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羁在线阅读 - 第 7 章

第 7 章

        第    7    章

        7

        平淡的声音里,似乎还透着点儿委屈。

        南夏许久没听过他这样的语气,内心忽然一酸,手上动作微顿。

        陈璇伸手用力将她一拉:“夏夏你过来!别管这个渣男——”

        南夏转头,表情微变:“蘑菇,不许再闹了。

        咖啡很烫的,怎么能直接往人身上泼?”

        南夏向来善于掩饰情绪,几乎不会说任何重话。

        陈璇听她语气就知道她真的生气了,小幅度动了动嘴唇,什么也没说。

        南夏替顾深把衣服上的咖啡擦得差不多,担心地说:“你要不要解开衬衫看一眼?

        我怕你烫伤。”

        顾深低笑一声,语气不太正经:“怎么着?

        想趁机占我便宜?”

        “……”

        南夏无奈看他:“那要不你自己去洗手间检查一下,顺便用凉水冲一冲。”

        顾深嘴角勾出一丝笑意。

        这人怎么明明被烫了还突然高兴起来了?

        南夏担忧地看着他。

        顾深垂眸,目光盯住她看了一会儿,声音带着点儿痞气:“用不着,没那么严重。”

        陈璇倒是忍不住又骂起来:“顾深你这个渣男要不要脸?

        谁要占你便宜?”

        旁边这时恰好走过几个员工,不停往过看。

        顾深扫了眼,那几个人立刻快步离开了。

        顾深从裤兜里拿出车钥匙在手上随意甩了甩,对陈璇说:“走吧,非跟这儿说?”

        陈璇也想把南夏摘出去:“行,换个地方。”

        两人一副要开战的样子。

        南夏担心地看着陈璇:“蘑菇——”

        陈璇打断她:“我看你是忘了当年你是怎么打电话跟我哭到半夜三点的了?

        就这还说不是他劈腿?”

        南夏:“……”

        顾深闻言,视线落在她脸上。

        似乎是在探究当年她是不是真哭过。

        这么丢脸的事被说出来,南夏略微尴尬。

        说不动陈璇,她只好转头硬着头皮对顾深说:“不好意思,当年的事蘑菇有点误会,是我没跟她说清楚。”

        顾深没应声,垂眼不知在想什么。

        片刻后,他懒散地说:“放心,我还不至于打女人。”

        南夏:“……”

        顾深:“这是我跟她的事,请你立刻拿出你专业的态度,回去工作。”

        南夏默默注视着两人进了电梯。

        顾深按了电梯,目光却一直落在她身上,直到电梯门被关上,他目光都没移开。

        南夏胸口仿佛被什么堵住了似的,站在原地。

        大学的时候陈璇就常常不理解她为什么跟浑身都是痞气的顾深在一起,经常说顾深配不上他,加上这个误会,也不知道两人会聊成什么样儿。

        但两人明显想避开她。

        南夏想起来林曼曼的咖啡,又去买了一杯,上楼。

        *

        长这么大,南夏还是头一回在工作中被人这么吼。

        林曼曼指着腕间手表,生气令她的法令纹更深:“姐姐——买个咖啡而已,需要这么长时间?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马上是午饭时间了。”

        的确是她耽搁了。

        南夏低头道歉:“很抱歉,因为在楼下突然出现了一点儿意外,是我买晚了。”

        林曼曼高高在上看着她:“还有,我要的是冰美式,中杯不是大杯,你怎么回事儿,连话都听不懂吗?”

        南夏回忆了一下,完全不记得林曼曼交待过她要冰美式,也没交代过要中杯。

        但她刚才思绪混乱,也不太确定这件事。

        南夏只好再次道歉,脸上挂着得体的笑:“不好意思,我立刻去重新买。”

        南夏重新下楼买了杯中杯冰美式,林曼曼翻了个白眼接过,吩咐她,“以后每天早晨9点前,往我的办公桌上放一杯咖啡。”

        南夏想了想,问:“都要中杯冰美式吗?”

        林曼曼:“一三五要中杯冰美式,二四要中杯冰拿铁,明白吗?”

        南夏颔首:“好的。”

        南夏转身,还在听林曼曼吐槽:“真不知道总监看上她什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工作经验也没有……”

        南夏没在意这话。

        时间一长,她有没有实力大家自然会知道。

        回到工位,她忍不住翻看手机微信,陈璇还没回复她——不知道和顾深聊得怎么样了。

        这种担忧的情绪一直持续到午饭。

        苏甜带着她去公司三楼食堂。

        食堂环境很不错,整个一层都是透明的窗户,干净又明亮。

        南夏心不在焉地搅动着盘子里的沙拉,听见苏甜安慰她。

        “夏夏你别把林曼曼的话放心上,她本来有个表妹想推荐进公司,但林总监选了你,所以她看你不爽故意冲你发火儿呢。”

        南夏意识到没控制好情绪,立刻微笑说:“放心吧,我没事儿的。”

        苏甜暧昧地凑近她几分:“哎,跟你说个八卦。”

        南夏本人不八卦,但闻言还是捧场:“什么?”

        苏甜小小声:“听说今天早上有个女人在楼下泼了顾总一杯咖啡,还骂顾总劈腿、渣男,事情都已经传开了。”

        想不到传的这么快。

        南夏心中内疚,毕竟起因是她,不仅损害了顾深的名声,还害得他烫伤了。

        南夏出声维护:“也许是有什么误会,不一定像传言那样。”

        苏甜:“夏夏你真是人美心善,好单纯喔。”

        南夏:“……”

        苏甜:“我觉得误会可能不大,什么误会能追到公司直接泼咖啡啊?

        而且有人很肯定地说那个女人不是顾总女友,因为顾总女友来过公司几次,属于那种性感挂,跟今天这女人长得差别很大。”

        她“啧”一声,“夏夏你运气真好,进公司第一天就能遇见这种百年不遇的八卦。”

        苏甜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南夏歪着头笑笑:“那我是不是得谢谢你告诉我这个百年不遇的八卦?”

        苏甜:“不用客气,都是自己人。”

        南夏微笑夹起餐盘里的沙拉吃了口,没再说话。

        耳边回荡着那句“顾总女友来过公司几次”,内心钝痛。

        午休时间,南夏特意去周围的药房买了烫伤的药膏和棉签,趁人不注意时放进了顾深的办公桌上。

        顾深一直到下午四点才回来。

        他径直进了办公室,很快设计总监和几个主设也都进去了。

        南夏划开手机,陈璇也终于回复她了。

        蘑菇:【夏夏,没事了,你先安心工作。

        】

        隔两分钟又发来一条。

        蘑菇:【回头我们再细聊,不过还是要小心点儿顾深。

        】

        南夏松了口气。

        顾深应该暂时跟她说明白了。

        *

        插曲过后,南夏终于能安心工作,整理了一下午电脑,把需要的软件都下载好,就到了六点下班时间。

        办公室吊顶的白灯全都亮了,打在周围忙碌的人身上。

        几乎没什么人下班。

        林总监和几个主设从顾深办公室走出来。

        路过时,林总监很温和地对南夏打趣说:“你今天第一天上班,要是没事儿就先走,没关系。

        你看看周围,以后有你加班的时候。”

        苏甜正在画图,闻言也笑着附和:“对,一定要珍惜你不用加班的日子。”

        的确没必要做无谓的加班。

        南夏站起来:“谢谢林总监,那我就先走了。”

        林总监点头离开。

        南夏叫了车,拎着包往楼下走。

        走到门口时,忽然收到顾深发来的微信。

        顾:【你买的?

        】

        底下是一张药品照片。

        南夏顿住脚步,回复。

        Summer:【嗯,你记得好好涂。

        如果起泡的话千万不要戳破。

        】

        Summer:【还有,今天的事,对不起。

        】

        顾深很快回复过来。

        顾:【我不会涂。

        】

        顾:【也记不得。

        】

        “……”

        南夏很耐心地回复:【很简单的,就用标签沾着那个药膏往发红的地方轻轻涂就好,如果你不记得的话,可以订个闹钟或者让可可提醒你涂的时间。

        】

        消息发过去后,南夏站在路口等车,地图显示路段拥堵,司机还需十二分钟抵达。

        旁边不远处垃圾桶外有个空的矿泉水瓶落在地上。

        南夏走过去,拿出张纸巾捏着矿泉水瓶扔进垃圾桶里。

        耳旁忽然传来戏谑的声音。

        “你这么有公德心,怎么对我就没点儿良心,我是因为谁受的伤?”

        南夏抬头。

        深黑色劳斯莱斯车窗摇下,露出那人狭长深邃的双眼。

        她一怔。

        顾深举起手里的药膏:“你是不是得负点儿责任,帮我涂一下?”

        南夏缓缓起身。

        天色渐暗,空气里也透着些许凉意。

        南夏一瑟,顿了片刻,说:“但我也不可能每次都帮你涂——”

        他有女朋友,她不想跟他有太多牵扯。

        顾深不耐烦地打断她:“你倒是想得美,还想次次给我涂?

        就一次,教完我就行。”

        涂个药膏而已,需要教吗?

        想起大学里感冒从不吃药的顾深,南夏还是说:“那好。”

        顾深从里面把车门打开,随口道:“上车。”

        南夏伸手停在车门把手片刻,坐了上来。

        她穿着一双干净的小白鞋,上车时微微撩起裙子,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和骨感的脚腕,性感又撩人。

        顾深别开眼,把手里的塑料袋扔过去。

        车子缓缓向前开。

        南夏垂着眼,自如地打开手里的塑料袋。

        车内一片安静,只能听到塑料袋咝咝啦啦的清脆响声。

        南夏拿出药膏打开,又拿出棉棒沾了点儿透明色的药膏,转头看顾深。

        他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件白色衬衫。

        一排扣子整整齐齐地扣着,连最上头那个也没解,跟平时的他完全不同。

        可能是因为在工作场合,所以他比较规矩。

        南夏咬了下唇,说:“可能需要你解开一下衬衫,我才方便涂药。”

        顾深转过脸看了她一会儿。

        南夏忽然脸红,怕他突然蹦出一句她接不住的话。

        好在他什么都没说,开始单手解衬衫的扣子。

        他动作很慢,像刻意放缓似的,好半天才解开一颗。

        南夏耐心地等着。

        他又慢条斯理地去解第二颗。

        等了好一会儿,他还没解开,南夏不觉开口:“可以稍微快一点儿吗?”

        顾深倏地一笑,转头看她:“等不及了?”

        “……”

        没等她回应,顾深直接摊开双手,放荡不羁道:“要不你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