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许你一世欢喜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流产的造星计划

第三章 流产的造星计划

        关于颜泽这个男人,媒体的评价只有一句话——君子端方,温润如玉。任何见过他的人,都不会将他和娱乐公司的老板的身份联系起来,更像是儒雅的学者,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世家良好的教养。

        舒锦在办公室见到他的时候,同样想到了这八个字。

        但又接着想,也有可能是衣冠禽兽,不然他老婆怎么会抑郁而死?

        颜泽是昨夜从la回来的,一下飞机,就听说了视频门事件。虽然舒锦是他名义上的表妹,但是实际上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之前颜泽只是通过照片知道舒锦的相貌,而舒锦同样是通过杂志知道他的存在。

        jbf顶层办公室。

        舒锦从容地看着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男人:“你找我是因为视频门事件?”除了这个原因,她想不出其他的理由。

        “一半。”颜泽说道,“很早之前,我就想见见你。”

        舒锦沉默了片刻:“但是我不想见你,颜家的任何一个人,我都不想见。”她如此直接的说着,完全不顾及他现在是她的老板。

        颜泽有些呆怔,他并未想到舒锦会这么直接。

        “会和jbf签约,我很意外,如果我一开始就知道这是颜家的产业,我会离得远远的。”舒锦淡淡道,“之前本来还有点不确定,但看到你,我很确定jon为什么会是我的经纪人,工作的机会也应该是你安排的。”

        “……”颜泽默认了。

        “我不需要公司的特殊照顾。”舒锦面无表情道,“我并不怨恨颜家,但是也不想和你们有太多的交集。”

        颜泽有些尴尬,的确是他安排jon当舒锦的经纪人。

        十一年前发生过什么事情,是无法掩盖的。对于舒锦,他是存了几分愧疚,不然就不会在她一踏进娱乐圈的时候,就帮她做了最好的安排。

        但舒锦的脾气倒是出乎他的意料,本以为她的反应两种无非两种——知道他的身份后,气愤难当地离开jbf,仍旧对颜家充满怨恨;或者是为了她的事业着想,而选择隐忍,默认他给予她的补偿。

        但是她这样直接点破他的心思,也表明她自己的立场,倒让颜泽惊讶。既不怨恨,也不隐忍,只是冷淡的表明不想和他们有任何交集。

        是真的不怨恨?还是以退为进?

        颜泽有些迟疑,又一想,就算舒锦真的对颜家有什么怨恨,那也是人之常情,再者,以颜家的权势,舒锦就算想报复,也没有这个能力。——这么一想,颜泽就放宽心了,他并不希望舒锦和颜家起冲突。

        “关于这点,你可以放心。虽然这是颜家的产业,但是我想,我们见面的机会并不会很多。”颜泽温和道,“既然已经签到jbf,你就安心地待下去,等合约到期了再考虑去留问题。”

        他提出了中肯的意见。

        舒锦沉默,似乎是在犹豫他的建议。而沈三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身后的大门被人踹开,被舒锦称为土匪流氓的沈老板,气势汹汹的登场了,颜泽的助理一头冷汗地跟在他的后面。

        “颜总,沈老板他……”

        颜泽一看助理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温和道:“没事,你出去做事吧。”

        陈助理不放心地偷看一眼满身煞气的沈三,出去的时候,特意不把门关紧,心想着,要是等下发生暴力事件,她一定冲进去救颜总。——美男的魅力是无限,为了颜总的安危,必要的时候牺牲也是可以的!

        舒锦皱着眉,沈三这满身煞气是怎么回事啊?

        “你怎么不在家?”沈三质问道。

        舒锦纳闷了:“我在不在家和你有什么关系啊。”难道因为她不在,所以他就冲到这里来质问她?——这到底是什么逻辑啊。

        “你不在,我怎么安慰你?”沈三理直气壮地回答。

        大约半个小时前,沈三听了助理的建议,赶到舒锦住的地方,但却发现舒锦根本不在家。为了安慰到失落受伤的舒锦,沈三打了好几个电话问人,才终于知道舒锦的下落——颜泽把舒锦找去办公室谈话。

        沈三瞬间就有了危机感——潜规则!

        舒锦和颜泽可没有血缘关系啊,而且舒锦一签到jbf,颜泽就安排jon当她的经纪人,帮她铺平星路。关系到舒锦的事情,沈三可是调查得清清楚楚,他就纳闷了,为什么颜泽对舒锦这么关照?除了潜规则还能是啥?

        舒锦听了沈三回答,满头雾水:“安慰什么?”

        “你放心,我已经让那个化妆师走人了,以后谁给你脸色瞧,你告诉我,我帮你出气。”沈三凑上前邀功,但是舒锦的表情不仅冷淡,他甚至能感觉到微妙的厌恶和不愉快,又哪里惹她不高兴了?

        难道是刚才进门的时候太粗鲁了?沈三开始自我反省,然后又想到,该不会是因为打扰她和颜泽独处?——就算是变异品种的忠犬,护食也是他的本能,于是沈三理所当然的对“曾经”的友人充满敌意。

        “干吗这副表情啊,有话坐下再说。”颜泽打着圆场。

        他也为难啊,沈三平时招惹他公司的艺人,他大多是睁只眼闭只眼,毕竟是多年的朋友。再者,沈三这个人的背景够硬,他虽然管理着jbf,但实际上公司的股权还是在他父亲手上,他们两个人的势力着实差了一截。

        要是沈三向他开口要舒锦,他是放人还是该阻止?但是舒锦再怎么说也是他表妹,而且颜家欠她良多。——颜泽很伤脑筋,最终还是决定顺其自然吧,能保护的话就尽量保护下来。

        正如裴文所推测的那样,颜泽不会为了舒锦和沈三对立。

        “没事儿,我就是来接舒锦去吃饭,你们有事先谈着,我不急。”沈三对颜泽冷笑着,眼神完全透着威胁——敢动老子的人,灭了你。

        颜泽有种秀才遇到兵的无奈:“我们这边的事情也谈得差不多。”

        还是赶紧把土匪给打发了,免得又闹出什么事儿。也不知道舒锦是怎么惹上沈三这号土匪流氓,回头得让jon提醒一声。这人是风流惯的,养在外宅的情人就好几个,哪里会正正经经地处对象。

        “谈完更好。”沈三说着,视线又转向舒锦,讨好道,“我们去吃饭,都这个点了,你也该饿了吧。”

        舒锦冷着脸站起来,却不说话。

        “阿锦,我刚才的建议你可以考虑考虑。”颜泽见她要走了,忙对她说,“你过得好,我们心里也能舒坦一点……或者,你想签到别的公司,可以和jon商量一下,把他一起带过去,他是真心想帮你。”

        “我会考虑清楚。”舒锦淡淡道。话完,她就直接离开办公室,连一个眼神也没扔给沈三,她觉得,她和土匪根本不能沟通,因为说了,他也听不懂。如果没有沈三的关系,她之前不会被化妆师那么刁难。虽然根源是徐女神,但是受辱的导火线却是沈三追求她的那点破事。

        就像夏莲生说的那样,舒锦这个人很别扭,而且什么事情都爱放在心里边,心思重。表面上不介意被排挤,被流言中伤,但心里头是怎么想的,也就舒锦一个人清楚了。可是若说完全不介意,这是不可能的,但以她的脾气,更不待见沈三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

        舒锦和沈三前脚离开公司,后脚流言就在公司里散播开了。

        陈助理在qq群上直播了办公室的现况,众人脑补了一出纠葛的三角恋,潜规则啊、黑道强制爱什么的。毕竟是一家公司的,虽然舒锦对外的性别资料等还是未公开的,但是公司人员却是知道个大概。

        公司要捧舒锦,这个风声一直有的,只是大家都一头雾水,这舒锦到底是什么背景?现在大家默默明白了,原来她是颜总喜欢的人!

        至于舒锦,对众人的脑补情节完全一无所知。

        她正在努力的想把沈三甩掉,但沈土匪就和牛皮糖一样,怎么也甩不开。舒锦恼怒地转过身,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陪你吃饭,安慰你。”沈三笑着说。

        舒锦皱了下眉:“不需要。”

        和流氓说再多也是枉然的,她这么想着,走到路边去拦车,她下午还有几场戏要拍,再不过去就迟到了。夏莲生可以迟到,可以耍大牌,但是她不行,她是还没正式出道的新人,负面诽闻已经够多了,没必要再多加一笔。

        “你不出现在我面前,就是最大的安慰。”舒锦毫不犹豫说道。

        沈三也是有脾气的啊,他都帮舒锦出气了,她怎么还是没给他好脸色?这和他预计情况完全不同,本来沈三还打算带她去度假,多相处一下说不定就爱上他。但是刚才舒锦却和颜泽那么暧昧,这算怎么一回事?

        沈三很憋火,但是他舍不得对舒锦生气,所以把车停到舒锦身边的司机就成了炮灰,被沈三一瞪就吓跑了,车子一溜烟的消失。

        “颜泽要你考虑什么?我怎么没听说你要换公司?”沈三追问。

        舒锦满心不愉快,回头怒道:“我换不换公司和你有什么关系?”她真觉得沈三越来越不可理喻了,无缘无故跑到她的公司,说些莫名其妙的话,现在还把她拦的车吓跑了,他到底是想做什么啊!

        “我们先吃饭,完了我送你去片场。”沈三拉着她往停车场走,舒锦还在惊讶的时候,人就被塞进车里。沈三心想,这磨磨唧唧到什么时候,还是把人直接带走的快一点。——完全的土匪作风。

        舒锦的手腕被握得生疼,回过神,更是气恼万分,但想到人已经在他车上,只得放缓了语气。“我要去片场,下午还有几场我的戏。而且,jon有帮我定了餐,导演也不会苛刻到让演员饿着肚子赶戏。”

        沈三心虚的看着她手腕上的痕迹,心说,下次得轻点。

        舒锦是南方人,语气放缓的时候,声音就显得格外的温软,鼻音带着几分甜腻的感觉。沈三这么听着,心里又浮想翩翩了。要是她肯一直对我说话,就算让我少活十年也愿意。

        “……喂沈三,你到底听清楚了没有?”见他一直没反应,舒锦的语气渐渐夹带上怒意。

        “听见了。”沈三回过神,“行,我送你去片场。”

        这么说着同时,车子已经从停车场开出去。

        舒锦心里生了一丝疑惑,沈三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其实是沈三忽然记起裴文的话,要把舒锦追到手,不能用逼的,得用耐心。虽然他不待见这么温吞的办法,但是为了追到舒锦,他一直是很认真的执行着,只是经常就给忘记了。而且,舒锦这么好声好气地和他说话,他能不应下吗?

        过了十多分钟。

        舒锦不得不开口:“能开快点吗?”

        一辆老爷车从他们的车旁边开过,又一辆电动车开了过去,学生模样的年轻男孩朝他们这边看过来:“大叔你开的是自行车还是跑车啊?”

        舒锦已经默默黑线了,但是沈三却直气壮地回答:“不是挺快的吗?”

        ——沈老板,30码的速度快在哪里?

        就这样,原本十分钟的车程,被硬生生的拖延了一个小时。车子一到片场,舒锦就立刻下车了,她连对沈三生气的心情也没有了。

        大概是因为舒锦上次那番话的作用,虽然片场的工作人员都看到舒锦是从沈三的车里下来,但却没有人再当着她面说些闲言碎语。柿子要捡软的捏,果然是有几分道理,舒锦这么想着,心情愉快了几分。

        新来的化妆师brant很年轻,但名气却不小,直言道明,他是看在沈三的面子上来这里的,不然还不屑帮他们这些小明星化妆。举止阴柔,说话的语气也怪里怪气的,舒锦并不是很喜欢他,但也说不上讨厌。

        “阿锦阿锦,我看到大八卦了!”

        brant刚帮舒锦上好妆,就看见夏莲生兴奋地冲进来,他的后面跟着神情无奈的唐尧,他们俩一般是连体婴儿,很少单独行动。

        艺人们忙站起身,和他们打招呼:“前辈。”

        几个女孩子见到夏莲生都纷纷露出兴奋的神情,虽然是在同一个组剧,但是他们的化妆间是分开的,平时少有接触。夏莲生的私生活虽然很乱,诽闻一箩筐,但是他的相貌实在太出挑了,尤其对年轻的女孩子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什么大八卦?”舒锦随口应道。

        她其实不关心他口里的八卦是什么,但是夏莲生的脾气很像小孩子,要是她说“没兴趣”,扫了他的兴致,他会对她碎碎念很久,还会蹲到墙角去种蘑菇,认为自己一点也不受重视。

        夏莲生看一眼化妆室,大家都是竖着耳朵,就连brant也露出好奇的神情。

        “刚才我们在停车场看到了苏紫涵……”夏莲生见众人没反应,就接着说爆料道,“她正在勾引沈三,但是被沈三给拒绝了。啧啧,沈三太不怜香惜玉了,居然那么粗鲁地把苏紫涵给推开了。”

        说完,夏莲生又解释道:“记者也看到了,估计明天得见报了。要是记者没看见,我就悄悄的说,不告诉你们了。”

        化妆间静默了片刻,众人的视线下意识的转向舒锦。

        但是舒锦听完这个八卦,却没有任何反应,神情平静,对夏莲生说道:“你怎么还没换好衣服,下一场就是我们的戏。”

        夏莲生一拍脑袋,满脸无辜,“我忘了……让让,给我腾个位置,brant快点来给我化妆。”然后又对舒锦说,“沈三绝对靠不住,他糟蹋了我们公司多少艺人,我都数不过来了,阿锦你可千万别上了他的当……呜呜呜……”

        夏莲生的嘴巴被唐尧捂住了,他微微笑着:“我们先回隔壁了。”

        以squt现在的身价,自然是有专属的化妆师、助理等团队,哪里需要在这里和小明星抢化妆师。但是,不管他们人气多高,也不能和沈三抗衡,夏莲生就算关心舒锦,想提醒她,也不能当着brant的面说。

        夏莲生被带唐尧带走后,化妆间开始热闹起来,刚才当着偶像的面,这些新人不好意思八卦,怕给偶像留下坏印象。

        苏紫涵平时在剧组的人缘也并不是很好,枪打出头鸟,这同期的新人中,最高调的就是她了。和导演、制片人都有不能说的秘密,也有传闻,她在出道前,曾经被某富商包养过,她会踏上星路,与这位富商有间接的关系。

        当然,这些谣言也有可能是嫉妒她的新人放出来的。

        舒锦拿着剧本离开了化妆间,在走廊上恰好撞见徐女神和她的经纪人,她冷冷地盯着舒锦片刻,然后越过她,走进休息室。

        舒锦微微皱了下眉,徐女神对她的敌意是不是太重了?

        就如夏莲生说的那样,苏紫涵勾引沈三的事情,隔天就见报了,搏了不少的版面,但并未引起太大的关注。当天引起爆炸性新闻的,和视频门有关——专爱挖明星八卦的杂志《八卦最娱乐》刊登了一篇图文并茂的新闻。

        杂志不仅曝光了舒锦的性别、年龄、出道经历,还详细地报道了她和沈三之间的诽闻,文字犀利,直言舒锦是靠潜规则上位。因为有沈三这个后台,所以j家才会力捧舒锦。整篇报道,就是给读者一个“这个新人很有心计”的印象,整个报道写得极其夸张。

        有图有真相,光凭文字的可信度哪里够。

        杂志刊登了大概十张的照片,有舒锦从沈三车里下来的,也有沈三送舒锦回家的,最温馨的一组照片,是沈三大清早的去给舒锦买早餐,在楼下等了她一个多小时,接着送她去片场。两人如此暧昧,不得不让读者产生迤逦遐想。

        舒锦很少看杂志,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件事情,手机又落在家里,所以没有收到jon和夏莲生的电话,还是照常去了片场,结果被一干娱记堵住。幸好片场的保安工作做得好,才得以顺利脱身。

        之后几天,舒锦为了躲避记者,只能待在家里。

        这个报道造成的杀伤力,不可谓不大,直接把jbf给舒锦量身定做的“造星计划”给毁掉了。舒锦的粉丝群并不牢固,毕竟是刚起步的新人,喜欢她的粉丝大多是因为她扮演的角色“阿檀”。曝光在媒体面前的舒锦,和粉丝们心目中的“阿檀”差别太大,巨大的落差让他们抛弃了舒锦,只有少部分的粉丝坚持,愿意相信这是谣言,舒锦是无辜的。

        舒锦的住处也早曝光了,小区底下全部是记者。

        jbf力捧的新人、沈三追求的对象,这两个噱头就足够让记者盯上她。根本没有人想到,视频门事件还会引出这么一出后续。

        ……

        jbf召开了紧急会议,宣传部和公关部的负责人都建议放弃舒锦,可将“造星计划”用在其他有潜力的新人身上。颜泽虽然反对,但在这种情况下,显然那份造星计划显然已经进行不下去了。

        会议进行了三个小时,最后讨论得出,暂缓舒锦的出道计划,包括《艳鬼》的拍摄也暂时停下来。另一方面,由公司出面召开记者招待会,澄清谣言,但在男主角缺席的情况下,到底可信度几分就不可而知了。

        稍早前,颜泽就联系过沈三,希望他出席记者招待会,但不知道为什么打给他的电话全部是助理接的,给的答案是:老板出差了。

        会议一结束,jon就打了电话通知舒锦。

        “那个,你得有个心理准备……”jon叹气,“现在诽闻闹得这么大,公司也不一定能保得住你,代价太大的话,他们肯定是要放弃你。”

        “我明白。”舒锦淡淡应道,“公司怎么安排,我都没有异议。”

        “阿锦,你能不能找到沈三,让他出面澄清一下。”jon提醒道,“这个报道之所以是丑闻,重点是在潜规则,但如果你和沈三是恋人,谣言就不攻自破。我知道你不待见他,但这谣言不平息,对你的发展影响很大。”

        舒锦沉默了许久,没有回答。

        jon明白她的答案,叹着气又说了一些安慰的话,然后才把电话挂了。不论这中间有没颜泽的关系,jon在这个关头还是为她着想,算是厚道的经纪人。

        电话才放下不久,又响了起来。

        这次居然是罪魁祸首沈三的电话,舒锦毫无犹豫的关机。

        如果不是因为沈三,就不会闹出这么多麻烦的事情。舒锦不喜欢麻烦,因为很多麻烦都可能引来变故。视频门和潜规则事件都不在她的计划内,她为此感到棘手,当然,也更不待见沈三了。

        电话的另一端。

        地点还是沈三的办公室,登场的人物也仍然是裴文。俊秀的美青年优雅的坐在沙发里,用漫不经心地语气问他:“你真打算出手,这事件再发展下去,小美人的星路非毁了不可。”

        沈三放下电话:“当然,我的人为什么要演戏给那么多人看。”

        “容我更正一下,到目前为止,你与小美人并没有任何关系,不管从任何层面来说,都不能称为‘你的人’……行了,别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

        “现在不是,以后一定是。”沈三肯定道。

        裴文真不忍心打击他的信心,但还是不得不提醒道,“你有没想过,如果小美人知道颜泽找过你,但你却故意躲着他们,她会怎么想?”

        ……狗头军师就是想得全面啊。

        沈三沉默了片刻:“但是舒锦找得到我,如果她开口,我就帮她解决这件事情。”但他也确定,以舒锦的脾气,不可能会开这个口。

        以后他会补偿她的,不当明星,只是他一个人的。仅仅这样想着,沈三就觉得很美好,全身的血液都要燃烧起来。

        大概,这就是忠犬的占有欲。

        他希望把舒锦藏起来,只有他一个人见得到,她只对他笑,眼睛里只看得他一个人,显然这是不现实的,但是现在忽然有了这么一个机会,可以不让她出现银幕上,只当一个普通人,他不希望破坏它。

        这晚有一个众星云集的慈善拍卖会,本来舒锦也收到了邀请函,但是这种场合媒体肯定不少,所以jon帮她取消了。夏莲生知道她不参加拍卖会,非常孩子气的表示不满,本来他是请了舒锦当他的女伴。

        squt和舒锦在戏中合作过,而且夏莲生在公开场合经常有意无意地帮舒锦做宣传,帮她拉拢人气。可以说,舒锦的人气里有相当一部分是夏莲生的功劳。正因为这个原因,夏莲生被记者追问到舒锦的潜规则事件。

        “你才潜规则,你们全家都潜规则!”夏莲生的脾气有时候和舒锦还真像,一踩他的尾巴就炸毛,“沈三那流氓要追阿锦,这关阿锦什么事啊,阿锦又没有接受那个流氓,切,就算要潜规则也不选那个流氓!”

        明星们在面对记者逼问的时候,大多是婉转的,像夏莲生怎么直接,记者倒是不知道该怎么接着追问了。

        此时,大门处一阵喧哗。

        记者的耳朵里捕捉到“徐女神”、“原韶景”这两个关键词,没犹豫地扔下炸毛的夏莲生,直接朝大门的方向奔去,生怕晚了步。

        盛装打扮的徐女神,笑容甜蜜的挽着一个男子的手臂。那是一个有着精致的外貌、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虽然徐曼云有着女神之称,美貌非常,但是记者们不得不承认,她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的时候,黯然失色不少。

        男人戴着金丝眼镜,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染着几分犀利的艳色。很少有男人适合穿紫色的西装,但他就是硬生生的将它穿出一身的风流贵气。所谓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美男,说的就是这样的人。

        或者可以说,这个男人长得太妖孽了。

        但说起娱乐圈最不受媒体待见的人,那肯定是原韶景。

        这位享誉海内外的国际大导演,出生杏林世家,但不知道为什么跑来抢导演的饭碗。他从来不拍那种小众的艺术片,用他的话说,电影那是拍给大多数观众看的,那种装格调的片子不适合他。他只拍商业片,并且能把商业片拍得有深度有内涵,但是同时又噱头十足,在上映前就引起足够的关注。

        可是为什么这样一位年轻、有才华的导演不受记者待见?

        原因是他的毒舌和傲慢。

        他能用世界上最优雅动听的语言骂出最恶毒的话,让你觉得自己活着就浪费粮食,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有出生过。——和他合作过的演员,这种体验是最深的。工作状态的原韶景,简直将他的毒舌和刻薄发挥到了极致。

        “原导,你和徐女神一起出场,是承认你们的诽闻是真的吗?”某记者将话筒送到男人的面前,但不等男人做出回应,其他记者也在七嘴八舌地追问。

        “徐女神,你和原导终于修成正果了吗?”

        “原导原导,可以谈谈你下部的电影吗?听说已经在选角了,徐女神这么多年一直你的御用女主角,这次还是由她担任吗?”

        镁光灯疯狂闪烁中。

        原韶景的目光冷淡的扫过记者:“我今天是来参加慈善拍卖会,不是出席记者招待会。”视线转向一旁的主办方,冷冷道,“你们的格调真是越来越低了,下次再办这类的活动,就不用寄邀请函给我。”

        记者集体爆怒,原导你还能更毒舌点吗?

        事实是,能的。

        只见优雅美貌的原导,用他特有的傲慢的冷漠的语调道:“这位记者先生,请把你的话筒拿开,我不想和你们发生任何碰触。”

        记者暗恨地咬牙。

        这位美貌无敌的原导,不仅毒舌,他还有很严重的洁癖。其实龟毛的原导最适合生活在真空里!

        败于原韶景毒舌之下的记者,不甘心的把话题转到徐女神的身上。

        “女神你对舒锦的潜规则事件怎么看?你们在同一个剧组,她有你使过手段吗?”

        这暗指的是前段的视频门。

        “呵呵,你们倒是给我出难题了。”徐曼云从容地微笑,长裙几乎拖地,整个人看起来袅娜而温柔,但却非常有气势,“我和舒锦并不熟,不好评价。至于视频门事件,只是一个小小的误会,新人的脾气总是比较可爱。”

        记者沸腾了,虽然徐女神表面没说什么,但是记者们在这圈子摸打滚爬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听不出潜台词。

        其一,舒锦后台很硬,所以徐女神不想开罪舒锦;其二,视频门事件里,徐女神其实是受了委屈的;其三,舒锦这个新人不懂事,脾气比较冲。

        ——记者们瞬间就捕捉到这三个信息。

        “女神,你在剧组有见过沈三吗?他们真的已经在同居?”记者b问。

        徐曼云微微笑了笑:“见过。”后半句没有回答,但等于间接默认了。

        她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眼睛却看向原韶景,似乎是在看他的反应。美貌的原导还是面瘫的表情,只是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然后把手臂从徐女神的手里抽出来,径自离开了,记者哪里敢拦他的路,纷纷让开了道。

        徐曼云没有追上去,而是继续接受记者的访问。

        “喂,你这女人在胡说八道什么?”

        夏莲生气汹汹的冲到徐曼云的面前。虽然这女人的话听起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句句影射阿锦和沈三那个流氓有暧昧,实在是太无耻了!

        “你自己心胸狭窄,在剧组的一直排挤戏份比你多的阿锦,还让那个什么化妆师欺负阿锦,现在还在这里装什么高贵冷艳啊。”夏莲生已经爆粗口了,怒气汹汹地瞪着徐曼云,“你哪只眼睛看到阿锦和沈三有暧昧了,难道人家长得漂亮,就不能有追求者,谁要像你一样整天追着一个变态跑……”

        现场一片静寂,没有人发出声音。

        徐女神喜欢原韶景,这在娱乐圈可不是什么秘密。但对于徐女神的明恋,原韶景可从未给过回应。夏莲生居然把这件事情拿出来说,难怪这会徐女神的脸色都变了。

        “不好意思,莲生喝醉了。”唐尧带着得体的微笑登场,直接把炸毛的夏莲生拖走,“你们请继续。”

        唐尧的神情看起来虽然很平静,但是面具下的怒火能把夏莲生直接烧成渣。那只小狐狸三天两头的惹麻烦,再让夏莲生和她混在一起,总有一天被牵连。

        把夏莲生拉进休息室,关住门。

        “来酒会之前,我都说了什么?”唐尧压抑着怒意。

        夏莲生有点心虚的低下头,在车上的时候,唐唐特别交代过,如果被记者问到阿锦的诽闻,一律不要回答,就说不清楚之类的含糊过去。因为他和阿锦的关系要好是大家都知道的,如果他公开站在阿锦那边,他也会被牵连进去。

        “可是那些记者在造谣,阿锦根本不喜欢那个流氓好不好,他们哪只眼睛看到阿锦被流氓潜规则了。”夏莲生反驳道,“还有那个徐曼云,装什么高贵冷艳啊,指不定她自己在暗地里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切,含沙射影的说那种话,谁都听得懂是什么意思。”

        “徐曼云毕竟是东立捧出来的影后,jbf和东立的关系已经够紧张了,你再凑合一脚,是想让两家公司直接开战吗?”唐尧伤脑筋。

        东立娱乐公司和jbf的恩怨说起来也比较简单,无非是因为一山不容二虎,两家经常争斗,互相挖角,抢市场之类的。

        但东立的股东之一,原韶景与他们老板颜泽的关系就复杂了,原韶景的姐姐是的颜泽的老婆,但是传闻颜泽另有所爱,导致她在婚后不久就抑郁自杀。原韶景当时还在法国念书,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回国后就加入了东立。

        还有一说法,在原韶景的面前,绝对不能提颜泽这号人物,如果你不小心提了,那就赶紧跑了。因为爆走状态中的原韶景很可怕。

        “下次我不会这么冲动了。”夏莲生很干脆的道歉。

        “你的保证就和过期的支票一样。”唐尧顿了顿,“还有,你有没想过,以沈三的权势,如果他肯出面,这些诽闻马上就能摆平,但是他现在不出声,这代表什么意思?”

        “听你说话真累,你就不能直接点吗?”夏莲生嘀咕了句。

        唐尧快无语了,他也很累啊,有这么个脑袋一根筋的队员,他哪天才能不用操心。想了想,组织完语言,继续说:“沈三不出面,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他并不希望舒锦当明星,所以他默认了媒体的谣言……以前沈三也交往过不少明星,但是哪个不是被媒体捧着,要曝料也是被抛弃后才曝。”

        夏莲生其实也不是真无知,听唐尧这么一说,就马上明白了。

        “这样的话,阿锦的处境不就更惨了吗。”夏莲生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唐尧真想摇醒他,他说了这么多,就是希望夏莲生明白舒锦的处境,离她远一点,不要插手她的事情,他怎么还是不开窍啊!

        原韶景走到嘉宾席坐下,助理马上递上一杯香槟酒,然后退到一旁。能当原韶景的助理,那都是超人一样的化身。首先,需要忍受他非人的毒舌、刻薄、时不时化身成大魔王的爆走;然后,需要精通十八般武艺,不用原导开口,就知道他现在需要香槟酒,还有安静。

        这两项,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所以原导更换助理的速度总是不断刷新,而现在这个助理叫俞晓,是刚上任两天的新人,并且很出色地做好了助理的工作。俞晓这个名字对于大多数人是陌生,但是她的另一个名字,这段时间就一直出现在各家论坛上。

        ——女王万岁,视频门的始作俑者。

        她最终还是被人肉了,还是被剧组给开除了。

        见到徐女神登场,俞助理好想掩面,她怕被女神报复啊。

        “……原导。”徐曼云在原韶景的面前有些踌躇,直到他把身边的助理给打发走了,她才坐到他的身边,“原导要拍新片了吗?我怎么没听说。”

        原韶景静静地看着会场内明星,精致的面孔没有丝毫表情,声音也不带任何情绪:“我拍片并不需要经过你的审批吧。”

        徐曼云神色从容,未见半分难堪:“原导说笑了。”

        “舒锦的潜规则新闻,你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原韶景的视线一直停在会场中央,声音冷冷淡淡。

        徐曼云妆容精致的脸上微微变色,但片刻之间就调整好神情:“原导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是我向媒体曝料的?这么做,我能有什么好处。”尾音带着几分恰好的怒意,这样的美人,就连生气的样子也格外的赏心悦目。

        “徐曼云,我喜欢聪明人。”原韶景点燃一根细长的薄荷烟,“舒锦的事情,这次就算了。如果再有下一次,不要怪我不念旧情。”

        徐曼云神情微变,他居然说得如此直接,不给她丝毫面子。

        难堪的神情从徐曼云的脸上一闪而过,沉默许久,她终于还是忍耐不住,开口问出了心里长久的疑问,“……你和舒锦到底是什么关系?”

        原韶景没有看她,声音冷淡:“这是我的私事。”

        “那么,为什么要让我接下《艳鬼》这种烂片,jbf捧她就算了,但我们是东立的人,为什么要帮她?”徐曼云太了解原韶景了,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帮一个新人,这代表什么含义?她觉得任何猜测都很危险。

        原韶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或许应该说,他不需要去回答。

        这个男人的傲慢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如果不是顾及到场合,徐曼云一定会失控的,这算什么,默认还是不屑?她爱了这个男人这么多年,连得到答案的权利也没有吗?她真是疯了,才会对这个刻薄的男人钟情这么多年,从少女到蜕变成一个成熟的女人,一直全身心的爱着他,但等了这么多年,却没有任何丝毫回应。

        “是我爆料的又怎么样,她和沈三之间如果没有什么,就不怕别人说……我只是想让你看清楚舒锦究竟是什么人,免得你喜欢错了人。”徐女神其实也很孩子气啊,这种时候了,还不忘抹黑舒锦。

        原韶景终于转过脸,用一种惊讶地看她:“你认为我喜欢她?”

        这个语气的潜台词是——你在说笑话。

        哦,对,我们毒舌刻薄龟毛有洁癖的原大导演,对明星这个职业非常鄙视,所以他喜欢的人怎么可能会是小明星?他曾经用特有的傲慢语调对记者说“不要把我和那些只有脸蛋的家伙放在一起比较,我会觉得我被侮辱了”说出这么刻薄的话的原大导演,怎么可能喜欢小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