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独自西游在线阅读 - 凡尘

凡尘

        那天的夕阳是血的颜色,无数的尸块从天而降......

        它也在其中。

        伴随着撞击大地的轰鸣,它砸进了十万大山之中,然后沉睡。

        梦中不知岁月,这一睡便是百年。

        五百年的时光转瞬即逝。

        神州大地在那场血雨中变了样子,山河移位,草木繁生,牲畜成了妖物,凡人也有了仙法。

        而在某个谁也不知道的清晨......他睁开了眼睛。

        十万大山正中的深坑内,一只猴子站了起来,他怔怔的抬头,看着四周如山般高耸的巨坑边缘。

        然后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那是一双由血肉铸成的手,手心有清晰的掌纹,手背有金色的毛发,一阵风吹过,那些毛发随风而动。

        它甚至能感觉到一丝清凉。

        石猴怔住了。

        那些附着在身上的巨石呢?

        那些长在毛发间的大树呢?

        为什么风是凉的?

        为什么阳光是热的?

        这山为何如此巨大?

        这里......是哪?

        石猴的脑子里无数的问题开始滋生,最后发现———

        自己竟变得无比的渺小,小的就像是一只真正的猴子。

        它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所以他开始往前走。

        没有方向,所以哪里都是前。

        赤裸的双脚踩在深坑的碎石之中,千万年来,它第一次感受大地,感受风雨,感受冷暖,他的心跳变快了,山间的风灌进喉咙,引得他开始呛嗑,白天会因为炎热流汗,夜里会因为寒冷颤抖,它越走越快,越走越急。

        原来路可以这么远,看不到尽头,原来山可以这么高,一步跨不过去。

        终于,这只猴子走出了十万大山......

        在那天朝露初生的时候,它来到了一条路边。

        路上有行人。

        猴子饿了......它看到了一些葡萄,没有长在树上,而是长在了筐里。

        好吧,那时候它还不知道什么是‘筐’,总之它不顾周遭的行人,扑向了那堆葡萄。

        “卧槽!这有个猴儿~”

        一声怒喝,商贩一脚就把猴子蹬到了一边。

        “奶奶的,哪来的畜生,跟你说哈,再碰老子葡萄有你好瞧的!”

        那商贩长得贼眉鼠眼,不断的朝着猴子挥舞着手中的扁担。

        猴子蹲在路旁,茫然的看着他,商贩见其不动,便也不再理睬......就这样,猴子从正午,一直看到太阳西斜,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待黄昏将大山描上了金边,那商贩的框里还剩下不少葡萄。

        他叹了口气,瞅着框里的剩余,又看了看一旁依旧蹲着的猴子。

        他招了招手......

        “过来吧,反正搁一宿也烂了,便宜你这畜生了。”

        猴子缓缓走了过去,伸手捞了一把,塞进嘴里。

        紫色的汁液是甜的,果皮很涩,籽有些硬,几种口感胡乱的在它嘴里融成了一团混沌。

        它一把又一把,吃的无比的狼狈,填补饥饿是每个生灵与生俱来的本能,但是它已经千万年没有这种感觉了。

        “吃!”

        “好吃!”

        它塞满了嘴嘟囔着。

        “我日!你丫会说话?!”商贩一惊,好悬拔腿就跑。

        不过刚跑出几步,他就发现,这猴子好像没有啥敌意,而且若是这畜生想要吃人,早就吃了,何必蹲在路旁一整天,现在又拼了命的往嘴里塞葡萄。

        于是,商贩试探着又凑过来。

        “你也是妖?”他问道。

        猴子怔了怔,嘴角紫色的汁液渗到毛发里。

        “也是妖?”它摇摇头,他不明白为何对方的话里会出现一个【也】字:“不,这天下只有我一个妖。”

        “啊哈哈哈——”小商贩笑了起来:“原来只是个小妖精啊,估计是刚修到会说话的程度,连脑子都不好使,这天下妖精何止千万,你这话要是让其他妖精听去,估计当场嚼了你。”

        “天下妖精千万?”

        “额——可能更多,我哪知道那么清楚。”

        猴子也不知道是噎着了还是怎么回事,更咽了一下,强行的将满嘴的果肉混着皮和籽咽进肚子里。

        “你是谁?”

        “我啊?这——”那商贩挠了挠头,似乎是觉得,对一只猴子报出姓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所以他望了望自己手里的扁担:“我啊,一农户,每天提着葡萄来这里卖,你叫我葡提大爷就好。”

        “菩提?”

        “嗯,葡提。”

        猴子沉默片刻:“那我呢?”

        “嗯?”商贩怔了怔:“你没名字啊。”

        猴子摇了摇头。

        “你想要?”

        猴子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菩提笑着坐在了地上:“你一个妖精,脑子都不灵光,不是饿死,就是被别的妖精吃了,说不定遇到哪个心黑的贩子把你绑了去,关在笼子逼着你蹦蹦跳跳,人让人参观,直到累死,你要名字干嘛?”

        猴子回忆着记忆中最后的片段,那光头小人站在自己面前。

        “曾经有个人站在我面前,他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但是我却无言以对......”

        失落,空虚,那一刻石猴觉得自己与世间万物格格不入。

        “哦?还有人向你报过名字?在哪?”

        猴子抬起头:“在天上。”

        “啊哈哈哈——”菩提笑的肚子疼:“天上?行吧行吧,那个人叫啥啊?”

        “金蝉子......”

        菩提一下子僵住了,他似乎有些怕,赶紧四下看一看,发现没人之后,脸上又忍俊不禁,最终“噗”的一声再次笑了起来。

        “哈哈哈——如来坐下弟子金蝉是吧......哈哈哈,也不知道你这小妖从哪听来了这个名字,啥都敢往出吹,这是周围没人,遇到虔诚的佛家人,当场将你正法!”

        猴子不说话,它不明白为啥对方笑的那么开心,而自己却没法感同身受。

        它低下头看着地面......

        商贩自然也不知猴子为何低下了头,夕阳西下的角度越来越深,山边的金边变成了红色,几缕余晖照在猴子的毛发上,像是有火在风中摇曳。

        这一刻,商贩的笑容戛然而止......

        恰巧日落西山,夜风吹过耳畔,发出【呜呜】的呼嚎声。

        远处村落响起钟鸣,【空空】作响。

        商贩要回家了。

        “那么,你就叫【呜空】吧。”

        “悟空?”猴子抬头,眼中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