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节 送车

第八十一节 送车

        “买入,全部买入……”坐在交易大厅里,老刘一身西装领带,站在交易员的边上,看着他操作着期货买卖。

        大厅里开着空调,但是气氛依然火热。老刘额头冒汗,这一半是温度和服装,另外一半则是来自内心的紧张。在高杠杆的作用下,此时价格每上升一分或者没下降一分,那都是几万几十万的收入或损失。

        常有人描述这些金融投资者看着自己浮亏金额一点点上涨时候的感觉,将其非常形象的形容为“就和从身上割下肉一样痛苦”。事实上虽然金融市场不会拿着刀在你身上刮肉,但几万几十万的金钱从你口袋里如流水一样流淌而去……这种感觉确实是反人性的。老刘虽然有文珠的底气,但是额头那也是大滴汗珠朝下流。

        老刘时不时会毫无风度的用自己的西装袖子擦掉额头的汗。尽管边上就有纸巾,尽管他很清楚哪怕盯着屏幕看也不会有什么效果,但愣是没空去拿一下纸巾。

        “还有五分钟……还有四分钟……还有三分钟……”老刘焦急的看着手表。文珠起效的时间被限定了,因为例如“开盘”之类的词有误解的可能,但是“上午x点正”却难以被扭曲。

        一切其实都在按照预定计划进行,但老刘依然额头不受控制的继续冒汗。

        张成在较远处看着老刘操作和下令……其实他倒是觉得在大客户室会更好一些,不过老刘选择来大厅那也无所谓。

        两分钟……一分钟……时间到!

        “跌了……跌了!”伴随着这个叫声,屏幕上的曲线图突然一改之前的走势,以高台跳水之势向下倾泻而去。老刘站直身体,用力呼出一口长气。

        就算有文珠,心里其实也还是很怕的。

        只是很短的时间,老刘的投资就跨越了亏盈线,换句话说开始赚钱了。

        交易大厅里,有人高声呼喊,有人捶胸顿足。形形色色人等各自都有不同表现。老刘转过头,看着边上的张成,比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十几分钟,仅仅十几分钟后,老刘就从亏损百分之十左右瞬间跳到了盈利近百分之八十左右。

        这就是杠杆的威力,将风险提高到极限的同时,也将收益提高到极限。

        “呼……果然如此……好了!”老刘对着交易员说道。“到这个位置的时候,给我结束!”

        “刘先生,这个位置明显还有很大的余力……”

        “不,到这里就够了!”老刘很严肃的下令。说是刚才暴涨暴跌,但是在这种空头多头拉锯的时候,这种小规模的暴涨暴跌其实也就是这么回事,随时可能会翻身。

        一切很快就结束了。

        两个人开始从大厅往外走。此时大局已定,老刘额头上的汗珠急剧减少。

        “刘哥这么做是第几次了?”张成信口问道。

        “第四次了。”老刘倒是一笑。“第一第二次其实都是试水,金额不大,上一次才是真正的投了大本。这一次则把我全副身家都丢进去赌一波了。”他自嘲的说道。“老弟,不怕你笑话,在有文珠之前,我在这里面一直都是亏钱,从来没赚过。”

        “早些年,办个厂子。后来生意不好做,把厂子给关了。手里拿着钱,就想要顺路来玩一点投资,”他不好意思的说道。“别看不管是哪个,我虽然都很有信心,但实际上都只是慢慢从新人变成了一个老人,始终变不成高人啊。哎,最后自己都放弃了,结果闲着没事上网……这一上两上,把自己给赔进去了!”

        他叹了口气。“最后却变成这样子,又谁能想得到?”

        “这样不会有问题吗?”张成说道。“会不会被人察觉?”

        “别人察觉了又能如何?”老刘显然是毫不在乎。“别的不说,我那个交易员肯定已经察觉到不对头了。我这种操作……几个月来做一次交易,然后每次交易都是坚定的全仓出击,半点余地都不留,然后都是把金融杠杆放大到极限……老弟你注意到没有,刚才别看我腿在发抖,但他的手也在发抖啊!这种情况一次倒还好,只说我疯了。但是连续两三次都是如此,还次次都赚得盆满钵满,他不怀疑就见鬼了!”

        “可是怀疑了……不是对我们很不利吗?”

        “老弟你想多了啊!这是合法的投资,光明正大。就算觉得我的操作很神奇,说到底也只能怀疑。怀疑又能怎么样?这年头值得怀疑的事情太多了!你说这事吧。这可能是我拥有某种超自然能力干扰了价格,也可能是我从某个渠道得到了精确无误的消息……你说他会相信哪个可能性?”

        张成琢磨了一下,认为老刘说的有道理。人总是会尝试用已知的东西来解释未知的事物。就算别人知道老刘这种恶鬼一样(全仓,高杠杆而且是短时间内快进快出)的投资方式有问题,他们也会认为这是老刘拥有了隐秘而且绝对可靠的消息渠道。而绝不会想到“超自然能力”方面来。

        “刘哥,我一直在想……有没有可能文珠这种东西可以落在外人手里?”

        “当然可能呀。”老刘哈哈大笑。“可是啊,人这种东西就是有这个毛病的。你想,他拿到了文珠,用文珠赚了一笔,这么神奇的东西,他就理所当然会去追根刨底了啊!这么好的东西从哪里来?等到他搞明白从哪里来……他也就是我们的同伴了呀!”

        老刘丝毫不怕。他不会刻意去传播穿越的事情,但是真的有人来调查,他也不会死守秘密。反正对于他来说也没什么损失不是吗?

        “如果有人拿文珠去研究呢?”

        “研究不出什么东西的。”老刘说道。“你以为穿越之中就没有学者科学家之流?越是好奇心重的越容易中招啊!顺带说一下,有件事情你可能不清楚……文珠这东西并不是很坚固。看着它质地像是橡胶,但它可以被破坏。不止是被破坏,它甚至寿命都有限。我以前听人提及,这东西哪怕密封保存,也就是三五年光景就会风化为粉末了。”

        三五年吗……张成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两个人已经一路来到了大客户室。老刘算是大客户,所以在这边有个独自的房间可以耐心的操作着余下的细节问题。

        从大盘来看,毫无疑问的今天经历了一波大震荡。这是多空激烈争夺的常态。当然这些震荡现在和他们已经完全无关。老刘在这边计算着赚到的钱。因为两个人使用一个账户,钱是混在一起的,现在要按照各自的投资额分开。

        “老弟最近有什么想法?”一番操作之后大局已定,老刘自然心情大好。下一轮再积累这么多文珠,估计起码要几个月。话说穿越者这个“职业”确实非同一般啊。

        “想买辆车。”张成说道。“而且我想出去转转……刘哥,你说我想买枪支弹药……去哪里合适?”

        “去那些可以合法持枪的国家呀!”老刘显然觉得张成这个问题问的有点蠢。“合众国也行,南边也行……反正这种国家很多。到处都有。你只要在网上事先了解一下就行了。”

        “但是我想要买很多。不是一把两把,”张成说道。老刘刚才的话提醒了他,旅法师和普通人不一样,所以不管怎么提问都没关系。因为大家最多只是怀疑。单单是怀疑通常来说并不会带来什么危险——通常如此。“不是一点两点。我想大批的购买。”

        “老弟想当军火商?”老刘哈哈大笑。显然,他只是觉得这是张成大赚了一笔之后产生的狂想。完全可以理解的。“这个有两个途径。第一就是去北边的毛子国。大毛二毛三毛之类……我听说那里军队基本上很腐败,很多军火库什么的都被士兵拿出去偷卖了。如果你能找到门路,那把军火库给搬空了都没问题。还有第二个就是去西边的邻居那里,”他压低声音。“看看国际新闻就知道,那边是战乱地带。各种人,各种部落,各种军阀,甚至有些地方还有大国的驻军呢!那个打的热闹啊。那种地方政府统治秩序崩溃,一定会有黑市存在,在黑市里估计啥都有。只要不是太离谱的武器,基本上都能光明正大的买得到。而且甚至连合众国的先进军事装备也能买得到。”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张成心中想了一下。前者怎么说呢,虽然号称腐败,但说到底依然是一个正常国度,国家机器那也是正常运作的。也就是说,外人在没有门路的前提下,好办不好办还真的不知道。相反战乱的国家那真的毫无遮掩了。毕竟是信息时代,张成也是有所了解。说是“黑市”,但那种地方实际上是光明正大的,就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码标价售卖。

        此时老刘已经将账算完了,他将细账写在纸上,交给张成看。

        虽然说双方的投入其实不对等,老刘付出了更多的文珠,更多的事先准备,就连投资项目都是他事先精心挑选的。而张成几乎什么都没干。但是老刘很慷慨的按双方投资比例进行分赃,所以说老刘其实是个厚道人。

        张成没什么好说的,和预料的差不多,他的投资翻了一倍。现在他拥有四千多万的现金了。买飞机买船舶那还嫌少了点,但是买汽车买马之类已经绰绰有余了。

        去买点武器什么的……应该没问题的吧?主要是他需要大批量的子弹。起码几百万发子弹那种档次才够用。

        “这次机会比较意外,”老刘说道。“我之前以为会去外国玩一把呢,没想到国内发现了这样的好机会……其实也是我们两个资金少……”他略微有限遗憾。两个人加起来也就是几千万,只怪他之前因为离婚以及赌狗之类的事情花掉了太多钱了。这种资金以个人来说这确实不少,但是以投资者来说……这点资金真的只是小虾米,丢进去连水花都不会起一个的那种。说起来他也确实太胆小了一点。终究是底气不足,对于文珠的力量认识不够。否则正常情况下他应该从银行借款,借个一大笔投入才合适啊!不过没关系,还有下次的。“不过下次,我们就去南边的某港玩,那边是可以直接玩外盘的。”

        “好的!”张成说道。

        两个人离开了证券公司,上了老刘的车。

        “老弟,来,老哥我送你一辆车!”老刘哈哈大笑着。“想要什么?轿车?suv?还是跑车?”

        “刘哥,”对于这个问题,张成其实之前就想明白了。“还是不必了,我要的车……恐怕你会笑话。”

        “笑话?怎么可能!”老刘一脸不解。“这车啊,和老婆一样,所谓人各有爱。有人就是爱宝马,有人就是爱奔驰。爱宝马的人看不上奔驰,爱奔驰的人看不上宝马……种种事情千奇百怪我都见过了,都是常事。我怎么会笑话呢?你特别钟爱是某个品牌?”

        “不不不,我对品牌没什么兴趣。”张成回答道。“我其实就看性能,性能差不多就行。”

        “那简单了,老哥给你推荐几个,其实我在车圈里也是老人了。现在当然年龄大了,对新车什么的也慢慢提不起劲。但过去我可是……走,你既然有想法,就肯定有目标了。去哪里?我送你过去!”

        老刘一边吹牛一边发动了汽车。张成无奈,只好打开手机,在地图上找到了一个位置,提示给老刘看。

        “不错嘛老弟,你连目标都选好了。”老刘嘿嘿一乐。他倒不在乎钱,这次也是几千万的收入,这钱这么好赚,以至于百万级的车看起来也不算啥了。而且他也很好奇,张成会选择什么车?年轻人一般喜欢跑车和越野车,但是张成这个人恐怕比较独特。“我们走!”

        约莫一个小时之后,老刘站在张成选择的汽车边上有点发呆。他之前想过了很多种可能,但是真的没料到张成会喜欢这种车。

        这可不是什么那种少见的怪异车型。这车四轮驱动,狂野造型,结构简单,高底盘,动力强劲,性价比良好,适合多种地形,而且能够同时载人载货,简直就是极为经典的一代名车。

        “老弟,你居然会喜欢皮卡车?”老刘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