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是在正经除魔啊在线阅读 - 1、南无加特林菩萨(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1、南无加特林菩萨(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大衍。

        南岩郡。九安县。

        午时,烈日高悬,无情炙烤人间。亦是一天中阳气最重的时候。

        这个时间点,最适合除妖。

        身穿青色道袍的年轻道士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大皮箱,走在名叫唛头街的街道上。

        街道无人,炽烈的阳光洒在年轻道士那张俊朗的不像话的脸上,细腻白皙的脸上,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在他的身旁,是一位大腹便便身穿绿色官服的中年男子,他是九安县的父母官,林县令。而林县令的身旁,是长相猥琐如鼠的师爷。

        一脸正气腰间挎刀的周捕头,带着一众捕快跟在年轻道士和自家大人的身后,随时准备着一遇到危险就挺身而出。

        “许舟小道长,这只女鬼,就交给你了。”

        林县令一边走一边向年轻道士讲述女鬼情况的时候,长相猥琐如鼠的师爷,则是带着一脸谄媚之色追随着自家大人的脚步,为其扇风,全然不顾自己已然热成狗。

        “嗯。”听了林县令的话,名叫许舟的年轻道士淡淡地回应了一声,然后微微抬头,一滴绿豆大小的晶莹汗珠从他挺拔的鼻头落下,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不满。

        不知道他是不满天气太热,还是不满林县令在他的称呼里加了一个‘小’字。

        或者,两者有之,谁知道呢。

        天气是真的热,现在是夏季,一年中最毒的天儿,众人都恨不得把舌头伸出来解热。

        但作为人,可以这么做,至少不应该。

        这个女鬼真是太不安分,一到晚上就出来害人。短短一个月下来,已经是害了五个九安县百姓,两个县衙捕快,还有七个县衙请的法师。

        简直是肆无忌惮。

        倘若女鬼能学县内的其他鬼物一样本分地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鬼地就好了,不主动出来戕害百姓,县衙只消在女鬼所在地插上告示牌。

        ——此处有鬼!禁止通行!

        如此,百姓见了,自会绕道而行。

        县衙也省事省钱。

        只可惜,女鬼不是个安分鬼,不消灭她,九安县就会接连死人,林县令,就很可能在年尾的吏部考核中不合格。

        所以,九安县,有女鬼就没林县令,有林县令就没女鬼。

        想到这里……

        林县令偷偷打量着许舟。

        虽说,眼前这个年轻的小道士,容貌世间无有,犹如谪仙。

        但,降服女鬼,靠的是一身道法本事,而不是无双的容貌。

        希望,这个小道长敢揭榜,也是个身怀大本事的人吧。可林县令全然忘了,之前的七个法师也是敢于揭榜,然后,六个葬身在女鬼的手里。只有一个逃出来。

        就在林县令思索的时候,长相猥琐如鼠的师爷忽然叫道:“大人,许小道长,到了。”

        在他们面前,是一座荒废了的小院。

        小院里,一座简单破旧的茅草屋,门窗紧闭,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女鬼白天就在茅草屋里。

        靠近女鬼的藏身点,众人停了下来,周捕头和一众九安县捕快,脸色紧张地握住了腰间的佩刀,脑海中,不由自主地闪现出恐怖的画面。

        “就是这里了,许小道长,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虽说是白日,鬼物惧怕阳光,不轻易现行,但离废弃小院这么近的距离,林县令心底还是有点慌,不过常年官身的修养没有令他失态。

        “这里嘛!”许舟看着面前的废弃小院,似在自语,自语完,转头看向了身边的林县令,问道:“林大人,据你所述,第一个进去的道长,没有死,而是一身鲜血出来。”

        “是这样的。”林县令回答。

        “果然只有第一个进入探索的勇士,才能得到红标。”许舟忽然说道。

        “嗯?”林县令一脸懵逼,不太明白许小道长为何忽然迸出一句似乎不对劲的话来。

        “不说了,开始吧!”

        许舟把箱子放在地上,蹲下身,掀开左手的衣袖,露出一块圆形手表,右手轻触手表,手表屏幕顿时亮了,屏幕里的圆形指针旋转起来。

        指针范围内,有一些聚集的绿点,不远处,还有一个红点,红点就在茅草屋内。

        绿点代表人类,红点代表非人。

        “许小道长,这……这是法器吗?”林县令看着年轻道士手腕上的东西,顿时好奇问道。

        “是寻妖盘。”

        许舟一本正经地说道。

        回答完,许舟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转头看着林县令,问道:“林大人,消灭这个女鬼,悬赏金额五十两银子对吗?”

        “不错。”林县令点头,心里则在想,前面有七个都没有成功拿走这五十两赏银。

        许舟露出一脸‘那我就放心了’的表情,然后双手放到了黑色箱子上,开始拨动密码锁。

        “这里面,也是法器吗?”林县令再度问道。

        “可以这么理解。”对于林县令的问题,许舟很有耐心。

        又是法器!

        林县令心里一惊,或许,眼前这个帅气得不像话的小道长,可以拿走那五十两也说不定。

        密码正确,箱子传来‘啪嗒’一声。

        许舟打开箱子,从箱子里面拿出一架金黄色的物体。

        是黄金加特林!

        “这法器长得好生尊贵啊……”林县令看着黄金加特林,忍不住赞叹道。

        “许公子,这是什么法器?”

        许舟想了想,说道:“南无加特林菩萨。”

        “啊!原来是佛门法器。本官就说嘛,只有佛门,才有这么大的本钱,连法器也镀上了金身。”林县令一脸恍然大悟说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着年轻道士的一身青色道袍,惊疑道:“可是,许小道长不是道门出身的嘛?”

        “佛本是道!”

        许舟给出解释。

        林县令语气为之一噻。

        “好了,林大人,我要开始了。”

        许舟打住闲聊,双手持着黄金加特林,对准了面前的小院,毫不犹豫,开火。

        “哒哒哒——”

        瞬间,

        蓝色的火光在高速旋转的六根枪管上冒出,

        如密雨一般的子弹向着面前的荒废小院倾泄而去。

        子弹壳丁零丁零向侧边抛飞。

        小院内的茅草屋,顿时千疮百孔,火焰燃起,一声凄厉不似人的惨叫,突兀响起。

        “轰隆!”

        一声巨响,茅草屋,终是在一秒六千发的弹雨中,轰然倒塌。

        于此同时,一个幽灵一般的白色身影,从茅草屋的房顶冲出来,她披头散发,面容狰狞,身上是密密麻麻的透亮孔洞。

        是年轻道士射的。

        “啊啊啊——我要你死!”

        凄厉的声音响起,女鬼,冲向了那个向她射击的年轻道士,然后,女鬼看到了年轻道士的脸,动作为之一滞。

        ‘好帅啊,我怎么可以向他出手呢?’愧疚的情绪在女鬼的内心深处升起。

        下一瞬,女鬼看到了帅气的年轻道士微微一笑,向着自己调转枪口。

        “哒哒哒——”

        密集的弹雨,向着女鬼覆盖下来,女鬼想起刚才那世间无有的笑容,自己也不禁裂开嘴笑了,或许,死在这般世间无双的男人手里,亦是鬼生巅峰了吧?

        带着这种念头,女鬼的身形,在弹雨中,缓缓消散。

        女鬼消散,许舟压枪,继续对着废弃小院扫射。

        “哒——”

        最后一发弹壳弹出。

        许舟呼出一口气,眼前,什么小院,什么茅草屋,什么女鬼。

        都不存在了。

        有的,只是一片焦土。

        “五十两,林大人,多谢了!”

        许舟转头,对着还在发愣的林县令,露出了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