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在异界当监斩官在线阅读 - 031 大宗子弟裴异(一)

031 大宗子弟裴异(一)

        “大,大人……”

        “又怎么?”

        “阴煞道人也死了……”

        “……”

        这是发生在裴异回家路上时的对话,某个不知名的场所,某个不知名的房间。从房间里的装修和摆设上来看,这地方肯定不是一个普通人能住得起的。

        “凶手呢?”

        “名字叫做桃白白。属下认为,他和上次杀死阴极道人的凶手应该是同一人。”

        “桃…白白?”

        “是的,桃白白。乃是一位一品冠绝的武者。”

        “……荣成啊。”

        “属下在。”

        “你的武道境界是什么来着?”

        “禀大人,属下乃是二品。”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大,大人?”

        “砰!”

        宽阔的大厅中传来一声炸响,当然不是那个禀报的人脑袋被‘大人’给打爆了,而是大人猛地一拍身旁的桌子,将桌子拍了个粉碎。

        “一品冠绝,一品冠绝…一品冠绝!!!”

        半步大酱……呸,一品冠绝又可以叫冠绝一品,还可以叫超一流高手,称呼有不少。

        “何门?何派?何家?何部?”

        “不,不清楚……”

        “一个一品冠绝,怎么可能他妈的不清楚!!!难道一品冠绝是什么大白菜吗!?”

        大人的咆哮撞击在大厅的墙壁上,带起阵阵回音。

        “不清楚就去查!!现在去!!!”

        “已,已经查过了!大人!完全找不到任何记录啊!大人!他,他当时杀死阴煞道人,并夷平整个化作鬼蜮的刑场时所使用的招式,我们在记录中找不到任何信息呀!大人!”

        “不是楚人?”

        “还,还在查,大人。我们目前也推测那桃白白并非楚人,是朝廷从楚国外请来的……他,他自称是个杀手,拿钱就办事,自称天下第一杀手桃白白。”

        “此,此外,他还有个侄子名叫裴异,在郴县的县衙里担任县丞。此次黄家抄没案中,也有他的身影。”

        “侄子?”

        “回大人,那桃白白的侄子裴异乃是天和三年的举人。在他来郴县上任的最初几年里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实力低微,不过显锋境大成,平日里也并未和黄县令起过什么矛盾,做事永远都是黄县令怎么说他怎么做……”

        “说重点。”

        “啊?”

        大厅里,大人的吸气声变得更沉重了几分。

        “不要,说,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直接说他不对劲的地方!”

        “也,也没啥……”

        “荣成!!!”

        “噫!哥…大人!”

        “算了算了算了……”

        那是饱含着恨铁不成钢之意的声音,“我自己来吧,我自己来。这事儿你不用察了,我亲自接手。”

        “大人,我还……!”

        “啪!”

        “给我闭嘴吧你!滚回去!”

        【…………】

        数个小时之后,下午五点,还是早春楼。

        今天的早春楼被包了场,楼外站着的全是身披重甲,头戴双羽饰兜鍪的兵士。

        在早春楼的二楼,是裴异和一个身着黑色公服,腰着金印紫绶,身材清瘦的男人。

        金印紫绶乃是楚国除皇室以外最高规格的印绶。楚国的刺史和老家那边汉朝初期的刺史很像,但又不大一样。

        虽然职责同是替皇帝监察天下,但这边刺史手中是有军权的——自带一支军队,皆为从南北禁军中挑选的精锐:突骑两千、轻骑三千。

        另外,刺史可以直接从地方司法机构提走犯人,不需要经过任何手续。如果阻拦,将会被视作谋反。

        刺史相当于皇帝臂膀的延伸,拥有着皇帝的部分权能。

        坐在裴异对面的这位倪刺史,在他找到当时已经下班的裴异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朝着裴异郑重地行了一个大礼,搞得裴异当时有点懵,因为这位刺史大人的腰间可是挂着那金印紫绶的呢。而他不过是一个铜印黄绶的小官罢了。

        直到他知道了刺史姓倪。

        好家伙,自称布衣出身的倪校尉直接变了个金印紫绶的刺史爹出来。

        “裴县令一表人才,不知婚嫁否?”

        在和倪刺史谈完了公事之后,坐在这件早春楼里,两人再谈论的东西就是和公事无关的拉家常了。倪刺史似乎对裴异这位仪表堂堂的英俊的四百石八品小官很识满意,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笑。

        “我那女儿生性顽劣,应该没少给裴县令添麻烦吧?”

        虽然倪刺史是个刺史,还是皇帝下派到各个州的廉政人员,但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这么会说话,一口一个裴县令,给裴异整得人都要飞起来了。

        “哪里,倪刺史哪里的话!”裴异也是笑呵呵的,他一边回应着倪刺史,一边从盘子里夹着菜,送到嘴边。

        “倪校尉刚正不阿,爱民如此,个性沉稳,哪有添麻烦的道理!下官还未曾婚嫁。”

        “那可有心上人?”

        “没有。”

        倪刺史弯着眼睛,也没顺势问下去,而是换了个话题,“不知裴县令师出合门何派?”

        如今,在黄家抄没案中大放异彩,可以说是力挽狂澜,救了皇帝面子一波的裴异,功劳巨大的他自然是会被上面注意到的。

        而这一注意,若是对于别的正儿八经的土著来说还好,可裴异毕竟是个肉身穿越的穿越者。他在这个世界是没有过去的痕迹的。

        不过,倪刺史倒也没问过这个,至少截止到目前是没问过的。

        “额,其实我没有门派。”

        “可那位桃前辈不是你的师叔么?”

        “额,那到是,不过我的确不是鹤仙流的弟子。”

        “鹤仙流?”

        倪刺史眼中的笑容消失了,面色变得肃然起来,“可是裴县令师叔出身的武道仙门?”

        “嗯。”既然选择了让桃白白这个马甲出来,那演戏也就只能演到底了。裴异也不在乎演技什么的,反正他也没啥演技,直接全说真话,其中掺上一点点假就行了。

        “鹤仙流,也可以叫鹤仙门,宗主是我…现在还不是我师傅,人们都叫他鹤仙人。”

        “鹤仙人?”

        这显然是个并不存在于大楚境内的宗门,大楚国内大小宗门数量虽极多,但一品冠绝可不是什么大白菜。

        更别说那桃白白所在的冠绝一品都不是宗主的宗门了。

        在楚国,这是只有那些顶级宗门才能拥有的顶级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