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许我一世欢颜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有女昭儿

第十四章 有女昭儿

        这场大雨绵绵下到了傍晚。

        雨天虽不利于出行,但雨后的空气清新中带着水雾,让人心旷神怡。雨停之后,我与阿邵轻扫着院子中的积水,一滴雨水从屋檐上滴到了我脸上,冰凉的感觉让我顿时打了个激灵,靠近门时,我又想起一路都跟在我们身后的姑娘,下意识便拉开了门。

        开门之时,靠在门上的那人软软地倒向了我,压得我的脚背生疼。

        低头一看,果真是那姑娘。

        她身上的衣裳已经被雨水浸湿,脸色潮红,双目紧闭,已经陷入了昏迷。

        春婆婆是个好心肠的人,她走上前来,见有人昏迷在门口,不明就里,当下便决定要救那姑娘。她年老体迈,自然是扶不动那么重一个人,我虽不喜欢那姑娘,碍于春婆婆却也不至于扔下她不管,遂弯腰便将她搀扶到了屋内。

        阿邵见是她,皱了皱眉,一声不吭,手却不碰她一下。进屋之时,我瞥了他一眼,心想这姑娘若是醒了,会不会就此缠上我们?

        我烧好热水帮那姑娘擦拭了身子,还为她换了干净舒适的衣裳,又喂了她一碗春婆婆亲手熬的姜汤,可她脸上的潮红一直都没能退去,人也一直不曾清醒。

        她醒来时,已是两日后的夜里。

        大年三十,除夕夜——

        除夕佳节,邕州城喜庆无比,家家户户都贴上了大红色的春联,城中挂满了灯笼,入了夜,大街小巷都映照在一片朦胧美丽的红晕中。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后,城楼之上便燃起了精致美丽的焰火,焰火在天空炸开时,开出一朵又一朵绚烂的花,极美。

        年夜饭时端上桌的饺子是我与春婆婆一起包的,除了饺子,她还准备了年糕,许是往年一个人习惯了,今年多了我与阿邵的陪伴她十分开心,席间兴起,喝了一小盅自酿的米酒,饭后迷糊间早早就入了睡。

        阿邵入睡之后,我独自一人坐在灯下缝制衣裳,这衣裳是做给阿邵的,本打算在年前做好,可惜这两日为了照顾床上那昏睡不醒的姑娘,耽搁了不少时间。

        邕州并无守岁的习俗,虽是除夕,夜深之后家家户户都已吹灯而眠。汴京与邕州大不同,汴京人有守岁的习俗,除夕时一家子围在一起说说笑笑,熬到年初一。

        每年的除夕我都会想起汴京。许是因为一直无法静下心,针无意间刺伤了手指,红色的血珠子迅速冒了头,十指连心,指尖传来的疼痛感让我瑟缩了一下。我无心再继续手中的活儿,将衣裳堆放回篮中,走到床畔去看了一眼,见床上那姑娘仍未醒来,便将有些刺眼的烛火稍稍移开了些。

        春婆婆年迈,而阿邵又是男子,皆不方便照顾她,自那日将她扶进家中后,这个大麻烦便归了我,她不仅占了我的床,我还得日日小心地伺候着她,想想当真觉得有些憋屈。

        来到院子中时,我才发现城中的焰火尚未停歇,我靠在柱子旁抬头望着被焰火映亮的夜空,心头平添了几分熟悉感。

        从前,汴京城里的焰火也会这般,燃放一整夜。

        还有皇城……皇城中的焰火比任何地方的都要精致漂亮,每年除夕,皇伯父都会让我挑出一个最好看的焰火,被我所挑出的那焰火制造者将为皇城制作来年一整年的焰火。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不知现在的汴京,与那时可有什么不同。

        我看得太过专注,丝毫不曾注意到身后那轻微的脚步声,有人在我的身侧席地做下,问道:“你在看烟花?”

        陌生的声音让我愣了一愣,偏头一看,竟是那姑娘。

        她终于醒了。

        恰逢焰火在夜空中绽出一朵梅花的模样,她慢吞吞地说道:“我时常听人说邕州是繁华富庶的好地方,如今一见也不过尔尔。这焰火不如我从前见的好看!”

        “你见过更好看的?”早前我照顾她时,发现她的手白皙柔嫩,身上那衣裳虽不华贵,甚至磨破了一小块,却是上等丝绸所制。她约莫是哪家落魄的小姐,一个人四处漂泊吧!我心底仍旧介怀她要对阿邵“以身相许”一事,本不想搭理她,可她却挑起了我的话茬。

        “是呀!我见过最美的焰火,在天空绽开之后,化成两条金色的龙,逐层腾空,蔚为壮观。”她双手托腮,双眼迷离,似乎在怀念当时的盛况。

        我鼻尖一酸,泪水在瞬间占据了眼眶。她说的焰火,亦是我所见过最美的。那是我在皇城看过的最后一场焰火,十岁之前所有的娇宠在那一年成为过去,开始了落魄逃难的生活。

        四周陡然安静了下来,城门燃放焰火的声响似远若近,声声撞击着我的心扉。过了半晌,她的声音又将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我饿了,可有吃的?”

        我在昏暗的灯光下瞪了她一眼,念及她几日不曾进食,心下一软,便将她带去了厨房。

        厨房中还有一些春婆婆事先准备的饺子和年糕,饺子是生的,需要现煮,但年糕却放在灶上热着,可现吃。

        她是个挑食的人,看了年糕一样,无论如何也不肯吃。

        我没好气道:“你若想吃别的,就自己动手吧!”

        她撇嘴看了我一眼,熟练地生火烧水,准备给自己下饺子。她边生火边道:“我叫昭儿,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

        她倒是聪明,这回没说什么以身相许的话。我不友善地看了她一眼,道:“你谢也谢过了,待身体好了就走吧!我们小门小户,养不起闲人。”

        “我可以付你们银子!”她抬头看我,双眼亮晶晶的,那张平凡的面容在灶火的映照下明媚了不少。

        “你既带了银子,大可去住客栈,我们这儿庙小,容不下大佛。”我想我的拒绝之意够明显了吧。

        她专心致志地往灶间添柴火,末了抬头,半是明了半是不屑地说道:“你……该不会是怕我赖上你夫婿吧?”又见我一副未出嫁女子的打扮,道,“看样子你们还没成亲!”

        “若非你晕倒在门口,而我照顾了你两日,我与阿邵早就成亲了!”我忽有些郁结。

        她却笑了,半是感慨半是惆怅,道:“虽然你长得不美,看着却也顺眼。但挑夫婿,总得挑一个长得好看点的,他长得那般丑,你怎么也瞧得上?”

        我闻言险些摔倒。我虽非绝色,却自认有几分姿色,至于阿邵,样貌俊美,好看自不在话下。

        可她却说,阿邵长得丑。

        我盯着她的脸,试图从她脸上瞧出点什么,她神情自若不似在说谎。闻着饺子煮熟时散发出的香味,我试探性地问道:“你觉得自己长得美吗?”

        “当然。”她笑得十分愉悦,“你也不必难过。人人争相传说的汴京花魁碧铮你听过吧,你比她要好看上一些。明明是个无盐女,为何大家都觉得她宛如月宫仙子?”

        碧铮曾名动天下,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绝色女子,我比之她,在容貌上无疑是云泥之别。这样的女子,在她的眼中却貌丑无比。

        我算是懂了,她对美丽事物的认知……与常人大不同。

        “你是汴京人?”我为自己倒了杯水。那场焰火只有汴京人才看得到,而她话里话外也时常提到汴京。

        “我娘是汴京人。”她将饺子舀进碗中,回头,颇为同情地与我说道,“你真准备嫁个丑夫婿吗?就是你口中的阿邵。”

        我本在喝水,闻言被呛到,咳得上气不接下气。若是阿邵知道他被人这般嫌弃,该是何等表情?

        待缓过来后,我认真严肃地与她说道:“我们家中不方便留陌生人,明儿你还是走吧。”

        “请让我住下吧,只要找到弟弟,我便能回家了。”她语带恳求,“如果你不想要银子,我可以洗衣做饭带孩子。我不会与你抢那丑夫婿的。”

        想了想,她又加了一句:“若别的女子能轻易地将他抢走,那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这是我娘临死前说的。如果她能早点悟到这点,肯定会很长命。”

        “你弟弟?”我嘴上虽没说什么,心头却不得不承认她娘亲那话极为在理。

        “嗯。我把他弄丢了……”她嘴里衔着个饺子,说话含糊不清,神色却比方才黯然了许多。

        我无意间发现她哭了。她端着碗走到我旁边蹲下,边吃边哭,道:“如果我没将弟弟弄丢,如果我娘还活着,我现在应该在家里陪着娘亲守岁,即使爹爹陪在那个女人身边,我也能笑得很开心。兴许都是我的错,是我将弟弟弄丢了,导致娘一病不起,才会熬不过那个春天就撒手归西。”

        “你弟弟长什么样?”

        “我不知道,我只记得他小时候的模样,圆圆的脸蛋儿,肥嘟嘟的小身子……他现在应该十四五岁了吧!”她抹了抹泪,像是找到了宣泄口,“那时我才八岁,总觉得他抢走了爹娘的关爱,所以并不喜欢他。我讨厌他总是黏着我,所以看花灯的时候跑得很快,甩开了他。我以为有丫鬟跟着,他不会出什么事。可后来却发现他丢了,整整十年,都没能找到他。你放心,我不会在你这儿赖上太久,只要躲开那些追我的人,我就会走的。”

        让一个不知底细的陌生人住下,于我而言是十分危险的,但不知为何,她勾起了我的同情心,我只得说道:“家中之事多是春婆婆做主,明日你问问她,若她让你留下,你便留下吧!”

        春婆婆见昭儿醒来,十分开心。因昭儿手脚勤快,她瞧着欢喜,待昭儿委婉地说想留下来时,她不曾多想便应允了。昭儿搬到了我隔壁那间屋子住了下来。那屋子中堆放了许多杂物,清理一番后,倒也宽敞。

        春婆婆既应允,阿邵自不会再说什么,但他一整日从未拿正眼看过昭儿。昭儿觉得阿邵貌丑,也无心纠缠他,几日相处下来,家中虽多了个人,倒也没什么大的影响。

        过年喜庆热闹,平日安静习惯了,每每听到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总有些不适应。

        这日晚膳前,阿邵照例去门口放鞭炮,走到门边时忽被春婆婆喊走,我只得接替他的活儿。刚跨出门,便见一名十来岁的幼童跑上前来塞了个字条到我手中。我不明就里,那孩子却早已跑得不见踪影。

        摊开手中的字条,上面赫然写着:当日二人确为裴炎手下,小心为上!徐诚。

        我下意识将手中的字条捏成团。果真如我所料,当日那二人确实是裴家的人。裴家人既然追到了邕州,恐怕很快就能找到我的藏身之所……

        该如何是好?

        阿邵不知何时出来,见我站在原地发呆,上前问道:“怎么了?”

        我下意识将手中的字条捏成小团藏起,朝他笑道:“方才有个孩子丢了个爆竹,吓了我一跳……”

        阿邵未曾多想,皱眉之后严肃道:“回头咱们找些小爆竹,也去吓吓他们!”

        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见逗笑了我,也勾起好看的嘴角。

        昭儿也来到了门口,道:“婆婆要我来问问你们怎么还没放鞭炮。”

        阿邵这才点燃了爆竹,他忽然朝我狡黠一笑,将手中那点燃的爆竹丢到我的脚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我掩耳跑回门内,爆竹声噼里啪啦,和着邻家的爆竹声,响彻天空,震耳欲聋。

        屋内的春婆婆高声喊昭儿去帮忙,她闻声便快步跑了进去,阿邵走到我身侧时,我已将手心的字条撕碎丢进了一旁的垃圾堆中。

        眼看再一步便可踏进屋内,我扯住了他的袖口,他停下脚步回头看我,我的语气不知不觉有些急切:“明日就是初五,我有些不安。”

        早前春婆婆将婚期定在正月二十五,年前又改到了正月初五。

        明儿便是正月初五,我与阿邵成亲的日子。方才收到徐诚派人送来的消息后,我心头时而不安。

        阿邵转回身,将我拥在怀中,道:“别担心,有我在。”

        我明白他的心意,却无法将心头所忧心之事告诉他,只得在他怀中闷声应了句“嗯”。春婆婆见我们二人还在外头磨蹭,出声催促,我忙从阿邵怀中挣开,越过他进了屋。

        屋内摆放碗筷的昭儿笑眯眯地瞧着我,我坦然地看着她,她也便不好再笑话我。入席后不久,春婆婆忽然停了筷子,望着我与阿邵感慨道:“明儿就是初五啦……”

        “破五节,开市贸易迎财神,有何不妥吗?”昭儿并不知明日是我与阿邵成亲的日子。

        “明日是他们二人成亲的大日子。”她与昭儿说明之后,感慨万分地与阿邵说道,“转眼你都要娶妻生子了……晚膳之后便带满儿去拜祭一下家中长辈的灵位吧,待成亲之后,你们二人再去坟前上香。”

        阿邵应允,春婆婆似是想起了往事,偷偷拭泪。我与阿邵都不善于安慰人,最后倒是昭儿,说了几件趣事后,终于将她老人家逗开怀。

        晚膳之后,春婆婆郑重其事地领着我与阿邵去给长辈的灵位上香。

        阿邵的娘亲早逝,外祖父与外祖母俱已不在人世,春婆婆一直都在家中代阿邵供奉着他们的灵位,但此前她从未真真正正让我去祭拜过他们。今日既已决定让我去拜祭长辈,说明她打心底认同了我。

        摆放灵位的厢房位于主屋东边,阿邵在前头打着灯,我搀扶着春婆婆走在后头,快到摆放灵位的厢房时,她忽握着我的手轻叹一声,道:“大年初五并非嫁娶的吉日,且一切都准备得十分仓促,我本是不赞同你们将成亲之日定在那时的。但你们决意这般做想必也有你们的原因,邵儿自小没了娘,是个孤单的孩子,我毕竟老了,日后,请你好好待他。”

        阿邵与我们离得并不远,春婆婆的声音虽不大,却足以让他听得清楚分明。我望着前方阿邵的背影,握紧了春婆婆的手,点头应允,语气坚定:“您放心。”

        这话不单是在向春婆婆保证,亦是在向阿邵保证。

        走在前头的阿邵停下了步伐,我不曾抬眼便知厢房到了。约莫是怕人闯入,厢房门上上了三道锁,十分慎重,屋内点着灯,烛火跳跃之间,忽明忽暗。春婆婆自怀中掏出了钥匙,小心翼翼地开了锁,而后门吱扭一声被推开。夜风自门外灌入,险些将屋内照明的烛火都吹熄,周遭的视线在瞬间暗了一暗,又明亮了起来。

        春婆婆率先进了屋,阿邵紧跟其后,我则落在最后头。他们二人的身影挡住了我的视线,我隐约看到前方案几上摆放的灵位,却没能看清楚上头的名字。春婆婆避开地上的蒲团,接过阿邵拎着的篮子,取出事先备好的上等好香,在烛火之上点燃,分别递给我和阿邵,尔后跪了下去。

        我这才有机会瞧清案几上的摆放——

        案几上的三个牌位中,摆放在最上头的,是阿邵的外祖父与外祖母的灵位。而低了一行放置在中间的,则是阿邵娘亲的灵位,上书“慈母连氏之灵位”七个字。灵位之前整齐地摆放着时下最为新鲜的瓜果,还有一个紫金雕花香炉。

        阿邵随春婆婆跪下,我见他跪了,也顾不得再去探究其他,忙跟着跪在蒲团之上。

        春婆婆道:“老爷、夫人、小姐,明日便是邵儿大喜之日,今儿他特地带媳妇儿来见你们了。”

        说罢,拜了三拜。

        阿邵随着她拜了三拜,我恭恭敬敬地有样学样。

        待起身将香插入灵位前的香炉中时,我在心底长长地松了口气,往阿邵身旁靠了靠,紧紧握住他的手。

        他的手心冰凉无比,我下意识地将他的手握得更紧了些。

        春婆婆回头看我们时,眼中带着欣慰,嘴唇动了动,似是有什么话想与我们说,最终却没说出口,只让阿邵扶她回屋去休息。

        回屋之时,昭儿正坐在厢房的门槛上,双手托腮,见我来了,朝我招了招手。

        我走上前去,在她身侧坐下,问道:“怎么还不睡?”

        “长夜漫漫,无心入眠!”她摇头晃脑,复偏头看我,“嫁人当真好吗?”见我不明所以,她踌躇片刻,极为小声地说道,“我是逃婚出来的。”

        “逃婚?”我惊讶地看着她。女儿家的婚事多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倒是十分有勇气。

        昭儿点头,再次问道:“成亲嫁人生子,当真好吗?”

        “嫁给你心之所属之人,有何不好?”我反问。

        她想了想,沉默,片刻后略带羡慕地说道:“阿邵哥虽长相不尽如人意,倒是对你极好。像我这般的美人儿,他却从不拿正眼看上一眼。”

        短短几日,我已习惯了她的独特之处,但她的话当真逗乐了我。我笑着捏了她的脸蛋一把,道:“他日你也会遇到一个对你好的夫婿。姻缘天定,没准那与你定亲的公子就是你命定的夫婿呢!”

        昭儿瞬间敛了笑,面色平静无波:“我命由我不由天。我从不信命。”

        我第一次见她这般神情肃穆,惊奇之余不由得对她另眼相看。

        兴许,这几日我们都小瞧了她。

        “情爱是世间最毒的毒药,世间女子多痴傻,明知它是毒,却心甘情愿地食之入味。”昭儿的视线飘忽不知落在何方,“我不想像我娘一样,短暂的一生都在为一个男子痛苦。我娘去世时,我爹正在另一个女人的温柔乡里沉醉,全然忘了他明媒正娶的结发妻子正在病榻上喘着最后一口气。我永远都忘不了娘临死前那绝望的眼神……”

        昭儿狠狠地咬着唇瓣,几欲咬出血来。我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嘴唇哆嗦了半晌,仍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昭儿忽站起身拍了拍裙摆上的灰尘,敛了方才的情绪,与我说道:“我乏了,满儿姐姐你也早点歇息,明日当个美丽的新嫁娘。”

        我站在昭儿屋前,望着那扇紧闭的房门,不知不觉叹了口气。待回到自己屋里,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也无法入眠。在黑夜中睁着双眼不知过了多久,街道上打更的更夫终于路过,打更声声入耳,一转眼竟到了三更天。更夫走后,四周又陷入了夜的寂静之中,我闭上双眼,脑海中浮现出阿邵的面容,消失了好几个时辰的不安感顿时又从心底涌了出来。

        我不知自己究竟何时入眠,待醒来时,已是正月初五。

        正月初五,我大婚的日子。

        宜祭祀、入宅,忌嫁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