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一胎六宝爸比好厉害在线阅读 - 第1199章 和我结婚

第1199章 和我结婚

        “我没做什么……”

        “要么我陪你去,要么不许去,自己选择!”心口酸涩到极点便是疼痛,司冥寒却只能强忍着。

        虽然后面帝宝答应了让他陪着。

        但两个人还是因为司垣齐的事情弄得不愉快。

        隔天吃了午饭离开的。

        帝宝,司冥寒和帝博凛坐上了私人飞机。

        五个小时后,到了医院。

        戴彬青在门口等着,带他们去病房。

        进了病房里,离床还有段距离,帝宝便站在那里不动了。

        床上的司垣齐是清醒状态,可整个人仿佛病入膏肓,身体更是瘦了一大圈,正无力虚弱地看着她。

        帝宝的眼眶一下子红了。

        病房里的氛围是沉重的,而司冥寒在看到如此的司垣齐后,脸色依然是冷漠的。尤其是帝宝的反应,只会让他情绪更阴沉。

        极大的忍耐下,才没有将帝宝带离现场。

        帝宝走过去,站在床沿,稳着自己动荡的情绪,问,“为什么不接受我三哥的治疗?不治疗你会死的。”

        “没想到你们会过来……我正考虑着要不要回京都,毕竟死在这边,就变成孤魂野鬼了。”

        “你接受治疗不就好了。”帝宝急着。“司垣齐,你今天就跟我三哥回城堡,或者在这里治疗也可以。行么?”

        司垣齐看着她,又看向司冥寒和帝博凛,说,“宝儿,我想单独跟你谈谈。”

        “不行!”帝宝还未说话,司冥寒首先强势拒绝。

        帝宝低下头,都已经到这里了,肯定是要说服司垣齐医治的。

        转过身,哀求地看着司冥寒,“你们先出去吧!”

        司冥寒神色冷鸷,声音一沉,掩饰不了的紧张,“你说什么?”

        “就一会儿。”帝宝说。

        “走吧!”帝博凛直接拽过司冥寒的手臂,将他推出病房,并将门关上。

        司冥寒气场森寒,黑眸布满戾气地看着帝博凛。

        “就一会儿,能怎么样?”帝博凛问他。

        司冥寒转过脸,看向走廊深处,“你不懂……”

        帝宝从未忘记过她和司垣齐之间的感情,她在意司垣齐,她的心里装着初恋,那是他深入骨髓的刺!

        让他冷静怎么可能!

        “你现在能说了么?为什么不医治?司垣齐,你现在正在发展事业,一切都在朝前走,不是很好的么?”帝宝眉头带着深深的愁绪。

        “是,我也一直那么想的,朝前走,总是值得的。直到我发现我的身体出现状况……宝儿,你说,我是不是不该活着?”司垣齐虚弱地问。“是不是因为我还爱着你,所以命运要惩罚我?”

        司垣齐的话让帝宝心里很有负担,这个时候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他。

        无力又自责,“司垣齐,其他别想了,先把身体治好,可以么?”

        “动了手术还是会复发,身体只会越来越差,我不想这么折腾了。很痛苦……”司垣齐闭上眼。

        “司垣齐……”帝宝眼里带泪,“未必会复发啊!只要有一丝机会都能活下来的。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消极了,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任何困难都打不倒你……”

        “谁说的……我在面对困难的时候,放弃了我最爱的女孩……”司垣齐看着帝宝,眼角闪着泪光。“没有和她结婚……生子……我在想,我可以早点在下辈子的路口等着她,抓着她的手,不让任何人夺走她,那也不算遗憾了吧……”

        帝宝失控地哽咽,泪水滴落下来,“司垣齐……我求你了,别死,好不好,别死啊!”

        “为什么?我死了……就不会妨碍你们了,不是么?”

        “你说的什么话?”帝宝听着心里又急又气。“就算……就算不希望你跟我联系,但我也不想你出这种事啊!说真的司垣齐,听我三哥的,治疗吧,好么?别这样,我求你了……”

        “宝儿,你是因为愧疚么?”司垣齐问。

        帝宝怔着,不说话,眼里却有残留的泪水。

        “宝儿,不要愧疚……和你无关。”

        “那你到底是为什么不愿意医治啊!难道不是因为我么?我要怎么做,你才愿意配合?以后……以后都跟你联系?”

        司垣齐看着她无措的样子,说,“宝儿,死之前,能满足我一个愿望么?”

        “……什么?”

        “和我结婚。”

        帝宝怔住,没说话,甚至失去思考,她内心的仓皇是那么的清晰。

        “吓到了?”

        “为什么……”帝宝低头。

        “瞧给你吓的……只是举办一场婚礼,不用领结婚证。”司垣齐说。

        不是真的结婚,只是一场婚礼——这样的说辞是那么心酸。

        “宝儿,你不会希望我死不瞑目吧?”

        “谁说你会死的?只要配合我三哥治疗,就什么事都不会有了。”帝宝坚持劝他。

        总之,不治疗是绝对不行的。

        “那……我配合治疗,之后,我们举行婚礼?哪怕以后再复发,状况紧急救不回来,也不至于有遗憾了。毕竟我这个病不好说……”

        明明是那么沉重的话题,他非要说的那么温柔。

        让帝宝内心自责不已。

        曾经,她答应过,只要司垣齐活过来,她就和他结婚,生子。

        她没有做到。

        甚至还逃避,完全是耍赖的行径。

        现在司垣齐只是要一场婚礼,并不是真的结婚生子。也是他一直想要的婚礼……

        可是司冥寒那边呢?他会答应么?

        他是那么霸道到偏执的人,能允许她和司垣齐举办婚礼么?

        “算了,我说说的,有没有那场婚礼……都无所谓了……”司垣齐微扯嘴角,甚是凄凉。“我不想让你为难。”

        “只是一场婚礼么?”

        “你愿意?”司垣齐眼神闪过光泽。

        “嗯……”

        “我很期待你穿上婚纱的样子,一定很美很美。”司垣齐笑。

        帝宝笑不出来。

        最终,在犹豫的天平上,她答应了司垣齐。

        司冥寒时不时看腕表,都有十分钟了!再也忍不下去,转身就去开门。

        这时,门从里面拉开,帝宝走出来,神色如常。

        只是看向司冥寒的时候,视线触及到那双深沉锐利的黑眸时,又立刻收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