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从捡到仙剑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五章,心发大愿下

第五章,心发大愿下

        “我的问题在何处?”

        姜鹤听完有些迷茫,一时间想不明自己究竟问题在何方。

        而此时,李云正在悠闲的喝着酒水等姜鹤自己寻找答案,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李云不着急,这姜鹤倒是着急的紧。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方才提到过的。

        是什么呢...

        此时,姜鹤突然猛的想起:“先生是说我...因杀人之事而武艺不得进?”

        “然也。”

        用问题来回答问题,同时引导姜鹤的思绪,而不是直接告诉他答案。

        他‘自己’找寻出的答案,会更加的笃信。

        “我因杀人而武艺不进?武本就是杀人技,杀人技杀人,有何错?”姜鹤虽然自己找寻出了答案,但还是有所犹豫。

        此时,李云特意放慢了语调,悠然道。

        “姜鹤啊,你身为山匪,所杀之人,皆是弱者,与弱者相杀,有何进步?”

        而姜鹤则是有些着急了:“我绑这些书生是因为他们家财丰富,能引来门客对垒,我所对垒之人大多是那些功夫高强的门客,并非是屠戮弱者之辈。”

        他还是怕李云误会,继续急忙说道。

        “我姜鹤杀人,一不杀穷苦,二不杀妇孺。只杀刮民之人,或是为我人头赏钱而来之人,绝不杀无取死之道者,我劫这些富贵子弟,若是及时奉上钱银者,也是不杀,夺来钱银,亦有一半分予穷人苦人。”

        姜鹤之所以劫这些大族子弟,并非全是为了钱银,而是能和这些大族子弟豢养的门客武人有生死交手的机会,才是他的第一目的。

        此时,姜鹤拿刀指着张君瑞,这张君瑞一脸冷汗。

        “这张君瑞,乃是里长之子,里长一月奉钱五两,家族上个月却购置了价值千两的古董事物,据我所知,他张家并无其他产业,单单就靠那里长月奉,何来钱财购置?”

        “那李富荣家的商会,十年前的大旱之灾,他家的福荣商会,借机屯粮,大发了一笔横财,但是有许多百姓因此而亡,甚至易子相食之事都有发生。”

        “...”

        姜鹤将这些公子哥们的家底都说了出来,听的李云是一愣愣的。

        好家伙,这些个公子哥们的家里当真都是一些‘卧龙凤雏’,各个都有取死之道啊。

        李云眼神稍微看着这些公子哥们,这一个个刚刚还是江山社稷如何如何的,现在却是一个个如丧考妣,似乎真不知道自己家的情况如何...

        见他们这模样,李云心中已有定计,却是直言道。

        “姜鹤,你刚刚所言之人,是否是他们的长辈所做所为?”

        “没错。”

        “那既然是他们家长辈所为,那么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姜鹤一时间被呛的无言以对,而一旁的彩莲却是拱手说道:“小女子斗胆一说,这些公子哥们之所以能过上这么锦衣玉食的生活,都是因为他们的家族长辈搜刮民脂民膏,他们既能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些锦衣玉食,那和直接参与者又有何不同?”

        姜鹤见一旁的彩莲冒犯,有些着急拱手道。

        “抱歉仙长,我家彩莲多有冒犯,这彩莲父母皆是死于饥荒...”

        “无妨的。”李云沉吟片刻后说道:“方才我与这些书生子弟们把酒相谈,他们也并非什么好逸恶劳之人,反而是心中有一腔热血,抱负十足的读书人,真心为民,改一改这朝纲乱气,改这天下荒唐。他们父母长辈所做之事儿,未必他们会做!”

        “这整肃朝纲谈何容易...”

        “因为不容易,所以,便不去做了吗?”李云语气提高八调,气势上直接碾压了姜鹤,这原本欲言又止的姜鹤顿然不说话,只能拱手恭敬。

        “若是他们之中出了能一整朝纲乱像之人,而你将他们毙杀于此,那么便相当于你扼杀了这整肃朝纲之机会,这相当于你杀了这千千万万原本不应死去之人,你能为了钱银劫杀了这些书生们,但你能承的起杀了千千万万不应死去之人的孽债吗?到时候你念头不通达,武艺又谈何去进?”

        姜鹤一听便是冒了冷汗,他的思绪已经逐渐被李云牵着鼻子走了,气势落了一大头。

        被这偷换概念和逻辑强灌给弄的一愣愣的。

        此时,李云继续笑着说道:“还有,姜鹤,那些能被大家贵人雇佣的门客,也能说是真正的强者?真正的强者可不会屈居于权贵门客之下。”

        “或许说,其实你真正的目的是为钱银而战,而非为磨刀而战,和那些门客没什么不同,那样的话,或许他们于你而言也算不上是‘弱者’呢。”李云在这里稍微的调侃了一下,又没有太过分以凸显强势。

        这姜鹤可是大气不敢出,像个门童似的低着头被训。

        “于贫道而言,‘强者’并非是手持刀兵,武艺高强之人,也不是上穷碧落下黄泉的仙魔妖鬼,至于真正的强者吗...贫道也没遇到过呢。”李云面露沧桑之色,更显神秘,好似真的见过上穷碧落下黄泉的仙魔妖鬼似的。

        眼前这可是能驾驭飞剑的神人,姜鹤不得不信,更是恭敬,能比眼前这剑仙之人更强的人,那得多强...

        而此时,李云继续说道。

        “莫说贫道,对于你而言,你要寻的磨刀石,是能杀死你的人,而非,能被你杀死的人。寻弱者磨刀,只会徒增愚钝。”

        找,能杀死自己的人!

        姜鹤听完,顿时有一种气冲云霄之感,豁然开朗。

        “在下受用!”

        李云看着姜鹤一副被忽悠的一愣愣的样子,心道,赶紧去找能干掉你的人自杀去吧...

        此时,一旁的彩莲忍不住道。

        “他们..他们现今是雄心壮志,但日后若是入了那名利场,难保不会被腐蚀。”

        李云也在想这个问题。

        自己在这里救下了这些书生文人们,若是他们以后变成了贪官恶吏,像他们的父辈一样的话,又如何和?

        此时李云直接淡淡道:“他日若这些赤子忘记本心,恶堕入歧路,你便去为民除害,也是功德一件,你且见如何?

        “好!甚是好!”

        姜鹤念头通达,转身便看着张君瑞大声说道:“仙人的话,尔等可听明白了,今日我放过尔等,却是尔等欠我一命,若是他日尔等泯灭初心,我可是要讨回来的!”

        心发大愿,发乎于正气,甚至他那把血色森然的鬼头刀都没那么可怖。

        隐隐有共鸣之声响起。

        李云也看到了,一股子流光溢彩之气朝着自己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