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震惊我的女儿是女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大不了,死在这一世罢了!

第一百七十九章 大不了,死在这一世罢了!

        白袍少年微微一愣,随后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没有,师尊只收了我和辰两个弟子,哪有什么师兄和师姐!”

        古树冷哼一声,似乎对白袍少年的回答很不满。

        “哼,不可能,你肯定还有师兄或师姐!”

        白袍少年被问得有些不耐烦了,轻轻一巴掌拍在了树干上,震得几片碧绿的树叶掉落下来。

        有些烦躁的说道:“我说你这颗树怎么这么烦人,我都说没有了,我身为师尊的大弟子,莫非还能骗你不成?”

        “再说了,你就是一颗树,又懂得什么?”

        古树顿时怒了,他摇晃着满树的碧绿枝叶,不满的说道。

        “你又这样说我,一颗树怎么了,论起辈分,我可是你的师叔,你这个不懂得尊老爱幼的家伙,要是你师尊还在,一定会教训你一顿!”

        “更何况,我可是先天世界之树,除了宇宙深处的那个老家伙,还有什么树能比我的身份尊贵。”

        古树一阵咿呀咿呀不停,似被白袍少年那句话给彻底激怒了,要不是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怎么也要亲手教训一番对方。

        白袍少年干脆封闭了自己的六识,只顾着闷声喝酒,对于古树的言语,直接选择了无视。

        足足过了半晌,古树才彻底平静下来,突然用幽幽的语气说道。

        “你肯定还有两个师兄或师姐,甚至,我还可以说出那两个人的名字。”

        白袍少年手中的动作忽然一顿,没有说话。

        古树嘿嘿一笑,有种得胜的喜悦,继续说道。

        “如果我没猜错,那两个人一个应该叫‘宇’,另一个则是叫‘宙’,你快说我说的对不对!”

        “对不对?”

        白袍少年猛地再次一拍古树的树身,毫不犹豫的说道。

        “不对!”

        “这些都是你的主观臆想,我早就说过,你就是一棵树,什么都不懂!”

        古树丝毫不顾树身上传来的疼痛,反而开心的大笑起来。

        “哈哈,你急了,你急了,我肯定是猜对了,其实,我之所以这么猜,也是有一定根据的。”

        古树没有注意到白袍少年渐渐发黑的表情,只是自顾自的说道。

        “你的名字叫星,你的那个古板的师弟叫辰,你们的名字合起来就是星辰。”

        “我曾无意间见到过那个家伙写过一幅字,宇宙星辰,那个家伙做事从来都是事出有因,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做什么。”

        “所以我才会推测在你上面还有两个师兄或师姐,或许这就是那个家伙埋下的伏笔吧……”

        “哈哈,本树真是太聪明了……”

        闻言,白袍少年的面色越来越黑起来,此刻,他真想一拳打死这棵树,可一想到这棵树的辈分,顿时生出一种无力的感觉。

        这还真就应了一句话,大树不可怕,就怕大树有文化!

        尤其是他还遇到了一颗思想活跃,嘴碎的大树!

        似乎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古树顿时平静了下来,只是树枝上的叶子变得越发翠绿起来,晶莹剔透,垂涎欲滴。

        白袍少年双眼迷离,静静地躺在大树下,无声的灌着酒,不发一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白袍少年的一葫芦酒很快就喝完了。

        就在这时,古树突然问道:“星,圣灵族已经开始准备动手了,你难道就不害怕吗?”

        白袍少年吸干了最后一滴酒,用袖袍擦了擦嘴,将空空如也的酒葫芦塞进了怀中,无所谓的笑了笑。

        “怕?为什么要怕?”

        “魔天圣祖那家伙胆敢越界,我一定会拆了他的双角,打得他满地找牙。”

        古树一阵无言,随即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沉重的说道。

        “可是我能感觉得到,大劫,真的要来了。”

        “或许下次魔天圣祖出现的时候,就不止他一个人了。”

        “圣灵族积累了这么长时间的力量,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可怕……”

        白袍少年抽了抽鼻子,打了个酒隔,他似是感到了一丝凉意,将身上的衣袍紧了紧了,满脸醉意的靠在大树下,似乎就这么睡着了。

        足足过了好大一会,他悠悠的声音才响起。

        “对于人族来说,我已经活的太久太久了,有时候我甚至会想,或许当我彻底闭上双眼的时候,就能再次见到师尊了……”

        “劫,终究是要来的,大不了,死在这一世罢了……”

        白袍少年双眼微眯,眼底闪过一道和外表完全不符合的沧桑,仿佛经历了无尽岁月的洗礼,随后就闭上了眼,轻微的鼾声传来,好像已经睡着了。

        虚空中,顿时静默了下来。

        许久许久之后,古树充满萧瑟的声音传来。

        “也是,大不了,死在这一世罢了……”

        “人都无惧,我这一棵树,怕什么!”

        仙武大陆,中域。

        这里有一座静谧的山峰,山峰上长满了树木,郁郁葱葱,充满了生机,却又像是经过了无尽岁月的洗礼,厚重而庄严。

        一位身穿粗布麻衣,满脸皱纹的干瘦老者盘膝坐在山巅,岁月的风携带着灰尘落在他身上,让他一身粗布衣裳上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积尘。

        这一刻,麻衣老者轻轻睁开双眼,顿时露出了一双灰白色的眼睛,奇异的是,他的眼睛中竟然没有眼珠,只有一片渗人的灰白。

        麻衣老者仰头望天,隔着无尽虚空,似乎看到了什么景象,浑身竟然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他颤颤巍巍的伸出了一只手,连连掐指,周围的时间好像都静止了下来。

        “噗!”麻衣老者突然突出了一口鲜血,不仅如此,一丝丝鲜血从他双耳和双眼中流了出来,整个人顿时变得狰狞恐怖起来。

        麻衣老者的身体突然软倒在了地上,他颤抖着嘴唇,喃喃自语道。

        “劫,这是一场血劫,圣灵族,终于准备好动手了吗……”

        “遍目望去,前方一片黑暗,莫非仙武大陆真的已经没有了任何希望,咳咳,不可能,人皇陛下,我相信你绝对不会坐视仙武大陆沦为一片血地。”

        “我天机一脉一向以窥视天际,探测未来为根本,今日,哪怕拼得残躯破灭,也要为仙武大陆看一个未来!”

        天机一脉,自太古人皇在世时就传承了下来,至今已历无数年,天机一脉或许有许多传人游走在外,于尘世中历练,号称可以窥视天际。

        但天机一脉的始祖永远只有一位,那就是他!

        麻衣老者强行起身,坐稳了身体,他用略显留恋的目光看了一眼周围的世界,随后伸出了两根手指,狠狠插入了自己的双眼中。

        鲜血顺着两根手指涔涔的流了下来,当双指滑落的时候,他的双眼已经变成了两个血洞。

        麻衣老者就这么盯着前方,他要耗尽一切,来看一眼仙武大陆的未来。

        他不信,不相信盖绝诸天万界的人皇会坐视仙武大陆彻底破灭,不信太古人皇会不顾他的子民,任由生长他的土地分崩离析。

        但渐渐的,他失望了,前方似乎仍然一片黑暗,充满了血与火,充满了杀戮和毁灭……

        “嗬嗬!”

        麻衣老者无比艰难的喘了口气,苍老的身躯终于还是软倒在了地上。

        就在他的意识即将散尽的时候,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光,一道伟岸的身影从那道光中走出,渐渐和他心中那道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轰!”

        突然间,仙武大陆上传来一道惊天巨响,这道响声传遍了整个仙武大陆,无尽的空间不停地激荡着,天地好像即将彻底毁灭。

        一道道光柱冲天而起,直破云霄,只是短短瞬息之间,仙武大陆上就出现了整整八十一条巨大的光柱。

        每一条光柱都接天连地,散发着恐怖的威压,好像刺破了整片天地!

        这一刻,整整八十一条圣灵路同时显现,牢牢钉在了仙武大陆的大地上。

        圣灵族,要发起大决战了!

        麻衣老者似是看到了这番景象,但他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慌乱,嘴角反而露出了一抹安详的笑容。

        这一刻,他的意识彻底消散!

        天机一脉的始祖,陨!

        “人皇陛下,我天机一脉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于绝望中看到希望,于毁灭中看到新生,于不可能中看到可能……”

        “额,我还是有些不太懂。”

        “呵呵,现在不懂无事,等真到了那一天,你会明白的……”

        (铺垫结束,真正的高潮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