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章 三杀

第六百二十章 三杀

        在墙头的望月稚子很快稳住心神,不再去想那双手的温度。

        从墙头慢慢摸到了房顶上,然后从露天的位置,朝着内部看出。

        此时房间内还亮着灯,透过光影她能看到两个人,且这两个人还在吃东西。

        因为他们喝了点,所以吃的很慢。

        不过看起来都没有喝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任务在身,所以没有贪杯。

        但其实你有任务在身,你是不应该喝酒的,可他们又不是专业的,且还是受不了四湖大队的苦,打算投靠伪政府的。

        你指望他们能有多么的爱岗敬业。

        但只看到了两个人,刘翠儿呢?

        望月稚子并不着急,默默等待。

        好不容易等到房间内的两人吃饱喝足,但是却不见有人出来,一人直接在房间内睡下,另一个人则是继续坐着。

        明明有两个房间,你们二人非要睡一起?

        望月稚子认为,可能刘翠儿也在这个房间之内,他们是一个人负责看押,一个人睡觉,换班的。

        但是怎么看不到刘翠儿的影子呢?

        望月稚子认为自己可能角度不对,所以开始在房顶上,慢慢挪动起来。

        都是瓦房,上面全是瓦片。

        稍有不慎就会惊动屋子内的人,这也就是望月稚子不让魏定波上来的原因。

        换了一个角度之后,望月稚子终于隐约能看到,房间的角落还有一人,应该是靠坐在床上。

        看起来仿佛是被限制了自由,应该是被绑起来了,毕竟望月稚观察半天,见其一直在换动作,可见被绑起来,很不舒服。

        而且从影子上能看出来是一个女人。

        那么就非常符合刘翠儿了。

        其他更多的现在是看不到的,不过也不需要看了,如此情况之下,你肯定是要进去一探究竟的。

        至于如果不是怎么办?

        那也只能先杀了。

        毕竟这两个大男人,囚禁了一个女人,明显也不是什么好人。

        至于说会不会杀错人,大水冲了龙王庙。

        这镇子里面,如果是日本人和伪政府,不会将人关押在外面,他们有牢房。

        从房顶上下来,望月稚子来到墙头。

        魏定波说道:“你跳下来,我接着你。”

        刚才都是被送上来的,现在还要跳下去被接着,望月稚子着实是不能接受,她明明就可以自己下去。

        但是想起方才腰间温度,望月稚子有一瞬间,确实有想要跳下去的冲动。

        好在最后忍住,自己挪了一些位置跳下去,没有跳进魏定波怀里。

        但魏定波还是过去在她落地之后,将她扶住。

        “没事吧?”魏定波问道。

        “嗯。”望月稚子轻声回答。

        “里面怎么情况?”

        “两个男人,囚禁了一个女人。”

        “那不就是刘翠儿。”

        “没看到人,但应该不会错。”

        “现在行动吗?”

        “宜早不宜迟,发现了就行动吧。”望月稚子说道。

        “你别管了,这事交给我。”魏定波主动请缨。

        “一起来。”

        “血肉模糊的,你一个女孩子,弄的满手是血干什么。”魏定波说道。

        望月稚子很想说,自己不怕。

        可是想到方才和魏定波的接触,轻咬了一下嘴唇之后说道:“我跟着你,帮你掠阵。”

        “好。”魏定波知道不让望月稚子进去,肯定不可能。

        这一次就没有必要翻墙了,直接从正门进去就行了。

        因为就三个人,一个人被绑着,一个人在睡觉,一个人看着被绑着的人。

        没有人在门口站着。

        所以魏定波用自己溜门撬锁的技术,将这房门打开,和望月稚子悄无声息的进去,摸到他们休息的房间外,两人蹲在地上降低高度,确保通过窗户看不到他们。

        “直接杀吗?”望月稚子问道。

        “杀。”魏定波说道。

        因为他知道里面就是看押刘翠儿的人,不会杀错人。

        而且现在在望月稚子面前,如此表现,方能显得自己是心狠手辣,为完成任务不择手段之人。

        不过他说杀,和望月稚子的想法是不谋而合,所以她说道:“怎么来?”

        “其实就两个人,另一个人被绑着,不存在战斗力。”魏定波认为问题不大,其实也是告诉望月稚子,你不出手没一点问题。

        “小心点。”

        “放心,我让你看看行动科是怎么行动的。”

        “别嘚瑟的翻船。”

        “看好吧。”

        魏定波说完之后,在门外弄出一些动静,里面没有睡觉的人,自然是听到了。

        这人还算是警惕,听到动静之后,拍了拍床上的人,让他醒来不要睡了。

        床上的人睁开眼睛,两人没有过多交流,便明白对方的意思。

        没睡的人示意刚醒的人,看着刘翠儿,他握着枪从房间内慢慢靠近门口,将门打开想要一探究竟。

        但是就在他开门的一瞬间,蹲在门外的魏定波,直接伸手抓出此人衣领,

        然后猛的用力一拉,手中匕首就送入了他的心窝,快准狠。

        望月稚子就在一旁看着,现在也不得不说一声,行动科的杀人,确实更加干净利落。

        或者是说魏定波的杀人,更加干净利落。

        就一刀,这人手中的枪,都没有来得及开。

        然后魏定波松手此人倒地,里面的人好像是有所察觉,可是魏定波更快。

        冲进去不等此人开枪,手中匕首就甩了出去,直接正中手腕。

        手腕被刺穿,可见魏定波用力甩出去的匕首,速度有多快。

        人都来不及惨叫,魏定波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去,将匕首拔出来,鲜血四溅,带着血液的匕首,已经再入心窝,还搅动了一下。

        拔出匕首不看这将死之人,魏定波来到刘翠儿面前,她已经醒来瞪大眼睛,只是被绑着手脚,嘴被堵着什么都说不出来。

        魏定波连思考都没有思考,匕首已经插入刘翠儿的心口,但是很浅。

        可是匕首上已经满是鲜血,你也分不清究竟插进去多少。

        反正望月稚子进来的时候,已经看到第二个人倒下,只见魏定波匕首高高举起,直接刺入刘翠儿的心头。

        大起大落,这肯定是插的很深啊,只是魏定波的背影阻碍,她没有看到匕首罢了。

        一刀毙命,魏定波没有多犹豫,直接将匕首拔出来,就扭头看着望月稚子。

        刘翠儿其实没死,但是血流了不少,而且已经晕过去了,看起来和死了一样。

        魏定波自己脸上都被溅上了鲜血,他就这么看着望月稚子,笑着问道:“怎么样?”

        怎么样?

        望月稚子很想说,杀人和艺术一样。

        三杀的速度,快如闪电。

        她大概看了一眼,三人全部都是心窝一刀,没有厚此薄彼。

        而且被绑着的人,确实是刘翠儿,照片武汉区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