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高傲的我在末世该如何生存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意外之喜

第十三章 意外之喜

        “嘶……”

        幽暗的小房间里,范晓东捂着焦黑的手臂,呼吸的声音异常的粗重。

        加油站爆炸的威力连卡车都能够掀飞,哪怕他的速度远超于人类,也并不足以让他在如此近的距离内逃离冲击的范围。

        好在,他的身体也够硬。

        在及时卧倒的情况下,他的后背虽然全都烂了,但还至少还能动。

        确认万尸怪已经摆脱之后,范晓东顺路在附近的药店里拿了一些医用酒精和纱布,躲在一个无人的超市里给自己包扎伤口。

        不到一天的时间,便发生了三次追击,每次都让他这种超出常人的存在和死亡擦肩而过,这实在是让他有些憋屈。

        但没办法,在雾里行走,遇到什么都是个缘。

        能活着熬过三次危机,已经算是命大了。

        “他娘的,这帮怪胎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

        用力扯断了绷带的末端,范晓东穿上新的外套,盘着腿调息。

        雾里的环境不适宜追踪,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缘故暴露的。

        不过为了防止身上被装了某种不知名的追踪器,他在落脚之前就把衣物和背包都给扔了,以免落下把柄。

        可最让他纳闷的是,自己究竟无意中说了些什么,才会导致那些蛇发怪人如此记仇?

        ……

        温润的内息在筋脉之中流淌,汇集于后背的伤口处,稍稍减轻了几分痛楚。

        心脏处突然涌出一抹微弱的红光,顺着内息的运转移向了后背,让范晓东的肌肉不自觉地收紧。

        “嘶……”

        这下意识的动作,挤出了不少鲜血,疼得他的嘴唇发白。

        他敏锐地发觉了其中的异样,想要用运气将这股异物排出。然而那道红光虽然能够顺着内息移动,却依附在后背的皮肤之上,灼得他的伤口一阵生疼,刚刚包好的纱布瞬间就被染红了。

        “这是个啥啊?”

        失血过多已经让他感到有些脱力了,再流下去可能就会导致虚弱。范晓东也不敢硬着来,调整内息卷起那一道红色的能量,运到了远离伤口和内脏要害较远的手部。

        这下,后背的肌肉松弛下来,终于不再向外挤血。

        相对的,范晓东的手臂肌肉不由自主地绷紧,如同浇上了一层铁水又瞬间冷却,火辣辣的同时又散发着诡异的寒意。

        “难道我突破了?”

        将红色的能量继续上移,范晓东惊讶的发现,这股能量对他的身体其实并没有害处,反而能够强化局部的肢体力量和强度。

        在这种力量的加持下,他现在的手掌皮肤硬度甚至可以比拟钢铁。方才后背的伤势之所以恶化,那只是因为伤口的存在,无法适应这个级别的强化的缘故。

        只是他并没有找到红色力量的源头,也无法自身生成,说明这大概率不是自身的突破。

        至于其他猜想,他在雾里干掉的怪物也不止一个了,什么收获都没有。那头万尸怪甚至都没受太大的伤,感觉也不大像。

        总之,来源暂时无法确定,还得等雾散后再去调查。

        推断无果,范晓东索性也就停止了徒劳的无用功。他捏了捏自己有些发凉的手指,打量着血管里透出的浅浅红光。

        虽说肢体坚硬是一件好事,但一直那样硬着,也不是个事。

        他得想办法消除红色能量的影响,让自己软下来。

        “使用内息逼迫的话,这股气会附着在表皮之中无法被逼出,消耗也会变得快一些。但既然暂时无害,倒是也可以拿来研究一下……”

        这么想着,范晓东反其道而行之,不再逼迫红光向外的排出,而是往里压,试图将它推进自己的骨头里。

        毕竟,那里一直硬着对人体也没有什么影响。

        事情远比范晓东想的顺利,那道红光并没有排斥他的骨头,轻而易举地与后者结合在一起。

        咔咔咔……

        用力地捏了捏拳头,他甚至感觉自己的力量都增强了几分。

        “还不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吧。”

        范晓东满意地点点头,等到伤口的痛楚渐渐被压制下去后,从货架上拿了一瓶可乐,朝着外头走去。

        此时外边的天色已大亮,距离昨夜起雾的时间大概已经过了十四个小时。

        谭雅独自一人沿着爆炸发生的方向移动,似乎也在寻找着范晓东。

        而在她上方的楼顶,三道身影正远远地跟着她。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小子能够逃出生天,也算是顽强了了。”塔卡看向加油站爆炸的方向,若有所思。

        “那个人身上没有穿戴护具,能承受这种级别的伤势而不死,肉身强度已经不下于我。”巴沙低声道。

        “他看上去只是个受了灾的土著吧?我们为什么要追他?”泰莎不解道。

        虽然在战斗时没有太多分心,但在她的印象里,那个土著在和巴沙对上不久后就试图逃跑,就算肉身强度高,也算不上一个值得如此上心的猎物。

        毕竟再肉,比起那头龙虾怪也差的远,这个特点在雾里的世界不值得一提。

        “你别管,他犯了忌讳,一定得死。”巴沙的语气愣了下来。

        原本要是大胆承认,凭借着接了他三招不落下风的本事,倒还能敬他是条汉子。

        可是他居然敢……说她妹妹的……那里,不好看?!

        这种不懂得欣赏美的劣等生物,死一百次都不为过!

        “嗯?”

        走在最前面的塔卡突然停下,微微地眯起了眼。

        巴沙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谭雅正抬头看着他们,平静得就像是在看一块石头。

        “这么远也能看到我们吗?”塔卡再度挑眉。

        他们能远距离地进行跟踪,那是借助了装备的优势,而底下的土著却能够直接看到他们。

        “她的精神发生了异化,能做到这点也很正常。”巴沙说道。

        “要抓住她吗?”泰莎问道。

        未完成成人礼的她,浑身都充满了战斗的渴望。

        “不用,那个人很惜命。他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如果知道这个女人已经落到了我们的手中,是不会强出头的。”巴沙淡淡道。

        在无情的末世之中,舍己为人是一种会导致人类存活率率很低的品质。

        所以,那种带有风险的机会,才是最折磨一个人的。

        “所以直接追上去不行吗?”泰莎又问道。

        范晓东虽然从万尸怪的手下逃跑了,但满身是伤的他根本没法掩盖自己的行踪,想要找到他也就是时间问题。

        “emmmmm……”巴沙陷入了沉思。

        借万尸怪的手杀人,原本只是因为他懒得动手。现在说要去补刀,这对一个成人礼都要单挑高威胁怪物的种族来说,总有点不得劲。

        “不同的猎物,要对应不同的死法。而且万尸怪的眼线都聚集在那个区域,姑且就留给他能够站起来的时间吧。”巴沙补充道。

        “她不走了怎么办?”塔卡皱眉道。

        “嗯……”

        巴沙沉吟着,谭雅也望着他。

        “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