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你多哄哄我在线阅读 - 平行世界6

平行世界6

        平行世界6

        沈爷爷在生日大寿那天,    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宴会,这也是那么多年来,    他第一次破格举办宴会。

        他向来节俭严肃,    又见惯了圈子里的阿谀奉承,所以很少会出席这种晚宴,更别提是自己亲自提议举办的。

        沈老爷子的脾气和性子与沈晏十分相似,    沈家在青城拥有着无人能及的权利,    两人亦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沈爷爷平日里连生日也很少过,    他对这种可有可无的日子没什么盼头,    再加上他的不苟言笑,    家里的小辈基本上都有些怕他。

        姜知玥从小也算是被沈爷爷看着长大的,    老爷子很宠她,    她和沈爷爷的关系格外亲近,    因此无论什么时候,姜知玥总会第一时间给爷爷精心准备生日礼物。

        这次宴会老爷子的旨意不是庆祝生日,而是他当成亲孙女宠的姜知玥嫁给了他最看好的沈晏,    沈爷爷一高兴,    就准备举办小辈们喜欢的晚宴请大家一起来庆祝一下。

        同身为男人,    再加上沈老爷子又凭着雷霆手段走到现在,    他一眼就察觉出来沈晏对姜知玥的那些意图。

        他甚至有和姜延礼私下讨论过,    要不要两家联姻,沈晏是他一手培养的,    他的为人老爷子最清楚,    这样知知嫁过来,    也不用担心遇人不淑或者嫁到外地,结果,    在发现知知放着沈晏不动心,偏偏喜欢上了家里那个最不争气的沈迟,虽然可惜,但沈爷爷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不是没有私心,但他又隐约会觉得,他那个深沉内敛的的孙儿绝不会没有一点行动。

        所以,在婚礼上看见姜知玥身旁站着的男人时,老爷子不但没有惊讶,更多是一种如愿以偿。

        宴会在沈家老宅举行,老宅是一座四层别墅,后院是管家佣人居住的小楼,无论是别墅还是院子,整体装修风格都偏中式,家里没什么人,沈爷爷不喜人多,身边只有在他年轻时就跟着的老管家和几个佣人。

        他身体好,老宅又离姜家很近,所以姜知玥并不担心爷爷一个人住,而沈晏对老爷子的脾性摸得格外的透彻,他自然也不会担心。

        晚宴那天,除了亲戚朋友,青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也都来了,姜知玥前段时间在忙工作,如果不是沈晏看着她,她几乎要昼夜颠倒的泡在工作室里。

        她这会午觉还没有睡醒,便被喊起来去换礼服,好在她上午做了个全身护理和保养,姜知玥眼睛眯着,像个洋娃娃似的被造型师和她的团队簇拥着里里外外都打扮了一遍,只觉得连每一根发丝都是精致的。

        等结束后,姜知玥已经完全清醒了,她舒了口气,晃了下有些酸涩的脚,这才提着裙摆起身下楼。

        沈晏正在一楼客厅等她。

        听着熟悉的脚步声,整理袖口的沈晏下意识抬头望了过去,在看见楼梯口出现的身影时,忽的一愣。

        礼服是沈晏亲自挑选的,在众多设计稿里,他一眼就注意到了这条裙子,心想肯定很适合她。

        姜知玥穿着一件泡泡袖红色长裙,腰身收紧,盈盈一握的玲珑曲线尽显无疑,在礼服的衬托下,更衬得那雪白肌肤犹如凝脂一般白皙漂亮。

        沈晏不喜欢这种亮丽的颜色,可他又觉得这种颜色在姜知玥身上又格外的漂亮,她明媚又骄纵,天生就适合这些叫人移不开目光的色彩。

        一如姜知玥十八岁那年,她的面容逆着光,手捧着鲜花笑的灿烂,沈晏在贵宾席上望着她,就那么惊鸿一眼,梦里全是那席红裙和她娇俏的笑,叫他念念不忘好多年。

        姜知玥提着裙摆走到沈晏面前,抬脸对上男人认真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她的脸红了下,弯唇笑道:“沈晏,好看吗?”

        她刚刚照镜子时觉得还挺好看的。

        沈晏垂眸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在眼帘下方打下一片阴影,他放轻声音低声笑道:“很好看。”

        明知道每次她问他时沈晏都会说好看,但姜知玥还是被哄的心情极好的弯起眉眼来,她嘿嘿一笑,走上前本能的去握沈晏的手,拽着他往外走去:“快走吧,一会爷爷就该等急了。”

        在姜知玥的手握上来时,沈晏微顿,这段时间,他能感觉出来姜知玥对他的亲昵,两个人相处比之前要自然了许多,但她还是第一次主动去碰他。

        姜知玥这会完全是潜意识间的动作,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姜知玥眼睫轻颤,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刚刚望着沈晏那张眉目含笑的温柔面容时,只觉得一颗心满满当当的,在反应过来手已经握住他那只微凉骨感的手。

        牵也牵了,突然放开的话又显得很奇怪,姜知玥轻轻咬了下口水,最终还是打算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

        沈晏的视线落到那张带着羞意但仍淡定自若的脸上,清隽的眸子轻弯了下,他应了一声,反握住她的手道:“走吧。”

        即使到了老宅,那十指相扣的两只手也一直没有放开过,姜知玥有想抽回手来,但沈晏的力度很大,将她的手整个都扣在手心里,她微微动了动指尖,那力气又加重了几分。

        见姜知玥默认了现在的状态,不知满足的男人又变本加厉的摩挲着她柔软的手指细细把玩着,姜知玥的心跳快的不受控制,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藏起微红的脸望向窗外假装看风景。

        自从结了婚后,除了第二天和爸爸妈妈一起吃饭时也去拜访了沈爷爷,姜知玥很久没有再回老宅,所以她这次特地来的很早。

        姜知玥以为自己会是第一个到的,直到车子停在那扇雕花铁门前,她被沈晏牵着下了车后才发现,院子里络绎不绝的全是穿着贵气的名门望族。

        姜知玥:……她忘了沈爷爷的的身份地位了。

        沈晏似乎对此习以为常,他状似安抚的轻捏了一下姜知玥的手心,姜知玥也乖乖的跟在她老公身旁。

        两个人先是在佣人的带领下去书房看望了爷爷,许是心情好,老爷子今天的气色也是好的,他的面色红润,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视线在姜知玥和沈晏的身上来回晃了好几个圈,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姜知玥挽着沈爷爷的胳膊说了会话,又跟着沈晏回到大厅,原本热闹的大厅在殷贵清冷的男人出现的那一刻瞬间安静了一秒,众人的视线齐齐望了过来。

        姜知玥还在思考她一会要先选哪块小蛋糕,便纷纷有不少人凑过来和沈总打招呼。

        见他们要谈工作上的事,姜知玥识趣想离开,但她的腰仍被男人握在手里,动弹不得。

        她转脸望了过去,视线之下是沈晏那张线条冷而薄的侧脸,他正和一旁点头哈腰献殷勤的老总说着什么。

        男人面色浅淡,手下又不讲道理的紧环着姜知玥的腰,许是注意到姜知玥的目光,腰间那只手悄然用力,摩挲了一下她的腰。

        姜知玥耳根一热,老老实实锁在沈晏怀里不再乱动了。

        又一快甜点下肚,那些阿谀奉承的话听得耳朵都要磨出了茧,姜知玥有些无聊,用叉子来回戳着蛋糕上的小草莓神游天际。

        在她的记忆里,好像无论什么时候,沈晏总是被簇拥在人群最中间,他高高在上又出众贵气,是最引人注目的存在,她小时候也曾在某个晚宴上远远的望了他一眼,她只是好奇一撇,却隔着半个流光溢彩的大厅与沈晏四目相对。

        其实她早该注意到,但她那会一颗心全部扑在沈迟的心上,再也容不下其他,她以为那只不过是无意间的目光交汇,却是沈晏一整晚的视线追随。

        见姜知玥无聊,沈晏也不忍心把人牢牢锁在身边,他想了下,垂眸低声开口:“会无聊么?”

        姜知玥一怔,随后眼巴巴的瞧着他,满脸都写着她想去逛一逛。

        望着小姑娘娇憨的面容,沈晏弯起唇低低的笑了下,他的手亲昵的捏了捏姜知玥的耳垂,眉眼柔了下来:“别跑太远,我一会去找你。”

        “知道啦。”

        闻言,姜知玥的眸子蹭的亮起,漂亮的像是藏着满天星子,她和沈晏道了个别,又激动的一溜烟提着裙子消失在人群中间。

        直到视线里再看不见那道身影,男人才收回目光,又敛下神色继续和一旁的老总说起话来。

        老宅姜知玥来过无数次,这里的地形她也早已了然于心,姜延礼和宋绾正在和老爷子说话,姜知玥跑去打了个招呼,被妈妈揶揄几句怎么不陪着她老公后又红着脸扯了个理由离开。

        她转了一会,觉得有些闷,溜出大厅打算去院子里转一转,她记得后院种着一大片粉蔷薇,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花园周围种着姜知玥说不上名字但很好看的树,姜知玥小时候喜欢玩秋千,沈爷爷为了她特地找人在树下搭建了一架秋千。

        如今正是花季,院子里蔷薇开得正艳,花瓣娇嫩欲滴,枝叶浓郁翠绿,隔着老远都能闻到扑面而来的阵阵花香。

        今夜的月色也是美的,一轮朦胧的明月高挂在深蓝色的幕布,撒下斑驳柔光,姜知玥正眯着眼睛惬意的吹风,树叶似乎轻微颤动了一下,身后有脚步声响起。

        她转身,一个欣长挺拔的身影闯入眼帘,借着月色看清来人后,姜知玥眼睛一眨,瞬间怔愣在原地。

        沈迟扯出一个笑来,他目光沉沉的望着她,轻声打招呼:“好久不见。”

        回过神后,姜知玥拐了一下唇:“……好久不见。”

        这好像是沈迟缺席婚礼后,那么长时间来她和沈迟的第一次见面,姜知玥以为自己再见到他时多多少少还会有些什么,可这会她却冷静的出奇。

        那份喜欢早就被消耗殆尽,她一见到他,心里闪过的不再时少女时期怦然心动的往事,而是那通并不美好的电话,以及沈晏温柔又充满爱意的眼眸。

        想到沈晏,姜知玥一颗心酸酸胀胀的,她忽然就有些想他。

        姜知玥敛下神色,十分礼貌的笑了下,她的笑容清浅,又带着恰到好处的疏离:“还有事吗,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察觉到姜知玥声音里的冷漠,沈迟蓦得慌张无措起来,他当初是一时放不下往事去见了秦歆,可他和秦歆在一起的那段日子里入梦最多的又是姜知玥那张眉目弯弯的脸。

        直到他今天看见站在他大哥身旁的女孩,脸上的笑容熟悉又陌生,心脏里传来针扎过般的疼,疼的他喘不过气来。

        “知知,”沈迟的声音哑的厉害,他强撑着神志,他记得她以前最喜欢他的笑,可现在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我们一定要……这样么。”

        姜知玥听得一头雾水:“不然还能怎么样?”

        她突然觉得现在的沈迟好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她静静的看着他,他那双总是上挑的眼尾垂着,眸底一片黯然,像是失了光。

        姜知玥看了他好久,轻声笑道:“我现在嫁给了你哥哥,你也如愿以偿和秦歆在一起,你看,现在这样不挺好的吗。”

        见沈迟一直没有再开口,姜知玥也不想再和他耗下去,沈晏还在等她,她收回视线,迈开腿便想离开。

        就在她经过沈迟身旁时,微垂着头的男人突然抬头,伸出手拦住姜知玥想要离开的动作。

        沈迟脸色苍白,眼眶也是红的,几近哀求道:“能不能不要走。”

        姜知玥:“……”

        他是不是脑子被风吹傻了……

        姜知玥连假装也不想假装了,她目不斜视的直视着前方:“不能,我老公还在等我。”

        听到沈晏的名字,沈迟怔愣片刻,蓦得又想到什么,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他死死的咬着唇,嘴角扯出一个自嘲的笑容来:“我承认我不是个好人,但我大哥那种烂到骨子里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娶你。”

        闻言,姜知玥不耐烦的表情有一瞬的错愕,她转过脸怔怔的瞧着他。

        看见姜知玥茫然的神情,沈迟神色微松,声音却愈发的苦涩:“知知,你肯定不知道我大哥都做了什么。”

        “秦歆都告诉我了,电话是他给她的,婚礼那天我的手机被秦歆藏了起来,所以我不知道你给我打了那么多电话。”

        他顿了顿,又道,“难道你就不奇怪为什么我大哥会第一时间赶到婚礼现场吗?”

        “因为这一切都是他在背后……”

        “背后什么。”

        沈迟话音未落,忽的有一道低沉又隐约带着几分压抑感的男声传来。

        两个人皆是一愣,视线齐齐的寻声望了过去。

        月夜之下,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不远处,柔软的月光半环抱着他,在他的脸上打下明暗不一的光。

        沈晏的声音很凉,像是撕开的月色,他侧眸睨他,漂亮的眸子轻眯着:“不会叫嫂子?”

        男人面色冷淡,眸底深沉,眉眼间带着入骨的冷意,沈迟心尖一颤,一股侵入骨髓的寒意从心脏快速漫过四肢百骸,铺天盖地的压迫感叫他失了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沈迟的一字一句像是烙到姜知玥的心上,她的脑子犹如一团乱麻,一时间失了分寸,连一丝思考的能力也没有。

        直到沈晏的声音拉回了她的神志,她虽然现在还乱着,但明显感觉出来沈晏在生气,而且还是……很生气。

        她看着紧绷着脸色的男人目光沉沉的向她走来,他的眸子里翻滚着深沉压抑的光,她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沈晏,姜知玥咬了一下唇,她捏紧冰凉的指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下一秒,她看见沈晏脚步微顿,男人眼眸轻眯,视线落到的脸上,眸色更加的深,似乎压抑着急切凶涌的情绪。

        沈晏快步走上前,他也不顾姜知玥的逃避,直接托着她的腰将她以抱小孩子的姿势抱起。

        突如其来的腾空感叫姜知玥惊呼出声,她挣扎着想从沈晏身下下来,忽的感觉到臀部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

        男人声线很凉,沉声从嗓子里吐出两个字来:“别动。”

        姜知玥又羞又恼,脸也瞬间红了个透,不知道是羞的还是吓得,紧拽着沈晏双肩的衣襟愣是一动也不敢动。

        沈晏步伐急促,他一路抱着姜知玥来到停车场,打开后座的车门直接将人扔在皮质座椅上。

        是真真实实的扔。

        姜知玥还没反应过来,只看见沈晏欺身向下,半跪在座椅上压住她的腿。

        沈晏将身下的西装外套扔在一旁,指骨弯曲轻轻一扯,黑色领带被他轻而易举的扯了下来。

        他的指腹搭在那截皓白的腕子上扣住,又拽着领带将姜知玥的手腕绑在一起。

        姜知玥脑子里的弦啪的一声瞬间断开,腿被死死压住,心跳快到几乎要从嗓子里跳出来,她的眼睫生生颤抖着,声线也是抖的:“沈、沈晏……你要干、干什么……”

        沈晏睫毛低垂,压着眼底狂风骤雨般的感情,衬衫领口的扣子被解开两颗,他垂眸睨她,手轻掐住她的腰,声音又低又哑:“你觉得我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