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在异界当监斩官在线阅读 - 010 世家、天子(一)

010 世家、天子(一)

        对于裴异这样的普通人来说,当官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出路。

        郴县县衙里有很多人都姓黄,特别是那些身居‘要职’的吏们。大楚王朝有科举,有皇帝,也有世家门阀。

        这是一个科举与察举并存的异世界王朝,世家门阀在这个国家有着极为庞大的力量。

        作为一名资深做题家,‘科举大人’,裴异证明了他在老家时的做题本事还在,也在这个世界那比老家高考还要困难不少的科举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所以裴异是很自信的。

        基于这种自信,因此裴异经常会做着自己日后当上县令,再一路升迁,直至位列三公九卿的美梦。但实际上他也清楚,这……好吧,反正他觉得挺有可能的。

        既然不是纯粹的察举制,科举制也同样存在,而且每年还有一堆考生高中被安排去做官。位于朝堂之上,三公九卿当中,也有不少人是纯粹布衣之身,甚至连寒门都算不上。

        这就意味着,皇权虽然向门阀世家妥协了部分,但也有着强大的力量。

        察举制的举人和科举制的举人是尿不到一块儿,科举制的举人和皇帝要更亲近一些。当然,也有选择了投靠世家的科举制人才,就比如黄大人。

        “在朝廷下派新县令到郴县来之前,你倒是确实可以过过这县令的瘾,抓紧时间吧,裴大人。”

        “啊?”

        又是一盆冷水,淋在了刚刚又上头起来的裴异头顶,裴异迷茫地眨了眨眼,看着面前的倪校尉:

        “啊?”

        “嗤——”

        看到裴异那二愣子一样的表情,倪校尉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她弯着眼,看着裴异,“怎么了?”

        “没事。”

        裴异的痴呆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很快,他就恢复到了面无表情。“只是刚刚想到了别的事情,没听清您在说啥,您刚刚说啥来着?”

        “真是个官迷。”倪校尉抬起手,在裴异的脑门上点了下,“郴县可是个大县哩,裴大人。黄家在衍州耕耘了多年,州里大多数县的县官都和黄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即使县令是由朝廷任命,但只要能过来到郴县任职的,那也都是亲近黄家的人,而非你这种。”说到这儿的时候,倪校尉上下打量了裴异一番,“布衣之身,却又不愿和世家高门亲近交流,这可不是黄家人喜欢的。”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裴异肯定也已经明白了。当然,即使是倪校尉不说,裴异对于这件事情其实也是清楚得很,只是他心中总还存在着一些幻想罢了。

        郴县的很多产业都是黄家的,虽然和皇是一个音,但此黄非彼皇。不仅仅是县,在县之下,皇权所触及不到的地方,‘黄家’的东西就更多了。

        裴异所在的郴县地处衍州,黄家是衍州的高门,主家位于衍州郡城砚城。而黄家又依附于裴家,这个裴家当然和裴异没什么关系。和一州之地的高门黄家不同,裴家是‘阀’。

        门阀门阀,是门第和阀阅的合称。并不是所有的高门都能被称之为‘阀’的。

        裴家的上一任家主是三公之一的天下兵马大元帅,大司马裴晟。

        不过他已经死了,死在去年。死因是与乱军首领卢成交战的时候身负重伤,魂灵失守,堕入魔渊,后化身大魔连屠大楚十城,造成死伤以百万计,血流成河,哀鸿遍野。

        最后,这位堕了魔的前天下兵马大元帅死在了当今的太子手下。而自此,原本名声不显的太子也正式名扬天下。

        自从去年的大灾之后,驻扎在郴县外军营中的军队精锐程度又上了一个级别。因为裴异经常出入军营,所以他对于县外军营的情况是很清楚的,比前县令黄大人要清楚得多。

        大楚的军力十分强盛,军队披甲率是百分之百,而且还拥有着规模庞大的脱产军队。比如圣都那边八校尉手底下的南北禁军,也叫中央军,乃是全天下最精锐的部队。

        去年的时候,伴随着某位大将军的到来,郴县外的军营里就多了一支五百人规模的甲骑部队,人马具装。

        那支甲骑部队并不听从那位大将军的号令,反而是由校尉倪忻指挥。但他们的精锐程度却又比那位大将军自己的亲卫还要高。

        这几年县城的变化不大,裴异第一年来的时候是怎样那这几年就还是怎样。

        不过,县城以下那些乡村的变化倒是很大:其中最明显的就是,乡村的治安和收成都变好了,特别是那些没有大族控制,宗族势力很淡,姓氏很杂的村庄。

        原因之一就是县外的军营,在以前,县外是没有军营的,县城也没什么军事力量。

        而自现任皇帝改革之后,县城虽然还有地方兵,但也就是管管城墙了,而且还不再由县衙指挥,一切指挥权都归了地方军营的最高指挥官。

        地方军营里的官兵都是外地兵,是不是中央兵裴异不知道,裴异只知道军营的的一切开支不由地方负责,而是由国库直接供给。

        驻扎在县城外的军营做的事情并不多,除了日常操练外,就是隔三岔五地剿匪了。裴异作为县丞经常要和那些军队们一起开拔去剿匪,作为一县之令的副手,这种事情当然是由裴异来负责的。

        在裴异的老家,古代有着皇权不下乡的说法,这里虽没有这样的说法,但在以往,情况也和老家古代那边差不多。

        而如今,在很多地方,皇权已经开始下乡了——啬夫、游徼、典长,这些都是近年新设立的乡级官职,分别主税务、治安以及政务。

        这些职位在有的村子有,有的村子没有。和不怎么下乡的黄县令不同,裴异是经常接触乡村的,郴县下辖的那些大村小村他都有去,都有看过,对这个国家的乡村情况,至少是郴县周围乡村的情况,了解得很清楚。

        军队下县,皇权下乡。作为现代人的裴异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在过去,对于这些黄土朝天背朝地的农民们而言,位于头顶最顶端的‘人’是谁,其实他们是不知道,也不关心的。

        而如今他们知道了。

        天子陛下的这种行为会带来什么后果,什么影响,裴异相信这个世界的世家们应该是很清楚的,相当清楚,甚至比自己还要清楚。

        “裴大人,你对黄家是怎么看的?”

        “倪校尉指的是黄家还是天下所有的世家?”

        倪校尉的眸中闪过一抹异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