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三尸语2在线阅读 - 第198章 不应该活

第198章 不应该活

        天上的月亮已经完全下山,整条巷子正处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让原本就充满诡异气息的巷子,此时显得更加恐怖莫名。

        但让我全身冒出一层冷汗的,是张哈子说的这句话。

        我一直以为,张哈子的眼睛会变瞎,起因是因为看了一眼那口青铜血棺里的东西,所以双眼开始流出血泪,后续加上跟陈恩义的那一场天人大战,彻底让他一双眼睛失明。

        虽说这一切都跟我爷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罪魁祸首还是只能算到那口青铜血棺的头上。

        但现在从张哈子的话里,却让我觉得,他的眼睛之所以会瞎掉,完全是我爷爷一手操纵的。

        这种感觉让我一时之间完全不知所措,就好像是他对我掏心掏肺,而我却背地里捅了他一刀似的,难受的心脏都像是要揪出血来。

        张哈子似乎感受到了我情绪的变化,他先是侧耳朝着来时的路侧耳听了一阵,确定没有行尸追上来之后,这才对我讲,哈挫挫,你莫想啷个多,这件事跟你没得关系。再讲老,你爷爷让我变哈,又不是要害我,而是到保护我。

        张哈子是一个喜欢把所有事情都独自抗下的性子,这一点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了。所以当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他又开始胡说八道,打算把这件事给一个人扛下了。

        我之所以如此确定,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听过,让一个人变瞎,是为了保护他(眼球坏死,需要做摘除手术的除外)。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他张哈子说起来竟然脸不红气不喘,就好像是在说真话一样。

        我讲,你不用安慰我,事实就是事实,没什么好狡辩的。

        如果真是我爷爷做的,我也愿意为他以前的做过的事情负责,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当然了,最后这句话我并没有说出口,因为我知道,即便真是我爷爷做的,张哈子也不会把这事迁怒到我身上。他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一个人,其实心细如发,很是照顾别人的感受。

        张哈子讲,这种事我骗你搞么子,银行卡里会多几百万迈?

        我讲,但是没道理啊,如果我爷爷真是为了保护你,应该会让你眼睛复明,然后给你一身更厉害的匠术,让你天下无敌,难道这样不是更好?

        他讲,你晓得个卵,要是老子五年前眼睛没哈,我们两个今天晚上早就见马克思去老。

        我闻言大惊,急忙问他,为么子啷个讲?

        他没有回我,而是突然停下来,问我,哈挫挫,我们是不是跑出来老?

        我之前虽然也一直在跑,但注意力全在张哈子说的话上面,加上天色又黑,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脚下的变化。

        现在听他这么一说,我才看了看四周,发现两边的高墙院门确实不见了,脚下也只剩下一条窄小的黄泥巴路。

        我讲,的确是跑出来了,两边都是荒地,天色太黑,看不出来到了什么地方。不过话说回来,你看都看不见,你是啷个晓得跑出来了的?

        张哈子迈开步子,一边往前走,一边给我解释,讲,脚步声跟之前不太一样,这里滴更加清脆。

        听到这话,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通过声音来判断道路两旁的情况的。

        可是,后院的那条巷子,不是一个环形迈?这样的话,就算我和张哈子一直往前跑,也只会在巷子里打转,怎么可能会跑出来?

        张哈子没好气地讲,你刚刚跑进冯宅后院滴时候,看到巷子滴尽头老迈?

        我回过头去想想,当即意识到,当时巷子还在一直往前延伸,只不过我看到这里开着门,所以就不管不顾地藏了进去,并没有继续往下跑。

        张哈子讲,所以撒,你连巷子滴尽头都没看到,啷个就晓得我们跑不出来?又啷个晓得这巷子是一个环形?

        我讲,如果不是一个环形,我啷个可能从前门出,结果跑了大半阵,居然又跑到了后门?

        他讲,从刚刚我跑过滴那段路来看,这条巷子滴构造应该是个‘s’型,冯伟业他屋,就是起点和中点滴连接线,和这条巷子一起组成老一个‘9’字型。

        我试着想象了一下那场景,然后发现我之前看到自己映在墙壁上的影子,似乎能够证实这一点。而‘9’字尾巴有一截是延展出来的,只要沿着这条路跑,自然能够跑出来。

        此时张哈子已经停了下来,自顾自的找了个地方一屁股坐下,然后‘看’了一眼小镇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看着他,讲,现在啷个办,休息一会儿,然后继续往前头跑迈?

        张哈子摇摇头,讲,天快亮老,不用跑老,等那个人跟上来再讲。

        我问,那么多行尸,他一个人能对付得了?

        张哈子讲,短时间内自保应该没得问题,时间拖长老,估计也是被拖死滴下场。

        这个结果我之前也预料到了,毕竟那些行尸的力气无穷无尽,而且还有自愈能力,完全就是可以持续战斗的打不死的机器。那大汉的力气再大,也不可能一直持续输出,总有疲倦的时候。

        我讲,要不你到这里等到,我回去接应他去?

        我虽然干不过行尸,但只要有那大汉的帮忙,在他打倒行尸之后,我看准时机,冲上去戳进那行尸的心口,就能彻底解决那具行尸,堪称完美!

        但张哈子却摇了摇头,讲,就你那鬼水平,拖哈我后腿就算老,莫去祸祸其他人。

        说真的,要不是看在张哈子现在眼睛看不见的份上,我肯定要把他按在地上打一顿。只不过君子不乘人之危,今天就放他一马算了。

        我讲,我们都跑出来这么久了,你就不担心他力竭身亡了?

        毕竟他也是人,而且他不像我们,有他可以给我们断后,他到时候就算是想跑,那些行尸会放过他么?要我是行尸,我肯定会不死不休地追着他跑,把他给逼到力竭才肯罢手。

        但张哈子却很是自信地讲,你放心,那些行尸不敢追杀他滴。

        我讲,你这就说大话了吧?那家伙阻止了行尸们吃‘新鲜肉’的大好事,不弄死他,那些行尸会瞑目?

        张哈子没回我,而是伸手指了指头顶。

        我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天色依旧黑暗,几乎都快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我眼前一亮,讲,你的意思是,那些行尸的视力有问题,在黑暗中追不上那家伙?

        张哈子闻言,一巴掌就扇过来,猝不及防之下,我竟然一时之间没有躲过去,后背被他扇中,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痛得我龇牙咧嘴。

        他讲,哈以为你最近智商有点长进,啷个又变蠢老?要是那些行尸是靠眼睛认路滴,当时我就喊你戳它们眼睛老,啷个会喊你去戳它们滴心口?

        是哦,戳眼睛比起戳胸口,似乎还要简单一些。但张哈子没有这么选,就说明这个方法不可行。

        我问,那为么子那些行尸不敢追杀他,是因为被打怕了迈?

        张哈子听了我的话,很是失望地摇了摇头,然后又伸手指了指头顶,这才咬牙切齿地对我讲,难道我指得哈不明显吗?我滴意思是,天快亮老,那些行尸要是去追杀他,等天一亮,就回不去棺材老!到时候太阳一照,尸气一散,它们就会变成一具干尸,狗屁都不得剩下,你讲它们敢去追杀迈?

        听完这解释,我这才恍然大悟。而我之所以没想到,是因为我之前接触的都是阴人,一大部分阴人几乎都是不惧怕太阳光的,所以我就先入为主的以为这些行尸也是不怕太阳光的。

        张哈子继续讲,而且从之前冯伟业和那个姓谢滴隔空喊话中可以分析出来,姓谢滴这个人应该是不敢擅闯冯宅才对,为么子这一次却敢啷个的勇敢滴闯进去救人?哈不是因为天快亮老,他可以全身而退?

        听到张哈子的这番分析,我只能感叹,张哈子的逻辑思维能力,当真是天下无敌。特别是他连这么细小的细节都能够记得,实在是让人不佩服都不行。

        不过,张哈子是怎么知道那家伙会跟上来?万一我们没等来那姓谢的,反而等来了冯伟业呢?

        张哈子讲,要是冯伟业有空,你觉得我们两个都把他屋后院老搞起火老,他会躲起来视而不见迈?

        听完这话,我再次恍然。确实,我们在他家后院都闹翻了天,要是他有空的话,早就跳出来制止我们了。可他一直没有出现,就说明他根本没办法来理会我们。那我们自然也就不可能等到他的到来。

        难怪张哈子逃出那条巷子后,会显得这么轻松,原来是他早就料到冯伟业这把悬在头顶的剑,在这一刻,肯定是掉不下来的。

        我点了点头,打心底赞同张哈子后,又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我问张哈子,你啷个确定那个姓谢滴会跟上来找我们?

        张哈子讲,因为和我们长得一模一样滴那两具尸体一直没出现。

        我闻言皱眉,想不到这二者之间能有什么联系。

        张哈子讲,哈挫挫,你好生想一哈,那个姓谢滴家伙,他到这里和冯伟业不对付啷个久,你觉得他晓不晓得那两口棺材里装滴是你和我迈?

        我讲,那肯定晓得。

        但我还是没明白张哈子这话是什么意思,毕竟就算是他看到过躺在那两口棺材里尸体的真面目,那又怎样,我们以前又没见过,他自然不可能知道我们的身份。这和他会不会跟上来还是扯不上关系。

        张哈子叹息一声,讲,哈挫挫,难道你就没想过,为么子我们到后院闹出啷个大滴动静,冯伟业不出现也就罢了,为么子连我们滴那两具尸体也都一直没有出现?

        这个问题我之前想过,但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于是我讲,说不定还在那两口棺材里躺着,懒得理会后院发生的那些事。

        张哈子冷笑一声,讲,那具女尸都发出歇斯底里滴咆哮老,二三十副棺材都起尸老,你觉得那两具尸体会幸免?

        这……我找不到理由解释了。

        于是我问张哈子,为什么那两具尸体一直不出现?以冯伟业对它们的重视程度,肯定会下大功夫培养,要是它们一开始就加入战斗,估计我们根本就撑不到那个家伙滴出现就死翘翘老。

        张哈子讲,这就是他冯伟业滴高明之处,他这是打算借刀杀人!

        我一开始没明白张哈子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很快,我就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我和张哈子,在那位谢姓人的先入为主的观念中,我们应该是两具尸体才对。

        张哈子点点头,讲,既然是尸体,那在那个人看来,我们就不应该继续活下去。所以,你讲他会不会跟上来找我们?

        【作者有话说】

        感谢‘某渣机器’的打赏!感谢各位亲的金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