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息壤成精了[剑三]在线阅读 - 第 20 章

第 20 章

        “啊!”阿壤惊呼一声,立刻一动也不敢动了。

        他本以为会将谢千钧给拉过来,然而,让人意外的是,随着阿壤的动作,那半截手臂竟然开始慢慢分解。

        仿佛那一截手臂是由细沙组成的一般。

        之前阿壤没有动的时候,两者之间维持了一个稳定的平衡状态,而阿壤这一动,这种状态被破坏,于是……

        那一截手臂,从手肘部分开始,缓缓崩解,消散。

        虽然阿壤现在已经一动也不敢动,但平衡已经打破,一切都不可挽回了。

        ***

        而另一处,谢千钧坚持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挣开自己的左手,右手仍旧忍受着那粘腻恶心的感觉。

        就在他挣脱掉宁寻手掌的那一个瞬间,整个人骤然间浮空——

        他原本以为自己会直接撞到地道的顶部,然而在他拉着阿壤浮空时候,他眼前的场景渐渐变得模糊,最终变成了一处……花园?

        但此时的谢千钧暂时没空去理会其他,下意识地扭头,看向了自己的右侧——

        一道身影扑到了他的怀里,“哥哥!”

        是阿壤。

        掌心里是熟悉的温度和触感,谢千钧松了一口气,将扑过来的阿壤搂进了怀里,“我在。”

        阿壤手脚并用,整个人都缠到了谢千钧的身上。

        谢千钧一下下地抚摸着阿壤的后背,用脸颊蹭了蹭他的头发,温声安慰他,“没事了,别担心。”

        “可我刚刚看你的手臂都散了!”阿壤说话的时候,眼眶里还转着几滴眼泪,又惊又吓,“我以为……我以为你要被我害的变成沙子了!”

        谢千钧空出一只手,抹去了阿壤脸上的泪水,心疼地道,“那都是幻觉,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嗯。”阿壤重重地点头,又缠得更紧了一些,远远看去,像是一个超大号的树袋熊。

        谢千钧也没有将人放下去的意思,一手托在阿壤的屁股上,“搂着我的脖子。”

        “哦。”阿壤说话的时候鼻音仍旧有些严重,但眼泪好歹是止住了。

        危险不知道潜藏在何处,他们仍旧需要足够小心。

        谢千钧左右四顾,暂时也看不出来这到底是幻境还是真实,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后,仍旧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阿壤。”谢千钧抬了抬下巴,示意阿壤看前面小花园里那曲折的小径,“想走哪一条?”

        阿壤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那就随便选一条。”谢千钧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阿壤是我的小福星呢。”

        谢千钧这话也不是随便说说的,如果不是阿壤的那一拉,可能他也不会那么快地从幻境中挣脱出来。

        如果不是不想放开阿壤的手,他大概也不会稍稍地突破一点系统的束缚。

        青霄飞羽这个技能,可以解除控制,但是技能效果却是浮空。

        在挣脱了宁寻的抓握之后,谢千钧就强行施展了这个技能,因为右手还握着阿壤,所以最开始他是不抱希望的,却不想,居然真的成功了。

        而在没有遇到阿壤的那十年里,他不曾有丝毫的挣脱。

        ***

        阿壤将脑袋贴在了谢千钧的脸上,眨了眨眼睛,犹豫了一下后,下定了决心,“最左边的那一条。”

        谢千钧对此没有异议,抬起脚步走了过去。

        “那里有几株灵植要死了,如果不救的话,也就能坚持个一两日的时间。”虽然谢千钧对他的选择十分信任,但阿壤还是解释了一下,“我想救救它们。”

        “嗯。”谢千钧的嘴角弯了弯,“那看到它们的时候,阿壤记得让我停下。”

        “嗯嗯。”阿壤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

        往前走了大概十米左右的距离,阿壤突然出声,“就是这里。”

        “这里?”谢千钧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因为他停留的地方,空无一物。

        “被你踩在脚下啦。”阿壤从谢千钧的身上滑下来,蹲在了他的脚边,扯了扯谢千钧的裤子,“你抬抬脚,我感受到了。”

        谢千钧往后退了一步,发现自己的脚底下确实有东西。

        他蹲下.身,观察了一会儿后,不确定地道,“这是,苔藓?”

        阿壤点了点头,伸出双手,并拢后扣在了那一小片可怜巴巴的苔藓上,“它的名字叫做提灯藓,别看它现在看上去惨兮兮的,等它长起来后,会冒出来一根长长的茎干,顶端垂下来一个椭圆形的小包,看着像是一个个的小灯笼,那个小灯笼里包裹的透明液体可以用来炼丹。”

        “不过。”阿壤瘪了瘪嘴,“提灯藓可稀少了,我以前都没种过呢!”

        “那你怎么会认出来?”谢千钧忍不住问道。

        “因为我是息壤啊。”阿壤理所当然地道,“所有的灵植我都认识。”

        谢千钧眸子里闪过了一丝恍然,“是我糊涂了。”

        阿壤眨了眨眼睛,回了一句,“难得糊涂?”

        “你呀!”谢千钧伸出手点了点阿壤的额头,“记性倒是不错。”

        “当然!”阿壤那一张小脸上满是得意。

        “还有一事。”谢千钧突然想起了阿壤以前的耿直发言,“你对妖兽……或者说灵兽也很了解?”

        “只了解一部分,或者说,只了解我曾经见过的那一些。”不知是想起了什么,阿壤的神色一瞬间变得十分哀伤,“只是,我认识的那些都变成了怪物。”

        怪物?

        说到这个,谢千钧想起了最初的那个极意秘境。

        “你是什么时候生出灵智的?”谢千钧问道。

        阿壤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突然之间,我就醒过来了。”

        谢千钧又换了一个问法,“你在极意秘境中生活了多久?”

        又思考了一会儿后,阿壤道,“很久很久。”

        叹了一口气,谢千钧没有再追问下去,虽然觉得那么极意秘境诡异得很,有心想要再探一次,但极意秘境三百年才开放一次,所以,只能等。

        谢千钧猜测,阿壤未生出灵智之前,应该就是沉睡在极意秘境中的,而听阿壤所言,那些怪物是变异而来,那么,引起变化的原因是什么?那原因会不会对阿壤有所影响?

        谢千钧强行将这些念头给压了下去,等待着那一小块苔藓的复活。

        “好了。”阿壤挪开了手,那一小丛碧色的苔藓不复之前的枯黄模样,看起来了鲜活了许多。

        “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阿壤伸手点了点提灯藓,笑眯眯地道。

        “阿壤。”

        “嗯?”

        谢千钧神色莫测,“看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