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节 不速之客1

第八十二节 不速之客1

        “这车好!”张成为自己辩解道。他买车可不只是为了在这世界上开开。如果老刘知道张成旅法师的身份,他大概就不会惊讶了。这确实是张成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车了。

        不过当老刘看着皮卡露出那种迷惑的表情时,张成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老刘花费了一点时间才确认张成是真心中意这种皮卡,而不是为了为他省钱或者其他理由。他也只能感叹所谓人各有爱。鞋子穿脚上,合不合脚真的只有自己知道,外人无从评判。

        老刘兑现了承诺,很快付了钱。车子被挂上临时牌照,开出了门。

        “对了,近期有什么想法吗?”老刘问道。“还想斗狗吗?”

        “上了牌照之后,暂时要出一趟远门。”张成想了一下回答。至于斗狗……张成要承认自己对这个运动爱好并不特别强烈。偶尔去看看倒也罢了,至于赚钱……现在斗狗只能被列为一个备选方案。事实证明,使用超自然能力是可以改变竞技类比赛结果从而赚钱的。赌狗可行,赌马,斗鸡什么的就更没问题了,事实上别说动物了,就连人也是如此。别说拳击、格斗之类。就连足球篮球之类也是如此。想想看一群被加持了力量敏捷体质,也许还外加一个“加速术”或者一个“脚底抹油”的运动员会变得多难缠。

        当然斗狗的好处也是有的:那就是它确实足够小众,以至于哪怕圈子内比较轰动的新闻,外面的人也知道的不多。比方说小灰灰就是如此。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虽然这是个科技发达的信息社会,但是有些事情并不能真正的全方面传播。但是这种事情仅限于小圈子。

        正是因为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反而让张成有一种安心。他很清楚,如果自己拥有的力量披露出来,后果很可能是他都无法预测的。没有哪个政府会忽略这种事情。更别说共和国政府了。这是一个高效而可怕的国家机器,在这个星球上没有任何人能与之相比。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如果他能将一切控制在小圈子之外……或许情况没那么糟糕。圈子内虽然轰动,但主流社会一无所知。就像是“王中王”。有人过来偷,但没有任何人过来追查王中王的不寻常。没有人向卓伟追查这只狗的来历(虽然有过来询问的,但被卓伟直接挡回去了)。

        总而言之,似乎是社会的惯性,亦或者说是人类认知的一种习惯。这种超自然事件其实并不能迅速传播并引起轰动。相反它会被“合理化”。就像是王中王的例子。这种事情如果被传播开来,那需要出现例如大巫师红石的那种少见的例外,需要事主在万众瞩目之下使用了无可置疑的超自然能力才行。

        “出远门……嗯,不错。”老刘鼓励一句。“要趁着有钱有闲身体好,到各个地方都转一转。”

        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更没想到张成脑子里想的是更多。

        “好了,老哥就不打搅了!”老刘显然另外有事——老刘这种生意人出身,本来各种应酬的事情就多。“自己小心开车回去。”

        新手上车,踩离合器,挂挡,松离合器,踩油门……其实所有的车子都是这样子。张成控制车子慢慢汇入了道路上车水马龙的洪流之中。

        一路上没什么好说的。他小心翼翼,开车速度很慢。除了遇到后面的司机抗议的按了几次喇叭之外并无其他的意外。

        真正的麻烦在于小区……小区找个停车位不容易。好在张成目前暂时不需要车子代步,于是他把车停在稍远的一个公共停车场,自己步行回来。

        接下去没什么可说的,按照计划先利用神战这个漏洞,花三天时间到营丘。在地球这边则开车去西北买马。其实这年头如马这样的大型牲畜买卖并不是什么大事,到处都有。只是张成想要的并非一匹两匹,而是想要几十上百的买,所以也只有去产马地才比较合适。

        回家以后如往常一样搜索了一下关于大巫师红石的消息。有新闻说,这位大巫师在进行一个艰巨的挑战——他在尝试治疗某个生了重病的大富翁。这不是那种普通的重病,而是极其严重,现代医学已经宣告无能为力的可怕恶疾:胰腺癌晚期。

        新闻称,大巫师正在全力以赴的准备。很多人都好奇他到底能不能治疗这种恶疾。如果他能治,那恐怕他会立刻引发下一轮关于巫术和魔法的热潮。必须要承认,经过上一轮爆发之后,这段时间关于超自然能力之类的热度已经稍微下降一些了。因为每个人都明白了一个简单的事实:虽然说超自然能力确实存在,但它和大部分人来说都是注定要素昧平生的。

        这也很符合古今中外的固有思维模式:不管是什么超自然能力,那都是需要有足够天赋者才能修行的,并不是随随便便每个人都学得会。

        在他看着这个新闻的时候,张成注意到“初生神灵”有动静。

        和其他卡牌不同,小熊的主动性要高很多,它哪怕藏在卡牌里也可以随时和张成沟通。张成随手把卡牌从口袋里取出来,突然之间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同了。

        这张牌已经不是“初生神灵”了,这是“幼年神灵”。

        “幼年神灵:这是一个诞生不久的神灵,祂尚未取得自己真正的权柄,但已经拥有初步的威能。虽然目前还不算是特别强大,积攒的力量不够多,但祂拥有无限的潜力和远大的前程。神灵的成长并非易事,起码有很多人相信,将神灵扼杀在幼年期是最好的选择。提供:3通用;耗费0,攻击1/8(近战/神威),生命2(特殊)。特性:源,高等智力,传奇生物(神)。”

        卡牌下方有一行小字:“这是一张生物型的源牌。”

        卡牌整体画面和过去相似,但是正中间的小熊身体上已经多了一对看起来娇小的羽翼。和张成之前看到的小熊另外一副姿态,也就是长着翅膀的飞熊有几分相似。

        这个是什么时候改变的?或者说卡牌还能改变吗?但是张成想起小熊一击打倒鱼灵的场面,又觉得这是理所当然之事。变成卡牌之后并不等于从此一成不变。

        “张成,红石还好好的吗?”小熊没有察觉张成的惊讶,问道。

        “是的,好好的。”张成赶紧的看了新闻的发布时间,以及附带的一张照片。由新闻可知,至少两天前,红石还好好的无病无灾。

        “已经过去足够长时间,看来……这里并不是我预想的那种最糟糕的情况。”小熊突然说道。“我想这里没什么危险。下次回来如果确定没事,我想我就可以确信在这个世界自由行动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嗯。”张成对于小熊的这个判断倒是支持。确实,红石一直这么活蹦乱跳的,显然并没有小熊惧怕的那种危险。

        张成打开电脑软件,开始在网上购买箭支。

        张成一时之间还没办法弄到很多子弹,但箭支却相反。这种东西如今到处都是,随便搜索一下就能拉出一条长长的清单。其中各种类型的都有,有古典的竹木质地的,也有现代的复合塑料质地的。不过考虑到具体情况,张成觉得还是古典的竹木箭矢比较合适。

        话说自己这么一次性在网络上采购大量箭矢会不会被注意到啊。张成想了想,转而联系了一下之前多次购物的那个冷兵器制造厂的老板。初始倒还罢了,但是现在觉得这位老板口风紧,送货及时而且可靠,可以长期联系。

        一听说古典式样的箭矢,对方立刻一口答应下来,还列出了一张清单给张成。张成这才知道原来箭矢还有长箭短箭重箭轻箭等等一大堆分别,箭头的类型那就更多了……不同的箭矢适用于不同射程和不同装甲的敌人,甚至配合不同类型的弓箭。哎,只能说蛮荒社会太落后了吗?至少张成在昆吾城这边市场上只看到有限几种箭支出售。

        所以文明社会和野蛮社会的技术差异是压倒性的,绝不是只有一点两点。

        最后的结果是每一种都来三百支……面对这个大单子,哪怕隔着网络,张成都能感觉到那位老板的欣喜若狂,单价被直接下压了相当多。不过张成本人不使用弓箭,所以对于箭头类型倒是没在意这么多。反正箭矢只是暂用品。

        外面门铃响起。

        张成本能的拿起手机,以为自己点的外卖送到了。但是拿起手机才想起现在并不是吃饭时间,他甚至没有点外卖。

        嗯……朋友或者邻居拜访吗?对于现代都市人来说,还真的少见啊。

        亦或者是物业上门查水表?燃气公司上门查煤气?张成一边想着,一边用心灵链接召唤了一下小灰灰。这不是他有被害者妄想症,而是想要让自己养成习惯。旅法师永远需要一只强大的生物在自己身边保护自己。在异世界虎臣无疑很合适,但在地球上,特别是在华国这边,小灰灰才是更好的选择。

        然后他打开了门。

        张成眨了眨眼睛,然后用手背揉了揉,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

        不,不,不正常。肯定是我搞错了。张成不等对方开口,一把将门关上,顺路用力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证明自己没有做梦。在确定大腿很疼之后才第二次将门打开。很遗憾,虽然腿上疼痛,但门外的人依然安安静静的乖巧站在那里。

        “那个……玛丽……你怎么在这里?”

        没错,在张成面前的是一个穿着那种童装连衣裙的金发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小丫头。

        说实话,张成已经习惯了小丫头在异世界的外貌——一个发育不良,瘦瘦小小的小女孩,黑发黑眼,长相只能说普普通通……所以现在看到她本尊的时候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其实这小丫头有点麻烦……这个麻烦可不是说异世界,而在于她是这个世界上目前唯一知道张成具备超自然能力的人。虽然她可能根本不懂张成的超自然能力到底是什么。

        对于小丫头的出现,张成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事实上,如果按照张成本身的想法,他并没有打算见小丫头的本尊第二次。最多也就是保持一下聊天软件上的联系罢了。

        “这个怎么说呢……”小丫头用很乖的样子回答道。“合众国和共和国之间并没有禁止公民往来呀!”

        好像这么说很有道理,就和张成可以跑到人家那边一样,小丫头自然也可以来这边旅行。而且据说签证什么的并不复杂。现代交通是如此的方便,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似乎都很正常。

        等等,不正常!

        “你怎么找到我这里的?”张成问道。

        “你自己告诉我的呀!张成哥哥,你不请客人进门吗?这好像不符合东方人的礼仪哦。”

        “我什么时候……好吧,你进来吧。家里有点乱……你一个人?”

        小灰灰拦在门口,没有吠叫却龇牙咧嘴,试图阻挠小丫头进门,用事实证明了咬人的狗不叫这个真理。不过张成给了小灰灰一个命令,它立刻就让出路来了。转而开始摇尾巴。

        “小灰灰?”小丫头在看清楚小灰灰之后,瞳孔瞬间剧烈收缩了一下。不过她没说更多,而是迈步走进了张成的房间。

        整个房子比较干净整洁,杂物不多……客厅的椅子沙发都比较老旧,但老旧依然能用。虽然说不同国家文化有差别,但再差别,看看这装潢,这家具,你就能明白这不是什么富裕家庭。

        和预想中的一样……有某种刻意掩盖的成分在内。小丫头可是看过张成在靶场训练的,知道他可以几个小时内打掉几百几千美元(她看过那个教练开出来的账单)——这样的训练还持续几十天。不说其他,单凭这一点就知道眼下所见并不为实。

        而且小灰灰……这可是张成在异世界养的宠物!她知道自己今天又发现了一个张成的秘密。不过她其实很喜欢这种感觉……张成身边总是有那么多秘密。她规规矩矩的在木头沙发上坐好,双手放在膝盖上。

        “真的一个人?”张成这才确信外面没人了。

        “是的。”小丫头回答道。“那个……张成哥哥,你看到我不高兴吗?”

        “啊……很高兴。”张成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回答,说实话他甚至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你妈妈和你姐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