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在侯府组牌局在线阅读 - 第 9 章

第 9 章

        蔺溪带着如意和如烟从雅间内出来的时候,掌柜的正吩咐伙计,将她“亲自挑选”的金钗玉饰依样装进锦盒里。

        “稍后小的就让人将东西悉数送至武安侯府,不知蔺小姐......少夫人您可还有何吩咐?”

        蔺溪嘴角含了笑,正欲开口说话,便听身后一道声音传来,清雅温柔,带着不确定的问询。

        “蔺溪?”

        厅中热闹倏然一滞,四周正挑选着首饰的顾客一时间有些呆住,先是看看门口,又转头看看蔺溪。

        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对周遭探寻打量过来的目光仿若未察,一片寂静中,蔺溪扶了扶鬓边的金步摇,婀娜转身,红裙微漾。

        她看向来人露出一道更为矫揉造作的笑,说:“许小姐好。”

        香风潺动,自门外吹来,彼端明晃晃的日头下,是一身白衣,飘然若仙的许灵仙。

        她面上挂着得体的微笑,唇边梨涡浅浅,满头青丝在阳光下随着微风轻扬,衣袂衬着冰肌玉骨泛出柔光。

        好一朵遗世而独绽的天山雪莲!

        许灵仙望着蔺溪,四目相对的瞬间,她莲步轻移朝蔺溪走去,语态熟稔:“多日未见,蔺小姐瞧着似消减了几分,方才看背影我还以为认错人,要闹笑话了。”

        “是吗?”蔺溪笑着轻甩了下衣袖,掩唇做作道:“还要多谢许小姐夸赞,秋日里进的多了些,稍显丰腴,眼下这般想来是这些日子清减饮食已颇见成效,如此身量正好。”

        这是夸你吗!?斜旁有人发出噗呲一声笑,又赶忙捂着嘴藏了回去,神仙打仗可不是凡人掺和的。

        许灵仙心下一晒,面上依旧笑意嫣然:“那我便安心了,还以为你......”

        愁得食不下咽吗!?

        厅中,随着两人款款交谈声,将目光左摇右移的女眷齐齐咽了口唾沫。

        心中无不在呐喊:你倒是继续往下说啊!撕破脸面骂起来啊!

        能来这珍宝阁消费的人,大多是家境颇丰闲着无事的,凑到一起便难免起了些八卦之心,蔺溪“所嫁非人”的话题热头正盛,偏生又在今日撞见了许灵仙。

        那可真是一出难得的好戏即将要上演!

        世所周知,长安城中贵女、才女遍地,但能与蔺溪齐名的也唯有眼前这位,大将军府嫡女许灵仙而已。

        同样盛名贯长安,她们却是两个极端。

        若说蔺溪是朵人间富贵花,妩媚至妖娆,让人想要捧着珍宝献上,掏心只为博之一笑,那么许灵仙便是空谷绽幽兰,出尘而清雅,天人之姿不可攀。

        两人本就风格鲜,明各成一派,在所有人看来,那可是面和心不和,彼此视为竞争对手的存在,再加上武安侯世子江绥又曾与将军府嫡次女许灵兮定过亲。

        许灵仙这一方是嫡亲妹妹早逝,竞争对手顶了妹妹的位置,嫁给曾经的准妹夫,而蔺溪一方则本该有个锦绣良婚,却含恨嫁给了心系竞争对手嫡妹的丈夫......

        这般恩怨纠葛,怎可能不引人注目!

        不打起来都有点对不起观众!

        岂料许灵仙话锋一转,倒是教众人失了望,“我方从凌州探亲回来,还未来得及恭贺蔺小姐觅得佳婿,你可千万别见怪。”

        灼灼目光齐刷刷看向蔺溪,微妙流转已是含有深意,这“佳婿”二字,可真是如刀子般直戳人心窝子去。

        就江小侯爷那样的还能称之为佳婿?

        但蔺溪却似未听出许灵仙言外之意,莞尔轻声道:“怎会,许小姐客气了。”

        如此浑不在意的态度,让许灵仙有种拳拳入棉的无力之感。

        坊间传言大多为假,可有一样是真。

        许灵仙性子清傲,确实不怎么喜欢蔺溪那嗜美成性的张扬。

        在她看来,蔺溪不过是沽名钓誉而,若是真的是腹有诗书,何必又在外物上找补呢。

        面上不表,许灵仙往前半步,看了眼摆着金玉的柜面:“添妆那日我未赶得及前来,颇感遗憾。正巧今日遇见,蔺小姐看看可还缺什么,我......”

        “多谢。”蔺溪抬手:“许小姐有心,你我本非熟识,便不拘那些个虚礼了。”

        旁边掌柜的回神,清了清嗓子,开始呵斥伙计,声音不大不小正巧让人听到。

        “看什么呢!快将东西包好,待会还得送去侯府,若耽搁了,可仔细你们的皮。”

        “是!是!”伙计接连点头,继续手上的活。

        许灵仙一愣,视线从柜上小山似的锦盒中收回,便听蔺溪又笑道:“外头还有人等,若许小姐无它事,我便先行一步。失礼少陪,您慢慢逛。”

        不同于许灵仙的心态,蔺溪只是觉得与她这般明枪暗火多说也无趣。

        才名她不似许灵仙那般看中,也懒得与许灵仙去争什么,她看中的历来与旁人不同,美之一字足以,就是这么肤浅又易满足......

        肆意而活,既有那个本事珠围翠绕,美到极致,她不是很懂,这些个所谓的才女将自己搞得那般寡淡做什么。

        许灵仙未料到蔺溪会这样不给自己颜面,眼看着她就要走,赶忙出声道:“等等......”

        恰在此时,门外一阵纷乱脚步声踏响,一群锦衣华服的壮汉大摇大摆走了进来,袖中鼓鼓囊囊。

        蔺溪脚步一顿,闻到扑面而来的酒气后下意识屏息,不着痕迹地打量来人。

        对方有十余人,浑身酒气但眼神未见浑浊,摇晃的步伐细瞧之下沉而带劲,衣料名贵却是皮肤粗糙,息长且慢,虎口带茧......

        武功不错,但伪装拙劣,只怕是来者不善!

        避开众人她向掌柜的打了个手势,示意他稍安勿躁后,蔺溪回首看向许灵仙,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蔺溪......”许灵仙顿了顿,犹豫了好一会,才接着说:“你......好好待他,我替我妹妹祝福你们。”

        听着那群壮汉的脚步声差不多是堵了大门口,有人还在往这边靠近,蔺溪垂在腿边的手掐着指甲弹了两下,发出“噔噔”的轻响。

        直到听得远处雅间门打开,她才对许灵仙说:“多谢!”

        话音将落,大门口传来吱呀声响,六扇雕花木门被人从里头阖上,珍宝阁内的光线暗了下来。

        几声声粗嘎的低喝随之炸响。

        “打劫!”

        “把值钱的东西全都给老子交出来!”

        人群还是茫然,因为没人相信,有匪徒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下,于长安城中最繁华的街道上公然抢劫。

        掌柜的浑身一个激灵,缩起脖子,色厉内荏地喊:“天子脚下,朗朗乾坤,岂容你等放肆,你,你......”

        锵然声起,锦衣壮汉藏在袖中的短刀闪过寒芒,已然架到了掌柜的脖子上。

        “你,你是好汉,好汉饶命!”掌柜的看着被刀锋割落的胡须,双腿打颤,非常识时务的改了口。

        “嘘!别说话!”其中一个看着像领头人物的壮汉,环视了周围一圈,阴翳的眼从人群身上扫过。

        “老子不想听到你们发出一点声音,兄弟们今日是为财而来,不想开了杀戒,你们若是不听话,老子也不介意拿鲜血喂喂我的刀。”

        说罢,他从鞋口抽出一柄短刃,手腕用力一掷,“铿”一声金石相击,短刀击穿地板,陷入一半,“听清楚了吗?”

        伫立的刀柄嗡动颤抖,半截刀身在地上投射出寒光,凉气仿佛割开了众人的脖子,被如此阵仗一吓,整个阁中陷入寂静。

        “蹲下!”

        壮汉用刀刃拍了拍掌柜的脸,让人丢了几个麻袋在他面前:“开柜台装东西。”

        掌柜的抖着腿开了柜台,已有娇滴滴的小姐被吓得直掉眼泪,她们捂着嘴不敢发出声音,大门被人把守着,即便是引了护卫来,或许门还未破,自己的脖子就被割了。

        蔺溪低着头,颤颤悠悠拉着如意如烟和许灵仙一同躲到了柱子后。

        许灵仙早已是吓得面无血色,瞧着掌柜的将珠宝首饰往麻袋里放,她死死揪着蔺溪的衣服,小声说:“怎么办,我今日出门没带护卫!”

        如意和如烟动了动,被蔺溪悄然拉住,她摇了摇头,等许灵仙将戏演完。

        许灵仙开始低声啜泣。

        蔺溪假意稳了稳心神,接连眨眼敛去眼中蒙雾,背靠着柱子说:“江绥倒是带了不少护卫,他就在街口马车上等我,想来动静已经传了出去......”

        “蔺溪,你要救我。”许灵月一把拉住她,哭声有些尖,比说话声要大。

        蔺溪指尖颤了颤,注意到她动作的如意和如烟不着痕迹地往后挪了挪,将她的身影暴露......

        果然,壮汉中有人吹了声口哨,闻声而来:“哟,想不到这里还藏着两个美人,老子活了半辈子,糟蹋人不少,这般标志的还未见过。”

        “你,你们想干什么?”许灵仙颤着声开口,声音染着惧怕。

        “干什么?”壮汉眯眼,色眯眯看着蔺溪,舔了舔乌色的唇,流里流气:“呵。”

        “干你娘啊......”

        “当然是小娘子你了。”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壮汉准备去拖人的手一顿,猛然回头,眼中闪过严肃:“你说什么?”

        不知何时已经靠在楼梯扶手处的沈七娘抄着手,斜睨了壮汉一眼,“我说,干你娘!”

        壮汉眼珠一转:“哟,这个小辣椒,爷喜欢。”

        “好容易得空出来逛逛,偏生遇到你们几个不长眼的。”沈七娘嗤笑一声:“长得有碍瞻观,污了老娘的眼,我心情不好,看来你们得赔了。”

        壮汉刚一张嘴,阴影处银光闪过,却不是壮汉手中的短刀出鞘......

        只瞧得沈七娘甩了甩手腕,壮汉甚至还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就已栽倒在地,脑门处一把小巧精致的匕/首已直取了其性命。

        “弄死。”

        短短两个字,沈七娘往后一退,自楼梯转角踏出八个身长近九尺,浑身肌肉盘结的男子,不过顷刻间两方已然交手。

        许灵仙发出一声来自灵魂的尖叫......

        因为她眼睁睁看着一个巨人,将长得最丑的一个壮汉头扭了整整一圈!

        厅中尖叫哭喊乱成了一团,那十余个壮汉在沈七娘带来的人面前显然不够看,上一刻还牛气冲天,下一刻便被人提起来吊打。

        混乱中,蔺溪听到有人吹了声尖哨。

        大门被破开,这一次来的人未做隐藏,有人上前拖住沈七娘的人后,另外的人直奔蔺溪与许灵仙藏身处而来。

        “当心!”许灵仙惊呼一声,慌忙伸出的手不慎将蔺溪往外推。

        原来如此......

        蔺溪借力一倒,藏在袖中的手往裙下一绕,捆在腿上的匕/首已经握在掌心。

        再然后,血雾喷洒,她看到许灵仙瞪大了眼,被前方飙来的鲜血染了满身满脸。

        蔺溪还来不及侧头,鼻尖香风一蹿,余光处一截石榴红的衣袖上有团花蝴蝶扫过,微凉的大手从背后伸来,捂住了她的眼。

        有人附耳轻声说:“别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