当做猴子似的戏耍够了再杀死。

        他之前一直不敢重创天玄门的人,就是担心惹来对方的报复,毕竟那时候的小宗陌才几岁。为了让小宗陌吃的苦少一些,他一年里的大部分时间也都是带着他在外面。

        如此计算,其实也和离开这里差不多。

        只是……

        有这么一个地方存在,就仿佛是最后的寄托,无论是去哪里,总归是有一个归处的。

        而一旦放弃了这里,也就意味着他们没有了家。

        “我们需要尽快离开,最多是一两天的时间,对方就会发现他们的失踪,到时候必然要找我们的麻烦,”云林看着谢千钧,“为了大家的安全,我的建议是连夜走。”

        云林说完后,所有的人都在沉默。

        宗陌低着头,对此没有什么意见,反正只要师兄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而南宿必然是要跟着些谢千钧和阿壤的。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谢千钧的表态。

        被遗忘在一旁的黄鼠狼:……只有凑人数的时候才会想起我……

        “既如此。”谢千钧点了点头,“那便现在就走。”

        见云林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谢千钧在心里哂笑。

        他又不傻。

        再如何,六个人……不对,五人一黄鼠狼和天玄门对上都是找死。

        虽然说他带着系统,但是万一对方采用了人海战术,而他一次群攻只不过能对付四个人,就是一人打在他身上一下,磨也能把他给磨死了。

        还有,不要说逃跑这么掉逼格的词语,这叫做战略性撤退!

        ***

        于是,等到天玄门发现不对赶过来的时候,只能看见地上盛开的一朵艳红色的蚀骨花,而那一朵蚀骨花,则深深地扎根在了一个人的人脑里。

        “我儿!”

        一个悲痛的声音在夜空中响起。

        “你放心,我必然要找到害你之人,为你报仇雪恨!”

        被蚀骨花当做养料的人,是连魂魄也一起消亡的,所以,那个被种了蚀骨花的人,是真真正正的消亡,连转生都不会有。

        ***

        而此时,被惦记着的几人,正聚集在一家客栈的房间里,对照着地图找寻开宗建派最合适的地方。

        自从上路之后,几人已经就此讨论过无数次了,最终,让众人都满意的只有三处。

        “我觉得,此处尚可。”谢千钧指着一处山峦,“这里有一处断崖,与对岸相隔甚远,据说崖底时不时就会有实力强大的灵兽出没,也算是天然的屏障了。”

        “此处不错是不错,但是对岸就是太虚仙宗。”云林对此很是担忧,“万一对方觉得我们靠的太近……”

        “但是,如此一来,那些前去太虚仙宗却最终被涮下来的人,我们可以哄……咳咳,邀请他们入宗。”

        对于谢千钧险些说出口的那个词,其实几人都有些心照不宣。

        就算是太虚仙宗涮下来的人,也有其他的宗门当宝贝收,他们这个只有五人一黄鼠狼的宗门组合,真的是看上去就不靠谱。

        除非是用坑蒙拐骗的手段,不然的话,真的是很难收到一个弟子。

        “那么这一处先待定。”谢千钧又取出来了另外一副地图,是一处深山老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此处倒是不错,就是太偏远了,压根就没人去,还有,野兽灵兽比较多,如果没有法阵阻隔的话,很容易被各种灵兽和妖兽袭击,可不是所有的妖兽都和这头黄鼠狼一样怂。”

        “吱吱吱吱吱吱吱!”

        谢千钧扫了那头黄鼠狼一眼。

        “吱吱……”

        黄鼠狼立刻蔫头耷脑地趴了下去。

        “第三处。”谢千钧拿出来最后一张地图,是繁华的城郭,“这里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就是……”

        谢千钧点了点地图,“是要租金的。”

        “当然,若是不想租,也可以直接买。”

        “多……多少钱?”云林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谢千钧笑了笑,接着伸出来一根手指。

        “一……一百万灵石?”

        谢千钧摇头。

        “那……一千万?”

        谢千钧仍旧摇头。

        云林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阵阵地发晕,“是……是亿么?”

        看众人皆是一副快要窒息的模样,谢千钧终于慢悠悠地道,“十亿,上品灵石。”

        呆滞.....

        沉默了许久之后,众人异口同声,“最后一个划掉!”

        谢千钧从善如流地将第三张纸烧掉,“二选一,一?还是二?”

        “感觉都挺好的。”云林仍旧有些举棋不定。

        “我只有一个问题。”谢千钧道,“对于一个宗门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人。”云林喃喃。

        如果不是为了保住人,他不会对天玄门忍气吞声,也不会在矛盾彻底无法调和的时候果断逃.....不,战略性转移。

        “所以,”谢千钧烧掉了第二张地图,“以后,我们就和第二大宗是邻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