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逆袭1988在线阅读 - 第324章 不告而别

第324章 不告而别

        王林来到周军家里。

        “弟,你来了。”王琳笑道,“文秀没过来?”

        “管她呢!”王林摆了摆手。

        “你们这是又吵架了?”

        “懒得吵!跟一个婆娘计较什么!”

        周军坐在沙发上,反过身来,哈哈笑道:“这就对了,千万别跟女人一般计较。王林,会不会下象棋?我们来杀一盘吧?”

        “没兴趣。”王林四下一看,“粥粥呢?”

        “回家了。”周军道,“你找她有事?”

        “没事,想听听她弹琴。”

        “那你得等等了,她估计还得晚一点才能回来了。我爸妈在给她俩姐妹上政治课呢!”

        “怎么回事?”

        “婚姻大事!”

        王林笑了笑:“这的确是大事。你家这两个公主,也的确不让人省心。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回家盯着?”

        “我不敢管。”周军笑道,“我这两个妹妹,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她们都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啊!我一开口,能被她们从道德制高点上把我碾压死!小霞就不说了,她是记者的嘴,我哪敢怼她?粥粥的嘴也厉害得很,你应该领教过的。”

        王林哈哈大笑:“我觉得还好,霞姐和粥粥说话都好听。”

        他看到王琳要去泡茶,便道:“姐,算了,我走了。”

        “不坐会了?”王林的手,都拿起开水瓶了,闻言只得放下。

        “我出去走走。”王林摆了摆手,转身出来,下了楼梯。

        楼梯间昏昏暗暗的,冷不丁一个声音传来:“有没有火?”

        王林吓了一跳,仔细一看,看到旁边角落里居然坐着一个人:“张美云?你怎么坐在这里?你不是谈了个男朋友,过年都是在他家过的吗?怎么又回来了?”

        “分了!”张美云掏出一支香烟,放进嘴里,“我买了包烟,但忘记买火柴了。你有没有?”

        王林微一迟疑,掏出一个打火机,递了给她:“送你了。我还有呢!”

        “谢谢。”张美云接过来,苦笑一声,“我是不是特别失败?”

        “生活有风雨,但也总会有阳光。”王林道,“睡一觉起来,明天会是一个不一样的天气呢?”

        张美云点着了烟,却忽然失控,双手抱着膝盖,哭了起来:“我打胎把子宫打坏了,医生说我以后再也生不了孩子了!我还怎么嫁人啊?我怎么嫁人啊?”

        王林轻轻摇头,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默默转身下了楼。

        他开着车,没有去沈雪那边,而是一个人来到了武定路的王氏别业。

        车灯照射下,他看到铁门前伫立着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苗条的女人,长发飘飘。

        王林在门口停下车,走了过去,问道:“你是谁?为什么站在我家门口?你不知道这大半夜的,挺吓人的吗?”

        路灯虽然昏暗,但还是看得出来,女子面貌姣好,很年轻,个子也高,可能有一米六八左右,穿着小高跟皮鞋,亭亭玉立。

        “你家?”她怔了怔,“这不是商立文家吗?”

        “哦,你认识商先生啊!你还不知道吧?他已经把房子卖给我了。”

        “那他人呢?”

        “他去新加坡了,他全家都去新加坡了。”

        “啊?什么时候的事?”

        “就今天啊!”

        “昨天是我生日,他陪我吃中午的时候,他都没有跟我说这事?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才不过一天时间,他就离开了?那他为什么不跟我说清楚呢?”

        王林心想,原来昨天就是你过生日啊!

        商立文离开,居然没跟她道别?

        王林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好,转身要走。

        “请问你知道他在新加坡的电话吗?”女子激动的问道。

        “对不起,我不知道。”王林不想插手别人感情的事。

        他转过身,掏出钥匙,打开了铁门。

        女子追了上来,说道:“我能进去看看吗?”

        王林有些警觉的看了看四周,问道:“你一个人?”

        “嗯!我不是坏人。”女子连忙说道。

        “看得出来你不是坏人。可是,你就不害怕我是坏人吗?”

        “你怎么可能是坏人?”女子道,“我只想到他房间里看看。可不可以?我求求你了。”

        她生怕王林拒绝,伸出手来,抓住了王林的手腕。

        王林皱眉道:“行行行,你松手!你进来吧!看看就走啊!”

        “谢谢你。”女子跟着王林进入别墅。

        王林把铁门拉拢,锁上,同时打开了庭院灯。

        庭院灯是可以双向控制的,可以在门口和室内同时开关。

        王林带着她,来到右楼,这是商立文以前住的楼房。

        “你以前来过这里吗?”王林打开门,摁亮灯光。

        “我没有进来过。他不让我进他家。”

        “为什么?你不是他女朋友吗?”

        “女朋友?——他有老婆的。”

        “啊!”王林耸耸肩,心想这事就很无奈了,“那你进来看什么?”

        女子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定定的看着客厅的一切,仿佛能从这些家具中间,找出商立文来。

        她看到了楼梯,便向楼上走去。

        王林跟了上去。

        “你到底要干嘛?”王林问她。

        二楼的门是锁着的,她推不开。

        王林道:“二楼是卧室。”

        “求求你,让我进去好不好?”

        “你先告诉我,你要进去干什么?”

        “我就看一眼他住的房间。”

        “为什么一定要看一眼?”

        “我求你了,好不好?”女人又抓住了王林的手。

        王林打开门,放她进去。

        商立文的卧室,也是房门紧锁。

        女子再次哀求的看向他。

        王林打开了那扇欧式木门。

        女子走了进去,四下看看。

        这里还没来得及收拾,一切都是商立文走后的模样。

        女子走到书桌前,拿起上面的一个像框看。

        像框是空的,里面没有照片,想必已经被商立文取走了。

        她又想拉开抽屉,但抽屉上了锁,她回头看向王林。

        王林摊开双手,说道:“对不起,我刚接手这房子,我只有各个房门的钥匙。这书桌的钥匙,我得找找。”

        他很快就发现了书桌钥匙,一大串钥匙,就安静的挂在衣柜门锁上呢!

        王林取下那串钥匙,试了试,把几个抽屉锁打开来。

        女子在其中一个抽屉里面,发现了一块手表。

        这是一块国产的上海牌手表,而且是很普通的那种,售价不过70元。

        女子忽然就哭了,嘤嘤抽泣。

        王林忍不住问道:“你哭什么啊?你要是喜欢这表,你拿走好了。”

        “这是我送给他的。他走了,却没有带走这块表!”

        “你进来,就是为了证实这一点?看他有没有带走你的表?”

        “嗯!我想知道,他心里到底有没有我。看来是没有!”

        “你们认识多久了?”

        “三个月了。”

        “才三个月!”王林笑道,“三个月能有多深的感情?”

        “你不懂,他对我很好的。”

        “好到不告而别?”王林杀人诛心。

        女子果然不哭了,抬起头,怔怔的看着王林。

        王林道:“行了,你快走吧!我还有事。”

        “我今天晚上,能不能在这张床上睡一个晚上?”

        “不行!”

        “我求你了,就睡一个晚上。我一直想陪他睡觉,但他死活不同意,说这样对我不公平,可是,我真的无所谓,我知道他有老婆,我知道他舍不得伤害我。但我真的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哪怕没有任何结果。现在他走了,我和他也许永远见不着了,我只想在他睡过的床上睡一个晚上,你就成全了我吧?”

        王林很觉惊讶,心想商立文玩的是女人心,而不是女人身啊!

        “我不能答应你这么荒唐的请求。”王林坚决的说道,“请你马上离开,不然我要采助强制手段了!”

        女人失望的站了起来,手里捧着那只上海表:“这个,我能带走吗?”

        “当然可以!”王林摆了摆手,“请你离开吧!以后不要再来了!这里不再是商家了!”

        他赶着她下了楼,看着她出了门,把铁门锁了,然后来到左楼的三楼。

        这里有钢琴。

        是的,他是来弹钢琴的。

        门窗紧闭,整个世界,是如此的安静,没有一点杂音。

        他弹响了钢琴,弹的是《命运》。

        这支曲子他并不熟练,谬误百出。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里只有他自己一个听众。

        他要的是排谴愁绪的一个发泄方法。

        王林弹了半个小时的琴,起身来到主楼。

        他把客厅的水晶吊灯、壁灯、台灯都打亮了,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抽着烟。

        客厅里的一架老式挂钟忽然响了起来。

        “当、当、当!”连着响了九下!

        晚上九点钟了。

        王林看向那个老式挂钟,上边是表盘,时间点是用罗马数字标注的。下部则有一个钟摆,会左右摆动,摆一下就是一秒。

        王林起身离开别墅。

        令他意外的是,之前那个女子,居然还站在门外。

        王林锁好了门,走到车边,回头看她一眼,说道:“商先生可能还住在他某个朋友家里,还不曾去新加坡!”

        女子怔了怔,对着他躹躬致谢,然后飞快的跑远了。

        王林心想,这女人真傻。

        他上了车,也不去小百灵了,直接开回了家。

        李文秀姐妹今天睡得早。

        他回家时,客厅已经是黑的了。

        王林刚进屋,就看到李文娟打开房门,朝他招了招手:“姐夫,你过来!”

        “快点睡吧!”王林朝他挥了挥手。

        “你过来啊,我有话跟你说!”

        “有话明天再说!”王林说道。

        “姐夫!你不过来你会后悔的!”

        “呵呵,我才不后悔呢!”王林说着,走进卧室。

        李文秀没有睡,半坐在床上,捧着《红楼梦》在看。

        王林关上门,说道:“看书多伤神啊?还不休息呢?”

        “睡不着,等你。”李文秀翻了一页书,“这书看进去了,挺好看的。”

        “那当然了,四大名著之首啊!”王林道,“有人一辈子就只读这一本书呢!”

        “一本书能读一辈子,说明这人很专情,就像我们女人,一辈子也只会爱一个男人。”

        “那些离了婚的女人,都不找男人了?”

        “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不会再找了。不过,我也不会跟你离婚!你想都别想!除非你死了,或者我死了!”

        “是吗?别说得这么肯定!说不定,你明天就想跟我离婚了呢?”

        “哎,看了这书,我想见见林妹妹了!上次她来过,我可惜没见着她本人。”

        “你想见她啊?现在可难了!她进了文工团,现在只在部队里表演了!”

        “真的啊?你和她还有联系吗?”

        “这还能有假?有联系啊,你想打电话给她吗?”

        “打电话就算了吧!那以后都见不着她了?”

        “那也不一定。或许还有机会吧!”

        李文娟又在外面喊:“姐夫!你过来一下!”

        王林道:“睡了!不过去!”

        李文秀道:“文娟,你干嘛呢?快点睡觉!”

        李文娟无可奈何,只得回房间去了。

        王林笑道:“明天三八节,你有什么安排?”

        李文秀道:“我请了半天假,我休息一天。明天你忙吗?”

        “我忙得很!”王林说道,“你约琳姐她们去玩吧!我就不陪你们了,明天是你们女人自由的节日!”

        “哎,我得奖了。”李文秀忽然笑了笑。

        “什么奖?”

        “三八妇女红旗手!”

        “全国的?”

        “不是,就是咱们单位里的!”

        “呵呵,这叫什么奖啊?每年都有人评上的!”

        “我得的奖就不是奖了?你得的奖才是奖?”

        “要我说,你连孩子都没生下来,还不能算是妇女!”

        “我不是妇女?那我是什么?”

        “你是少女啊!”

        “……”

        “我要是你,我就不要这个奖!你就跟厂领导说,本人李文秀,年方21,至死都是少女!”

        “啐!我才不当什么少女呢!我就要这个奖。我结婚了,也怀孕了,我就是妇女了!”

        “那你明天要去领奖?”

        “早就颁奖了,你不在家。你提到三八节,我才记起这事来。”

        “哦,那明天厂里有什么演出活动吗?”

        “有啊,厂里大礼堂有节目看,你要去看吗?不过,没有歌舞团的美女来哦!”

        “呵呵,那就算了。我睡了。”

        “嗯,我看完这一章也睡了。”

        晚上,王林做了些奇奇怪怪的梦,一会梦见沈雪追着李文秀在打,一会又梦见李文秀拿着刀子把沈雪砍得浑身是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