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三尸语2在线阅读 - 第199章 神人共祭

第199章 神人共祭

        我虽然只见过那家伙一面,和他一句交谈都没有,但我却无比相信,如果他真的把我们给当成一具尸体的话,那他就一定会跟上来,要么出手了结了我们,要么听我们解释完之后,再出手了结了我们。

        我之所以肯定他会追上来,是因为那家伙明知道自己进不了冯伟业的宅子,仍然在外围躲着跟他周旋了许久,就凭这份执着,他就不可能让我和张哈子这‘两具尸体’逃出他的视线。

        另外,我之所以肯定他无论如何都会出手了结我们,是因为这么执着的人,一般都比较刚愎自用,一旦他认定了一件事,就算别人说破了嘴,他都不一定听得进去。

        而在他先入为主的观念里,我和张哈子就是两具尸体,即便现在看上去像是阳人----像阳人就更不行了,那谢姓人非得把我们给打得魂飞魄散,以彰显其英明神武了。

        之所以说我和张哈子像阳人,是因为张哈子之前是个匠人,现在是个瞎子,看上去不伦不类;而我就更离谱了,天生人不人鬼不鬼,完全就是为‘像阳人’这三个字而生的。

        我们两个在匠人的眼中,本来就属于猎物一般的存在,谁见了不想要冲上来咬上几口?更何况还遇到一个正义感莫名爆棚且执着的肌肉大汉,若说他不会把我们给追死,我自己都不信。

        听了张哈的话才反应过来的我,急忙对张哈子讲,那还不快跑,坐在这里等死迈?

        张哈子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反问我,你觉得以我们两个滴战斗力,跑得过他迈?

        我闻言一愣,随即很沮丧地摇了摇头。这五年来虽然我都在锻炼身体,但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深知自己完全不是那一拳就能把行尸给打飞了的怪胎对手。

        跑也跑不过,打也打不过,那这道题岂不是彻底无解?

        我问,张哈子,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总不至于坐在这里等死吧?

        张哈子讲,你觉得老子是那种坐以待毙滴人迈?

        听到这话,我眼睛顿时就亮了,于是急忙问他,你想到办法了?

        他很是自信地点点头,然后对我讲,既然硬滴不行,那就只能和他来软滴。

        我兴奋得脱口而出,不能力敌,那就智取!

        这是张哈子一贯的作风!而且看他这自信满满的样子,我想他肯定是想到了什么锦囊妙计。

        于是我满怀期待地问他,你打算啷个办?

        他脸上露出无比自信的表情,讲,老子打算和他讲道理!

        我……

        也亏得是黎明前最黑暗,加上我初到此地,人生地不熟,否则的话,我非得在地上找一块板砖,直接把这货给拍死算了。

        他一个蹲在冯宅外面,逼得冯伟业都不得不动用‘一蛇两头’来防范的大汉,一个一拳头就能把行尸给打飞的肌肉猛男,而且还是一个无比执着且刚愎自用的家伙,你丫的说你要跟他讲道理?

        我觉得就是点化一块石头,都比你跟他讲道理要容易得多。

        我问张哈子,你打算怎么跟他讲道理?

        他讲,你莫管我啷个讲,你只要晓得,你刚刚喊那个人帮忙取眼睛这件事,差点把我们两个都害死。

        我心里先是一阵后怕,随即问他,我这不是为了帮你复明嘛,怎么会把我们都害死?

        张哈子讲,等一哈你就晓得老。

        又是这样说话说一半,也亏的是我欠他一双眼睛,否则我肯定要把他按在地上打,好叫他明白,说话说一半,是要挨打的!就像是那些写网络小说的,要是胆敢随意断章,是会被寄刀片的!

        不过既然是张哈子决定的,我想反抗也没那个能力,只好学着他的样子,也一屁股坐在地上,等着那位谢姓人的到来。

        果然,没一会儿,小镇方向就传来了一阵频率极快的脚步声,然后一道魁梧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我和张哈子的面前。

        我看见他在看到我和张哈子之后,脸上闪过了一丝疑惑,他讲,你们知道我会来找你们?

        我摇头,指着张哈子,讲,不是我们,是他。

        那姓谢的家伙上下打量了一番张哈子,然后才点点头,讲,我就讲为么子冯伟业要搞一具没得眼睛珠子滴尸体,原来是为咯搞个瞎子。既然这样,为么子你不让我帮你取两颗眼睛珠子过来?

        我看见张哈子没好气地‘看’了我一眼,显然是在责怪我当时让这壮汉帮忙从那四目脑袋里取下两颗眼球的鲁莽举动,以至于让这壮汉都误会了他。

        瞪完我之后,张哈子就对那大汉讲,我有眼球,只不过看不到而已。

        那大汉闻言,明显愣了一下,随即笑着对张哈子讲,不可能,你滴眼睛明明到冯伟业他儿子滴脑壳上,你啷个可能会有眼睛珠子?

        张哈子没有多加解释,直接摘下墨镜,然后睁开眼‘看’着那大汉的方向。

        此时东方有微弱的光芒刺破黑暗,恰好映衬在张哈子那一双清澈的眼睛上,使得他眼中都仿佛带着淡淡的光,一时间竟是显得是那般深邃。

        那大汉似乎并不相信,把脑袋凑上去看了看,这才一脸懵逼地看着张哈子,随即皱眉问他,你们是什么时候又跑回去把眼珠子给取了过来?----但是不对啊,没看到你们回来,那你们是怎么拿到眼睛滴?

        张哈子反问那大汉,讲,你讲有没有可能,这双眼睛本来就是我滴?

        那大汉闻言,笑着摇头讲,那不可能,除非你不是尸体,而是一个阳人……等一哈,你滴意思是……不可能,完全不可能!

        说到后面的时候,那原本笑着的大汉,脸上神情巨变,就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无比惊恐的事情一样。

        张哈子没有说话,只是坐在那里,‘看’着小镇的方向,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那浑身蛮力的壮汉,在一连说了无数个不可能后,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就好像是浑身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双眼之中罕见的出现了少许的茫然。

        我问张哈子,这家伙怎么了?

        张哈子讲,被我滴道理黑到老。

        我当时就不乐意了,我讲,你么子时候讲过道理了?

        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然后重新戴上墨镜,很是自豪地讲,有些道理,看一眼就晓得老,不需要太多滴言语解释。

        我原以为这五年来,我已经算是摸到了匠门的门槛,却没想到在张哈子面前,依旧如同小白一样,不仅理解不了他说的话,还跟不上他跳脱般的思维,让我很是有一种挫败感。

        张哈子讲,如果我是冯伟业手里滴那具尸体,那我肯定是没得眼睛滴,对不对?

        我点头,讲,这个我晓得。

        他讲,所以你现在晓得我为么子不让你喊他帮忙取眼睛老不?

        我先是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要是在冯宅后院的时候,那大汉真的三下五除二帮我取到一对眼睛----以他当时的勇猛,绝对能轻而易举的做到,那现在的我和张哈子就彻底解释不清了。

        只要我拿到眼睛,不管有没有装到张哈子的身上,都会被那大汉认为是装到了张哈子的脑袋上,到时候张哈子就没办法用自己的眼睛,来证明自己并不是冯伟业手中的那具尸体。

        那我和他的下场,毫无疑问就是一个死字。

        一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一阵后怕,还好当时被张哈子给阻止了,否则现在的我们,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也难怪张哈子之前会骂我的脑壳有包,正常人根本就干不出这种往自己身上抹粪的蠢事!

        至于我曾经想过用我们都被行尸攻击了,肯定和冯伟业不是一伙的这种证据来说服那大汉,现在想想也完全不可行,毕竟那大汉只要一句,区区苦肉计,就想骗到我来否定我的辩解。

        所以归根结底,还真的只能用张哈子那双眼睛来自证清白。

        我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张哈子,心里五味杂陈,在我还在纠结怎么帮他取回眼睛的时候,他就已经把这些后路都想好了,这份差距,也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缩小了。

        弄清楚了张哈子的道理之后,我又问他,你这道理没什么问题啊,那这货为什么还会被你这道理给吓到?

        张哈子讲,那是因为他也看出来冯伟业滴手段老。

        听到这话,我这才想起来,之前我给张哈子说那两口棺材里分别躺着我和他的时候,他也是身体颤抖,神情巨变,嘴里一直重复念叨着不可能这三个字。

        当时我就想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哈子只问我他的那具尸体眼睛是睁着的还是闭着的,还说冯伟业的实力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们所能对付的范畴,让我们两个有多远跑多远。

        只不过我们还没来得及跑,就被冯伟业给堵院子里了。

        现在看来,这壮汉也是想明白了张哈子当时害怕的东西,所以才会表现出跟张哈子一模一样的神情来。

        可是,这冯伟业到底是在准备什么手段,居然会把他们两个都给吓成这个样子?那大汉我不知道,但张哈子什么风浪没见过,一般的场面可吓不到他。

        张哈子和那大汉闻言,异口同声地讲了四个字:神人共祭!

        话音落,小镇里突然蹿起一道冲天火光,从位置上来看,正是冯家老宅!

        我看见张哈子和那大汉同时站起身来,面朝着小镇火光方向,嘴里同时惊呼一句:完咯(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