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息壤成精了[剑三]在线阅读 - 第 23 章

第 23 章

        地底空间很暗,谢千钧又多拿出来几盏孔明灯,分散到四个角落。

        昏暗的光芒里,两口石棺静静地躺在最中间。

        谢千钧谨慎地迈步上前,仔细地观察起那两口石棺来,试图找出这两口石棺的主人的信息。

        但可惜的是,那石棺的表面光滑如新,不曾有一丝一毫的刻字痕迹,谢千钧用手指在棺壁上擦了一下,仍旧没有什么收获,于是他转过身,准备去检查四壁。

        “咦?”

        突然,阿壤的声音从他的背后响起,声音里带着些许诧异,“这两个棺材里是空的。”

        谢千钧迈步的动作顿住了。

        卧-槽槽?阿壤该不会真的去掀别人的棺材了吧?!

        谢千钧猛地转身,扑了过来——

        突然,他身形一顿,以一个十分扭曲的姿势停在了原地。

        原来,阿壤只是将手按在了棺材上,棺材盖子还好好地放在棺材上呢!

        谢千钧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只是,他停顿的姿势实在是太扭曲,骤然间放松,一不小心给……岔气儿了。

        岔气儿了。

        谢千钧默默地咽下了一口老血,在脑海内想道,古往今来,他怕是第一个岔气儿的修士。

        “哥哥,你怎么了?”虽然谢千钧脸上的扭曲之色只是一闪而过,但阿壤仍旧跑了过来。

        “没事,我就是扭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谢千钧硬生生地将那个腰字给消音了。

        “扭了什么?”阿壤扶了他一下,顺便把他的后半句给补上了,“腰扭了?”

        谢千钧:……我不是,我没有。

        在岔气儿了和腰扭了之间二选一,谢千钧果断地选择了岔气儿。

        “哦。”不过很显然,阿壤对于这个词儿的意思仍旧茫然,他伸出手摸.上了谢千钧的上半身某处,“是这里痛吗?”

        “不是。”谢千钧抓起他的手,放到了右下肋部,嘴角抽了抽,“是这里,不过已经……”

        阿壤弯下腰,轻轻地揉了揉谢千钧说岔气儿的地方,“还疼吗?”

        “不……”

        “痛痛飞走哦~”

        看着阿壤一边吹气一边嘟囔的模样,谢千钧的心里莫名一软,将阿壤拉起来,“没事了,已经不痛了。”

        “真的吗?”阿壤睁大了眼睛,“你可不要骗我!”

        “嗯,就刚才的那一小会儿。”谢千钧眸子里满是温柔,语气也十分缓和,“让阿壤担心了,是我的错。”

        “而且,”谢千钧唇角勾起,抬手揉了揉阿壤的脑袋,声音近乎宠溺,“我怎么会骗你。”

        阿壤咬了咬唇,手仍旧盖在谢千钧的右下肋处不肯挪开。

        谢千钧心里无奈,只好握住了阿壤的手,将话题转向了别处,“阿壤,你怎会知道那两具石棺里无人?”

        又想起先前阿壤说可不可以当肥料的问题,谢千钧其实也有些纠结。

        修真界可没有什么死者为大的传统,那些小秘境之类,有很大一部分是流传下来的……前人坟墓,还有一些秘境是自然形成的,不过数量比较少,所藏之物也比较神奇,当然,也更加吸引人,只不过更加难找罢了。

        只是,谢千钧毕竟是活了二十几岁才穿越过来的,心里还残留着不少前世的印记。

        所以,究竟要不要和阿壤说这个?

        还不等谢千钧琢磨出个妥善的法子来,阿壤用手隔空按了按那两口石棺,“就是这样,按上去就知道了。”

        谢千钧捏着阿壤的另一只手心,猜测,或许是因为这石头……也归阿壤管?

        只是若要这样算的话,为什么阿壤在地面上的时候没有察觉到这两口石棺?

        难道说……

        谢千钧看向了那两口石棺的底部。

        那两口石棺似乎并不是直接放在地面上的,和地面接触的地方有——

        谢千钧走上前,凑近了仔细观察了一番,不是很确定地道,“这是……藤蔓?”

        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可能会以为这缠绕交织的底托是用墨玉雕刻而成。

        “这是已经成熟的嗜血藤。”阿壤蹲下来,解释道,“嗜血藤彻底成熟之后,颜色会变成墨色,让人分不清楚到底是鲜血太浓才变成了黑色,还是因为太绿。”

        “那这些嗜血藤,是已经死了?”谢千钧不是很确定地问道。

        “死了。”阿壤说得十分肯定,“哥哥,你帮我把石棺挪开,这嗜血藤的藤蔓还是很有用的。”

        ***

        将那两口石棺稳稳地放在一侧之后,谢千钧侧头,看见阿壤正小心翼翼地将那扭曲缠绕的嗜血藤枝条分开。

        原本质地坚硬的嗜血藤在阿壤的手下莫名变得柔弱无骨,乖顺地很。

        阿壤将那一堆藤条分成了两堆,“这些藤条比较嫩,可以用来炼丹,”他指的是最左边的那一堆。

        说完,他又指了指右边,“这些是非常成熟的藤条,用来炼器很不错。”

        谢千钧随手拿起了一根,随手往墙壁上一敲,听着那清脆的敲击声,以及撞击时擦出来的点点火花,评价道,“质地坚硬。”

        “嗜血藤成熟之后水火不侵,想要伤到它,只能用各种异火和异金,普通的火焰和武器是不成的。”

        异火和异金?

        那是否还有异木、异水或者是异土?

        “如果要这样说的话,”阿壤歪着脑袋,“我其实也可以算在异土里?”

        “或许,你的位格,比它们更高。”谢千钧突然道。

        “咦?”阿壤疑惑地看向了他。

        “我方才仔细想了想。”谢千钧伸出手,握住了阿壤的手指,触手温热,“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离不开土。”

        “啊?”阿壤眉心皱起了一个川字,好像想得很用力,“可我还是不太明白。”

        谢千钧干脆席地而坐,将手中的琴放到了膝上,一手握住阿壤,一手在地面上轻轻地敲了敲,解释道,“我方才刚刚想明白的。阿壤,你能够感受到一个人当时最本真的那种情绪,是因为对方踩在了地面上,对吗?”

        阿壤点了点头。

        “而现在,”谢千钧伸出手指,指了指那两口石棺,“在上面的时候,阿壤不曾感知到,是因为这石棺被这些嗜血藤枝条托起,相当于是凌空,对么?”

        “对!如果这些嗜血藤枝条是活的,我也能感知到,但是它已经死了。”阿壤抓紧了谢千钧的手,“哥哥好聪明!”

        谢千钧洒然一笑,捏了捏阿壤的脸颊,笑着道,“因为阿壤对我从无隐瞒,所以我才能猜测出这许多。”

        “唔——锅锅,”因为腮帮子被捏住了,阿壤说话的时候含混不清,“疼!”

        “我看看。”谢千钧嘴角擒着一丝笑意,手指在阿壤的脸颊上碰了碰,“还好,没红。”

        ***

        将嗜血藤收好,两人又走到了那两口石棺的前面。

        他正想着要不要开棺看一看,虽然这两口石棺是空的,但他仍旧有些不自在。

        不过,现在也用不着他纠结自在不自在了。

        阿壤已经用力将棺盖给推开了。

        那一个瞬间,谢千钧的脑海里闪过了前世看过的各种盗墓小说打开棺盖后出现的各种状况,各种粽子……

        然而……事实上却根本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这里面有土。”阿壤扒在棺壁上,盯了一会儿后伸出了手——

        “别乱碰!”谢千钧头痛地抓住了阿壤的手。

        “没关系。”阿壤低头看着石棺中的沙土,“我刚才摸石棺的时候已经感受到了,这其实都是很普通的泥土……嗯,也不对,这里面还有一块息壤呢!”

        “什么?”谢千钧一惊,忙追问道,“可你不是在这里么?”

        “是啊,我在这里。”阿壤以手为梳,插~进了棺材底部的沙土里,缓缓划过,片刻后抓起了一捧沙土,手掌朝天,细细的沙子从他的指缝间落下,缓缓露出了他掌心里的一物。

        那是一块深黑色的土壤,看着平平无奇,如果不是阿壤专门将它取出,谢千钧也不会想到这居然就是传说中的息壤,只会以为那是随着时间,由沙土缓慢凝结成的土块。

        ***

        那一小块息壤只有大拇指的一节左右大小,呈现出不规则的形状。

        “你要不要捏一捏?”阿壤将手心里的息壤扔到了谢千钧的手里。

        “小心一些!”在那枚息壤落到了手心后,谢千钧才放下了心,他小心翼翼地捧着那一小块息壤,终于还是下手捏了一下。

        “好软。”谢千钧有些惊奇的道,“很像……

        思来想去,谢千钧还是觉得像软糖的手感。

        “软糖?那是什么?”听了谢千钧的话之后,阿壤凑了过来,追问起来,“带着个糖字,是好吃的吗?甜吗?软吗?”

        “嗯,是一种糖,”看着阿壤那期待的模样,原本到嘴边的“可惜这里没有”被谢千钧咽了下去,转而道,“不过,制作工艺已经失传了,等我研究出来,就做给你吃。”

        “哥哥最好了!”阿壤欢呼。

        谢千钧揉了揉他的脑袋,“乖。”同时,将那一小块儿息壤还给了阿壤,问出了自己先前因为阿壤打岔而忘记了的一个问题,“为什么这里还会有一小块息壤?”

        你不是已经……成精了么?

        “该怎么说呢?”阿壤歪了歪脑袋,“息壤自出世之后,就被人为地分成了很多块,其实其中最大的一块,”阿壤伸出了手掌,“有整个掌心那么大呢!”

        谢千钧嘴角抽了抽,“嗯,和这一小块比较起来,那还真的是挺大的了。”

        停顿了一瞬间后,谢千钧又问道,“所以,你的本体就是最大的那一块息壤?”他伸出手掌,轻轻地扣在了阿壤伸出的手掌上,而那一小块息壤就在两人的手心。

        阿壤点了点头,“没错。”

        “那……”谢千钧问道,“这种被分割出去的息壤,你要怎么融合?”

        “应该……”阿壤用两根手指拈着那一小块息壤,盯着看了一会儿后,道,“吃掉就好了吧?”

        话音刚落,他就将那一小块息壤给扔进了嘴里,嚼了嚼后就咽了下去。

        谢千钧:……???

        这么简单粗暴的吗?

        ***

        紧张地等了半柱香的时间,谢千钧不知道多少次地开口,“有感觉到不适吗?”

        阿壤也不厌其烦地回答,“没有不适。”

        为了显示自己真的没问题,阿壤趁着谢千钧开口之前跳起来,打开了另外一口棺材,“这一口是真的空的。”

        “先前那一口你也说是空的?”谢千钧道。

        结果另外一口棺材里有细沙和另外一小块息壤呢。

        “这一次是真的空的,什么都没有。”阿壤冲着谢千钧招了招手,“不信你来看。”

        谢千钧站到了阿壤的身边,看向了棺材的内部。

        确实是空空如也。

        就像是刚刚制作好的石棺,就连另外一具里的细沙都没有。

        两人彼此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后,又默契地将棺材盖子给盖回去了。

        现在的情况,要么这两口石棺是小秘境主人故布的疑阵,要么就是……这两口石棺的主人自己离开了。

        ***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可能,他们都该离开了。

        他们在这个秘境中逗留了太久的时间,不过收获还算是丰厚,谢千钧拉着阿壤的手冲着那两口棺材微微鞠躬,道,“我们就此离开吧。”

        “嗯!”阿壤点头。

        退出了地底空间,谢千钧和阿壤彼此对视了一眼后,最终决定,还是带着那一株提灯藓离开。

        当那一株提灯藓被阿壤取出来后,山壁上的凹陷和向下的通道顿时消失无踪。

        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沉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地面和山壁上开始缓缓出现裂纹。

        “咔擦——”

        “咔擦擦——”

        崩裂的声音越来越大,谢千钧拎起阿壤,在空中辗转腾挪,避开了无数崩落的山石。

        谢千钧抽空打开了地图,此时的地图和之前被云雾遮掩的模样完全不同。

        整个小秘境的小路、山川、河流皆罗列其上,甚至还有一个……人。

        此人也不知为何,一动不动的,恰好卡在了离开的唯一一条道路上。

        谢千钧一边带着阿壤飞驰在离开的道路上,一边做好了遭遇战的准备。

        然而,真正遇上的时候,谢千钧只迟疑了一瞬就决定出手相助。

        他认识这个人。

        “阿壤,带上他。”谢千钧施展大轻功的时候,最多也就是带上一个人,毕竟长歌门有双人轻功。

        不过,先前青霄飞羽对于系统禁锢的挣脱,让谢千钧有了一些底气。

        如果不尝试,一切都不会有所改变。

        阿壤十分听话,谢千钧一吩咐,他直接甩出了之前的嗜血藤,将人给捆了起来。

        嗜血藤水火不侵,利刃难伤,所以那个人被捆绑了个结结实实。

        而被捆绑的那个瞬间,像是打破了某个平衡,对方仿佛终于能从之前的呆滞状态中挣脱出来。

        “你们是谁?”看清楚秘境崩塌的情况后,被救出来的那人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地想要挣扎,然而捆绑住他的嗜血藤可不是那么好挣脱的。

        就这么短短片刻的时间,对方已经衡量出了自己的立场。

        “多谢两位……相救……”虽然无法挣动,但是那人仍旧努力扭头,试图看清楚救了自己的人是谁,将来好报恩。

        毕竟对于修士而言,因果也是很重要的一环。

        想要彻底飞升还需要了结因果。

        谢千钧和阿壤暂时没工夫去回应,谢千钧奔逃的时候,阿壤也没有闲着,他正用自己的能力帮忙稳定住周围,好让三人能够真正地逃脱出去。

        ***

        等三人终于离开那个小秘境后,谢千钧发现,事情还远远没有算完。

        那个被层层云雾遮盖的山谷也在崩塌。

        好在被救下来的那人十分上道,“两位道友可以将在下放开,还能减轻一些负担。”

        下一瞬,阿壤就动作十分利落地将人给松开了。

        对方:…………

        猝不及防之下,男人直直地往下落去,不过对方很快就调整了过来,御剑而行,直接冲了上来。

        几人停在高处,远远地看着崩塌的裂隙,谢千钧眉头紧锁,动静有些太大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引来别人的好奇。

        不过,现在就算是好奇也没用了,除非能够将已经被彻底填埋的裂隙彻底清理干净。

        叹了一口气,谢千钧看向了被自己和阿壤救下的那个人。

        此人相貌不俗,眸如点漆,鼻若悬胆,长眉入鬓,整个人看着刚硬无比。

        “在下于砚丛,笔墨纸砚之砚,丛兰欲秀之从。多谢两位救命之恩。”那男子拱手行礼。

        谢千钧只是轻轻地抬了抬手,推辞道,“不过举手之劳罢了。”

        “对道友而言是举手之劳,对在下而言却是救命之恩。”于砚丛诚恳地道。

        小秘境中的那种情况,自顾尚且不暇,如何能够兼顾他人?一个不慎,甚至会连累到自己。

        所以,虽然谢千钧谦虚,于砚丛可不会如此不要脸面。

        “不知两位道友可否告知名姓?”他又问道。若是日后想要报恩,总是知晓对方姓甚名谁才好。

        “姓谢,名千钧。千钧一发之千钧。”不是重如千钧的千钧。

        谢千钧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指着阿壤道,“此为家弟,唤做阿壤。”

        他没有再说阿壤姓奚,毕竟奚和壤连在一起有些容易让人联想,尤其是在得到了那一小块息壤之后。

        至于阿壤以后姓什么,谢千钧决定等于砚丛离开后和阿壤商量一番。

        不过,阿壤对此的反应十分寻常,“那我以后就叫做谢壤好了,还真的挺好听的!”

        谢千钧:……

        ***

        再次回到玄苍门的时候,看着那一幢幢的小木屋,谢千钧和阿壤一瞬间有恍如隔世之感。

        玄苍门的大门处没有做过多的装饰,仅仅是树立起了一块巨石,巨石上用苍劲的笔迹雕刻出了玄苍门三个字。

        “吱吱吱!”

        一连串的猴子叫声从远处传来。

        没一会儿,谢千钧和阿壤前面的树上就倒吊下来一只猴子,正是先前带路的那一只阵猴儿。

        此时它正手舞足蹈,吱哇乱叫个不停。

        谢千钧被它吵得皱眉,不等他开口,那只阵猴儿的身侧出现了一只肥了一圈儿的黄鼠狼,颤颤巍巍地抬起一只爪子打招呼,“谢……谢长老,你们终于回来了。”

        “你会说话了?”阿壤惊呼。

        “刚学会。”黄鼠用爪子刨了刨自己的脑袋,嘿嘿笑着道,“还要谢谢壤公子留下的那些灵植,不然我怕是还得再修炼个三四年的时间才能人言。”

        一般而言,兽类分为三种。

        一为野兽,体内没有灵气,和最普通的凡人相对应;

        二为灵兽,体内有灵气,但是还没有开启灵智,适合修士食用,皮毛骨骼也可以作为炼丹以及炼器的材料;

        三为妖兽,开启了灵智,可口吐人言,却还没有修成人身。而开启灵智这一步也是最为艰难的,很多灵兽活了几千万上千年,却仍旧只能是灵兽。

        而等妖兽修成了人身,其实也就和普通的人修没有什么差别了,除非修炼的功法特殊,抑或是本身有什么奇遇,不然的话,绝大部分的修士是无法看出他们原身是何物的。

        而这只黄鼠狼,在他们进入那个小秘境之前还只不过是一只灵兽,等他们归来的时候却已经成为了一只妖兽。

        很显然,在这段时间里它有奇遇。

        至于奇遇为何……那自然是因为阿壤之前随手塞给他们的微荩草。

        微荩草此物,对于妖修而言,和十全大补丹也没有什么区别了,不过能够开启灵智,到底还是因为这只黄鼠狼有一份儿机缘和悟性。

        没看那只猴子就还只能是吱吱叫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开窍。

        “谢长老,壤公子,掌门他们可担心你们了!”一边走着,那只黄鼠狼一边说着,“之前那个叫做宁寻的,还有那个阿蓼的姑娘,现在还被关着呢!”

        “哦?”谢千钧微微挑眉,转念便想明白了这其中的缘由。

        在最初进入那个小秘境的时候,他最终选择了挣脱宁寻抓着自己的手,却始终不曾放开阿壤。

        当时他也没有别的心思去关心宁寻那一行人的安危,只能先顾好自己和阿壤。

        现在看来,宁寻与阿蓼,还有那只小猴子,也安全地回来了。

        想来,大约是因为宁寻和阿蓼比自己和阿壤出来的早,云林担忧自己和阿壤的安危,所以“强行”将人给扣下了。

        万一自己和阿壤确实是真的回不来了,那云林这一手,很得罪人啊,尤其得罪的还是一个炼丹师。

        思及此,谢千钧的心里也泛起了微微的暖意,云林此人,他果然不曾看错。

        “我和阿壤无事。”谢千钧笑着道,“云林此时还在门内?”

        “在的!”

        谢千钧微微颔首,“既如此,你在前面带路。”

        沿着巨石后的青石小径走上一段后,眼前骤然间出现了流水淙淙,水中还载着几只小舟,而小舟坐着……小人儿?

        看清楚了谢千钧和阿壤之后,原本还在叽叽喳喳的一群小人突然扑棱棱地全都跳进了水里,化作了一株株的长柄蘑菇,在清澈见底的水中摇晃。

        谢千钧:……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像是生活在水里的金针菇。

        “是水魈。”阿壤蹲下来,用手指在水里划了几下,“在哪里发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