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你多哄哄我在线阅读 - 第 12 章

第 12 章

        第    12    章

        姜夫人在市中心处有一座房子,是她名下房产中的其中一个。

        也是她年轻时经常住的一个。

        正是如此,姜家出事时,房子基本上都抵押出去了,只剩下这一栋。

        姜延礼叹了口气,他怎么会听不懂女儿真正的意思。

        “都是爸爸不好,”姜延礼摸了摸姜知玥的头,“爸爸以为叫知知早点嫁过来,可以借着沈家的保Ι护Ι伞,过得更开心一点。”

        姜家在姜知玥十九岁那年出的事,所以她一毕业就被安排嫁给了沈晏,是沈老爷子和姜延礼希望沈家可以护着她。

        “爸爸希望我们知知依旧是个骄傲的小公主,如果知知过得不开心,那就算了。”

        姜延礼抬头望了一眼窗外,四月天气回暖,阳光明媚,柳树抽出嫩的能掐出水的新芽,随心所欲的摆动着。

        他忽然想起来什么,笑了一下,眼睛里涣散着柔情:“还记得小时候你经常坐在爸爸的肩膀上玩吗?”

        “我记得,爸爸。”

        “爸爸也曾把知知举过头顶,不是叫知知向任何事任何人低头的。”

        姜延礼转过脸来看她,他的神色温柔,说得话又极其认真。

        姜知玥愣了片刻,嗓子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酸涩的情绪密密麻麻的一齐冒了出来。

        她垂眸瓮声瓮气的“嗯”了一声,没好意思叫姜延礼看见她微红的眼眶。

        姜延礼又说:“当初你沈爷爷还在时,害怕你被欺负,又担心你和小沈培养不起来感情,就提前准备好了这一天。”

        姜知玥没太听明白她爸爸的意思,眨了眨眼疑惑道:“沈爷爷?

        他准备什么了?”

        “你出嫁的前一天,老爷子不是交给你一个盒子吗。”

        姜知玥仔细搜刮了一下记忆,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好像真的有这件事。

        “我记得,当初爷爷说,如果以后我在沈家过得不好,就打开它。”

        她当时刚嫁过来,信心满满的以为自己可以凭着一颗真心去打动沈晏,心想以后肯定也用不到,所以没太在意。

        谁知道沈晏就是个石头,没有人啃的动他。

        “密码是你的生日,今天回去的时候打开看看吧。”

        被姜延礼这么一提,姜知玥心里的小钩子立即被勾住了。

        离开医院的时候她又嘱咐了爸爸一句:“爸爸,等我过几天安排好,再来接你,你先好好养病。”

        “好,知道了,知知放心吧。”

        姜延礼冲女儿挥挥手,看着他脸色比之前红润许多,精神状态也不错,姜知玥这才放心离开。

        她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沈爷爷给她的盒子。

        即使她当初觉得没有打开它的一天,毕竟是老爷子送的,盒子还是被小姑娘保存的很好。

        姜知玥小心翼翼的从书架上抽出来放到桌子上,盒子不大,装饰风格偏复古,花纹却很精致。

        姜知玥没有着急打开,指尖轻轻摩挲了一下上面雕刻的镂空雕花。

        刚才拿在手里的时候感觉很轻,不像是装了什么黄金珠宝等贵重物品。

        不会是……姜知玥心尖颤了颤,手也跟着抖了一下。

        她轻呼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输入密码,随着咔哒一声细响,盒子被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份白纸黑字的文件。

        上面写着:离婚协议书。

        姜知玥突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老爷子料事如神,知道他那孙子是个没有人啃的动的硬石头,结婚前帮她妥善留好了后路。

        还是该笑老爷子料事如神,不用她再费心去准备。

        姜知玥拿出来随手一翻,内容中规中矩,每一条又都偏向她,好像怕她被欺负似的。

        老爷子对她向来是极好的。

        姜知玥心里一酸,觉得过几天要再去给沈爷爷上柱香。

        她抱着协议书躺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微微出神。

        其实姜知玥不太在意什么婚后财产什么损失费抚恤费,沈晏没欠她什么。

        是她自己一个人孤注一掷,又撞得头破血流。

        这四年她其实过得一塌糊涂,把温柔体贴不粘人的二十四孝好妻子人设树立的很好,什么苦都咬碎了往肚子里咽,棱角一点一点被磨平。

        她差点就找不到那个骄傲恣意的姜知玥了。

        身下的床柔软舒适,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姜知玥还没有好好休息。

        迷迷糊糊之间她想,还有几天就要过二十四岁的生日了,等她过了那一天,再离开吧。

        睡醒后姜知玥还在琢磨,如何在今天提了离婚闹了矛盾后和沈晏正常相处还不尴尬。

        她假设了许多种对话以及结果,就差一条一条列在纸上分析了,结果最后,沈晏压根就没有回家。

        姜知玥:“……”

        从云姨口里得知沈晏不回家的消息的错愕了一瞬,她捏亮手机看了一眼,没有他的信息。

        自从关系缓和了一点后,沈晏晚上不回来,总会习惯给姜知玥说一声。

        姜知玥在心底无奈的叹了口气,心想他这次好像是真的生气了。

        聊天框内的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后还是一个字也没有发出去。

        她发了会呆,自己坐在餐桌上老老实实吃起饭来。

        干嘛要问那个烂石头还回不回来,姜知玥愤愤不平的咬了一口奶黄包,他今天说的话那么过分,她才不想理他。

        小脾气上来了,姜知玥越想越生气,一生气就联想到以前沈晏的种种,以及秦歆为什么那么快空降到公司。

        还有员工们的窃窃私语,别给她扯什么沈晏肯定不知道,她才不信。

        想着想着,姜知玥怒从心中起,一晚上不仅多喝了一碗粥,还多吃了两个奶黄包。

        住在公司的沈晏并不清楚姜知玥心里的弯弯绕绕。

        他没有回去,是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她。

        沈晏想了一下午,都没有想清楚他今天是怎么了。

        不仅说话说的很重,状态也不对劲,心里像是憋了一把火,又带着浓浓的无力感。

        他的唇紧绷着,眉也蹙的很深,眸中翻滚着深沉压抑的光,身边温度骤然降低。

        一旁被迫加班的助理更是安静如鸡,大气也不敢出。

        第二天,又碰巧需要去隔壁城市谈合同,合同是个小合同,平常只需要派助理过去,但沈晏还是亲自去了一趟。

        就这样,沈晏在外出差了四天,姜知玥在家睡了四天。

        第五天,姜知玥的生日到了。

        早上起来,姜知玥便收到了爸爸还有小姐妹颜姝等几个相熟的人的祝福消息。

        她不知道沈晏今天会不会回来,但她还是想等等他。

        沈晏好像真的太忙了,忙的她的生日都不记得。

        虽然前几年的生日也是姜知玥亲自提了一嘴沈晏才想起来,但小姑娘还是稍稍有些失落。

        她坐在床上盯着那份离婚协议书发呆,脑袋放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云姨知道今天是太太的生日,中午为太太准备了很丰富的佳肴,荤素搭配什么都有,全是她爱吃的,足足有七八道。

        直到下午的时候,沈晏依旧没有回来。

        云姨好几次看着太太欲言又止,走之前没忍住解释了一下:“太太,先生可能就在路上赶着回来给您过生呢,您再等等。”

        她的解释太过苍白,云姨自己也觉得不太可信,但是也说不出别的话安慰太太。

        姜知玥笑了一下,神色平静:“我知道,没事的云姨,您别担心。”

        云姨搓了搓手,最后没再说些别的,叹了口气离开了。

        送走了云姨后,姜知玥坐在沙发上继续等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游戏也卡在那一关过不去,她窝在沙发里太无聊,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姜知玥是被喊醒的。

        许是刚醒,脑子还有些迷糊,她迷茫了一瞬,视线聚焦后才看清眼前的人。

        沈晏站在她面前,垂眸看她:“怎么在这睡着了。”

        “啊,”姜知玥揉了揉眼睛,软白面颊上露出两个小梨涡,声音也软乎乎的,“你回来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