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你多哄哄我在线阅读 - 第 25 章

第 25 章

        第    25    章

        纪云深作为星娱的幕后总裁,    这么多年只闻声不见人。

        见几位有身份的人跟在纪云深身边打招呼,关系熟稔,    留个心眼的都能看出来这位陌生的男人身份不简单,    纷纷端着酒杯前来凑热闹。

        姜知玥站在纪云深旁边,听着来巴结她哥哥的那些老总口里的奉承话。

        什么纪总年少有为英俊潇洒,令妹娇俏可人国色天香云云。

        虽然一开始把姜知玥错认成了纪总的女伴。

        姜知玥礼貌微笑的脸都僵了。

        她知道这是她哥哥在给她建立人脉,    所以她就站在一旁乖乖的听纪云深介绍自己。

        等那些人走后,    纪云深与几个留下来的商业合作伙伴,谈论工作上的事情。

        姜知玥听着无聊,    就端着佣人递过来的小蛋糕神游天际。

        视线一转,    姜知玥便看见大厅对面,    被人群包围在中间的沈晏。

        男人目光冷淡,    斯文疏离,    西装外套一丝不苟,    端着一副难以接近的清冷模样。

        手腕袖口扣子被解开两颗,漏出漂亮的腕骨来。

        再往上,他的手轻轻摇晃着酒杯,    骨节分明,    一根根皆是修长有力,    与深红色的葡萄酒相得益彰,    衬得那手越发的修长如玉。

        沈晏正在跟身边点头哈腰献殷勤的老总说话。

        距离太远,    一片灯红酒绿中,表情不太真切。

        姜知玥看不太清,    只看见不远处名媛聚集的地方,    那些小姐们的视线全都放在沈晏身上,    捂着嘴窃窃私语,表情娇羞。

        姜知玥动动脚指头都能想到她们在讨论什么,    无非是沈总有多帅多有钱之类的。

        好像无论什么时候,沈晏都是这样,即使板着脸冷冰冰的站在那,也很讨女孩子喜欢。

        姜知玥还记得,以前只要有沈晏出现的晚会,都会有不少千金小姐们跑过去搭讪。

        她每次都会偷偷吃醋生闷气,虽然沈晏哥哥根本就没有搭理那些人。

        但是她就是会生气。

        现在姜知玥再看见,心里却没什么感觉了。

        甚至有些同情,只想给她们说两个字:快逃!

        在沈晏这颗树上吊着,不如换颗树,死磕到最后的结局还不是一无所有,就像她一样。

        姜知玥拐了一下唇,又把视线移开了。

        一小块巧克力慕斯下肚,姜知玥琢磨着时间差不多了,人应该都到了,踮着脚四处环顾苏清宁的身影。

        纪云深看出来他妹妹无聊,又东张西望在寻找什么,他心下了然,与商业伙伴说了几句后,拉着姜知玥走到一旁。

        “是不是太无聊了。”

        小时候她向来不太喜欢参加晚会。

        “是有点。”

        姜知玥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眨着大眼睛眼巴巴的看他。

        纪云深知道她想说什么,他挑眉,笑道:“知知去找苏老师吧,不用跟着哥哥。”

        “!!”

        “哥哥我爱你!”

        闻言,姜知玥眉眼一弯,眼里的笑意都藏不住了,一圈一圈溢出眼尾,激动的当场给纪云深来了个熊抱。

        纪云深忍俊不禁,抬手揉了揉怀里毛茸茸的发顶,温声说:“快去吧,哥哥就在这附近,找不到我的话就给哥哥打电话。”

        “好!哥哥再见!”

        姜知玥笑眯眯的挥挥手,提着裙子一溜烟跑了没影。

        纪云深注视着姜知玥的身影逐渐在人群里消失,他无奈笑笑,端着酒杯转过身继续去交谈。

        就在姜知玥的视线从沈晏身上移开没多久,在她和纪云深说话时,一把深沉的视线落了过来。

        其实今天晚上,沈晏的目光一直都放在姜知玥身上。

        他看见姜知玥被身旁的人拽走,正是今天她挽着胳膊一起参加晚会的男人。

        两个人似乎在交谈什么。

        那人说了一句话,姜知玥好像很开心,眼睛亮晶晶的,笑容明媚灿烂,直接伸出手抱住他。

        沈晏眸色一沉,神情一暗,差点把酒杯捏碎了。

        随后,男人又温温柔柔的摸了摸姜知玥的头,关系看着十分亲密。

        下一秒,下姑娘便兴高采烈的离开了。

        沈晏垂眸,冷淡轻呲,姜知玥什么时候眼光那么差了,开始喜欢一个小白脸。

        心底的火愈来愈旺,躁的他根本无法冷静思考,他眯了眯眼,眉眼间带着薄薄的愠怒。

        有那么一瞬间,沈晏很想亲自去问一问姜知玥,为什么她那么快就放下了,为什么她,那么快就找到了新欢,以及,

        她是不是真的……

        不要他了……

        沈晏心神微顿,心脏上传来锐利的疼,那颗心像是被人用手紧紧的攥住,疼的他呼吸都紊乱了。

        他觉得自己像一尾缺水的鱼,在干枯的鱼缸里挣扎着喘气。

        眼看着鱼缸里的水越来越少,他开始恐慌,害怕,不甘。

        甚至想竭尽全力去抓住原本属于他的甘泉。

        眼看着沈总的表情越来越凉,比刚才差了不是一星半点,一旁递名片的徐总一哆嗦,手里的名片差点掉在地上。

        还好助理眼疾手快,及时扶了他一把。

        长得十分有福气的许总抹了一把虚汗,心里老泪纵横,以为是自己哪里的行为举止惹沈总不愉快了,刚想说点什么。

        结果下一秒,便看见沉着脸一言不发的沈总像是发现了什么,眸子迅速眯起,抬脚走远了。

        留下助理与胖乎乎的许总大眼瞪小眼。

        助理尴尬的笑了一下,他推了推金框眼镜,朝被忽视许久的许总解释道:“不好意思,许总,我们沈总突然有事,工作上的事下次再谈。”

        许总也尴尬的笑了一下:“没关系,我知道沈总日理万机,沈总那么急,肯定是有什么要紧事……”

        许总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哗啦”的落水声和众人的惊呼声。

        两个人下意识回头望去,发现游泳池边好像有人打起来了。

        再仔细一看,那个一拳比一拳狠厉的男人,好像是他们口中日理万机的沈总。

        助理:“?”

        许总:“?”

        姜知玥在大厅逛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苏清宁老师,她准备去二楼阳台看一看。

        姜知玥刚走到二楼大厅,便看见原本熙熙攘攘欢声笑语的人群,突然齐齐往楼梯口走去。

        与几个小姐擦肩而过时,依稀听到“打架”“沈总”几个字。

        提到“沈总”,姜知玥条件反射想起了沈晏,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又消失了。

        沈晏跟别人打架,太阳都能从西边出来。

        姜知玥没在意,提着裙子小心翼翼的躲避着人群,眼看着离阳台越来越近,隐约间还真的见到了神似苏老师的背影。

        她还没小跑过去,突然有人拽住她。

        姜知玥疑惑回头,发现是沈晏的助理。

        助理满脸是汗,神情崩溃,许是跑的太快,说话都气喘吁吁:“太太!沈、沈总和别人打起来了!”

        姜知玥:“?”

        姜知玥呆了几秒,没有注意到助理的称呼,满脑子都是有人给她说“沈晏和别人打起来了”。

        姜知玥跟着助理跑到一楼时,两个人刚停下来。

        满地狼藉。

        磁盘酒杯碎了一地,桌子歪歪扭扭的倒着,到处是深红的酒渍和食物的残渣。

        纪云深坐在地上,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头发软趴趴的贴着,西装外套被人扯开,穿的松松垮垮,衣角还在不断滴着水珠。

        纪云深抬手随意的抹了一下嘴角边的血迹,一手撑在身后,抬眼嘲讽:“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沈总心狠,打起架来也那么狠。”

        沈晏站在他面前,嘴角也被打破了个伤口。

        他的手崩的很紧,有血迹从指缝间渗出,外套被扔在地上,头发凌乱,看样子比纪云深也好不到哪里。

        他出声,冷的让人犹坠冰窟:“你和知知什么关系。”

        纪云深扯了一下嘴角似笑非笑:“跟沈总又有什么关系。”

        他猜出沈晏是没认出来自己是姜知玥的哥哥,两人小时很少见面。

        后来他被送出国,也没有参加知知的婚礼。

        沈晏继续冷眼看他:“知知那么喜……欢你,你还对别的女人献殷勤。”

        “我想沈总未必管的太多了,毕竟您只是知知的前夫。

        况且,知知早就不喜欢你了。”

        “前夫”两个字被纪云深咬的有些重,他眼神玩味,眸底划过嘲意,声音也凉的彻底。

        一想到知知在沈家受得苦,纪云深恨不得与沈晏再打一架。

        沈晏显然被刺激到了,眉眼间凉意刺骨,眼尾猩红凌厉,蹲下来扯住纪云深的衣领,一字一句道。

        “知知就算不喜欢我,你也不配叫她喜欢。”

        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剑拔弩张,众人大气也不敢出,躲在后面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拉开他们。

        姜知玥推开人群挤到前面,看见这幅场景,愣了一下,急忙出声喊到:“沈晏!你在干什么!”

        熟悉的声音响起,沈晏一愣,转过脸看见姜知玥时,像凶猛野兽瞬间收起了利爪,松开手站起来倒退了几步,与纪云深拉开距离,神色慌张无措的看着她。

        他伸出手想去拽姜知玥的胳膊,结果她直接跑到纪云深的面前,蹲了下来。

        她的声音很轻很细,沈晏听不太清,只看见姜知玥那双杏眼,红通通的,晕着水雾。

        姜知玥拐着唇,眉皱的很深。

        她一路上都在想,沈晏怎么突然跟人打架了,又是在跟谁打架。

        饶是她想了许多,也没有想到另一个人会是她哥哥。

        姜知玥小心翼翼的扶起纪云深,她的动作很轻,声音也很轻:“哥,你们怎么突然打起来了啊?

        疼不疼啊?”

        纪云深站起来时不小心扯到了伤口,他微顿,倒吸一口气。

        闻言,姜知玥眼眶更红了,她吸吸鼻子,小小声说:“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怕妹妹担心,纪云深抬起另一个胳膊揉了揉她的头,温声安慰她:“没事,扶哥哥去找个房间休息一下就好。”

        姜知玥瓮声瓮气的“嗯”了一声。

        她扶着纪云深,从沈晏身边擦肩而过。

        眼看着几个人越来越远,除了一开始,姜知玥连一个眼神都没有落到他身上。

        垂在身侧的手指一点一点收紧,身体的疼痛他什么也感觉不到,只余下胸腔里那颗心脏,传来了那阵熟悉的刺痛感。

        沈晏哑着嗓子出声:“知知……”

        他的声音晦暗,沙哑,如同他人一般狼狈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