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傻女替嫁:夫人她惊动全球了!在线阅读 - 第436章 耻辱的秘密

第436章 耻辱的秘密

        “那他究竟是谁?”封伯民对这个冒牌货的火气很大,第一个开口问了傅宴宁。

        



        傅宴宁下意识就扭头看向了顾微微,他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唾沫:

        



        “这个纹身的样子和位置我是绝对不会记错的,他是霍栩,他肯定是霍栩没错!”

        



        霍栩?!“这怎么可能,霍栩已经死了。”顾微微听到傅宴宁的话、还在皱眉的时候,她身旁的叶一恒就忍不住发出了疑问。

        



        “当时在那所山村小学,他当场就被击毙了,后来我和烨霆也看过他的尸体。虽然尸体的脸是毁了容的,但是警方验过血,甚至还找到了一张霍栩的照片、和尸体的头骨做了对比,相识度高达百分之九十几,明明数据是没有错的。”

        



        “那我就不清楚他是怎么给自己找到的这个替死鬼了,”傅宴宁又回头看了眼面前的冒牌封烨霆,坚定地说,“但是这个纹身绝对没有错,就算现在这个冒牌货不是霍栩,那他跟霍栩也绝对脱不了关系。你看这个纹身,如果不是同一个人、或者是提前约好了的,根本就不会有人纹这样的狼和这样的字。”

        



        傅宴宁语气坚定,完全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顾微微听完他说的这些之后,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她偏头‘看’向了叶一恒的方向,轻声道:“你过去帮我看看到底是什么纹身。”

        



        “好!我这就去。”叶一恒立马应了下来,朝傅宴宁和霍栩那边走了过去。

        



        霍栩眯着眼睛打量了傅宴宁好久,总算是想起来傅宴宁这号人物了。

        



        他记得这小子好像和白雨馨那个臭婊.子有一腿,所以当初在光明市的顶楼上、顾微微他们逃走的时候并没有把这小子给一起带回去。

        后来他就把这小子抓回去泄愤了,他记得当时折磨这小子的时候是下了狠手的,原来他竟然没死。

        



        他不仅没死,现在竟然还来揭他老底。

        



        霍栩舔了舔后槽牙,再看傅宴宁的时候,双眼仿佛淬毒了一般狠毒。

        



        傅宴宁感受到了他阴狠的目光,只觉得浑身发毛。

        



        “就是这种眼神!”傅宴宁指着眼前这个冒牌货说,“只有那个变态才有这种眼神,他的眼神出卖了他,这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模仿的。”

        



        而这个时候,叶一恒也已经走过来了。

        



        顾微微看不见,就只能听其他人描述了。

        



        叶一恒吩咐了保镖两句,保镖立刻抬起霍栩一只手,狠狠把他按在了墙壁上。

        



        这么一来,他腋下的纹身就完全暴露了出来。

        



        叶一恒直接拿出手机把这个纹身给拍了下来,然后又走到顾微微身边,把纹身的样子描述给了她听。

        



        “是个狼头,直径大概五厘米,狼的两只眼睛是红色的,牙齿很锋利,狼的舌头也是猩红的,还卷着血。确实一般人不会纹这样的狼头,而且狼的额头正中央还有一个‘霍’字。微微…………”

        



        叶一恒越说越心惊:“这确实不像是个简单的巧合。你还记的马林临死前说的那些话吗?他临死前跟我说们说霍栩整容了,我记得当时他的语气是很坚定的。后来你和烨霆去解救慕容灵犀,你碰到的那个霍栩脸虽然是毁了,但他绝对没有整容。”

        



        “是,”顾微微眉心紧蹙,“你说的这些我都记得。我吸入放射性气体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看不见了,可是警方在做容貌复原和对比的时候,用的是霍栩的照片没错,这点你和烨霆也确认过了不是吗?”

        



        “对,我们是确认了,那确实是霍栩本人的照片。虽然数据不可能出错,但是霍栩实在是太狡猾了。现在想想,他假冒烨霆是蓄谋已久。

        



        而想要彻底变成另外一个人,那他自己就得先社会性死亡,我觉得当时那个‘霍栩’应该是他给自己找的替身。也许那是一个本来就和他相貌相似的人,又或者根本就是他的亲兄弟。”

        



        “嗯,”顾微微觉得真相应该就在眼前了,她有些自嘲地轻笑了声,“既然是变态,那能做出这些事来一点也不奇怪。他人就在这里,我想我们也不必费力去猜了,直接去问他就好。但是我们竟然、被他耍得团团转,这确实是我没有想到过的。”

        



        顾微微说完,大步朝着霍栩的方向走了过去,然后准确无误地在距离他只有一步的地方停了下来。

        



        霍栩依然保持着被保镖按在墙上的状态,他见顾微微过来,笑着舔了舔唇边的血迹:

        



        “真遗憾啊顾微微,我一直都不是你要找的人。你以为我是封烨霆,但我偏偏不是,现在你以为我是那个什么霍栩,我依然不是!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绝望?”

        



        “是吗?”顾微微招招手,立刻就有人给她搬了把椅子过来,她慢悠悠在霍栩面前坐了下来,淡淡道,“当不成封烨霆了,你连你原来的名字都不要了吗?真是可怜,来这世上一遭,你什么也不是。

        



        霍栩,你说当初那把火怎么就没把你给烧死呢?烧烂了你的脸你居然还跑去整了个容。啧啧,真是可惜啊,你还可以整容。可你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工厂呢,你做出来的那些上品货呢?

        



        你的那些跟着你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呢?没了!全没了。一.夜之间全都打了水漂。然后你用命换回来的一切,最后全都被坤撒将军给占有了,简直相当于白给。”

        



        “顾微微!”听到顾微微提起那段往事,霍栩已经开始咬牙了,但他还是绷着没有承认,“少说些有的没的,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讲什么。”

        



        顾微微冷笑了声没有理会,而是继续说着霍栩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听说当初你刚到缅国的时候,为了在坤撒将军手底下混口饭吃,甚至给他的二把手当过狗。我听说那个人很变态,跟你比起来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好像你的变态也是受他启蒙吧,又或者说,你是在发泄,为你那段耻辱的经历而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