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印证

第六百二十三章 印证

        四湖大队内的消息,已经送上去,武汉区和宪兵队都得到了。

        在武汉区内,得到情报的姚筠伯,看着手里的电文,并未觉得奇怪。

        他心中早有猜测,只是不能确认罢了。

        如此看来,他猜得不错。

        陈柯林此时也坐在这里,对电文的内容已经了解,他说道:“区长,地下党此番计划影响很大,我们获悉这个情报,可是帮了上面大忙。”

        姚筠伯自然明白,他说道:“宪兵队应该已经知道这个情报,你认为他们会作何选择?”

        作何选择?

        敌人要联和起来攻打校场,你不能让敌人联和起来?

        那自然不是。

        陈柯林猜测说道:“会不会想要诱敌深入,然后瓮中捉鳖。”

        “日军对城外抗日力量,早就想要一网打尽,但是每每派兵进攻效果都不太好,雷声大雨点小。毕竟城外地形复杂,敌人可以撤离,他们追击不便。

        现如今如果敌人愿意自己送上门来,自然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可以关门打狗,让他们有去无回。”

        姚筠伯和陈柯林的反应都很快。

        “可问题在于,现在他们的合作很难达成。”姚筠伯继而说道。

        “区长的意思是说,军师?”

        “刘翠儿的事情,已经让四湖大队和地下党意识到了,队伍里面有卧底,这合作自然是达不成。”

        “日本人想要诱敌深入一网打尽,可偏偏我们安排策反四湖大队的军师,给这件事情带来了阻碍,日本人不会迁怒我们吧?”陈柯林问道。

        他的担心并非多余,毕竟现在看来,四湖大队内策反的人,就是阻碍了计划啊。

        之前你不知道此事,那策反是好事情,现在你知道了日本人可能会存在的想法,你肯定是不想承担责任的。

        “看来我要去一趟宪兵队。”姚筠伯觉得还是当面说比较好。

        “那我去和政府方面的人知会一声。”陈柯林说道。

        “好。”

        两人一前一后从武汉区出来,姚筠伯去找是枝弘树。

        他来到宪兵队的时候,是枝弘树已经等候多时,他收到大成吉的电文之后,便知道姚筠伯会来找自己。

        “是枝队长。”

        “姚区长坐。”

        “我的来意,想来是枝队长已经知道了。”

        “姚区长不必担心,是非道理我还是能明白的,此番若不是你们调查到了四湖大队内的线索,我们还掌握不到他们计划不是吗?”是枝弘树说道。

        他没有责怪,而是很明白,这前因后果。

        你说军师给行动带来了不便,可若不是军师,情报何来呢?

        “多谢是枝弘树队长。”

        “用不着谢,但接下来该如何?”

        “诱敌深入,一网打尽。”

        “不错,可现在地下党和四湖大队的合作很难达成,你也知道不达成合作的话,地下党单兵不敢来犯。”是枝弘树说道。

        “四湖大队军师已经在暴露边缘,不如直接让地下党调查到他,将其抓到铲除,那么合作不是就可以继续了吗?”姚筠伯说道。

        他对军师的印象不太好,现在才不会管你的死活。

        听到姚筠伯如此说,是枝弘树很满意说道:“不错,他死了他手下的人也就老实了,四湖大队的兵力不会受到影响,合作自然可以达成。”

        “所以我们其实什么都不用做,安心等待他们达成合作便可。”

        “不错。”是枝弘树点头。

        “只是不知道军师这人,提供的情报是否准确。”姚筠伯其实心里不怎么怀疑,但是在是枝弘树面前,还是提了一嘴。

        免得日后出了问题,自己责任比较大。

        “其实宪兵队通过电台,已经掌握到了一些消息,多日之前便有了这样的猜测。”

        “还是队长技高一筹。”姚筠伯说道。

        是枝弘树之前说,没有武汉区的卧底就调查不出来这个情报,可是现在又说通过电台早就知道,所以姚筠伯便明白,之前的话就是在安慰自己。

        是枝弘树现在算是不着痕迹的将这件事情挑明,已经是压了姚筠伯一头,算是一次敲打。

        至于是枝弘树说的是不是真话,姚筠伯并没有怀疑。

        确实是真的,是枝弘树通过大成吉掌握的电话,这段时间截获破译了一些电文。

        其中也隐约有提到,但是并不明显,现在加上武汉区的消息,算是印证。

        所以姚筠伯担心情报有误,是枝弘树认为,多方印证之下无误。

        “军师的消息放出去的委婉一些,不要让对方怀疑,四湖大队不足为虑,但毕竟还有地下党在背后,小心被他们识破。”是枝弘树交代说道。

        “这一点队长请放心。”姚筠伯认为这都不是问题。

        他知道地下党和四湖大队现在肯定就在调查汉奸,地下党的调查能力是很不错的,毕竟他们打过交道。

        那么有些蛛丝马迹被他们调查到,这不奇怪。

        至于军师到时候是哪种下场,谁会理会呢?

        姚筠伯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从宪兵队回到武汉区,陈柯林也回来了,陈柯林说政府方面,也愿意放弃军师。

        政府是想要树立典型,让外面的抗日力量,都来投诚。

        可是如果将他们全部剿灭,还需要他们投诚吗?

        结果不是更好吗?

        所以谁会在乎军师。

        军师从来都没有重要过,只是伪政府这里刚好需要一个这样的人,他又是城外民间最大的爱国组织,四湖大队的人,才被人接触被人劝降,被人许下荣华富贵。

        可真的到了需要放弃的时候,没有人会替他考虑一下,没有任何人会。

        但他的大哥,他的三弟齐八勇,他的数百兄弟会替他考虑。

        但是军师自己,亲手放弃了自己所拥有的,去选择那些虚幻的,换来如此后果。

        得到命令之后,姚筠伯就安排人放出消息,开始放弃军师。

        不过这些没有通过魏定波他们,他们在豹澥镇,接触不到四湖大队的人。

        所以姚筠伯的意思就是,想要让他们回来了。

        魏定波和望月稚子就等在大成吉这里,很晚才收到电报,内容他们已经知晓。

        魏定波对望月稚子说道:“今天天色已晚,我们明天一早再启程吧。”

        姚筠伯只是说让他们回去,但是没在电报里面说,会不会有车子来接他们,所以说魏定波想要等一晚上看看。

        望月稚子自然没有意见,毕竟这晚上赶路,也不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