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爷叫李飞壶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因为爱情

第二十二章 因为爱情

        李飞壶说:“虽然这么说未免有刻板印象和政治不正确的嫌疑——但是怪不得人家说猫奸狗忠,你们这些猫咪就不能学着像狗子一样更热情更忠诚一点吗?我相信今天如果是在座任何一条有正义感的狗子在场,都一定会把我放下来。”

        老虎说:“呵呵。”

        李飞壶只能自己想办法。

        老虎坐了一会儿大概觉得太无聊,就活动起来。

        他先学猪叫。又把屁股撅起来在地上拱来拱去。还忽然跳起来飞快摆动两只前爪。甚至还四脚着地摇头晃脑地跳来跳去。

        而他做这些事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李飞壶。

        李飞壶忍不住说:“你在干嘛?”

        老虎还是盯着他。

        李飞壶被他看得心里发毛,说:“这是求偶行为吗?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对furry没兴趣。”

        老虎叹了口气重新坐下来:“你没看出来我是在暗示你吗?”

        李飞壶说:“我已经明示了。”

        老虎说:“你在山上学艺的时间还是太短,没有养成对江湖规矩和天道的敏感性。现在你再看一遍我的动作。”

        他又围着李飞壶跳了起来。这时候李飞瓢从山洞里跳上来看见这一幕,说:“你们在干嘛?”

        又走到李飞壶面前说:“把东西交出来。”

        李飞壶说:“啥?”

        李飞瓢冷笑起来,淡淡地说:“你的脑袋被打爆了,所以你脑袋里的东西呢?下面没有,一定是你藏起来了。”

        李飞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莫名其妙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好像在他的脑袋被霸世狂魔龙傲皇打爆之后,的确有什么东西不见了。

        李飞瓢又说:“如果你不说话,我就要自己找了。我会把你的皮剥下来,在你的身体里慢慢找。”

        李飞壶对老虎说:“现在的他显然算是正派人士了吧?”

        但老虎忙着跳来跳去,没空理他。

        李飞瓢伸手拔出一把小刀。

        李飞壶想:真没想到我的人生之路就要这样走完了。我既没有……又没有……更没有……

        他想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山君跳来跳去是什么意思了。

        而李飞瓢此时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连忙放下握着小刀的手。

        但是已经晚了。

        强大的力量重新回到了李飞壶的体内。只见他身上开始散发出七彩的光芒,黄飘飘也自己解开了。

        李飞壶一边在头顶缓慢摇晃双手一边升上天空,说:“原来山君暗示我的意思是主角之路。”

        “没错,虽然我不是孤儿了,但我又踏上寻找假死的父母的道路了。于此同时,我还肩负有杀死霸世狂魔的责任。最重要的是,我现在处于生死关头——我已经正式走上了主角之路。”

        “在这种时候,我必然会临时领悟某种强大奥义。山君说得没错,这就是江湖规矩,和天道!”

        李飞壶飞到了半空中,他高声说:“飞——壶——变——身——!!武——装——起——来——!!”

        七彩的光芒笼罩了他,在这一刻他完全领悟了《快速变装概论》的奥义。

        黄飘飘飞到他身后,成为他的披风。铁匠送给他的木盒子打开了,里面装着的玻璃镜片飞起来,为他的眼睛换上凸透镜。李飞瓢身上的黑色秋衣也忽然被吸引,套在了李飞壶的身上。

        古老而神秘的力量传遍全身,李飞壶高声喊出口诀,摇起了花手。激光雨向四面八方射去,而李飞瓢的身子底下竟然只剩下一副跟龙傲皇一样的骨架。

        他连忙施展影流神功,但因为失去了黑色神衣,并没有完全躲开李飞壶的攻击。

        但李飞壶毕竟只是个少年,即便在战斗中领悟了最后的奥义,也无法打坏李飞瓢的骨头。

        李飞瓢从最初的慌乱中镇定下来,只见他冷笑一声,也慢慢升上天空。

        就在这时候,李飞壶的眼中射出激光雨。

        他的眼睛已经换成了凸透镜,激光雨的威力因此变得更强,一下子击穿了李飞瓢的脑袋。

        李飞瓢惨叫一声,掉进地上的山洞里。

        李飞壶也立即飞到山洞中,看到李飞瓢躺在地上,后者气愤地说:“这不科学。凸透镜和激光的威力增强有他妈什么关系?”

        山君也跳了下来,说:“看,他现在既不淡淡地,又说了脏话,可见他急了他急了。”

        李飞壶说:“说!我爹娘到底在哪?你又想从我的脑袋里找什么?”

        李飞瓢叹了口气:“好吧,其实你杀了我和我杀了你都无所谓,反正我们都应该去对抗龙傲皇。而你和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成为真正的邪魔和反派。”

        李飞壶说:“我干嘛要成为邪魔和反派?”

        李飞瓢大笑起来:“你以为那些来四姑娘山的人真的是为了财宝吗?你再想想你杀过的三眼观的狗道士,是不是也想拜入赵静静门下?他们为什么对邪教这么感兴趣?镇压龙傲皇的又为什么是邪教而不是正派?”

        李飞壶皱起眉说:“你搞错了。不是我派要镇压龙傲皇,而是因为祖师发现了龙傲皇,所以才有了我派。”

        李飞瓢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大笑起来说:“你的蠢样子真像一百年前的我。那时候我还发誓要在修仙之后杀尽天下傻逼。”

        李飞壶愣了一下。

        这时候李飞瓢忽然从地上跳起来要去抓李飞壶的脑袋。

        但地上又跳起来两片纸,一下子贴在他身上。于是李飞瓢的身体一僵,好像背上了一座大山,就又摔倒了。

        李飞壶连忙看过去,发现李飞瓢身上的那两张纸就是当初镇压龙傲皇的符咒。

        一张上面写着:“你还好吗?”

        另一张上写着:“你痛不痛?”

        李飞壶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两张符咒竟然不骂人了,也许有什么阴谋。

        他就说:“你们搞什么鬼?”

        两张符咒一下子变成了红色。

        李飞壶心想,看来我一开始说对了,这真的是一副对联。

        这时候符咒上的字又变了。

        一张上面写着:“你是第一个吻我的人。”

        另一张上面写着:“所以我爱上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