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无人救我双A在线阅读 - 时温(下)

时温(下)

        不知出于什么心态,他打开了时温的电脑屏幕。

        一时兴起?

        他只是,突然很想知道那个人平常都在干什么。

        时温的桌面很整洁,只有两三个文件夹,而且都未命名。他随意点开一个,发觉竟是商氏内部人员才拥有的机密文案。

        商屿大致扫了一眼,觉得古怪,却又觉得那个人……一定不会害他。

        但那个人明明不在他的公司,为什么会有这些文件?他无比确信下属里没有一个叫时温的。

        他随手点开一个标了红点的文档,内容很熟悉,是商氏最新的建筑规划营销提案,但他分明记得这个的提出者是……

        果然,文档的署名也是江郁。并非他记忆错乱。

        时温……认识江郁?

        他对江郁的长相并未有太大的印象,那个人一直戴着口罩,他欣赏那人的才能,也自那样深情的注视下隐约想到那个人估计对他有着别样的情感,甚至会不由自主地关注起他。若江郁不在,他会感到不适应,他模糊地想过,江郁就是他理想中的伴侣。

        但是这一刻,他突然产生了怀疑。

        时温,怎么会认识江郁?

        他一个个点开所有标了红点的档案,提案,亦或是其他的参考文档,几乎都是江郁经手完成或正在进行中的。

        某种让他不可置信的预感悄然升起,商屿沉下了脸,握着鼠标的手却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直到他点开了另一个文件夹。

        另一个文件夹便是直接通向商氏资料库的服务器的接口。他点开后,便直接自屏幕里弹出了江郁的虚拟形象,并要求他输入登入密码。

        商屿今日震惊的次数,甚至已经破了他几年下来的记录。

        他怔怔地看着那个虚拟形象,戴着口罩的温柔笑脸……到这么近的距离,他才发觉那双眼睛与时温是如此的相似。

        在高科技的新时代,人们上传形象时可以微调五官和身材——在可以辨认出原主的前提下,时温明显缩短了江郁的身高,在同时显得脸更小了,更衬得他本身俊美狭长的眼睛圆大了起来。

        江郁竟然就是时温。

        江郁居然是时温?

        他呆滞地,伸出手去触碰那个虚影,然而数据化的影像一碰即碎,之后再恢复成原样。那形象在没有原主的操作下,只是木然地直视前方。

        一时之间,关于江郁的记忆翻涌而来。

        江郁是后来进公司的,怎么入职的他不清楚,毕竟由人事部管理。但江郁工作交流能力均一流,人却很低调,不爱抢功,因此很博得公司人的好感——他的目标似乎只是能正式坐到与自己一起开会的地位,然后,他做到了。

        而且,他经常能注意到每周开会时,来自江郁那边坚持温柔的目光。

        他曾因好奇翻过江郁的资料,上面仅是寥寥几笔,写了学历和实习经历,性别是omega。但因为虚拟化开会,他并闻不到江郁的信息素,也曾想过不知这样一个人的信息素……会是什么样的。

        但因为他有伴侣,所以一切想象仅止于此。

        ……

        商屿伸手关掉了屏幕。

        他内心还处于极大的震惊中,又一点点泛上他所不熟悉的情感……仿佛是难过,就好像自己一直嫌弃讨厌的东西,实际上是自己一直暗中欣赏并想得到的宝物……而最早讨厌的理由,也根本不成立。

        为什么那个人。

        时温,为什么会做这么多?

        他疲倦地伸手按住自己的额头,躺在了时温的床上。时温床上也是他熟悉的味道,一点点廉价腺体味,和隐藏于深处的海水般让人沉迷的红酒气息。

        “时温……”

        他轻轻喊着那个人的名字,平生第一次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等明天,他一定要联系科学院……

        ……

        “叮铃铃——”

        商屿被工作手机吵醒时,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他几乎从来都是被生物钟自然叫醒,还是第一次被自己的手机吵醒——难道是环境给他的舒适感吗?

        他起床气不小,皱着眉翻身下床,接起手机,懒漫道:“是谁?”

        “……您好,是商屿先生吗?这里是帝国科技院。”那头也被商屿不悦的语气吓到,顿了顿才礼貌地开口。

        商屿一怔,昨夜的回忆如潮水般涌入脑海,一时让他有些紧张焦躁与不安。

        那个人……

        “是关于……时温先生的。”不知为什么,科技院的研究人员,语气变得艰难了起来,但仿佛在照顾商屿的心情般,又停了下来。

        “……你说。”商屿轻轻屏住呼吸。

        “昨天我也和您打了电话,只是……后来,我联系了您的秘书,但您的秘书似乎与您沟通不顺利,最后简单给我了处理方式……但我还是觉得,应该让您知道,虽然我知道您和时温先生并没有结婚,关系……也不太好,但按帝国法律来看,伴侣的身份也有权知道我们最终的处理方案。”

        商屿越听越疑惑,心底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什么处理方案?他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时温……怎么了吗?

        科技院似乎很怕他挂断电话,还未等他回复,就迅速地说了下一句:“因为帝国法律不支持土葬,所以时温先生的遗体已经被火化了,骨灰我们不知要怎么处理,一般都是伴侣来取的……所以还是希望商先生能来科技院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