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败给温柔在线阅读 - 第1章

第1章

        《败给温柔》江萝萝/文

        首发晋江文学城

        夜幕降临,司婳抱着设计画稿回到‘樱园’,路上多次点开消息对话框,贺延霄的最后一条信息时间停在下午三点,到现在还未回复。

        最新一条是她两个小时前发出的:【阿延,今天周六,你回来吗?】

        贺延霄事务繁忙,经常见不到人,一出差就是好几天,她也是今早才从贺延霄的妹妹口中得知,贺延霄已经回到榕城。

        但她不确定,贺延霄今天是否会回家。

        刚踏进门,管理樱园的蒋妈听到动静,抱着一只金渐层英短走出来,见到司婳,便立即停在她一米远之外。

        “司小姐回来啦?晚上吃饭了吗?”蒋妈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容易亲近,司婳住进樱园这一年跟她关系不错。

        “在外面吃过了,coco这是?”司婳的目光落在蒋妈怀中的猫咪身上。

        “白天带它去医院做定期检查,刚才在给它洗澡,这小家伙从来都不配合。”蒋妈说着笑起来。

        调皮的coco从怀里钻出,跳到地毯上,司婳下意识后退,拿着设计稿匆匆上楼。

        她对猫毛过敏,coco却是贺延霄养在身边五年的猫,极其爱护。

        若要两者共存,唯一协调的方式就是司婳主动避开。

        coco有属于自己的房间和活动范围,家里每天打扫得一层不染,司婳几乎不会与猫接触。偶尔不小心碰到,过敏反应不是特别强烈,一人一猫也就这么相安无事的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晚上八点,仍未收到贺延霄的回复。

        盥洗池前,司婳正对镜面挽起乌黑长发,褪去宽松衣裙,姣好的身材显露,肤若凝脂。

        白净的双脚踏进浴缸,温热水汽蔓延扩散,雾腾腾的布满四周,司婳浸泡在水中,洗去满身疲惫。

        舒适的水温令人精神放松,司婳缓缓闭上眼,背靠浴缸。

        “嘟——”

        伴随震动,手机铃响,光洁的手臂钻出水面,伸向一旁。

        几分钟后,换上外出衣裳的司婳拿着手机下楼。

        匆忙之中,裸.露的脚踝不慎蹭到缩在楼梯下的coco,脚跟落到地面,她重新勾回拖鞋,来不及清洗就出了门。

        -

        私人会所。

        凭借贺延霄留下的副卡认证身份,司婳顺利进入私人会所,侍者引她到包间门外。

        十几分钟前,司婳接到贺云汐的电话,说贺延霄在会所喝得酩酊大醉,让她过来接人。

        心怀担忧的司婳毫不犹豫刷卡进入,才发现里面不止贺家兄妹,而是一群人……属于贺延霄那个圈子里的男男女女。

        除去贺家兄妹,现场还有四男两女,纷纷望着突然闯入的外来者。

        “婳婳,你来啦。”最先迎接她的是贺云汐。

        司婳冲她点头,避开他人异样的眼光,径直走向贺延霄。

        靠在沙发中央的男人眯着眼睛,闻声不为所动,沉静的模样看不出他醉酒,若非贺云汐亲口告知,旁人分辨不出。

        “我哥他喝醉了。”贺云汐在旁边解释,打破沉默的僵局。

        没等司婳回应,包间响起一道刻薄的声音,“云汐,今天我们聚会,叫些不相干的人来做什么?”

        “张婧,婳婳是我哥的女朋友!”贺云汐为她正名。

        “嘁~”打扮艳丽的女人勾起红唇,嘲讽意味明显。

        跟贺延霄在一起三年,司婳几乎很少见到那群人,只知道那些都是一个圈子里的公子哥和大小姐,性格不一,成熟稳重的、骄纵刁钻的。

        她不反驳,是不想给贺延霄找麻烦,反正一年也碰不到几面。

        “阿延?我们回家吧。”司婳扶着贺延霄的胳膊,贺云汐赶紧过来搭手。

        其他人对司婳并不热情,这源于贺延霄的态度,就好比今天是贺延霄开的局,却没叫上司婳。

        当初贺延霄让众人知道司婳的存在后,就很少把她带到人前,在他们看来,司婳只是被圈养的小情人,身份平平,根本不需要对她热情。

        更何况……

        认识贺延霄比较久的熟人都知道,司婳的脸才是贺延霄看中的地方。

        等候在外的司机帮忙把贺延霄扶上车,司婳正在外面跟贺云汐道别。

        离开前,张婧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飞上枝头变凤凰,痴心妄想。”

        一心出头的贺云汐气得想倒回去找人算账,司婳扼住她的手腕,扭头望着张婧,那一刻,眼神寒冷逼人,“张小姐,我给你留面子,也希望你长点脑子!”

        不想面对那些丑陋的面目,推着贺云汐上车后,司婳关闭门窗,隔绝外界。

        张婧气得嘴都歪了,鲜艳的大红唇看起来要吃人,“她那句话什么意思?她在骂我?她凭什么?要不是长了一张相似的脸,她一个穷学生能站在这里?”

        “好了好了,你少说两句,反正那个人快回来了,等着看好戏吧。”另一道声音安抚了张婧暴躁的情绪,很快,张婧脸上挂起幸灾乐祸的笑。

        “婳婳,对不起啊,张婧嘴巴毒,你别把那些话放心上。”

        “没事,我不在意。”

        她与贺云汐是大学好友,当初就是因为贺云汐而跟贺延霄结缘。

        跟贺延霄在一起的时候,刚上大三,后来贺延霄带她见过一次朋友,那些人直接将她定义为“靠脸上位的贫穷女大学生”。

        她刚毕业一年,还没来得及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做出成绩,在那些人看来,她跟贺延霄永远不平等。

        但她不认命。

        -

        车子驶入樱园,贺云汐早已离开。

        侧头盯着靠在座椅上的男人,司婳不禁蹙眉。

        往日贺延霄也有不少聚会跟应酬,都不会让人把自己灌醉,今天那种场合不算闹腾,怎么反倒喝醉了?

        “阿延。”

        司婳轻推他的胳膊,休憩养神的男人缓缓睁开眼,深邃的黑眸像深不见底的漩涡,稍不注意就会被吸引沦陷。

        从大门到卧室,费了不少劲儿。

        贺延霄的卧室呈灰白两色,沉稳冷寂,像他本人淡漠疏离。

        扶他靠在床头,司婳刚站直身就被贺延霄往后一拽,跌入怀中。

        坚硬的胸膛撞得鼻尖生疼,贺延霄忽然捏住她的下巴,正对她的眼睛。好似觉得哪里不对,贺延霄迫使她微微撇头,目光紧锁在她侧脸,十分专注。

        不知道他这什么意思,那道极强的目光盯得司婳面红耳赤,绯红的脸颊像诱人的红果,等待采撷。

        头顶遮下一道阴影,气息交织,距离越来越近。司婳手指握紧,羞涩的闭上眼,感受到喷洒在脸颊的温热气息。

        “笃笃笃——”

        双唇即将贴近那刻,到家前通知蒋妈准备醒酒汤刚巧送到,敲门声打断所有旖旎气氛。

        贺延霄自制力不错,不需人多说什么,主动饮下解酒。

        他个人有洁癖,清醒几分后难以忍受身上酒味,脱下衣服进了浴室。

        司婳站在镜子前,看到光洁的下巴留下两道红指印,对着镜子轻轻的揉,后知后觉脚踝上方发痒,她低头一看,被coco蹭过的地方起了红点。

        “倒霉……”

        被猫蹭了脚,皮肤又过敏了。

        虽然尽量避免跟coco接触,但偶尔也有意外,除非她自己搬出去,否则就得跟coco同住一个屋檐下。

        上学那会儿她跟贺延霄名义上挂着“男女朋友”的身份,实际一个月都见不到几面。直到大学毕业,她从学校宿舍搬进出租屋跟朋友合租,贺延霄心情好亲自送她回家。

        她鼓起勇气请贺延霄进屋,只为与他多待片刻,可当贺延霄见到面积狭窄的单人间,连门都未曾踏进,直接提出让她搬进樱园。

        司婳犹豫。

        那些人本就说她被“bao养”,如果直接住进贺延霄的地方,那更是惹人非议。

        贺云汐说服了她。

        大家都是成年人,男女朋友住在一起天经地义。

        司婳没有别的目的,只是想离他近些,住进贺延霄家中说不定每天都能见到他。

        抱着这样的想法,司婳兴高采烈地来到樱园,但很快她的美梦就被打碎。

        从蒋妈口中得知,贺延霄经常不着家,在之后的一年中,这句话也得到证实。

        她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根本不了解贺延霄的工作能忙到什么地步,亦或者说,是否真的忙碌到经常不能回家?

        收回思绪,司婳赶紧回到自己的卧室拿药。

        她的房间是清新雅致的纯白色。

        从住进樱园开始,她跟贺延霄就是两间卧室,外面的人说话难听,但她跟贺延霄的关系的确没有发展到那一步。

        朋友都说,同居还克制不发生关系,这表示男方对她的尊重和爱护。

        司婳听了心里甜丝丝的,连带贺延霄的不亲近也变成“尊重”与“爱护”,相信时间能够消除两人之间的隔阂。

        搽完药,棉签扔进垃圾桶,司婳将药膏收起去拿手机,才发现不在身边。回想起来,大概是刚才落在贺延霄的房间。

        她回去找,贺延霄还没出来,两部手机安静躺在床边,司婳一并拣起。

        正准备将贺延霄的手机搁在桌上,屏幕忽然亮起,弹出一条短信。

        【我回来了,阿延。】

        备注只有一个字:樱。

        女人的直觉告诉司婳,发消息的是个女性,且跟贺延霄关系匪浅,否则怎么会以这么熟稔的口吻告知行踪,还称呼贺延霄为“阿延”。

        但她相信贺延霄。

        贺延霄不是花花公子,跟他在一起三年,从来没听说他跟其他女人有沾染,这也是司婳深信贺延霄待她真心的原因。

        尽管贺延霄待她不够热情,可她是贺延霄在亲人和朋友面前亲口承认的女朋友,这足以证明她是特别的。

        “咔——”

        听到开门声,司婳赶紧放下手机。

        穿着灰色浴袍的男人出现在视野中,无意窥探到别人的信息,司婳有些不好意思,显得局促。

        “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酒?遇到什么事吗?”她随口找到相关话题。

        “没事。”贺延霄简单果断两个字,堵住司婳接下来的关心。

        “那我……”

        柔和的女声传入耳间,贺延霄的目光从她脸颊扫过,声音清冽,“回去休息吧。”

        委婉的逐客令。

        “好吧。”

        走出房门,司婳沉沉叹气。

        每次她想跟贺延霄沟通,都会被他回避的态度逼退,无疾而终。贺延霄总是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就算她想深入了解他的生活,都好难好难。

        *

        第二天,司婳难得在早餐桌上看见贺延霄,男人穿戴整齐,在家也很严谨。

        司婳晃晃脑袋,甩掉困扰她一整晚的消极想法,重新扬起笑脸,“阿延,你明天有空吗?”

        “怎么?”贺延霄问。

        “我们工作室周年庆,有个小聚会,我想邀请一起参加。”司婳问得小心翼翼,还在观察贺延霄的表情。

        工作室人不多,都是她的朋友,她想让贺延霄了解自己的生活。

        “有事。”贺延霄言简意赅,拒绝得十分明显。

        “真可惜。”司婳小声咕囔,也不敢拧着他撒娇。

        女孩初恋中那些简单的约会在贺延霄看来都是浪费时间,她努力跟贺延霄创造更多属于两人的记忆,总抵不过忙碌的工作。

        司婳离开桌边,趿着拖鞋走了两步,忽然被贺延霄问住:“脚怎么回事?”

        他关注到自己的脚,这细节让司婳有些小开心,犹豫了下,只说:“……挠了两下。”

        话音刚落,蒋妈从另一边端着碗过来,“司小姐,你这是过敏了?是不是碰到coco了?”

        真实原因被揭露,司婳也没否认。

        “自己搽点药。”贺延霄满不在意挪开眼,半句不提让她过敏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