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成病娇太子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四零四章 舒府之宴

第四零四章 舒府之宴

        端千芝一进来,与她熟悉的那些富家小姐,都向她招了招手。

        端千芝朝她们点了点头,并没有走向她们,而是走向祁嫣。

        这么一来,立即引得所有人的注意。

        毕竟端千芝曾经与太子殿下的关系,结果她还去太子妃面前晃,这是要闹哪样呢?

        万一,太子妃不给端千芝脸面的话,在这舒府闹起来,可怎么办?

        众人心有担忧,目光更是不愿转移,就怕一个不小心,然后错过了什么大八卦。

        端千芝走到了祁嫣面前,“怎么一个人坐着?”

        “泾州我是第二次来,我也不认识这里的人。自然是一个人坐着,你呢?要与我同坐?”

        祁嫣神色淡淡的回应,她是懒得去认识这些女眷,若是可以,她倒是想认识这些贵妇们的男人。

        只有手握权力的男人,才能让她想与之结识,若能忽悠他们去凤城发展,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父亲叮嘱我了,让我好好的陪着你,免得你吃亏。”

        端千芝坐下后,一脸无可奈何。

        祁嫣轻笑,端家主这是对她有善意了?

        不怨她夺了端千芝的姻缘?

        祁嫣不再说话,拿起桌面上的小糕点,吃了两口。

        还真别说,这桂花甜糕,做的还不错。

        祁嫣将桌面上的糕点,分别拿了三块,递给了身后的莫欢、莫喜、段栾尝尝。

        段栾本还想拒绝的,祁嫣直接一句就让他接下来了,“你不爱吃,但冷慈却是喜欢的。你不先试吃,再买些带给她尝尝?”

        一话中心。

        段栾接下了,也就大大方方的尝了起来。

        大伙在闲聊几句的时间,八皇子叶文便到了。

        八皇子叶文这一次出门,舒贵妃给他安排了一队百人的禁卫军。

        而护送八皇子叶文来泾州的首领,居然是司南剑。

        祁嫣看见司南剑的时候,不由微讶,与段栾相视一眼。

        段栾低首,不敢与她相视。

        祁嫣眯了眯眼,看来,段栾有事瞒着自己啊。

        只是,司南剑是个将才,被遣来护着这么一个八皇子,却是大材小用。

        祁嫣不动声色的静静眼前这一切,八皇子叶文今年十二岁,虽说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但他的容貌却是与舒贵妃有七成相似。

        儿子肖母,倒是十分应景。

        八皇子叶文抵达舒府后,先是与舒望来和沐夫人打了一声招呼,这才由沐夫人带领着前来见祁嫣。

        这位八皇子,祁嫣还是第一次见,之前的皇家狩猎,因为八皇子年纪还小,并没有参加。

        现在,八皇子一见到祁嫣,立即礼仪周全的上前行礼,“参见太子妃。”

        “八皇弟免礼。”

        祁嫣脸上带着笑,虚扶了一把八皇子。

        八皇子叶文站直身子后,继而说道,“太子妃去了凤城后,便极少回燕京城。母妃还说挂念着您,这一次来泾州,母妃千叮万嘱,让我见到太子妃后,一定要代她向您问好。”

        “舒贵妃言重了,她是长辈,我是晚辈,理应我向舒贵妃问好才是。只是凤城琐事极多,我不能随意离开,还请八皇子回宫,替我在舒贵妃面前美言几句才是。”

        祁嫣皮笑肉不笑的回应。

        这舒贵妃还真是想搞事情,身为贵妃娘娘,不盯后宫那块地争斗,还想拉自己下水?

        没门!

        祁嫣的回话,让沐夫人紧了紧手指。

        八皇子叶文也怔了一下,随后便叉开了话题,“我来泾州,只是前来向杨守卫学习守城之道,外祖父说了,杨守卫的一些观点,值得我学习。”

        “那就祝八皇弟在泾州,学有所成。”

        祁嫣笑意不减,继而奉承。

        这么心累的应酬,她倒是一点都不想参加。

        要不是她要前来一趟,吸引一下沐夫人的注意,才能给乔氏姐弟多一点时间处理。

        等今晚过去,明天便可以行动了。

        到时,只需要乔氏姐弟离开泾州,尘埃落定。

        沐夫人就算是有通天的本领,也无法从南晋国把人给带回来!

        八皇子叶文跟着舒望来去前厅,引那些名门豪族的家主相见,这高调的模样,让祁嫣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她歪着脑袋,侧看了一眼段栾,“你不打算给我说说司南剑的情况?”

        “太子妃……您别为难属下啊。”

        段栾苦笑。

        祁嫣轻笑,“我为难你?此话怎讲?莫非,司南剑得燕帝重用,这事是假的?”

        段栾纠结了半晌,最后答道:“事不假,只是司南剑曾经与女官的事,舒贵妃在燕帝那里吹了耳边风,所以……”

        “所以,司南剑成了保护八皇子叶文了?胡闹,大材小用!舒贵妃是个目光短浅的,燕帝怎么也跟着失了自己的眼光?”

        祁嫣皱眉,一脸不赞成。

        段栾大气不敢喘一下,这么光明正大的吐槽燕帝,他不敢啊。

        这里是舒府,祁嫣也就吐槽了一句,不再吭声。

        欢迎八皇子的宴席,举办的很是热闹,唱戏的,跳舞的,应有尽有。

        等散宴的时候,月亮都悬挂在头顶了。

        坐着马车,一路往泾州行宫的方向走,当快抵达的时候,祁嫣让莫欢把马车停在道上,就这么静静的等着。

        她相信,司南剑见到她后,就一定会前来相见。

        既然如此,她便在这道上等着。

        一柱香后,司南剑果然一个人前来,他站在马车外抱拳行礼,“太子妃,臣可否与您单独说几句话?”

        “好。”

        祁嫣掀开帘子,“你上来。莫欢、莫喜、段栾,你们离远一点。”

        “是!”

        莫氏姐妹,领命下了马车,然后退到一百米外守着。

        段栾张了张嘴,看样子想劝几句,到嘴的话,当视线接触到祁嫣时,也只能无奈的尽数咽下,不再吭声。

        很快,他也只能退离。

        司南剑登上了马车,祁嫣打量了他一眼,“司南将军,清瘦了不少。”

        “太子妃,臣想追随您。”

        司南剑直接向她吐露了自己今夜目的,他在燕京城,被燕帝重视信任的时候,确实是当了一个月的巡卫军的将军。但燕帝听信旁人的谄言,直接将他的将军一职革去,打发他去给八皇子当一个护卫首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