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命讨债人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断剑青年

第四十四章 断剑青年

        各大门派的长老对视了一眼,随即望向终南老人。

        终南老人摆摆手,示意无事,随即,才再次看向彭平凡,脸上,浮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虽看起来依旧是笑脸迎人,却充满了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客套。

        “劳烦小友千里送刀而来。”

        “无妨。”

        彭平凡听懂了终南老人的意思,虽然不舍,却依旧将手中的斩神刀奉上。

        随后好奇的看向那撕开天幕而来之人。

        此人为二十余三十未到的年纪,身着黑色长袍,那张脸,俊秀而冷酷,背上,背负着一柄只有一半的断剑,整个人的气质,冷如寒冰,又如武侠小说中走出的剑客那般。

        说了一句话之后,便闭上了眼睛,没再出声,甚至连看此地之人一眼的意思都没有。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在斩神刀之上,目光深处,极具贪婪,但在终南老人面前,无人敢表露出来,更生不起抢夺之心。

        彭平凡隐隐猜测到,必然是这终南老人地位超然,才令他们心有顾忌,生生按耐住了心中欲念。

        若像之前,这些人早就大打出手拼命抢夺了。

        终南老人仿佛没有看到众人的目光一般,伸手接过了斩神刀,仔细的打量着,神情不断变换,良久,才叹息着开口道:“传言中的斩神刀,也不知能否再次打开那远古之阵。”

        有一派长老疑声而问:“终南道兄,传言,究竟可信否?”

        “可不可信,开阵让他们进去便知。”

        有人应道。

        终南老人点点头,转而道:“既然如此,我们便开阵吧,那流传多年的传言,老朽亦是无比好奇啊!”

        话落,不待众人回应,终南老人便刀指苍穹,一手捏起剑指,浑身气息暴动,绽放出如同实质般的灵力,嘴里,念着别人听不懂的口诀。

        待得口诀念完,便朝八大门派的长老示意道:“结五行八卦阵,开启远古之阵。”

        “是。”

        众人出声呼应,随即以终南老人为中心,各据八卦方位,剑指点出,实质般的灵力喷涌而出,与终南老人的灵力,汇集合一。

        彭平凡皱着眉,暗道好强大。

        这些人的修为,以终南老人为最,最差之人,也比八桑所遇到的大乘境修士要强上一分。

        当然,那个白衣中年除外。

        终南老人的修为气息,更是如星辰般浩瀚无垠,一眼看不到底。

        终南老人接刀之后,也没叫彭平凡离开,所以,彭平凡便默认他让自己留下,看这个热闹了。

        其他人怎么想,彭平凡根本不会去理会。

        至于要不要凑这个热闹,就得看看情况了。

        有危险就走,有好处,也走。

        把控好方向便是。

        作为主人的终南老人和自派的长老没发话,这些门派弟子,自然不敢多言,哪怕,他们之中大多数人都不想彭平凡参与进来。

        九人的灵力五颜六色,汇集在一起,化作无比绚丽多彩的光芒,令所有门派弟子都无比艳羡。

        修行大乘,有太多的因素,天赋,悟性,努力,机缘,都缺一不可。

        在很多人看来,大乘境,是极大多数人用耗尽一生都无法逾越的鸿沟。

        更别说更上一步。

        九人的灵力化作八卦阵印显现于空,极尽奥妙之意。

        然而,斩神刀却久久没有回应。

        “斩神刀与通灵认主,需要其主人之力,方可唤醒。”

        终南老人望向了彭平凡,嘴中之话传遍四周。

        各派长老闻言,也纷纷看向彭平凡。

        迎着他们的目光,彭平凡没有开口,更没有抬脚动作。

        凶戾老人见此,极其不耐烦的催促道:“没听到终南老人说的话吗?还杵在那干嘛?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没有人看见,那个背负着断剑双眸紧闭的青年,突然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凶戾老人,冷酷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那双眼眸,也清冷至极。  只是看了凶戾老人一眼,便看向彭平凡。

        “老子又不是你爸,要怎么做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彭平凡直视于他,嘴里冷言相对:“也幸好我不是你爸,不然,我一定一把掐死你这个没有素质的垃圾玩意。”

        所有人闻言,都惊讶的看向彭平凡,没想到他如此强硬,嘴里的话,更是阴损至极,举剑宗之人,更是一脸的愤恨,大有恨不得出手将彭平凡生撕之意。

        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小子如此指着鼻子连讽带骂,令凶戾老人大感颜面扫地,怒火攻心之下,气急败坏道:“狂妄小儿,你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我知道各位贵为各派长老,平日里高高在上,颐指气使惯了。”彭平凡的目光徐徐从各大门派长老脸上扫过,一步不退的应道:“但在我这里,要我帮忙,就得用请字,别搞得是我彭平凡欠了你们,还理所当然一样。都一把年纪了,应该懂这些道理常识,否则,就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听着彭平凡那掷地有声的讽刺话音,除了少数一两个长老神色中有欣赏之色闪烁而过,大多数人,都面露不快,凶戾老者,更见愤恨,却被彭平凡那有理有据的话噎得一个字也说不出。

        彭平凡,可不是软骨头。

        他向来都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面对凶戾老者这样的人,彭平凡不会嘴下留情。

        即便气度超然出尘的终南老人,也是微微皱眉,也不知是针对谁,随即开口:“小友,劳烦你出手试试。”

        彭平凡看向终南老人,心中一动,表面却不露声色,既然要他帮忙了,这所谓的远古之阵,他若想去凑个热闹,相信他们也不敢拒绝了吧?

        要是如此之下,他们还好意思拒绝于他,那他彭平凡,就,拍拍屁股走人就是。

        一念及此,彭平凡态度便转而一变,极其彬彬有礼的道:“既是终南前辈开口相邀,小子自无拒绝之理。”

        此言一出,无疑是将了终南老人一军,令他的神色,都稍有不同。

        即便是那个冷酷的断剑青年,亦是对彭平凡的反应眼前一亮,拍了拍背上的断剑,依旧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