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节 白泽2

第七十八节 白泽2

        眼下这种情况似乎就是对这句话的特别注释……虽然这并不是张成希望看到的。

        哈……原来我一开始就暴露了吗?我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诸神视线之下……

        如此说来……张成看着面前的女牧师。

        “这么说,你知道我的身份?”

        “是的。”女牧师回答道。“我知道,你是一个异人。”

        果然……幸好在这个世界,异人太多了。虽然张成曾经诅咒过盖娅,为何要将自己卷入这种毫无希望的穿越中来。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暗自赞美那位伟大的神上之神。

        如果这个世界只有他一个穿越者,那么他就连最后一点侥幸心理都可以直接丢了。如果对方直接说出“旅法师”这个词,那张成就知道自己一切手段都是自欺欺人。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么他能做的也就是努力想办法利用虚空城堡逃避穿越。

        “山鬼……有这样伟大的神通吗?”张成问道。如果山鬼能做到,那么就意味着任何一个神祇(毕竟山鬼哪怕在神祇之中也是很弱的那个)都能做到。那穿越者们(不只是张成)可谓全然没有任何机会。还保什么密,直接破罐子破摔就好了!反正什么秘密都不可能保得住。至少不能长久保住。

        “如果论及神职的广度,我主确实并不特别强大。”女牧师说道。“但是如果论及神职的深度,那么世上应该鲜有神祇能和我主媲美。”她伸手从身后抱起了小羊。“我之所以能知道关于您的事情,是因为我有它……”

        张成看了半天这头独角羊。毫无疑问这应该是一头异兽,不过张成并不认识。

        “这是一只白泽。”女牧师介绍道。

        这世界的白泽有什么本事张成不知道,但是地球上的白泽可是传说中的神兽,能说人话,通万物之情,晓天下万物状貌,透过去,晓未来。

        原来如此……异兽白泽拥有预知能力,而山鬼拥有异兽神职,理所当然可以通过白泽,间接的拥有预言能力。

        “原来如此,我懂了。”张成明白了。确实,如果一开始就知道预言,张成就会有较大可能主动违反预言。“村民都怎么样了?”

        “都平安无事。村子里虽然部分房屋损坏,但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女牧师说道。“我让他们在安全的地方呆到天亮,天亮之前不要出来。”她说道。“现在这里只有我们。多谢您出手相助,救了这个村子。”女牧师说道。“我无以为报,但我这里有白泽,如果您愿意,可以让它为您探测天机。”

        “啊!”张成立刻感兴趣起来。这可是神兽啊,号称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

        “不过白泽也并非全能,特别是对于未来的预言,需要花费很多精力。其他的问题您尽可问,但是关于未来的问题,您只能问一个。”

        “我只能知道这个世界的事情!”小羊向上一跳,跳到牧师的怀里。这是它第一次开口说话,声音很像是两三岁的人类幼崽,清脆的童音。在它看着你的时候,你会发现它的眼睛里满满都是警惕。“其他世界的事情我就爱莫能助了。”

        “那个……你知道我想问什么?”张成一惊。

        “当然,”小羊回答道。“所以我知道你想带我走。”

        这是怎么做到的?张成只能说又惊又喜。这羊太厉害了。“你能跟我走?”有这么一个预言系生物牌,那真的是美滋滋。

        “能,但我不愿意!”小羊很果断的回答。“我绝不会和大灵为伴!因为我讨厌所有的大灵!”

        呃……这个……

        “如果你想我跟你走,你身边就不能有任何大灵。你明白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嗯,例如祸斗那种蠢货无所谓,但是大灵不行,绝对不行!”

        和小熊冲突……虽然这个白泽很厉害,但是和小熊比……张成心中念头闪过,只见面前的白泽已经有所感觉。它用力的哼了一声,扭过头,露出一脸不屑。

        话说为什么一只羊的脸上可以露出“不屑”这种神情啊?但事实就是如此。

        “既然这样,除了预言之外,我会回答你三个问题。”白泽说道。“我现在的力量只够回答你三个问题的。”

        刚才还说任意回答的,一转眼就变成三个了。显然白泽生气了。当然话说回来,刚才是女牧师许诺的,和白泽是两回事。白泽这不算食言。

        “你知道河神是怎么回事吗?”张成问道。

        “某个实验而已。诸神经常会进行这种实验。”白泽回答。“如果你想知道实验内容和细节,那么要算第二个问题。我建议你不要浪费这个机会,因为这事和你没什么交集。当然你如果非想知道,我也可以满足你愚蠢的好奇心。”

        为什么这只羊说话会有一种如此的傲慢?张成忍不住腹诽了一句。

        “因为我和大灵不一样,我是有性别的,我是母的!”白泽说道,再次冷哼了一声。

        母的就能这么嚣张……等等!这家伙会读心!真正如字面意思上的那种读心。而且不需要杀死对方后读取脑子,而是隔着一段距离就能读心。这个……太厉害了!

        “那,哪里有……”张成本来想问哪里有大巫,但是旋即明白这个问题没必要,太浪费了。因为大巫都是名人,也就是说到了地方打听一下就一定能知道大巫的情况。当然如何去活捉一个大巫就是另外一个问题。“我要怎么尽快抵达营丘。”他问道。

        没有好的地图(只有一张很差的,差的甚至让人分不出到底在哪里的九州地图),没有定位装置,没有向导。哪怕拥有相对来说很优秀的交通工具,张成预计自己要花费几个月时间才能抵达目的地。

        “神战!”白泽用轻蔑的目光看了看他。“进入神国,出来的时候想在哪里就可以在哪里!”

        张成瞬间想起了之前小雅的离开。原来小雅也用这种方法赶路的吗?不过小雅肯定是利用自己特殊身份,而张成这边……就只能说借着神战的东风了。如此以来,这趟有些盲目的旅行就变得很简单了,当然要付出代价,代价就是必须在神战中存活三天。

        对别人来说可能是个挑战,当张成觉得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应该不是大问题。

        原来如此……有这么简单的捷径可选。

        不过这也让张成明白自己刚才浪费了一个极大的机会。河神的来历其实他根本不需要去关心的。他开始小心的想自己第三个问题,以及还有那个预言。

        “预言……可以发生改变吗?”张成最后觉得自己可以牺牲一个问题确保预言的可靠性。

        “不可以。预言说的是定数,如果有变数,预言就无法准确的表达。所以预言中含糊的部分想怎么理解是个人的事情,但是预言中明确的部分是一定会发生,也就是所谓的‘天命’。这个和任何人的意志都无关。能够扭曲改变天命的,”白泽漫不经心的回答。“唯有昊天。不过你要是值得昊天为你改变天命,那么死了都不算亏。”

        张成这下子明白了。他曾经代入世界树的意识,所以隐约的明白改变天命对于世界之主来说是一件多么不情愿的事情。世界本身就是一个用各种法则堆积而成的纸牌屋,挪走一张牌可是会引起局部甚至整体的崩塌的。要是世界之主付出这样的代价来对付你,确实你死了都不算亏。因为你已经给祂造成足够的困扰和麻烦了。

        如果说他现在想知道什么未来,那么无非三件事。小熊的神战计划会成功吗,它能得到神职吗?张成能完成那个游戏里都根本不曾出现过的“升级边城大夫”任务吗?或者说,他能为昆吾大夫及时抓来一个大巫吗?还有第三个问题,那就是他作为旅法师要怎么进一步保护自己,隐藏真实身份?不能再动不动就被人看出异人身份。

        至于其他的一些问题,比方说那个游戏是怎么回事。穿越者怎么才能不再穿越诸如此类,因为白泽明确说过它只知道这个世界的事情,所以也就不用问了。

        只有一个问题的机会……

        “我想问一下,我……能在神战中得到扭曲神职吗?”

        如果白泽只是回答了一句“能”或者“不能”,那么这个预言也就价值有限了。就像是当初巫员的占卜一样,有帮助,但并不能起决定性作用。

        白泽略微张开了嘴,说出一个张成能听见,却无法重复的音节。就在这一刹那间,所有的,包括时间与空间,都像是凝固了,周遭静寂无声。张成看到女牧师的头上出现了一个虚幻的身影。那是一个眼睛中闪烁着银色火焰的女性,她身体虚幻不实,漂浮在空中,白绒花在她的脚下开放。她显得是那么的美,又是那么的危险。

        这个身影并不是逐渐浮现出现,而是凭空冒出,似乎她一直都在,只是你看不见而已。

        这个世界什么东西都不再流动,张成想动,却发现哪怕连眨一下眼皮的力量都没有。他被冻结住了。但是他依然能看,能听,能思考。所以马上察觉到除了他之外,其他的东西也被冻住了。他不能查看四周,但就眼前能看到的东西而言,哪怕白泽身上飘扬的毛发都保持着飘扬状态,无法落下。

        “时间静止?”张成在心里对自己说道。而白泽的声音此刻传进了张成的耳朵里。

        “很难,”白泽说道。“这件事情起因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扭曲整个神域的神力流动,从而赢得额外好处纵然是一个理由,但扭曲神职并不完全,姮娥真正想要的是修补完善这个神职,将其彻底完成。祂早已经预料到有人会觊觎扭曲神职。你会成功的来到扭曲神职面前,因为昊天中意于你。但昊天不会为你改变天命。所以你能不能得到它,终究靠你自己。”

        世界上的一切都突然恢复正常。张成发现自己又能动了,而那个悬浮在女牧师头上的虚幻身影也看不见了。

        这是……张成有些迷惑,但是他看到白泽疲倦的垂下脑袋。小羊刚才还看起来活力十足,但此刻却一副被掏空的样子。也就是说,预言未来这种事情其实是一件很费力的事情。

        “顺带说一下,”小羊用一种显然有气无力的声音说道。“你最好赶紧离开这里。”

        女牧师抱着白泽再行一礼,转身离开。她的身影一路消失在村里小路的尽头,被建筑物所遮掩,转眼就看不见了。

        张成挠了挠头。为什么有这种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被白嫖了一样。

        啊,不,人家是付过嫖资的……呸!什么比喻啊!

        总之,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一种排斥和敌意。张成自觉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充满善意,没理由会招致这种排斥。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因为我这个异人的身份吗?

        也就是说,除了极少数例外,比方说黄熊、巫员之类,大家其实都很讨厌穿越者。哪怕不将他们视为危险,起码也将他们视为麻烦。这个危险或者说麻烦因何而来?答案不言自明。

        所以说……老刘的做法是错的。

        张成之前也觉得老刘的想法很好,当条咸鱼。当然因为种族不同,他不能独自生活,而是选择托庇在昆吾大夫的羽翼之下。但是本质是一回事。不过他现在知道了,这根本没什么用。

        诸神其实都知道。祂们看待穿越者就像是看着烦人的蚂蚁一样。祂们现在没按死你不是因为你逃离了祂们的视线,而是因为祂们暂时没空。

        不……其实不能这么说,老刘根本没有别的选择。别的选择死的更快。

        张成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好像之前听到过的,穿越者其实有个“大限”,大概五年。基本上穿越者活不过五年。之前他不相信,但现在觉得或许是真的。也就是说……穿越者等同于病毒,诸神等同于免疫系统。诸神迟早都会消灭掉入侵者的。这就是世界的本质。

        张成突然从口袋里掏出旅法师之书,翻开第三章“神祇”。读这本书要掉san值,所以他一直不是特别在意,觉得自己还有大把时间可以慢慢找机会读。但是现在他突然明白,他必须尽快的读完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