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无人救我双A在线阅读 - 他的一生(末下)

他的一生(末下)

        商氏的下属最近发现,商屿发呆的次数多了。

        尤其是在……江郁消失后。

        甚至,有时候开会开到一半就会对着江郁之前坐着的方向出神。

        老板暗恋江郁的猜测仿佛再添实锤,加上听说商屿与那个纠缠多年的伴侣已经分手了……具体原因也不知,大家就猜测是为了江郁而分手,配上老板这些天的反应,越到后面就说的跟真的一样,仿佛下一秒老板就会跋山涉水找到江郁并求婚一般。

        然而,他们的窃窃私语有一日还是被正巧经过的商屿听到了。

        小职员们个个胆战心惊地缩着头,等待着老板的责骂——然而好一阵沉默后,他们才听到老板淡淡地说了句:“以后别乱传谣言了。”

        这之后,老板好像振作了一些,他们也不敢再多说了。

        至于……老板那个传闻中,纠缠多年,后又黯淡离场的伴侣,他们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和长相。

        商屿天天回家。

        他觉得心头仿佛缺了一块,时常能感受冷风呼啸着自心头的洞口穿出……无论做什么,都无法补救那个洞口。

        只有在躺在时温从前睡过的床上,闻着那淡淡的,若隐若现的信息素,他才能慢慢入睡。

        那张尸检报告,被他反复摸挲,其上的各种数值信息也被一一印上大脑——数据冰冷,他却仿佛身临其境般不停地回忆与那个人的点点滴滴。

        重度抑郁症的症状。

        极端信息素的冲突与排斥。

        生理上会经常出现的幻听幻觉,到心肺功能受损,呼吸系统衰弱,最终连周围的空气都成了杀人帮凶。

        心理上的,自厌自弃,社交功能障碍,厌食厌世……

        若在这个时候,有人能上前拉他一把。

        商屿躺在那个人的床单上,怔怔地盯着天花板,在极淡的……已经快消失的气息中,莫名地流下了泪。

        但是,从来没有人试图救那个人。

        ……

        他最后一次正式见到他,还是两个月前。

        那个人一如之前,情绪低落,动作迟缓,甚至连眨眼的动作都仿佛慢一拍。

        他厌烦那个人的变化,刚好科技院那边有了成果,他就直接帮他定好了手术,然后冷淡通知他手术的进展。

        见那人低垂着眼仿佛无悲无喜,他不快,甚至试图用语言来刺激他,引起他的反应。

        尤其是回想到公司会议上他所欣赏的江郁,他对他说,他还是喜欢纯正的omega。

        那人突然有了反应,怔怔地抬头看他,那个人脸上肉几乎没了,憔悴到连他都不愿直视。

        但他又忍不住想看那个人更多的反应,仿佛能隐约找到过去那个七情六欲都写在脸上的时温。

        于是他说,就连他的气息,都是最廉价的酒味。

        那个人瑟缩了一下,竟是哭了。

        那个人哭也是无声的,泪水挂满尖尖小脸,又在害怕什么般往后退了退,仿佛是打算遮住自己的脸。

        他似乎也是第一次看到那个人的泪水,顿时有点心慌,觉得自己语气太重——但不这样那个人又怎么愿意去做手术……

        他不愿自己的心情被这种情绪所左右,强行按下了欲安抚的手,几乎逃离般离开了屋子。

        ……而那竟是最后一面。

        那个人的变化从来不只是腺体而已。

        而是抑郁症,和来自他……以及这个世界的冷漠对待。

        omega被标记后需要alpha的长期陪伴,不然信息素会不稳定,omega容易心理出问题。

        他当然知道,课本上甚至都有写。

        但是,他经常忘记……那个人,也是他的omega。

        而他所厌弃的那个人的唯唯诺诺,也是病状之一。

        ……

        一切都结束了。

        他再也不会遇到那样的一个人,倾尽一切在爱他,直到失去……生命。

        甚至就连江郁,也是他。

        那气息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终究如主人般仿佛在一点点消散。

        商屿不禁感到恐慌。

        他找了科技院去问有没有方法可以留住一个人的气息,在等待的时候又去打电话给好友,也许同样有众多资源的好友能帮他。

        好友很惊讶,以为他终于喜欢上了一个人,忍不住八卦了起来。

        “都说你和那个人散了,我还在想原因……你终于找到喜欢的人了吗?”

        商屿闭上了眼睛。

        好友随口一问,都让他难过了起来。

        而那个人,这样活了十年,甚至连名字都不被人记得。

        “我想留住一个人的味道……他已经……不在了。”他不愿解释太多,“你能帮我么?”

        “当然,我可以帮你问问,是……”

        商屿呼出了口气。

        “时温,也叫江郁……我的伴侣。”

        “嗯?谁?”

        ……

        若一切重来。

        他不确定当时的他是否喜欢那个人。

        但整个帝国高中,唯有那个人最让他难忘。

        人的一生很短暂,而真正遇到那么难忘又会心动的更是少之又少。

        若一切重来。

        他也许会收下那个人的情书,让一切孤立和冷暴力终止在那之前。

        他也许并不会说出那句,他只喜欢omega,而那个人就不会去装假性腺体。

        毕业舞会的那一晚,他也许还是会顺应本能去标记那个人,却会在事后认真听那个人的解释。

        也不会有后来的小歌手。

        他们在一起后,他愿意与他结婚,并与他面对面在家工作。虽然开着虚拟影像,但时不时真实世界中眼神交流一下还是会让下属暗呼“关系真好”。

        那个人去学他喜欢的古地球食谱,他会留下来与那个人一起下厨或做帮工,并会叮嘱那个人用煤气一定要小心。

        他会同意和那个人拍合影,虽然他本人不喜欢,但偶尔那么几张也没问题。让那个人把照片挂在房间里。

        他会经常陪着他,安抚到信息素稳定,若出什么问题,他会及时带他去看医生。

        去腺体去结的手术,他会认真询问那个人的意见,若时温不想做,就先不做了。

        他会把他介绍给自己的家人,朋友。

        他们会相安无事相处到老,直到退休。

        ……若一切重来。

        商屿闭上了眼睛。

        他最终还是没有抓住机会,救那个人上岸。

        那人在绝望呼救,他却在隔岸观火。

        心仿佛被扯开般疼痛,他却知道这远不止那个人所经历的千万分之一。

        ……最后,那个人走了。

        那个人的一生,就这么结束了。

        飞蛾扑火般燃烧殆尽,终是死于寂静,不被人记起。

        ……时温。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