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猎妖阁在线阅读 - 番外 舒墨篇

番外 舒墨篇

        许然亭又发福了,舒墨瞧着她一天天胖起来,心中充满忧愁。

        “然亭,我初初见你,你就这么一小只,到底是哪家的油水养了你这一身肥膘?”

        许然亭“吧唧吧唧”吃着五花肉:“还不是舒墨家的油水。”

        她又要去抓鸡腿,舒墨连忙用横木拦着:“你腿还伤着,不能吃。”

        许然亭眼馋,噘嘴道:“我只吃一口,只吃一口那腿儿上的肉成吧?”

        “你若不怕自己瘸了,就吃吧。”舒墨佯装同意,移开横木。

        哪知许然亭当真伸手去抓鸡腿,舒墨眼明手快,一把将鸡腿端到自己面前。

        “你、你你你!”许然亭一连说了几个“你”字,眼角噙着泪花。

        舒墨以为她要数落自己不许她吃东西了,她却“哇哇”地哭起来:“你以前肯定会先抱我而不是把鸡腿端走的,舒墨你变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妇人家是喜欢念叨的,许然亭近来也特别喜欢念叨,诸如“你嫌弃我了”“你个……”“你不爱我了”。

        大抵许然亭以前对自己的脸尚且有些信心,但她已经四十来岁,过了徐娘半老的年纪,皮肤的褶皱也肉眼可见地多了起来,最近又伤了腿,她更是害怕自己会变得又老又残疾,被舒墨甩手送人。

        舒墨长着一张招桃花的脸,但可耻的是他不曾对许然亭之外的女人心动过。

        在某点上,时缨与他是一样的。

        舒墨表面上云淡风轻,内心却开始不断地回想自己以前不在意的事情。

        他隐约记得,姜氏医女与当朝太师之间有过一段纠葛,想要成为人的失败了,想要成为妖的也失败了。

        以前有人反对人妖之恋,想来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到了一定年岁,为妖的若是舍不得为人的,一定会生坏心思,也许会希望自己能变成人,也许会希望能把伴侣变成妖。

        他如今的歪心思在于想把喜欢的人变成妖。

        这样两人便可以长长久久,至少许然亭不会因为外貌问题而自卑了。

        但他也想当一次人,尝一尝人间的美味,闻一闻人间的花香。

        这样蹉跎着过了几个月,舒墨依然无法抉择。他知道自己终归有一日需要去找巫咸,可是他又害怕面对巫咸的眼睛。

        那双苍老的眼看尽了过去未来,一瞧就能知道他能否成功。如果巫咸稍微露出一点点悲悯的目光,他便会不敢继续下去了。

        在许然亭又一次摔伤了手之后,舒墨郑重地把她拉至自己的面前:“然亭,为夫且有一件事想与你商量,希望你听了以后不要骂为夫。”

        许然亭狐疑道:“那你先说。”

        “事情是这样的……”舒墨清了清嗓子,“现在有一个问题摆在你我夫妻二人面前。然亭,如果是你,你会选择自己成为妖还是让为夫成为人?”

        许然亭想也不想就开口:“舒墨你食屎啦!”

        “为夫没有吃屎,只是在和夫人商量。”舒墨认真道,“你我风雨同舟那么多年,年纪越大,情意越深厚。为夫知道人命有尽时,所以希望能够做一个选择——你想选择让为夫陪你死去还是你跟为夫一起做只无趣的妖?”

        她再一次大叫:“舒墨你食屎啦!”但这次她没有给舒墨解释的机会,又急急道,“当然是我做妖啦,又可以拥有美貌又可以和你一样与天地同寿!”

        “真的?”舒墨劝她斟酌一番,“不过做妖精也很无趣。你知道为夫的厨艺,便是熊掌也能给你炖成野鸡,你若成了妖,便再也不能吃美味的东西了。你也知道为夫那鼻子,通常除了血腥味、妖臭味便再闻不到别的,你若变得跟为夫一样,便闻不出胭脂香了。”

        “没关系。”许然亭不假思索道。

        舒墨又斟酌道:“你不再考虑一下?”

        许然亭笑眯眯道:“不考虑,不考虑,毕竟变美变年轻可是我的梦想。”

        “别贫嘴。”舒墨戳破她的谎言,“你舍不得我陪你死,只是为了能够多看两眼我的美貌,对不对?”

        许然亭委屈地撇撇嘴:“这都被你发现了。”

        舒墨捏了一下她的脸:“你呀你,那明天我们就去巫咸那里求一颗转妖丹。”

        许然亭点头如小鸡啄米:“我忽然间好兴奋呀,舒墨。”

        舒墨温柔道:“那今晚为夫陪你睡,你会更兴奋的。如果你也成为妖,我们就可以交……”

        说到一半,舒墨被许然亭一把捂住嘴巴:“让人听到我会害羞的啦!”

        舒墨微微笑,打横抱起许然亭,径直把她扔到床上。

        午夜,舒墨半梦半醒之时,发现自己拥抱着的许然亭不见了。

        他未起身,只听屋外小厨房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舒墨自问防护严密,贼人不敢入内。于是他打着灯笼去找人,却见月色下,许然亭一个人背对着自己,在小厨房里不停地吃东西。

        舒墨讶然出声:“然亭?”

        许然亭脊背一僵,转过身,手中的桂花糖糕便掉了。她像极了一只偷吃的大老鼠,养得一身肥膘,满嘴零食渣子,无辜地看着舒墨。

        舒墨没有说话。他知道许然亭在干什么,仿佛有什么东西深深触及了他的软肋,让他很想拥抱眼前的女子。

        她只是害怕他变成人要承担风险,害怕他变成人后变得虚弱无力,会后悔而已。她害怕以后再也吃不到好吃的了,便躲起来偷吃。

        舒墨扔了灯笼,快步跑过去:“你真傻,让我……”

        “我不要!我不要!”许然亭大声叫,糖糕渣子不停往外喷,“我只是肚子饿,我根本不想记住它们的味道!还有,如果你执意变成人,我就不喜欢你了!我讨厌看见你又老又丑又无力的样子!”

        她把舒墨能说的话全部堵死了。

        舒墨顿了半晌,只是带着泪光笑道:“然亭,你现在是不是很撑了?要不过段时间我们再商量一下?”

        许然亭连忙点头:“我很撑很撑了……”

        她推开舒墨,跑到露天的井口边,“哇”的一下把吃的全部吐了出来。末了,她又急急接一句:“明天就明天,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我没有勇气再做第二次选择了!”

        第二日,舒墨把两瓶晶莹的魂魄放在窗台处晒阳光。

        那是时缨与将芜的精魂,虽然已经无法聚成人形,却是有灵性的。

        他实在不忍面对悲伤的事物,于是总想着把悲剧扭转为喜剧。

        他希望上天厚待他,如果许然亭出了意外,世上也不会再有舒墨。

        他们一起在神庙前拜了又拜,将对方的名字写在签上,挂在树上。

        他们最终还是要去面对巫咸的。

        巫咸更加老了,再老下去,那些转妖丹、转人丹也会消失殆尽,以后便真的是人妖殊途,妖界与人界的矛盾会更为激烈。

        舒墨与许然亭拜见她,足足喊了三声,她才掀起眼皮。

        她的身体已经与树同秋,也将和这棵古老的望岁木一起腐朽。

        在她睁开眼睛那一瞬间,舒墨下意识地别开了视线,末了,才恭敬道:“巫咸婆婆,我可以让我的妻子变成妖吗?”

        巫咸很久以前便反对过他们在一起,舒墨心中发怵。

        “小舒?”巫咸认了半天才认出他来,从兜里取出一颗转妖丹,“你为什么如此执着?”

        舒墨恭敬道:“我只是觉得很快乐。”

        “快乐?”巫咸“扑哧”一笑,“小舒嘴里也会说出这两个字,难得,难得,我这个糟老婆子第一次听,喜欢。”

        她把转妖丹交给许然亭:“傻姑娘,你若是出了事,他也不可能独活。你把担子交给他,不也是一种残忍?”

        许然亭笑嘻嘻道:“他是舒墨,他跟别人不一样。”

        巫咸嘴巴动了动,似有赞许之意。

        “好了,我老婆子又要休息了,晒晒太阳,睡睡觉,养养虫……”话没说完,巫咸便睡着了。

        许然亭感慨道:“你们妖族也会老的,你瞧瞧她。”

        “没有什么物种是可以永生的,但在人类眼里,妖族便是永生的。”

        “那舒墨,你已经多少岁了?”

        “一……万……”舒墨斟酌着是否应该告诉她实情,却听她“啊”一声就往后倒去。

        舒墨扶着她,关切地问:“怎么了,是不是转妖丹出问题了?”

        “不是不是,”许然亭心慌道,“你都一万岁了,会不会也快老死了?”

        舒墨若有所思:“凡神皆会陨灭,妖也一样,但我还尚未到达寿岁终结那一天。”

        “你知道自己的寿岁?”许然亭惊讶道。

        “修为达到一定境界后,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你只需要知道,为夫还能年轻许多年。”

        许然亭连忙把那颗转妖丹吞下肚子:“太好了,我也想知道自己能活多少年!”才吃进肚子,许然亭脸色便变了。

        舒墨紧张道:“然亭,你没事吧?”

        足足过去了半炷香的时间,许然亭才跳了跳,甚是懊丧,道:“原来由人变成妖,不会变漂亮的!”

        舒墨小心翼翼道:“成功了?”

        许然亭转身,一条短短的尾巴露了出来:“好像……好像……我已经变成妖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