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许我一世欢颜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并州顾家

第四章 并州顾家

        顾氏一族乃我朝士族之首,祖居并州,太祖在位时,顾氏一族自并州迁居汴京,从此在汴京落地生根。

        正和二年冬,周氏意图称王,顾氏同裴氏一道举兵讨伐周氏,那场战争整整持续了八年。

        八年征战之后,周氏一族逐渐落败,虽占据汴京,却无多大的势力。然而起义军并未一举攻克汴京城而三分之,分别由裴氏、顾氏和宋氏各领风骚。

        昔年大叔与我说,起义军之所以三分,皆因那权势之争,谁都想坐上皇位,但谁都无法做到名正言顺。

        因为谁都无法做到名正言顺,所以他们才需要我。当日最先找到我的即便不是裴炎,那些村人还是会死。不管是谁,为了一个我,他们都无法容下那些无辜的村人。

        四周十分寂静,风吹动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在耳畔喧闹不去,我躺在躺椅上,心态却渐渐平和。我被带回元帅府至今,几乎无法接触外人,如今顾家来了人,势必会求见于我。我亦想见见这顾家的人,看看他们与裴家到底有何不同。

        我闭上眼,想着顾家。

        顾家。我的脑海中忽然浮现了一个身影。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那个人,可还是我记忆中的那般模样?

        许是心态放松了的缘故,我竟在躺椅之上睡着了。

        媛真唤醒我时,我尚且有些迷糊,睁了眼下意识就问道:“天亮了?”

        媛真微愣,边笑边为我抚平了身上的衣裳,道:“郡主糊涂了。”

        我这才发现此时临近傍晚,揉了揉双眼,待思绪清明了些,又听媛真说道:“元帅请郡主去一趟大厅。”

        她的话让我所剩不多的糊涂劲一扫而空,却故作不知地问道:“可知所谓何事?”

        媛真道:“奴婢亦不知。”

        我伸手捻住从树上慢悠悠落下的树叶,朝她灿烂一笑,道:“无妨,去了便知是何事了。”

        媛真在前头领路,身姿婀娜,与府中其他侍女并无二样,若我不知她武艺高强,且下手狠厉,怕也会觉得她只是一个寻常的侍女。

        漫不经心跟在她身后走了片刻,不知不觉竟到了大厅。

        媛真停下了脚步,我差点儿撞上她,好在及时稳住了身子。她恭恭敬敬地退到我身后,低眉顺目,一副无害的模样。

        我在心底嗤笑一声,抬头挺胸,不徐不疾地踏进了门槛。

        大厅之内聚集了熟人,皆是熟面孔,无非就是平日里议事厅中商讨要事的那群将士。

        裴毅见我进了门,领着众人跪下,高声道:“见过郡主。”

        平日他们见了我并不下跪,今日之跪,不过是演给外人看的一场戏。我嘴角荡起浅笑,极为配合他们:“免礼。”

        大厅之上,亦有人尚未来得及跪下。

        待那些将士起身,有一人气势如虹地质问道:“顾家人怎么这般不知礼数,见了郡主竟如此无礼!我们裴帅见了郡主都跪得,你们怎么就跪不得?”

        我尚未来得及开口,便听站在我身侧的裴毅威严地呵斥:“住嘴,郡主在此,岂可如此放肆?”

        裴毅高大的身子挡住了我的视线,将顾家那些人阻隔在外,我只能看到顾家的一个侍卫。

        刚才那场小风波我聪明地选择了无视,两派斗争,我又何必去掺和?我娇怯地看向裴毅,轻声问道:“裴伯父,怎么今日……”

        裴毅豪爽一笑,道:“郡主有所不知,自寻回您的消息昭告天下之后,远在并州的顾兄与岭南的宋兄早就想前来见您,奈何俗事缠身让他们无法脱身,才一拖再拖。恰逢今日顾贤侄途径岩都,便代父前来探望您。”

        顾家现任家主顾渊膝下共有三个儿子,我极想看清楚这一次来的是谁,无奈平日的伪装让我不得不低头装矜持。

        伪装是极为不易的一件事,若是太过,便会被人看穿。故而我矜持片刻后,抬了头,看着裴毅微笑地问:“不知是顾家哪一位公子?”

        “乃是顾二公子西垣。他曾是郡主少时的玩伴之一,不知郡主可有印象?”

        从前我母妃与顾夫人交好,我时常随她去顾家做客,对于顾西垣,我自是不陌生的。

        顺着裴毅的指向,我看到了站在裴炎身侧的男子,他一袭月白色锦袍,与容貌俊秀的裴炎站在一起,并不逊色。我蹙眉,迅速低头将脸上的表情遮掩了下来,末了在心底轻轻叹了口气。原本以为会是那人,心头抱了几分期望,如今期望落空,竟让我心头空荡荡的,失落异常。

        裴炎见我如此失态,竟有些愠色。他也是个擅长伪装的人,那愠色一闪而过,并未在脸上停留。

        顾西垣不卑不亢,与我行礼,道:“家父公务缠身,特命我代他老人家向郡主问安。”

        “顾老一番心意满儿收下了。”我勉强露出微笑,点头,视线落在顾西垣身上打转,试图从他的身上看出点那人的影子,最终却是徒然。

        也是,顾西垣与那人,自幼便不像,如今大了,就更不可能有什么相似的地方。倒是我入了魔怔,听人提起顾家,第一个便想到了他。

        顾家与裴家既是共同的盟友,又是潜在的敌人,其中的利益关系自然不足为外人道也。此番顾西垣既踏进了裴家的地盘,自然是贵客,所以裴毅为了款待他而专门设了宴席。

        席间杯觥交错,既热闹又和气。

        但这种表面上的东西,又有几分是真实可信的?

        偏头无意间对上顾西垣的视线,我礼貌微笑,他亦报以轻笑。这一幕落入裴炎的眼中,让他微微有些愠怒,他朝我举杯时嘴角的笑容极灿烂,眼神却锐利中夹杂着失望。

        我装作不曾察觉,低头专心用膳,裴炎却不愿放过我。他和顾西垣的视线在我身上交错,让我食不下咽,难受异常。

        待晚宴结束,我长长地松了口气。

        出了膳厅,竟发现外头早已天色大变,冷风飕飕地刮着,一副风雨欲来的模样。媛真与我走到半路,便下起了倾盆大雨。

        雨水弥漫了整座元帅府,我站在廊道下听着哗啦啦的雨声,有些怔然。

        天有不测风云,形容得当真贴切。

        顾西垣在岩都待了三日后,终于向裴家父子辞行。若非那场大雨下了足足三日才停,他怕是早就离开了。得知他要走,我一时间说不清自己的心情,有些失落,又有些伤感。我想,这般情绪大抵是因为那人也姓顾的关系。

        他的存在,总能让我想起那人,时不时地想起。

        顾西垣前来向我辞行时,我正在院子中发呆,因外头天冷,我又无与他见面的理由,所以这三日下来,我只见了他三回,加上这一回,便是四回。

        我对小时候的顾西垣并无多大的印象,与他之间本就相处得少,也不知他有多大的能耐。但我想,在刀光剑影中长大的人,多少都有几分能耐,所以他应该早就知道媛真是来监视我的。

        他的言语间十分谨慎,并无什么出格的话,媛真一直都未避讳,将我们之间的对话一字一句都听了进去。在我看来,顾家与裴家并无多大区别,也并不认为顾家可以成为我能依附的救命稻草,所以顾西垣的去留我毫不在意。

        一晃眼,顾西垣与我辞别已有十日。

        傍晚,与我置气了许久的裴炎竟踏进了我的小院中。

        自顾西垣来了之后,他便极少与我说话,我虽不知他在气些什么,却知他生气定然与顾西垣有关。他的到来,真真切切地告诉我:顾西垣真的离开了岩都。

        裴毅为人小心谨慎,私底下定是盯着顾西垣一行人的,若非他们真的离开了岩都,裴炎也没闲工夫上我这儿。

        我望着窗外那光秃秃的树干未去搭理裴炎,他自顾自地寻了个地方坐下,笑问道:“那老树叶子都掉光了,有什么好看的?”

        “我在看它什么时候长出新叶。”我敷衍地应声,回头,竟见裴炎一副愉悦的模样,不由得有些诧异。

        裴炎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指了指我身上披着的那件白狐裘,我在瞬间恍然大悟。

        那是他送的。

        相较于他的好心情,我则颓然许多。

        因我一直不说话,裴炎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四周也就显得十分安静。不知过了多久,裴炎终于开口打破了一室的宁静,老调重弹:“满儿,嫁与我不好吗?”

        我本以为他早已经忘了这事,愣了愣,道:“裴炎,你明知道我不能嫁给你。”

        “为何?”

        为何?理由太多了,可我不会如实地告诉裴炎。

        早在裴炎向我提亲时,我便将一切都推到了裴毅头上,让裴炎以为是他父亲在阻拦。不管裴炎信或不信,怀疑的种子种下了,迟早都会有发芽的一天。我再次意有所指,“裴伯父与我开诚布公地谈过了,你不是一向听他的话吗?”

        裴炎沉默了一小会儿,抬头,冷笑道:“满儿,顾家人的出现,是不是让你想起了什么?”

        人生来就多疑,裴炎也不例外,他话中有话,我却不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许是见我一直不解,他嗤笑了一声:“小时候,你喜欢顾西丞,每次他一出现,你的视线便会黏在他身上,再也不移开。而我,则一次次被你忽略。这么多年过去,我以为一切都不一样了,你我都不再是从前的模样,可顾西垣的出现却让我发觉自己错得离谱。你这几日食不下咽,夜不能寐,也是因为顾西丞——从前我在你心中不如顾西丞,后来又比不上那个阿邵,我当真就那么差吗?”

        我一时间无法反驳。

        见我默认,裴炎反而不恼了,他轻笑了一声,道:“满儿,你怕是不知道吧?”

        我静静地等待他往下说。

        他起身走到我身旁,倚着窗,俯视着我:“顾西丞,早就死了。”

        我手中把玩着的玉珠子摔落在地,磕碰之间发出的声音清脆悦耳,却一声声都敲在了我的心上。

        那个人,死了?

        兴许是这消息给我带来的冲击太大,这一夜,我闭上眼入梦后噩梦连连,被牢牢地困在了梦境中无法走出。半夜惊醒时,我一身冷汗。急急地喘了好几口气后,我起身为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之后却仍觉得口干舌燥,遂又多喝了两杯,再躺到床上后,竟不知不觉间睡着。

        睡得极沉,连带着也少了平日的警觉。

        待我昏昏沉沉地睁开眼时,四周黑漆漆的一片,隐约听到了有人骑马前行的声音和马车前行发出的轱辘声。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马车上,也不知将要被带到哪去,更不知带走我的人是谁。若我早先知道会出事,定不会轻易地让自己卸下心房。可我再如何悔恨都无用,沉重的眼皮在瞬间倾塌。

        再次陷入昏睡前,我忽然又想起了那句话——

        天有不测风云。

        剧烈的疼一阵又一阵,强迫我睁开眼。

        我醒时,与早前一样,身在一辆移动的马车上,外头那叱马声声声入耳,让我顿觉头疼欲裂,全身的骨头好似要散了一般,异常难受。不同的是,前一次我醒时车内一片黑暗,而这次却十分光亮。

        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裳,不是睡觉时所着的单衣,而是早前穿的那袭粉色衣裙,甚至连裴炎送的那件狐裘也在身上,衣裳穿得极为整齐,也不知是谁帮我穿上的。

        伸手往头上摸了摸,长发与当时睡着时一样,只有一根固定小髻的银簪,余下的头发披散着。青丝披散的模样,对于一个女子而言并不十分好看,甚至说得上有几分狼狈,没有哪个女子生来是不爱美的,但此时我却不敢用手去拨弄头发,只要有任何改变,都会让那些绑架了我的人知道我已经醒了。

        这辆马车并无窗户,唯有车顶之上留了十多个透气的小孔,能看到的只有蓝天,再无其他,如今已经是入了冬,天气较冷,封闭的小空间将外头的寒意都隔了开,加之身上穿着狐裘,让我觉得不那么冻人。

        马车内虽然只有我一人,但那紧闭的车门之外,定是有人守着的。虽不知目前是何情况,但能这般不着痕迹地将我从元帅府带走,带走我的人定是不简单的。

        初睁开眼的惊慌开始渐渐退去,我坐起身,揉了揉额角,心头的混乱却尚未压下。我费了好大的劲,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赶路赶了这么久,休息一下吧?”

        马车外忽然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嘹亮有力,随即又有另一人骂道:“若让公子听到,定有你好看的!”

        年轻男子又道:“五哥,公子骑马在前头呢,咱们说得这么小声他怎么会知道。”

        被称为五哥的男子没好气地说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年轻男子嘻嘻一笑:“除非五哥你去跟公子告密呀!”

        五哥叹了口气,不再说话,那年轻男子又小声地说了几句,不知说的是什么,我竖起了耳朵,却仍旧没能听清楚。

        从方才那段对话来看,除了坐在马车前负责赶车的这二人,同行的至少还有一人,而那人正是绑架我的主谋,也就是他们口中所谓的“公子”。

        既来之,则安之。

        我如今不单是瓮中之鳖,还无反抗之力,就目前的局势来看,端正心态才是最重要的,他们安排了这辆还算舒适的马车,暂时也没打算杀我。

        过了片刻,马车停了下来,我慌忙闭上眼装作尚未醒来,车门被打开之后,来人见我尚未醒来,又关上了车门。

        待门一关上,我立刻又睁开了眼。

        车停了片刻,很快又继续前行,坐在马车前头那两人并不知我已经醒了,也未多想,无疑给了我喘息的机会。

        偌大的元帅府向来守卫森严,平日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上次那名黑衣人之所以能混进去,武艺高强是其一,其二则是当夜他抢占了时机,因为元帅府那夜为了演一出戏而刻意放松了警惕。那之后,元帅府的守卫又添加了几层,可谓固若金汤。

        不过现在看来,那守卫也不过尔尔,否则我现在也不会在这辆马车上。

        到底是何人能有这般本事,在不动声色的情况下将我带走?

        我忽然想起了顾西垣。

        难道是他?如若是他,他又为何要这么做?若我出现在顾家的消息传了出去,顾家与裴家势必要撕破脸,而且他刚离开裴家不久,我便失踪,太容易让人怀疑到他头上了,在这种时候带走我显然十分不明智。

        可若不是他,又会是谁?

        我想破了脑袋,依旧想不出个所以然。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几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