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她和爱豆官宣了在线阅读 - 第168章 雪山遇险

第168章 雪山遇险

        关墨谷浅笑,心里忽然升起一种很温柔的感动,悄悄把头靠在了傅明朗的肩膀上:“嗯,有条小溪,还有一片空地。房前种花,房后种菜。也许,再种一片青青翠翠的竹子。在竹子中间,铺上一条石板小路。”

        “嗯,还要种一棵树,可以是榕树,可以是杨树,从很小养到很大,一开始和你一样高,到后来和我一样高,再到后来和屋顶一样高。最后,和云一样高。”

        关墨谷闭眼,恍惚的如同置身梦中:“嗯,还要在树下摆一个藤椅,可以坐在椅子上,摇啊摇着慢慢变老。”

        关墨谷微微笑,想象中两人刚刚描述过场景。小溪-大山-茅屋-花和大树,美妙的仿佛幻境。

        那一刻,她忽然有一种冲动,对傅明朗说些什么,或者听傅明朗说些什么,以便让这美好的如同幻境的想象更具体,更甚至,变成一种可以让人心心念念向往的承诺。

        可,马上,又默默垂头。她意识到,那样美好的幻境,实在不该用生硬的承诺去绑架。

        那感觉会像用手去捞水中的明月。徒劳不得,徒留伤感,与细碎的冰凉。

        傅明朗拿手摸了她的头发。眼眸很深。似乎充满宠爱,又似乎充满怜惜。

        两人靠在一起,彼此一言不发,偶尔抬头看天,偶尔垂头,互相对视一眼。

        一旁的小情侣紧紧的搂抱在一起,旁若无人的激烈拥吻。

        空寂的雪山,似乎只剩了激烈的爱与温情的缠绵。

        下午,四人一行,继续往山上爬。

        越往上爬,路越陡峭。甚至连隐约的,被人踩出了一条小路的痕迹都无法发现。

        感觉,果真像是钻进了深山老林。

        男孩紧紧的拉了女孩的手,傅明朗紧紧拉了关墨谷的手。

        年轻人身上总是无尽激情与热情。

        傅明朗许是为了活跃气氛,许是为了逗关墨谷开心,甚至唱了一首“映山红”。歌声清朗中带几分豪壮。

        关墨谷和女孩子笑盈盈看着,等唱完,又忍不住拼命鼓掌。

        鼓了掌,女孩子兴致勃勃的接唱了一首“山歌好比春江水。”兴冲冲的唱完,又不停鼓动着关墨谷也唱一首。

        关墨谷无奈,红着脸唱了一首“小河淌水”。

        歌词悠扬婉转,饱含深情:

        哎~~~

        月亮出来亮汪汪

        亮汪汪

        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

        哥像月亮天上走

        天上走

        哥啊哥啊哥啊

        山下小河淌水

        清悠悠

        ----

        哎~~~

        月亮出来照半坡

        照半坡

        望见月亮想起我阿哥

        一阵清风吹上坡

        吹上坡

        哥啊哥啊哥啊

        你可听见阿妹

        叫阿哥

        三人听的愣了好一会,才想起来鼓掌。女孩子一边鼓掌,一边眼里冒着星星:“哇塞,小姐姐你好厉害,竟然会唱这么老的歌儿!还唱的这么好听!”话说完,噎了一下,又迅速更换了一下用词:“哦不,我是说,这么古朴的歌儿。”

        男孩把她搂了:“宝儿,你哪儿知道,这是小姐姐在对大哥表白好吗?”

        关墨谷尴尬了。傅明朗笑意盈盈,从容自然:“嗯,我家姑娘一向喜欢唱情歌给我听。”

        关墨谷一听,更尴尬一些。

        男孩却灵机一动,唱了一首“大花轿”,一边唱,一边各种对着女孩讨好献媚。

        一时间,笑声四起。

        走走停停,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渐暗。关墨谷抬腕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将近五点。不由,有了几分担忧:“咱们还有多久,能走到雪山垭口?”

        男孩回头看了关墨谷和傅明朗一眼,又匆匆忙忙收回,声音稍稍有些急,因为急,稍稍有些颤音:“快了吧.....快了,快了。”

        这话并没有让关墨谷安心。

        和傅明朗对视一眼,眼眸里有些迷茫和担忧。傅明朗轻轻握了她的手:“别担心姑娘,累了就停下来休息一下。”

        傅雨天摇头。默默咬牙,继续往上爬。但心里,却一直有个念头隐隐跳跃——不要再爬了,下山吧。

        这念头一跳出来,就觉得自己无比荒唐,中途停止,今天一天白爬。况且,不走到雪山垭口,去哪里去坐索道呢?

        四人一路沉默的向上攀爬。

        再不见初时的欢声笑语。气氛有些压抑低沉。

        或许,是因为天色将暗,或许,每个人都像关墨谷一样,隐隐约约的感受到了不安。

        走到五点半,天色已经暗的看不清路。四人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一些。

        傅明朗第一个意识到不对:“咱们还要走多久?你说的,有索道停靠的那个雪山垭口,是在这个方向吗?可这一路,我都并没看到索道的影子。”

        关墨谷点头,有些担忧的去看傅明朗:“嗯,我也是。一直觉得心里七上八下。所以一直在看着远处,看着是不是能看到索道。可是,一直也没看见。现在,天越来越晚,晚上山里没灯,现在已经黑的让人害怕。再等一会,怕真是伸手不见五指,寸步难行。”

        女孩子拉了男孩的手:“对啊对啊,你们当时不是用了很短的时间就爬到了雪山垭口吗?我们现在怎么还没到?要不.....我们不要到雪山垭口了,就在附近找找,看哪儿有索道好不好?,我不要到峰顶了,我觉得有些怕。我们下次再爬吧,我觉得今天带的手电有些不太亮....我.....我想坐索道下山,我想回家了。”

        男孩惊慌的抬头,看了看众人,又垂头,沉默的点了头。转身:“好,那咱们....咱们就去找索道。”话说完,打头领着众人朝着另外一条小路下山。

        小女孩似乎是松了口气。或者是终于落下了心里的大石,语气变得轻松欢快:“啊,终于要下山了,宝儿好累呢。哼,你上次还说,跟哥们就用了三个小时就爬到了雪山垭口。哼,骗人的,都不想理你了。”

        男孩笑了一下,笑的有些牵强。并没回复什么,只是安安静静的拉着女孩的手往山下走。

        这牵强的笑容让关墨谷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她忽然觉得,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预感模糊朦胧,捉摸不清。

        傅明朗打开了手电,一手抬着手电,一手紧紧的拉着关墨谷。四人一行,走的谨慎小心。

        又走一个小时,山里的温度骤降。

        关墨谷感受到傅明朗的手心冰凉。感受到自己的手在他手心里微微发颤。

        女孩子已经带了一丝哭腔:“咱们什么时候能看到索道啊,我觉得好冷。”

        男孩不有些急:“先歇会吧,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看见索道。”

        话说完,停了脚步,把羽绒服解开,把女孩包裹进了自己衣服里。

        傅明朗默默叹息,打开手机,发现一格信号也没。

        抬头望了一眼,四周一片灰暗迷茫。

        这迷茫,也不过是黑暗被满地积雪映照出来的一丝混沌罢了。

        垂头,把关墨谷搂进了怀里:“害怕吗?”

        关墨谷摇摇头:“不怕。”

        傅明朗深深叹息:“我想,我们应该是迷路了,先在这儿休息一会,可以吗?”

        关墨谷迅速点头:“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