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命讨债人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两种声音

第四十三章 两种声音

        众人目光所集之处,是一个仙气萦绕般的山巅洞府。

        洞府中,走出一行九个老者。

        他们嘴角微笑,负手而动,缩地成寸般,便来到了人前大地,伫立在众人之前的一道石台之上,居高临下,目光环顾。

        “见过长老,见过终南老人。”

        所有人都抱拳躬身作揖。

        彭平凡没有抱拳,更没有躬身,只是打量着九个老者。

        虽然都是一把年纪,却童颜鹤发气势威严。

        左右八人,为客,众星拱月一般,短之半个身位,以中间方位的一个老人为主。

        不用说,这老人,便是这座山的主人,终南老人。

        其一身青衣,仙风道骨,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出尘的逍遥之气,即便与另外八个门派的长老站在一起,也倍显不同,

        彭平凡隐隐感觉到,这个终南老人,应该就是老先生让他来此的接刀人了。

        一念及此,心中,略有遗憾。

        这斩神刀,刚与自己通灵认主,难道就要送出去?

        老先生之言并未声明,故而他也不知道这终南老人,是临时性的借用,还是永久性的占有。

        拥有过,深知斩神刀的不凡,彭平凡,便因此患得患失了起来。

        不过,这个想法没有维持多久,便被他压制而住,得失相坦然。

        本是送刀人,又是身外物,不是自己的,强求也无用。

        面对各自门派后人的问候,另外八名老者纷纷点头示意,神色和蔼。

        只是,很快,他们便发现了身躯依旧笔直站立的彭平凡。

        “斩神刀?看来,是我们要等之人。只是不知,小友是来自何方门派?”

        一个眉目之间蕴含几丝浩然正气的老者看向彭平凡,嘴里和熙相问。

        见有人相问,彭平凡便张开嘴,刚要回话,便被另外一道话音打断。

        “哼,年纪轻轻,一点礼数都没有,这种宗门,实在是没必要知道。”

        彭平凡看向说话之人,俗话说相由心生,这个老者,虽年过古稀之上,却一脸凶戾之相。

        跟先前那个老者,无论是长相,还是态度,都各属两个极端。

        一个慈眉善目,身负浩然气,和熙如风,一个一脸凶戾,灼灼逼人。

        彭平凡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移开目光,对先前老者点头一笑,又看向终南老人,嘴中不卑不亢道:“晚辈彭平凡见过终南老人,此次前来,乃是受一位老先生所托,负刀上终南。”

        “哦?”

        终南老人终于开口,并从石台上迈步向彭平凡走来。

        终南老人的脚下并不快,云淡风轻,直至彭平凡身前,才停下脚步,再次开口问道:“你可是他的弟子?”

        终南老人脸上并无太多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彭平凡也并未犹豫,如实摇头道:“不是。”

        “这样。”终南老人的脸上终于有几许表情,却依旧令人难以捉摸,随即又问:“那他,可有让你带上什么话来?”

        彭平凡想了想,再次摇头:“也没有。”

        至于老先生前面说的话,彭平凡自然没有跟外人说之理。

        “这就难办了啊。”终南老人的脸上,出现了一缕为难之色。

        彭平凡蹙了蹙眉,虽然不知道终南老人此言何意,却隐隐能猜测到,定是与自己有关。

        不料,之前那一脸凶戾之相的一派长老出声道:“终南兄,这有何可为难的?正如他自己所言,他只是受人所托送刀而来,两者并不冲突。”

        终南老人转过头,看向另外七名各派长老,问道:“各位也是这么想的吗?”

        终南老人的脸上,依旧没有情绪,仿佛世间并没有什么事,能影响到他的情绪一般。

        迎着终南老人的目光,各派长老回应不一。

        “多一个人,便多一份竞争,若作为我派长老而言,肯定希望少一个竞争对手的。”

        “是啊,如此使命,非一般寻常散修能够背负的,有多大能力,做多大事,若换成是我,平凡一点,也无不好,毕竟,平安才是福。”

        “道兄是否多虑了,他来,也不见得会成功吧?”

        “是极是极,道兄言之有理,是我口误了。”

        虽不知所言具体何事,但彭平凡依旧能感到其中的不寻常,将这些说话之人,一一记在了脑子里,哪怕,他连他们的名字,来自何方门派都不知道。

        但这些,都不妨碍彭平凡记住他们。

        “机会面前,人人平等,无论你们如何排斥,也掩盖不了有子不凡之势,他能于众多门派弟子的拦截中脱身而来,足以说明此子不凡,让他试试,又有何妨?”

        最先开口的老者出声了,他神色不屑的扫视着众人,质疑话语中,无不尽含浩然正气。

        彭平凡更将这个老者记在了心里,这么多人里,不是对他争锋相对,便冷眼旁观,只有一人,为他说话。

        哪怕彭平凡并不知道他们所言何事,也并不妨碍他对对方的感激。

        “呵呵。”一脸凶戾之相的老者不悦的道:“前去之人,并无各派最强精英,这,并说明不了什么。”

        “剑宗道兄所言极是,换做各派精英弟子,加之有斩神刀相助,未必会输给此子。”

        又有老者附和凶戾老者所言,令那为彭平凡说话的老者,倍显独木难支。

        剑宗,举剑宗,彭平凡记住了。

        至于其他说话之人的门派,彭平凡却还不知道,却一一记住。

        尤其是那个为他说话的老者。

        不丈夫,不吃蹉来之食。

        深埋骨子里的傲气,并不允许彭平凡轻易低头。

        于是,他看着为他说话的老者,含笑抱拳道:“虽不知前辈所言何事,但晚辈依旧感谢前辈的仗义执言,不过。”

        彭平凡目光转而一冷,扫向其余几人,随之才落到终南老人的的身上,嘴里毫无波澜的道:“你们所言之事,我不想知道,也懒得参与,我,只是受人所托,前来送刀罢了,事了,当拂衣去”

        “哼,倒是有自知之明。”

        一脸凶戾之相的老者依旧冷言相对,不少老者,神色也都为之一松,对这个结果很满意。

        终南老人皱着眉,斟酌着:“如此……”

        嗡

        虚空震颤,众人无不转眼眺望。

        天幕,如同被人撕开了一道口子,一道身形凌空跨步而来,眨眼,便落在峰顶一角,坐在一石凳上。

        “不用管我,继续说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