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死神之我的灵压在你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二十九章 卯之花烈的卍解-皆尽!(求订阅)

第两百二十九章 卯之花烈的卍解-皆尽!(求订阅)

        “呼……”

        更木剑八的嘴中吐出一道青烟,身体上散发着蒸腾的热气,整个人的皮肤,好似蒸熟了一般,红肿而灼热。

        此刻的更木剑八比起说是人类,更像是野兽!

        “啊……”

        “哈哈哈……”

        更木剑八大笑着,双手用力,将化作牛头人的伊尔弗特高高举起。

        “嗯?!”

        被更木剑八举起的伊尔弗特,双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他难以想象归刃之后,密度成几何倍增长,体重在百吨以上的他,居然会被人依靠双手给这样举起来。

        “哈哈哈……”

        更木剑八没有理会,震惊的伊尔弗特,他双手捏住伊尔弗特的牛角,用力地抛了出去。

        “轰!”

        随着一道带起一阵音爆的抛物线在空中形成,伊尔弗特庞大的身躯,被更木剑八直接扔进了废墟之中,攘起无数灰尘。

        “兄弟,你居然还隐藏着这样的力量?”

        伊尔弗特从废墟之中缓缓爬出,对着那好似战神一般,屹立在擂台边缘的更木剑八,问道。

        “隐藏嘛?”

        “我只是在慢慢找回自己原本的力量而已……”

        更木剑八听了伊尔弗特的话后,轻轻摇了摇头,他并不是想要隐藏什么,平时压制自己,也只是单纯的因为他想要享受战斗而已,为了不让战斗快速的结束,为了可以体验被人砍伤的感觉,更木剑八平时习惯将自己压制到他眼中普通人所处于的程度,然后在与敌人战斗的过程中,慢慢寻找回自己原本的力量。

        “慢慢找回自己的力量?”

        伊尔弗特轻轻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我真的好想……好想和全力的你,打一场……”

        伊尔弗特用着自己火热的眼神盯着更木剑八,他真的希望自己可以与全力解放状态的更木剑八,打一场,哪怕只是打一场就行……即便最后的结果是他死在更木剑八的剑下。

        “我全力的样子吗?”

        更木剑八喃喃自语,全力的他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即便是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你真的想要看到施展全力的我吗?”

        更木剑八握紧了手中的斩魄刀,对着伊尔弗特问道。

        “当然!身为战士的你应该清楚吧?!”

        “无法与对手全力战斗,是一种多么痛苦的事情……”

        “所以,不要再压制自己了,更木剑八!”

        “让我看看你真实的姿态吧!”

        伊尔弗特对着更木剑八伸出了手,高声呼喊道。

        “真实的姿态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吧!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真实模样。”

        更木剑八捂着脸大笑了起来,随后,面目越发的狰狞。

        “呼~呼~呼~”

        赛场之外,双目一直锁定在更木剑八身上的卯之花烈,忽然间喘气加速,洁白妩媚的脸蛋上,染上了一片红晕。

        “他回来了……”

        卯之花烈单手环抱在自己丰满的胸前,另一只手则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颊。

        卯之花烈看着那如同野兽一般的身影,逐渐的,与她记忆之中的存在重合,她心情……异常的兴奋。

        “啊!!!”

        赛场中,更木剑八从喉咙中发出了震天地吼声,脑海里面,被他一直尘封的记忆,一点一点的被他亲手多了回来。

        “啊……”

        这是一种十分痛苦的过程,更木剑八独自折腾了十几分钟,才缓缓停止了那非人的怪叫声。

        “……”

        更木剑八在停止了怪叫后,先是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斩魄刀,轻轻掂量了一下手中斩魄刀的重量,随后望向远处,一直耐心等待着他的伊尔弗特。

        “嘶~”

        伊尔弗特瞧着更木剑八那猩红像是沾染着鲜血般的眼眸,身子缓缓一颤,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一样了!此刻的更木剑八,与之前的更木剑八,完完全全的不一样了……

        “小剑回来了……”

        原本一直元气满满可可爱爱的草鹿八千流在瞧见更木剑八进入如此模样之后,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神色中是不同于她外表年龄的成熟。

        “喂!你……”

        更木剑八用着血红色的双眸,盯着伊尔弗特,似乎打算说些什么。

        “哈哈哈哈……”

        “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

        伊尔弗特完全没有给更木剑八说话的机会,大笑着,朝着更木剑八冲了上来。

        “你……会死的。”

        更木剑八面对朝着他冲过来的伊尔弗特,下意识地挥出了一剑……

        “唰!”

        银亮色的闪耀剑光,一瞬间,在所有人的眼前炸裂。

        伊尔弗特的身体也在更木剑八挥剑的同时,被整齐地切割成了两半……

        “哈哈哈……是吗?”伊尔弗特看着自己那从正中间不断喷涌的鲜血,嘴角微微上扬,“这就是你真正的力量吗?更木剑八!!我的朋友!可惜了……即便是拥有超速再生的我,好像也无法修复自己被切开的心脏与大脑,看来无法陪你继续玩下去了……真是……有些遗憾呢~”

        “噗通~”

        伊尔弗特说完,他的身体缓缓倒在了地面上,鲜血染红了半个擂台。

        “都说了……你会死的。”

        更木剑八看着死去的伊尔弗特,眼眸中只有无奈两个字,他并不想杀也伊尔弗特,他不是一个爱好杀戮的人。

        “这场战斗的胜利者是更木剑八!”

        一直坐在观众席上的四枫院总悟,在更木剑八成功击败了伊尔弗特之后,双手不断敲击了起来,为更木剑八的胜利送去了掌声。

        “……”

        更木剑八无言地捡起了之前被他扔到一旁,已经破烂不堪的羽织,轻轻披在肩膀上,朝着擂台下面的四枫院总悟战队的众人走去,他无喜亦无悲,无息是因为这场战斗的胜负,在他上场的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无悲是因为他的好友,已经见识了他最强的姿态,死而无憾了……

        “更木剑八看来你已经回来了。”

        擂台下卯之花烈对着完成了任务,独自走回的更木剑八,微微一笑。

        “嗯……”

        更木剑八听了卯之花烈的话语后轻轻颔首,此刻他已经彻底回想起了他眼前的这个女人,一个带给了他快乐,教会了他生命意义的女人,如果母亲的责任是教会孩子生存的意义,那么毫无疑问,教会了他生存意义的卯之花烈,在某种程度来说,便是他更木剑八的母亲。

        “你回来就好。”

        卯之花烈笑了,笑的异常妩媚,婀娜多姿的身材,完美的脸颊,以及不时散发的母性,与知心大姐姐般的气质,卯之花烈绝对是尸魂界最顶级的美人。

        “惣右介,现在的话,可是我两胜了哦~”

        看台上,四枫院总悟对着蓝染惣右介嘚瑟道。

        “呵呵呵……”蓝染惣右介轻轻一笑,一副完全不把战斗的胜负当回事的样子,“我当然清楚呢~总悟……”

        “那么我们开始第五场吧!”

        四枫院总悟微笑着,讲道。

        “第五场……”

        蓝染惣右介说着看向了身下,战队的一众成员们。

        “切~”

        “让我来吧!”

        “第五场……”

        葛力姆乔冷哼一声,从蓝染惣右介的战斗之中走了出来,跳到了那一片废墟之上。

        是的,此刻擂台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片废墟。

        “第五场,让我来吧~”

        “我想你没有意见吧?总悟。”

        已经有些急不可耐的卯之花烈,用着最柔和的脸颊,最温和的微笑,对着四枫院总悟,用着陈述的语气,询问道。

        “您请便……”

        四枫院总悟看着已经从原本的四番队队长,化作修罗的卯之花烈,只说了三个字。

        “真乖呢~总悟~”卯之花烈瞧见四枫院总悟如此上道,纤纤玉手轻抚自己薄唇,让人产生无限遐想,“一会姐姐可以奖励你哦~”

        “呵呵呵……”四枫院总悟轻轻一笑,连连摆手,“算了,算了。”

        “不喜欢大姐姐的奖励吗?”卯之花烈听了总悟的话后,叹了口气,转而看向了站在擂台上面的葛力姆乔,“那么……这么可爱的小猫咪,你喜欢大姐姐的奖励吗?”

        “额……”

        ‘哄’的一下,葛力姆乔身体上的汗毛纷纷立起,就好似眼前的这个看起来温尔典雅的女人,那娇柔的身体之中,好似蕴藏着什么,惊天大恐怖一般。

        “吱嘎作响吧,豹王!”

        葛力姆乔向来新任自己的直觉,所以在他感觉到不对劲的瞬间,就拔出了腰间的刀,完成了归刃。

        冲天的灵压轰然升起。

        在那湛蓝的光芒之中,一位身材傲人,有着蓝色长发的兽人,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比起,乌尔奇奥拉,弱了太多。”

        “妮莉艾露也拥有着碾压他的实力。”

        “甚至比起你派出来第一个那个我记不得名字的家伙……都要弱上几分。”

        四枫院总悟看着归刃后的葛力姆乔,做出了评价。

        “弱小,从来都不代表不能胜利。”

        “总悟,这个世界上,如果是强者恒强的话,那么多么没有意思?”

        “正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有着以弱胜强的事情,所以才精彩有趣不是吗?”

        蓝染惣右介翘着腿,对着四枫院总悟轻轻讲道。

        “哈哈哈……”四枫院总悟在听了蓝染惣右介的话后,轻笑道,“是吗?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惣右介你的手下如何以弱胜强?!”

        “……”

        蓝染惣右介没有说话,他只是笑而不语地看着总悟。

        “这就是你们虚模仿死神所获得的力量吗?”

        “确实很有趣呢~”

        卯之花烈望着进入了归刃姿态的葛力姆乔,嘴角微扬。

        “怪物……”

        葛力姆乔发现卯之花烈居然全方位无死角,根本找不到可以突破的口之后,眼见微微抽动。

        “阿拉~”

        “不攻过来吗?小猫咪~”

        “如果你不攻过来的话,姐姐可就要率先攻击过去了哦~”

        卯之花烈对着葛力姆乔微笑着,讲道。

        “这种事情不需要你说啊!”

        葛力姆乔大吼着,身体化作一道残影,直接来到了卯之花烈的身前,伸出了自己的右抓,打向卯之花烈。

        “哼哼~”

        卯之花烈看着葛力姆乔那撕裂空气的一击,只是拔出了自己别在腰间的刀。

        “嗯?!”

        葛力姆乔在卯之花烈拔刀的瞬间,额头上溢出了滴滴汗珠,瞬间收回了自己的爪子。

        “唰!”

        就在葛力姆乔收回自己爪子的瞬间,废墟上划出一道细细的银线,瞬间,原被葛力姆乔所在的位置的地板,化作了无数尘埃。

        “这是……”

        葛力姆乔心中警笛轰鸣……他看着眼前这一幕,甚是震撼。

        因为葛力姆乔也拥有类似的攻击方式,葛力姆乔可以通过自己的爪子,对敌人爪击,他锋利的爪子,比这个世界上一切的物体都要锋利。

        可以造成类似锐利武器砍击斩出的斩击……

        而刚才,卯之花烈所用的,正是与他一模一样的攻击方式,只不过,卯之花烈更快,卯之花烈手中的刀更锋利,卯之花烈的斩击,更加的强大!

        “你是害怕了吗?小猫咪……”

        卯之花烈看着逃跑的葛力姆乔,轻轻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微微一笑。

        “害怕……对不起,我从小到大,还不知道害怕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葛力姆乔眼神闪烁着一丝戾气,他是要成为王的男人,绝对不会害怕。

        “你真的不知道害怕这两个字怎么写吗?”

        卯之花烈说着将原本绑起来的头发,轻轻散去,三千青丝,如瀑布般垂下,她眼神阴森而恐怖。

        “既然小猫咪,你自称自己永远不会害怕~”

        “那就多多的陪姐姐好好玩玩如何?”

        “放心……姐姐会不断医好你……”

        “我不会杀死你,无论你承受多么重的伤害,我都会医治好你……”

        “所以请你做好心理准备~小猫咪~”

        “千万千万不要让姐姐还没有尽兴,而你就崩溃了……”

        卯之花烈说完轻轻舔了舔自己的薄唇。

        “哈?”

        “你再说什么蠢话?”

        此刻的葛力姆乔,还不知道他的未来究竟隐藏着如何的恐怖。

        “卍解-皆尽!”

        然而还不等葛力姆乔反应,卯之花烈便挥舞着手中的斩魄刀,轻轻地说出了四个字。

        “空!!”

        一时间周围的坏境中有无数的鲜血溢出,天空!大地!包括卯之花烈手中的斩魄刀,一瞬间,卯之花烈与葛力姆乔所在的决斗场,便化作了一片血池……

        “你……”

        葛力姆乔望着卯之花烈,身子微微颤抖着,他恍惚间,好似看到眼前的这位女人,化作一片枯骨……在女人的身后则是成千上万的尸山血海,这些尸体,全都是死于女人刀下的亡魂……

        “你到底是……”

        面对散发着阵阵压迫感的卯之花烈,葛力姆乔睁大了自己的双眼,身子不断颤抖着。

        “唰!”

        然而还不等葛力姆乔话音落下,他的脸庞,便被斩开了一道口子。

        “什么时候?”

        葛力姆乔不解,因为在他的眼里,卯之花烈并没有移动过,也没有对他挥刀,使用斩击。

        “可恶……”

        葛力姆乔伸出了自己的手,他不敢在靠近卯之花烈,他决定用虚闪远处对敌。

        然而……还不等葛力姆乔的虚闪成型,他指尖的闪光,便与他那汇聚闪光的指尖,一起被那无法看见的斩击斩碎。

        “额……”

        葛力姆乔这时候是真的慌了,因为他发现,他连敌人的攻击方式都完全搞不懂。

        “唰~”

        又是一阵清风拂面,葛力姆乔带着自己的不解,一起被斩落入了血池之中。

        “我……这是死了吗?”

        葛力姆乔躺在血池之中,感到疑惑,他只记得自己看到一片刀光,之后的事情他就……不记得了……

        葛力姆乔慢慢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他感觉自己周围很温暖,就像是在妈妈的怀抱中……虽然他早已不记得自己生而为人之时,他的妈妈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就在葛力姆乔快要于这温柔之中沉沦的时候,他心中忽然警觉,猛地睁开了双眼,就在他睁眼的瞬间,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刀刃,朝着他的脑袋捅了过来。

        “可恶……”

        葛力姆乔立刻躲开了刀刃,从血池中站了出来。

        “我这是?!”

        葛力姆乔站在血池中,看着自己毫发无伤的身体,微微发愣。

        然而不等葛力姆乔多想,又是一道寒光闪耀在他眼前,瞬间切掉了他的胳膊。

        “这……”

        葛力姆乔不解,他神色慌张,地站在血池之中。

        “我都说了~我会一次一次把你切碎,再一次一次地治好你~”

        就在葛力姆乔不知所措的时刻,一道温柔的声音,在他的耳边缓缓响起。

        “……”

        在听到这声音的瞬间,葛力姆乔的脸色猛地一变,他身子不断颤抖起来。

        不过下一秒,葛力姆乔便又一次回到了血池之中……

        葛力姆乔躺在血池中,这一回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死掉了,这一回他知道,自己之所以会躺在血池中,只不过是那个癫狂的女人,又一次斩碎了他而已……

        “呵呵呵……”

        卯之花烈看着被她一次次‘杀死’,又一次次治好的葛力姆乔,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她曾几何时,不过是打算招一个永远不会被他杀死的猎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