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在侯府组牌局在线阅读 - 第 1 章

第 1 章

        浮岚暖翠,云似烟波舒卷。

        九月的枫叶染上流丹,朱红窗外一丛芭蕉扶疏似树,留下剪影斑驳秋意微浓。

        蔺尚书瘫坐在书房的圈椅上,透过黛色的檐角,却只看到了孤飞的鸿雁。

        好惨!

        数不清是第几次哀叹,他说:“儿啊,咱们现在可如何是好?”

        蔺溪歪坐在朝晖荼蘼的霞影里,低头看着手里展开的圣旨,明黄的布料映着指尖嫣红的蔻丹,越加显得柔荑裹光如凝脂。

        “九月十八,日子不错,那就嫁了吧。”

        “啥!?”蔺尚书宛如被烙铁烫到,嗓子眼里发出一声鸡鸣,从圈椅上弹起来:“你方才说什么?乖女,你知不知道江绥是什么人,你,你就同意嫁了!”

        蔺溪潋滟的眸光闪了闪:“自然是知道的。”

        她虽没见过江绥,可关于他的流言蜚语倒是听闻不少。

        龆年时惊才绝艳,盛名远播,早早地便与威远将军府上嫡次女定下姻亲,只待二姑娘及笄后,两家就结异姓之好。

        只可惜天妒红颜,姑娘还未满十二便香消玉殒,江绥也因此大病一场,在这之后就好似变了个人,丢书弃笔,文荒武废。

        今儿个在玉露阁千金买笑,流连于瓦市勾栏,明儿个混迹在三教九流,豪赌万金。尚未娶亲,就一房接一房的妾侍往府里抬。

        武安侯棍子都打断了一摞,依旧是拿他没办法,只瞧着他行事越发荒唐,索性亲自到御前求了门恩典。

        也不知是不是因着蔺溪盛名在外,婚事就这般从天而降,砸到了她头上。

        圣旨一下,整个长安城的人莫不惊掉了大牙,如此不般配的两人,皇上竟也能乱点鸳鸯谱!

        一家欢喜百家愁,蔺尚书更是觉得天都塌了。

        他并非贪花好色之人,夫人早逝后,不仅未再续弦,身边更是连个侍妾通房都没有,膝下仅有蔺溪一女,平日里那可是当眼珠子般护着,放到心尖上疼还嫌不够的。

        明知道眼前是个火坑,如果可以,蔺尚书都想替蔺溪去跳了。

        “不行,爹再想想办法!”

        蔺溪垂首低眉,屈指在额角轻敲两下,笑着道:“要不,咱抗旨不尊?”

        蔺尚书猛地一震,反身关上窗,满脸严肃压低声道:“儿啊,这话可不敢胡说,若被人听到,那可是要......”他抬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那要么我去自尽?”

        “放屁!”

        声音大到惊起廊檐上歇着的鸟雀,扑扇着翅膀留下尾羽一截。

        “爹不是骂你,我放屁,是我放的屁。”

        蔺溪笑了笑:“再不然,就只能买凶杀了他?”

        “买凶......”蔺尚书完听后,倒是呆愣着陷入沉思。

        “爹,您不是吧?”蔺溪懒洋洋歪着的腰肢瞬间挺坐起来,“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您可千万别当真啊!”

        “主要是......”沉默了一会,蔺尚书扯了扯嘴角,又瘫坐回去,“能有本事杀他的,咱们也买不到啊!”

        蔺溪一噎,所以您刚才还真的考虑过?

        她想了想,声音认真起来:“其实我觉得,嫁过去挺好的。”

        “放......”蔺尚书接连打了自己的嘴几下,吹胡子瞪眼地说:“瞎扯!好在哪里?”

        “好就好在......”蔺溪非常自觉的从袖中掏了几个象牙骰,往桌上随意一丢,骰子咕噜滚了两圈,都停在了六点,“他有七个侍妾。”

        又来了,又来了!蔺尚书头一痛,气还没喘匀,便听她接着说。

        “刚好能凑上两桌牌局。”

        蔺尚书捶了几下心口,吐出一口浊气:“你认真点!”

        “我没开玩笑。”指尖拨弄着象牙骰,蔺溪缓缓道:“江绥行事虽荒唐,但也算是个情根深种之人,据说抬入门的七房侍妾,都与故去的许二小姐有相似之处。”

        “哼!”蔺尚书出声打断她的话,“情根深种又不是对着你!有什么用!”

        “我也不需要他对我有情啊。盲婚哑嫁命已既定,这世上男子少有专一,女儿便是没被赐婚,此生怕也是寻不到像爹这样痴情的男子......”

        蔺溪顿了顿:“既然不能找一个我喜欢的,那就找一个能让我快活的。”

        “快活?”蔺尚书眼角上吊,神色有些古怪。

        “不是那个快活!”蔺溪睨了她爹一眼。

        “武安侯亲自去皇上面前求的恩旨,我这身份就谁也越不过去,而江绥心有所属,又是被迫成亲,心中不忿就不会动我毫分。坐着正妻的位置,却不必仰夫君鼻息,靠他施舍宠爱而活。

        他玩他的,我玩我的,很是逍遥自在呢。”

        蔺尚书打量着蔺溪的脸,“他要是想动你呢?”

        她手腕在桌上旋了一圈,再抬手,骰子已经没了踪迹。

        蔺溪拿起帕子擦了擦指尖,慢条斯理:“那就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蔺尚书沉默了好久,“儿啊,深宅后院,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爹,您知道我为何爱赌吗?”

        “为何?”

        “赌桌上的学问,可不止人心的博弈。”蔺溪抬头,氤氲而来的光线在她脸上打下柔光,她说:“只要我愿意,这结果就只能是我想要的。”

        当然,也包括这门亲事......

        她若是真想拒婚,也不是没有办法。

        蔺尚书笼在袖子里的手忽然颤了颤,有些发怔:“你决定了?”

        “恩典来了,女儿自然是要受着的。”蔺溪面上浮起淡淡的笑意,转眼已是另一种风情:“您就放心吧。”

        话虽如此,可蔺尚书还是想哭。

        蔺溪扬了扬眉,“爹,您别这样,笑一笑。”

        蔺尚书笑不出来,他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早知道有今日,他以前就不该到处去吹嘘自己女儿有多么好,多么贴心,多么有才情,多么......

        要不是他到处吹,蔺溪也不会传出才貌双姝的美名,要是她没有才貌双姝的美名,就不会被武安侯盯上,要是没有被武安侯盯上,就不会有皇上这道赐婚圣旨。

        一切都都怪自己作的啊!

        这厢蔺尚书悔得肠子都青了,那边同为赐婚一方的武安侯府,却欢欢喜喜,紧锣密鼓的开始准备起了成亲事宜。

        府中忙作一团,江老侯爷脚底生风进了江绥的院子,逮住一人便问:“公子呢?”

        “公子,公子他。”小厮面有愁色,吞吞吐吐就是开不了口。

        “去哪了?”

        江老侯爷声如洪钟,大喝一声,小厮吓得一抖。

        “玉露阁!”

        ......

        倚水盛开的芙蓉晕出一抹娇红,丝竹靡靡之音绕梁而出,秋风扫过,花瓣落水泛起涟漪朵朵。

        玉露阁内花枝招展的姑娘们,薄纱蔽体,光脚站在铺着羊毛毯的舞台上,扭着水蛇般柔软的腰,松松挂着的流苏腰链,绕着不盈一握皙白一圈,银铃随舞轻响,勾得人心痒痒。

        秦妈妈带着身后十多位艳若桃李,气质各异的美人往楼上走,不时小声交代着:“待会无论那位选了谁,好生伺候不用妈妈多说。

        我只提醒你们一点,什么话该说什么事该做,自己要有分寸,不能犯的忌讳就别犯。哄得那位爷高兴了,好处少不了,若是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事,妈妈我可保不住你们。”

        “是。”

        交代完,莺莺燕燕一行人上了楼。

        秦妈妈推开门,立时就换上一副谄媚讨巧的笑脸,“让二位爷久等了。”

        包厢内红纱半垂珠帘微晃,隐约能瞧见有一人半倚半卧在铺着白狐裘的软塌上,旁边的桌子前还有一人翘着二郎腿,好似在饮茶。

        “二位爷瞧瞧,可还有能入眼的?这些可是咱们这最标志的姑娘。”秦妈妈离纱帘三步远,便扭着腰停下,捏着帕子扬手。

        一字排开的美人齐齐福身,“奴家见过二位爷。”

        “新来的?”隔着纱帐,一道慵懒的声音传出,带着似乎刚刚醒来的迷离感,低沉到挠耳。

        秦妈妈的脸笑成了一朵花,翘着兰花指掩唇,“可不是嘛,这刚得了两个美人,谁都没给,便给您带来了。”

        “那就留下吧。”

        秦妈妈推了两人进去,转身一招手,便将其他人带了出去。

        软塌上,半倚着的江绥,右手捏着折扇搭在支起的膝盖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一身大红色广袖束腰锦衣,袖口随着动作垂落到手肘,将露出的皮肤衬得白皙胜雪。

        桃花眼眸微挑,五官生得极其俊俏,仿若天生带着侵略性,而眉心一点红痣,却又添上几分妖冶,让人移不开眼。

        他淡红的薄唇微微勾着,似笑非笑,“过来。”

        两个新来的姑娘立时脸红心跳,如此俊美的男子,莫说这玉露阁少见,便是连天下间都少之又少。

        胆子大点的秋岚靠过去,半跪在榻前,纤纤玉手抬起酒杯,“公子请用。”

        江绥用折扇拨开她端酒的手,在下巴处一挑,“叫什么名儿。”

        “奴家名唤秋岚。”

        “树晚叠秋岚,烟霭雾气浓,”他啧啧两声,扇柄沿着她的下巴缓缓划到脸,“这双眼睛,当得起这个名字。”

        “公子~”秋岚心尖一颤,嘤咛一声,软着腰身顺势就要靠过去。

        江绥半阖上眼,唇边笑意放大,折扇飞快地抵在她肩上,将人推远后,他伸出食指摇晃两下,轻佻地说:“这可不行哦。”

        秋岚眼波流转,妩媚天成,“那公子想要奴家如何?”

        江绥抬了抬下巴,“桌上那几壶酒看到了吗?”

        秋岚点头。

        他说:“全喝了。”

        秋岚眼中闪过错愕,也只当是情.趣,依言将酒壶拿了过来,仰头饮下两口,唇角溢出一滴,她伸出舌尖舔了舔。

        “继续。”江绥转头,手肘撑到膝盖上,看着另一个姑娘:“你也一样。”

        秋岚:......

        “本公子的话,不想说第二遍。”

        他还笑着,声音也是懒洋洋的,却偏生让秋岚有些怕了,想了想秦妈妈的话,心道这小侯爷莫不是有何怪癖?

        两人起身执起酒壶,也没敢拿杯子,硬着头皮,艰难的将酒全数吞了进去。

        欢场的酒最是烈,喝了就上头。秋岚晕晕乎乎伸手搭上他的腰带,刚捏了一下,后颈一疼就重重的砸在地上。

        江绥懒洋洋地坐直了身子,折扇挑开腰带,很是嫌弃的丢到脚下,歪头邪笑。

        旁边的池砚只能无奈出手,敲晕另一个后,替他斟了杯佳酿,“半点不知怜香惜玉,还非得拉上我。”

        江绥闭着眼,深深吸了几口气,这才将酒一饮而尽,恢复了平日吊儿郎当的模样。

        “酒还不错。”

        他不接话,池砚也不继续,只玩味地看着江绥,“所以,你是守身如玉还是不行?”

        内劲包裹下的酒杯带着凌厉的风直直往池砚面门打去,他刚一伸手接住,抖开的折扇已经抵在了脖子上。

        “我行不行,你应该是最了解的啊。”

        “艹!”池砚往后一倒,被他恶心到起了鸡皮疙瘩:“行行行,守身如玉!”

        江绥瞥了他一眼,将扇子丢到桌上,又倒了杯酒饮下。

        池砚见他眸色有些沉,话锋一转慢腾腾道:“我听说,蔺尚书为了婚事都哭了好几次,倒是蔺家小姐没什么反应。”

        江绥绷着脸没说话,池砚撇了眼地上躺着的两姑娘,“估摸着是被你那七个侍妾吓得不轻......”

        “闭嘴,你很吵!”江绥倚回榻上,闭眼揉着突突直跳的额角。

        池砚抿了一口酒,不放过他,继续聒噪,“你真打算糟蹋了人家?”

        “糟蹋......”江绥蓦地睁开眼睛,“啧,你情我愿的事,怎么能叫糟蹋。”

        “你情我愿?”池砚打量着他:“人家什么样,你什么样。”

        江绥呵笑一声:“我什么样?”

        “你心里没数吗。”池砚揶揄一句,“真要成啊?”

        江绥看着梁上垂下的珠帘,话在舌尖转了一圈,裹了些意味不明:“只要她敢嫁,我就敢娶啊。”

        池砚斜着拱了拱手:“弱柳扶风,才貌双姝,乃绝色佳人也,还是小侯爷有福气啊。”

        “怎么,羡慕?”

        池砚笑道:“整个长安城,谁人不羡慕。”

        江绥将手枕在脑后,阖上眼漫不经心地开口。

        “想要,你拿去。”

        作者有话要说:  蹲蹲我的小可爱呀~~~留评还是老规矩啊~~~

        顺便再求下收藏,跪求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