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许你一世欢喜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倒霉的一见钟情

第二章 倒霉的一见钟情

        舒锦是在两个月前遇到沈三的。

        按照偶像剧的定律,一见钟情的剧本通常有这么几种,比如说,女主角被配角abc为难,楚楚可怜,柔弱无助,这时候男主角拉风地登场了,帅气的帮女主角解围,然后豪门少爷深情地宣布对她一见钟情。

        再比如说,冷酷凶残的男主角落难,善良纯洁的女主角无意之中帮了他,但却翩然而去,仅仅留下一个名字,而男主角在经过寻寻觅觅之后,终于与女主角再次相遇,然后霸道地宣布对她一见钟情。

        诸如此类的。

        但不管是多么狗血多么天雷的一见钟情,好歹男女主角之间产生了交际,或者互动,存在一见钟情的可能性。而舒锦和流氓沈三就连一句话也没有说过,偏偏就那么倒霉被他纠缠上了。

        那天,舒锦结束了演技训练,正打算回家。沈三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公司的,于是他们在大堂碰到面——她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只是阴鸷、强势、凶狠之类的感受。虽然五官生得周正,但在第一眼看他的时候,只会冷不盯地被他的气场震住,往往忽略了他的相貌如何。

        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沈三停下了脚步,看了她一眼。

        仅此而已。

        所以第二天当她收到沈三送的花时,惊愕了许久。她是知道沈三的名号,也知道他很喜欢对女艺人出手,但那些艺人大多是艳光四射的那种,而且有点小名气,所以不管怎么看,她都够不上他的“选妃”标准吧。

        然而接下来的半个月,她每天都能收到鲜花,从蓝色妖姬到香槟玫瑰,白玫瑰到红玫瑰,外包装也根据鲜花品种而变化,另不定时搭配上礼物,从特别定制的钻石项链到普通绒毛熊。

        甚至夸张到送了999朵玫瑰,以至于她荣登上公司八卦排行榜的冠军宝座,上至高层管理人员,下至清洁大妈都知道沈老板在追她。八卦越传越激烈,最后传到她耳朵里的时候,已经变成她是如何勾引沈三。

        那段时间舒锦的处境很难熬。

        本来培训班就不是用来相亲相爱的地方,竞争一直很激烈,在最开始公司就宣布说这次只有三个出道名额。舒锦在培训班唯一引人注意的是她的演技,但她其他方面并不出众,所以他们对她并没有太大的敌意。

        但是现在不同了,沈三出现了,谁都知道沈三这个人所代表的权势,他想捧舒锦的话,名额肯定得被她占去一个,所以一时间班上的其他人团结了,一致排挤舒锦,给她下点小磕小绊。

        舒锦也不是软柿子,那些不入流的小手段也没放在眼里,只是虱子多了也是件不愉快的事情。就是这样,她将沈三这个人划进了黑名单。

        鲜花礼物轰炸了半个月后,沈三终于亲自出场了。

        但沈三的告白却遭到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失败,舒锦不仅将他之前送的礼物全部还给他,还把鲜花的钱也一并还给他:“那些花我卖给了花店,听说销量很好,下次你可以直接把花送到店,转手卖花也挺麻烦的。”

        第一回合,舒锦vs沈三,舒锦完胜。

        沈三回家后打电话给裴文,把他给大骂了一顿,因为送鲜花送礼物的招是裴文给他出的。按照他的土匪作风,看上谁,都是当天就把人往床上带。难得正经八百的追求个人,却被拒绝了,于是沈三怒了。

        “你是怎么表白的?”裴文在电话那端问。

        “我就说我看上她了。她要是想当明星,那我就捧她,不管是什么要求,我都满足她。”沈三没觉得自己哪里说错了,这话他可从来没对别人讲过,但她居然拒绝得那么干脆。

        裴文被他的回答噎了下,哭笑不得:“你这样说,她能答应吗,那是包养小明星的台词吧,人家是正经的好姑娘能愿意吗。”

        “那怎么办?”

        “得了,你要是真喜欢她,就直接求婚吧。”裴文随口道,他是压根不相信沈三会娶一个小明星,顶多觉得新鲜,想玩一把谈恋爱。

        但是沈三还真听了裴文的主意,马上买了鲜花和钻戒跑到舒锦住的地方去,没头没脑地发表求婚宣言,把舒锦的心脏病差点给吓出来。——没办法,沈老板天生一副恶人相,怎么看都是凶巴巴的土匪。

        在舒锦看来,与其说那是求婚,不如说是土匪抢亲。

        显而易见,沈三的求婚行动会失败,而事实也正是如此,他被舒锦生气地赶走了,不仅给赶走,还被自己的鲜花给砸到脑袋,砸到脑袋也就算了,舒锦还将他的求婚当成戏弄的手段——

        “想爬你的床的女人多得是,你就不能放过我吗?逼急了,兔子也是会咬人的,了不起鱼死网破!”

        沈三不敢再逼下去,要是逼出好歹来,吃亏的还是他。

        但是,他这么认真的求婚,为什么舒锦还是这么干脆的拒绝他?裴文出的是什么破主意,回去灭了他!

        第二回合,舒锦vs沈三,舒锦完胜。

        不过这仅仅是表面上的胜利。

        别看舒锦说得狠,但她心里其实是虚的,沈三要真使什么手段,她还真应付不来。沈家在香港黑道是赫赫有名的,虽然自从沈三当家后就已经漂白,但这并不影响沈家在黑道的声威。沈三上面有两个哥哥,皆是他父亲的正房所生,从小就当继承人教育培养,是正正经经的富贵少爷。

        没错,沈三是私生子。

        不同与两个名义上的哥哥,他从小跟着他柔弱的母亲吃尽了苦头。正房太太是心眼非常小的官家千金,在沈三念高中的时候,害死了他的母亲。听说为了躲过正房太太的迫害,沈三躲到南非当了雇佣兵。几年后回来,他夺了沈家的大权,算是为自己和他早逝的母亲报了仇。

        尽管这是在岚岛市,而不是香港,但沈三的势力同样不容小觑。她所属的jbf是颜家名下的公司,老板颜泽和沈三是校友,两家又有案子在合作,关系良好,所以要是他向公司开口要她,公司肯定会把她打包了往他床上送。

        颜泽虽然是她名义上的表哥,但她从未见过他,或许,颜家根本就不知道有她这个人的存在。如果是这样,自然是最好的。她千方百计的签到jbf,可不是为了成为明星这种事情。

        “真是噩梦,怎么会梦见第一次见到沈三的情形。”舒锦揉着脑袋爬起床,看一眼闹钟,居然已经八点半了,心情就更糟糕了。早上有她的戏,本来要早起去片场的,但昨天因为沈三的纠缠,睡前忘记了调闹钟。

        果然,下一秒,就听见手机响起来,做好被骂准备接了电话。

        “你怎么还没来片场,导演都变成喷火龙了,就差你一个人没到,喂喂喂,你昨天请假到底是去做什么了,就算兴奋过头了,也不能扔下工作不管啊,你要我这个苦命的经纪人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舒锦摸摸黑线,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等那端声音小了,叹气道,“jon,你真的没有兴趣当明星吗,你的演技是越来越夸张了。”

        “现在不是说这种闲话的时候,限你二十分钟内给我出现!”jon很有魄力的命令道,“迟到一秒,我会让你见识一下金牌经纪人的必杀技。”

        “说起来,你整天挂在嘴上的必杀技是什么?”舒锦单手穿衣服。

        “既然你这么悠闲,时间就减半,十分内我要见到你的人。”jon阴森森的威胁,“到这个时候,你还没觉悟吗?我可不会对你心慈手软!现在倒计时开始,九分五十三秒,五十二秒……”

        舒锦啪的一声挂断电话,不慌不忙的开始刷牙洗脸,从她家到片场开车都要十分钟,迟到一分钟和迟到十分钟没有区别吧。

        而且,她今天的搭档是夏莲生,不用猜也知道他肯定还没到,泡夜店泡到凌晨三四点才回家的人,早起对他来说根本就是浮云吧。再说,真像jon说的那样,导演发火,只有她一个人没到,他肯定是冲过来接她,而不是悠闲的倒计时。

        戴上墨镜和帽子,做好基本伪装,舒锦下楼去打车。

        她现在还没正式出道,所以公司也没安排助理和司机给她,她平时去片场都是自己打车,或者是jon来接她。

        “上车,我送你去片场。”

        沈三坐在车里和她打招呼,舒锦顿时有种想砸车的冲动。下次出门一定要记得看黄历,选个好时辰,为什么她非要和这个流氓纠缠不清?!噩梦的主角是他,白天又阴魂不散的跟着她,他到底是想怎样啊?

        “谢谢,不需要。”舒锦礼貌地绕过他的车。

        如果拒绝就可以让他改变主意,那个人就不是沈三了,他开着车子拦到她的面前,笑道:“你不想知道西郊墓园怎么处理吗?”

        这句话还真戳中了舒锦的死穴,她想了想,顺从了沈三的意思上车。

        “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沈三把一个袋子递给舒锦,是热呼呼小肉包和绿豆汤。装早点的塑料袋印着“美味早餐点”的logo,舒锦很喜欢这家店的东西,但因为只卖到早上八点半就关门,而且和她住的地方又是一南一北,所以她很少去那里吃早饭。

        舒锦道了声谢谢,安静地把东西吃掉。

        沈三高兴的表情类似得到主人表扬的忠犬,回味地想:老子赚到了!以前送她东西不砸回我的脸上就不错,这次不仅接受了,还对老子说谢谢!幸好刚才想起她和jon聊天的时候曾经提到喜欢“美味早餐点”的东西,不然可就亏大了。

        “你喜欢?那以后我每天都帮你买早点。”他讨好道。

        “不用。”舒锦拒绝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她是很喜欢这家的东西,但是比起不重要的食物,远离沈三更重要吧。天下没有白吃的食物,何况是擅长蛇打上棍的沈三,她可不想每天早上都看到他出现。

        沈三知道她的顾虑,就道:“你不想看到我,那我早上就不出现,我让店里的人给你送早饭,这样总行了吧。听说你的胃不太好,早饭就更重要了,别以后还没成大明星,身体就先垮了。”

        舒锦一楞,转过脸看他一眼,不知道怎的,有些心软。

        沈三还是适合土匪的作风,这样温情又隐忍的沈三,让她在拒绝的时候会产生罪恶感。她沉默地把剩下的绿豆汤喝完,没有反驳沈三的话。

        沈三用眼角看着舒锦,那样的安静漂亮,细碎的晨光里,她耳后的茸毛也清晰可见,侧影如斯美好,每个表情似乎都那么恰到好处,让人打心眼里舒服。所谓情人眼底出西施,说的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沈三浮想联翩,要是她肯亲我一下,对我笑一笑,让我少活数十年也成。

        ——所以,本质上,沈老板就是一流氓啊!

        车子开到一半的时候,舒锦才想起最初的话题:“影视城一定要建在墓园那里吗?就不能换个地方吗?”

        “没有意外的话,下个礼拜你们就会收到迁坟的通知。”沈三也不隐瞒,怕舒锦误会,又解释道,“这个开发案并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颜家才是关键,我以前没涉足过这块产业,这次也只是试水,主要是负责资金运做。”

        舒锦神情一冷:“颜家?”

        “就是你们老板的家族,你应该知道,不过案子不是他负责。”她没提过她和颜家的关系,他也就假装不知道,舒锦的脾气是别扭又龟毛,要是知道他私下调查她的事情,估计又会气得炸毛。

        “那边负责人是谁?”舒锦垂下眼。

        “颜建国,颜泽的父亲。”沈三边开着车,边狗腿道,“你想说服他换地方建影视城吗?我可以帮你引见,无条件的。”

        舒锦毫不犹豫地冷声拒绝:“不需要。”然后开始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垂着眼,盯着自己的手,沈三喊了她几声,也不见她回应,以为她是为迁坟的事情烦恼,就说道,“你要是肯和我一起,别说放弃影视城的开发案,就算你要天上的星星我也给你摘下来。”

        舒锦冷道:“等你把星星摘下来了再说。”

        “喂喂,我这不是打个比方吗?”

        “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乱许诺。”舒锦很明显是在迁怒,不过沈三显然是习惯了她的坏脾气,甚至还能得意的想,她对别人可不会这样发火,这说明老子在她心里的位置是特殊的。

        ……所以说,沈老板其实是m?

        情绪低落的舒锦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她坐着沈三的车子出现,这么招摇的出现,会有什么后果?如果她情绪正常,可能会考虑到这个问题,提前下车什么的,但是几乎炸毛的舒锦,根本不可能想到这种事情。而沈三,自然是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舒锦是他的人,怎么可能会提醒她。

        所以等舒锦下车,意识到自己高调了,这个时候已经迟了。

        看到边上的工作人员用暧昧的眼神看她,舒锦默默黑线,这下误会大了,完全做实了那些乱七八糟的谣言。

        而那个罪魁祸首还靠着车窗用暧昧的语气说道:“晚上一起吃饭,我在天下居定了位。”气得舒锦差点爆粗口,看到她炸毛了,沈三这才心情愉快的开车走了,于是舒锦对他好不容易有了那么一点的内疚没了。

        jon看到舒锦从沈三的车里下来,眼皮一跳,有点乱猜测了。难道她昨天请假是为了和沈三共渡良宵?才想到这,舒锦就过来了:“不管你脑袋里在想什么龌龊的事情,立刻格式化。”

        jon“啊”了一声:“你怎么知道我想的事情就是龌龊的?”

        “因为你的表情很荡漾。”舒锦面无表情道。

        jon被她的话噎了一下,无语了片刻,又八卦兮兮地问道:“你昨天下午去哪里了?怎么一大早的就和沈三在一块?……喂喂,别那样瞪我,的确很难不让人产生遐想啊,而且要不是公司那边顶着,你早上娱乐版了。”

        “恰好碰到而已,哪来那么多遐想啊。”舒锦冷道。

        jon点点头:“嗯,原来是恰巧。”

        舒锦有些无语了,为什么jon的语气听起来这么暧昧啊,真是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所以说,沈三是她的大灾星。

        就算是当红的小艺人和潜规则这种桃色诽闻沾上边,都算得上是大丑闻,像她这样还没出道的小艺人就更是了。听jon的意思,公司是要捧她。但如果诽闻闹大了,她成了一个麻烦人物,公司也不会傻到在她身上继续花心血。

        “啊,对了,你迟到了十九分钟。”jon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杯绿色的饮料,阴笑着递给她,“这就是我的必杀技,让你见识一下。”

        舒锦迟疑着接过饮料,“……这是什么?”

        “惩罚果汁!从某部动画片里得到的灵感,健康又有营养,做为惩罚的必杀技实在太美妙了。”jon得意洋洋道,“快点喝光,这是你迟到的惩罚。记得下次别违背你可爱的经纪人的命令。”

        舒锦挣扎了一番,然后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喝掉那杯奇怪的果汁。

        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舒锦得出“果汁的味道虽然怪了点但还是可以入口”这个结论,在jon呆楞的神情里,不解地将杯子还给他,“谢谢。”

        jon正处在石化状态中,看着舒锦走开了。

        为什么对舒锦一点效果也没有,难道她根本没有味觉吗?刚才她笑眯眯的表情让他一瞬间想到了某个动画角色,他也是淡定的喝掉惩罚之茶,得出“很好喝”的结论,所以,其实,舒锦其实是腹黑的小狐狸?

        惩罚果汁作战失败!

        正如舒锦猜测的那样,夏莲生还没到片场。现场在拍摄的是唐尧扮演的男二号和女主角的戏份,扮演女主角闻雪的是新任影后徐曼云,扮相婉约端庄,把官家千金演绎得非常传神,唐尧这次扮演的是风流的皇帝。

        官家小姐闻雪对皇帝一见倾心,但她家里却将她许配给了女扮男装、双腿不良于行,但名满天下的无双公子,也就是舒锦扮演的角色。

        既然这部剧取名为《艳鬼》,讲的自然不是人类的爱情故事,而是人和鬼的。无双公子自幼体若多病,但精通兵法,是皇帝最信任的军师,她母亲为了保住无双是女孩子的秘密,擅自给她定了亲事,以掩人耳目。无双不想害了闻雪,偷偷的离家出走,半路遇见强盗。在最危机的时候,艳鬼华丽的登场,救了无双。

        艳鬼因为好奇跟着无双,看她破了一桩桩的案子,佩服她的才华手段,心生爱慕,两人在经历了许多狗血的误会后,终于在一起了。但是,艳鬼忽然得知无双就是无双公子,敌国军师,是间接害他死亡的人。

        于是艳鬼离开了无双,而伤心的无双向皇帝表明离开朝廷的决心,要去寻找艳鬼。同样爱慕无双的皇帝,为了留住无双,假意派了道士去寻找艳鬼,私下去命令道士收了艳鬼,无双虽然使破了皇帝的诡计,但却还是来迟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艳鬼被道士收进袋子里,一时愤怒错手伤了皇帝。

        无双下狱,皇帝昏迷不醒,闻雪痴心守侯。几天之后,皇帝醒来,魂魄却变成艳鬼,于是去接无双出狱,大团圆结局。

        虽然演员表上写舒锦是女配角,但是戏份很吃重。正确来说,《艳鬼》应该是双主角,一半镜头是唐尧和徐曼云,另一半镜头是夏莲生和舒锦。

        舒锦和徐曼云之间的戏份其实不少,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被编剧删除了一大部分,而这个消息她是昨天晚上才收到的。从修改过的剧本来看,舒锦的戏份已经超过了徐曼云,所以徐曼云不待见舒锦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原来你就是那个舒锦。”影后结束拍摄后,走到舒锦的面前,冷冷地盯着她看了片刻,然后用鄙夷的语气说了这么一句意义不明的话。

        徐曼云并不是j家的艺人,制作人最早联系她的时候,被她的经纪人毫不犹豫的拒绝,并说出“不管你们开价多少,我们女神都不会接这种三流电视剧”。公司那边本来也放弃,打算换成旗下的一个当红影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过了一礼拜之后,徐女神改变了主意,同意担任该《艳鬼》的女主角。

        舒锦微微蹙起眉,徐女神对她的敌意是不是太强烈了一点。

        徐曼云越过她,走进她的专属化妆室,没有再和舒锦说过一句话。

        女神不愧是女神,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而且必不缺少铁干粉丝,像工作人员甲乙丙就是影后的粉。女神透露出对舒锦的敌意,加上早上沈三的出现,大家对舒锦的印象就更差了,认定她是靠潜规则上位的艺人。

        化妆师估计也是影后的粉,她给舒锦化的妆分开看没有问题,但是整体看起来就是不和谐。最直接的说,舒锦的角色是病弱、睿智的公子,但化妆师给她弄的妆是男宠的味道,只有俗艳二字。

        舒锦看着镜子,也没出声。

        等到造型全部弄完,舒锦起身去了洗手间,面无表情的将妆洗掉,露出那张秀丽的素颜。她的五官并不像她的母亲,和父亲也没有太多相象的地方,奶奶说她的长相随了她的曾奶奶。

        女人长得太漂亮并不是福气。奶奶这么说过。

        父母的悲剧是源于妈妈的美貌,所以奶奶并不喜欢妈妈。老人给她灌输的观念是自重,教养,骄傲,可以无貌无才,但却不能没有教养。严格意思上来说,她对奶奶的感情并不深,那是一个阴沉并且严厉的老人。

        老人去世时,她不吃不喝守了三天,亲戚夸赞她重情。

        在丧事结束后,她离开了家,终于踏进岚岛市。如果老人还在世的话,一定会因为她当明星而责罚她。在老人传统古板的思想里,明星就是戏子,有教养的好姑娘是不该去当戏子,那是受人鄙夷的职业。

        可以无才无貌,但傲骨却不能折。

        舒锦不得不承认,老人的观念的确刻进她的血骨里。

        冷静下来之后,舒锦才回到化妆间。工作人员在讨论早上沈三送她来片场的八卦,看到她回来了,马上不吭声了,但看她的眼神带着轻蔑。

        化妆师看到她的素颜,用夸张地语气道:“啊,舒小姐你怎么把妆洗掉了,你这不是要害我被导演骂吗?”然后又委屈道,“你要是不满意我的手艺,那就向公司申请专属化妆师。”

        “如果我是你,不会做这种手脚。”舒锦越过她,坐到镜子前,给自己上妆。jbf培训班的课程也包括了化妆,只要不是太复杂的妆容,她应付得来。

        那个化妆师呆楞了下,马上明白了过来,脸色一白。

        “你们排斥我,并不会影响到我,但你们做了手脚,砸的就是你们的饭碗。”舒锦淡淡地说,“我和沈三是什么关系,和公司上层又是什么关系,你们私下说没关系,但当着我的面给我难堪,那就不仅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全体石化中。

        他们一直以为舒锦的脾气很好,逆来顺受。而且平时苏紫涵讽刺她借有钱人上位之类的,她也很少去反驳。他们最懂的是察颜观色和欺软怕硬,要是舒锦一开始就是这么强硬,他们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排挤的她。

        “且不论那些只是谣言,就算是真的,与你们有何干?”舒锦放下眉笔,镜中的少年病弱苍白,神色从容,“我在剧组的时间不会太长,但谁给我找不自在,我也不会与她客气。我更倾向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这种做法。”

        舒锦说完这话,淡定又从容的离开了化妆间。

        这番话,舒锦是不该说的,但她始终没忍住。本来事情到这里该打住了,却没想到这件事情却捅到了网络上,并且闹得沸沸扬扬。而她也因为这件事情与jbf的老板颜泽、名义上的表哥正式见面。

        发贴的id叫“女王万岁”,上传了一个视频,是那天化妆间的情形。但楼主做了简单的处理,剪掉了中间一段话不和谐的话,所以舒锦说的话变成:

        如果我是你,不会做这种手脚。

        你们排斥我,并不会影响到我,但你们做了手脚,砸的就是你们的饭碗。

        我在剧组的时间不会太长,但谁给我找不自在,我也不会与她客气。我更倾向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这种做法。

        楼主兴奋地讲述道:那天伦家亲眼目睹了舒锦sama发威,实在,实在实在是太女王太闪亮了!!就忍不住用手机录下来了!舒锦sama走红了,所以被大家各种肚鸡了,你们明白的,人类是多么擅长鸡肚。

        那天情况是这样的:舒锦sama辛苦的赶到片场,但剧组对ta表示了各种不友好,接着舒锦sama到化妆间,那个化妆师又刁难舒锦sama,给我们可爱的舒锦sama化了一个丑八怪的妆容。

        但是——

        我们委屈的舒锦sama没有计较,而是自己动手给自己画妆(难道新人就不是人吗?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的舒锦sama!)可是,某些心理阴暗的人,又对我们的舒锦sama冷嘲热讽,所以最后舒锦sama生气了,说了那些话。

        有人跟贴问,为什么工作人员对舒锦那么恶劣?

        女王万岁含蓄地解释:因为他们是某女神的粉。其实在拍狐变的时候,大家对舒锦sama还是很友好的。

        于是大家好奇问:是徐女神吗?为什么?

        女王万岁开始装高贵装冷艳装神秘:你们看了《艳鬼》就知道了,还有舒锦sama这次的扮相太萌了,病弱女王受万岁!

        有人追问舒锦的性别,但女王万岁一律保密。有人威胁她,要扒她的身真,女王万岁则回答,要是她的真身被扒出来,会被导演辞退的,以后就不能提供这些八卦新闻了,所以大家才取消了这念头。

        到了后半夜,楼层就歪了,变成徐曼云的粉丝和舒锦的粉丝口水战。因为那帖子里的意思很明显——女神不满被神秘新人舒锦抢戏,工作人员为其出气,舒锦被逼无奈为自己讨公道。

        影后的粉丝力量很强大,但舒锦的粉丝群虽然小,却个个毒舌,加上有图有真相,这仗居然也没有吵输。不过,不管怎么样,这次的视频事件,反而让舒锦的人气升了不少,官方论坛的浏览量破了六位数。

        后来,这张帖子上了报纸,上了电视台的娱乐报道,引发了各种血案,并光荣登上这一年的“娱乐圈大事记”的榜单,这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

        当事人之一徐曼云看到当天的娱乐报纸,冷哼了一声:“想借我的名气上位,没那么容易,阿风,帮我写封邮件给《八卦最娱乐》的主编……”而这封邮件里图文并茂,全是沈三和舒锦两个人。

        另一个当事人舒锦,啪的一声把电视关了:“无聊。”

        作为舒锦的好友,夏莲生自然是第一时间给舒锦打来了关心的电话,确定她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又和她调侃了一番:“舒锦sama你很女王,看看他们的表情,一副被你虐到的样子,太好玩了。”

        然后又叮嘱她,下次再被人欺负,要告诉他,他来帮她出气。接着开始对她进行说教,舒锦完全插不上话,只能“嗯”、“是”、“我明白”、“记住了”的应着,再三发誓下次麻烦一定找他,这才放过她。

        其他等人的反应不一,jon大惊,公司高层大怒。

        影后和未来摇钱树开战了?!

        视频事件中,反应最直接的不是当事人和公司,而是沈三。他家体贴的秘书林白是多么明白老板爱慕舒锦的心思,关于舒锦的一举一动自然是第一时间报告给自家老板知道。果然。沈三还没听完就怒了。

        “那个化妆师算哪根葱,我都没舍得和舒锦说句冷话。”沈三的神情极度阴霾森冷,“让她立刻走人,谁敢录用她就是和我沈三过不去。”

        林白点头应着,又道:“老板,你要不要去探望舒小姐?听说女孩子在受到这种委屈的时候,会希望有个人给她依靠,这可是好机会。”

        沈三略一想,哈哈大笑的拍下林白的肩膀:“有前途。”

        林白被沈三这么一拍,差点站不稳,默默擦汗。老板,我可是普通人,你下手好歹轻点啊。然后道,“老板,我这月的奖金……”

        “自己去和财务部申请,多加百分三十。”

        沈三穿上外套,笑着离开了公司,心里满满欢喜。舒锦肯定像小猫一样委屈的藏在家里,这回他帮她了气,她好歹会给他一个笑脸吧。要是就这样和老子在一起,那就更好了。

        沈三喜欢舒锦,第一眼看到她,就对她起了心思。

        那天,舒锦是和培训班的其他同学一起出来,在一群时尚美丽的男女之间,也显得异常惹眼,看起来冷冷淡淡的,眉目带着骄傲自负的神采,就像古代世家养出的小美人,那么美好,恰到好处的让人心动。

        沈三心里打了突,看着她的脸,就莫名的有点亢奋。那是一种类似野兽最原始的本能——想将闯进他地盘的小动物一口吃掉。

        走到她身边的时候,他几乎想伸手抓住她。

        可是,不知怎么的却担心会引得她反感,生生地压抑住心里的念头,装漠然装淡定地从她身边走过,但心里却快速的下定主意:老子一定要这个人弄到手,然后放在眼前天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