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盛宠之下在线阅读 - 第四章 遇刺

第四章 遇刺

        萧煜一路冲到了安询的住处。

        安询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默默地打开地铺,自己铺床。

        萧煜心中气愤,还在一边念念叨叨:“你说她,居然说我是因为害怕她那几个哥哥才会紧张她!”

        “王爷若不是因为顾忌雪家和皇上那边,那您对王妃好的原因是什么呢?”安询反问一句,顿时将萧煜给堵得出不了声了。

        半晌,萧煜才念着:“我心中有数,才不会对那个傻子动心!”

        安询轻轻“哦”了一声,道:“乔装打扮,瞒天过海,王爷还认为王妃是个傻子吗?”

        “那不是……都是因为安宁和安瑞那两个丫鬟!”

        “可是在安宁和安瑞入府之前,王妃就已偷偷溜出去过一回。属下不知王妃到底是为何要三番五次偷溜出府,但她将府中侍卫玩弄于股掌之间却是事实。”

        萧煜摸着下巴,仔细想了想,末了得出结论:“先生说得没错,府中守卫是该换一换了。”

        安询:“……”

        和王爷打了这么久的太极,安询也有点腻了,开门见山道:“王爷,您或许自己还没意识到,但是你已经喜欢上王妃了。”

        萧煜当即板起了脸,义正词严地反驳:“胡说!我怎么可能喜欢一个傻子。”

        说起傻子,他就想到了雪倾城那天把自己画成一个大花脸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笑完了才想起来自己正在安询的房里,复又正襟危坐,强忍笑意,道:“我若是喜欢一个傻子,那我不也成一个傻子了。”

        安询抖抖被子,脸色阴沉地念叨了一句:“你现在可不就是个傻子吗。”

        不过萧煜没听到安询的念叨,他的心此刻都被勾到知心阁去了。许是因为一个时辰没见到她了,现在连她踢被子的样子,想起来都觉得十分可爱。

        第二天一早,萧煜早早就起来了,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去军营,反倒是先找了连祁。

        连祁对于王爷一大早跑来和自己讨论王妃这种事,他的内心也是拒绝的。只是多年以来陪在王爷身侧,早就让他练就了泰山临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本领。

        他只是在听完萧煜的一顿念叨之后,冷漠地问道:“王爷既然觉得王妃有可能是在装傻,那除去就好了。”

        岂料这话却彻底激怒了萧煜:“你说我养你这么多年,怎么就养出了你这样一副铁石心肠的人。动不动就说除去,视人命如草芥吗?”

        连祁:“……”

        他们暗卫生来就是为了杀人而存在的呀,以前也没少干杀人舔血的勾当,王爷派他去取敌人首级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她装傻或许是有苦衷呢?雪家幼女是傻子众所周知,她雪倾城又不是什么神算,总不至于算到我会娶她,然后提前十多年装傻吧。”

        连祁算是看明白了,王爷这是压根儿就不想对王妃怎么样,所以与其说是来找他商量,倒不如说就只是想找个人谈谈心而已。

        意识到自己的作用不过是一个谈心的工具而已的连祁,也放弃了和王爷争论的打算,直接问道:“那王爷您准备怎么着。”

        “去查,看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在装傻,如果是真的在装傻,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

        连祁叹了一口气,认命地道:“领命”。

        他就知道,王爷一大早来找他准没好事。

        得,又给他加活来了。

        连祁是萧煜的外公赐给萧煜的,在萧煜五岁被赶出皇宫之后,连祁就一直以暗卫的身份陪在萧煜的身边,默默保护着萧煜,后来战场上刀剑无眼,连祁多次救萧煜于危难之际,三军将士也渐渐都知道了连祁这个人。只是京都中知道他的人还是很少,再加之他轻功了得,出入皇宫都能如入无人之境,更何况只是小小的太傅府,要打听消息简直是再轻松不过的事。

        不出三天,连祁就回来了。

        “王妃的确是从七岁发了一次高烧之后就神志不清,期间雪太傅也遍寻名医,为她医治,但始终不见成效,三年前,雪太傅将王妃送上山去清修,直到婚礼前几天接回来,这一切都与外界传闻的一致,并无出入。只是有一处颇为蹊跷。”

        “何处?”

        “我在雪家发现了两处小姐闺房,均不像是有人居住的痕迹。一处是王妃出嫁前的闺房,一处似乎是他人的。而且我时常听雪府公子提起一个二小姐,但据我所知,雪太傅就得了王妃这一个女儿,也不知道这个‘二小姐’是何方神圣,就好像凭空出现的一般。”

        “有没有可能是雪家的远房亲戚?”

        “这一点,属下也想到了,去调查过,目前尚无结果。但是有一物,王爷您还是看看为好。”说着,他呈上了一沓宣纸。

        萧煜摊开宣纸,宣纸上有两句话,分别是两种字迹,一种字迹粗犷,写着:“春蚕到死丝方尽。”

        一种字迹娟秀,在后面续着:“蜡炬成灰泪始干。”

        这摆明了是情诗。

        “这是从何而来?”

        “这是属下从王妃出嫁前的闺房带出来的。”连祁说着,指着底下的另外几页纸张,那几页纸上的字,对比起之前的字迹,简直是天壤之别。

        “这是从另一处不知是何人的闺房里带出来的。”

        歪歪扭扭,惨不忍睹。而且这落笔之人似乎还在练字,写的都是“一、日、永”这些最基本的字。

        这个笔迹就有点熟悉了。

        萧煜皱皱眉,从桌子底下抽出一沓宣纸来,将两沓纸摆在一起对比,果然字迹相同。

        连祁见状,也颇为震惊。

        “唉,王爷您此处,为何会有……”

        “这是王妃写的,伺候的丫鬟因为不知道王妃到底是在写字,还是在画图,所以依样描了过来。王妃自入府开始,每天都写一张,如今已经近一百张了。我辨了很久,才知道她是在计数,却不知她是何意。”萧煜抬眼,看着连祁,脸色凝重,“连祁,你确定没弄错顺序吧?”

        连祁不假思索地点头:“王爷放心,属下能够保证,绝对没有弄错顺序。”

        “也就是说,倾城以前并没有住在那间房里,可是雪家隐瞒这件事,到底意欲何为,还是说……”

        萧煜正在思索间,手中下意识地捏紧了宣纸,异样的手感却让他回过神来,诧异地看着手中的宣纸。

        连祁察觉到他神色的变化,关切地问:“王爷,怎么了?”

        萧煜看着手中的宣纸,他如今拿着的,正是写有李商隐《无题》情诗的那一张。他没有回答连祁的话,用手搓了搓,而后甚至干脆将纸撕开。

        连祁被王爷异常的举动弄得一头雾水,看着他把一张好好的宣纸撕成好几瓣了,才听到萧煜口中蹦出了一个结论——

        “这是凉国纸。”

        “什么?”连祁奔上前去,仔细检查那些纸屑,在他看来,这都是白纸,并无不同啊。

        “凉国地处偏寒,造纸的材料和工艺都与我国不同,凉国纸更硬挺,撕开声音清脆。我和凉国打了这么多年的仗,截获他们的军信无数,凉国纸我肯定不会认错的。”

        “可是……雪太傅家里怎么会有凉国纸?难不成……雪太傅他……”

        “不会的!”连祁的猜想还没来得及蹦出口,就被萧煜一口否决了,“雪太傅绝对不是那种会通敌卖国的人!”

        连祁知道他,王爷哪里都好,偏偏就是重感情,他叹了口气,放下纸屑,看看王爷的神色,揣度着主子的心思。

        “王爷您还是念着雪太傅当年的恩情呢?可是这么多年了……”看萧煜的脸色越来越差,连祁很识相地换了个说法,“那也许太傅不知情呢?王爷您看这纸上的诗,分明是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情意相通,您说,会不会是……”

        萧煜的脸色更黑了,黑得发绿。

        连祁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连忙改口:“王爷您别着急,不是已经核对过字迹,证明王妃并非这回信之人,所以,王爷您并没有……”“被戴绿帽子”这几个字还没说出口,看着萧煜能杀人的眼神,连祁吓得一个哆嗦,“这诗应该,哦,不,肯定是那个二小姐写的。属下这就去查,这就去查。”

        连祁说着,连滚带爬、跌跌撞撞地就要冲出了房间。

        萧煜盯着桌面上一大沓纸出神。

        雪家只有一个小姐,却有两处闺房,还有一处闺房中,居然出现了凉国纸,着实令人生疑。

        他拿起桌上的一张纸,上面歪七扭八地写着:“第六十六天。”

        这几个字,还是萧煜连猜带蒙才认出来的,雪倾城每天都在计算日子,谁也不知道她写这些是作何用处。

        他看着那张纸出神,嘴中喃喃念着:“雪倾城,你到底想干什么?”

        看着那张纸已经被王爷捏成了团,即将要出门的连祁出声提醒,将他的心思唤过来:“爷,王爷……”

        萧煜回过神来,将手中的纸团丢进纸篓中,问道:“还有事吗?”

        “王爷之前不是让属下去打听凉国太子夜访定北王府是为何事吗?属下探得,这凉国太子是为了寻太子妃而来。”

        “太子妃?”

        “是的,太子妃在外出时意外失踪,因事发在我国境内,所以凉国太子才连夜去定北王府要人。好像他不仅没有要到人,还在定北王那里吃了瘪。但是属下不解的是,这凉国太子妃失踪,乃是大事,凉国完全可以上书皇上要人,不知为何要如此偷偷摸摸。”

        萧煜分析道:“凉国太子此人,我曾偶尔见过一两回,看上去纯良无害,心思却极为深沉。太子妃一事,只是他下的一盘棋,意在挑起两国战事也未可知。”

        连祁一听这话,慌神了。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别无他法,只能静观其变!不过,若是他凉国真的想打仗,我定会让他知道,我南征军也不是吃素的!”

        而此刻,正横躺在房顶上晒太阳的雪倾城,突然感觉鼻头一痒,打了个喷嚏。

        这动静惊动了廊下路过的男人。

        他走出长廊,伸头一望,就看到房顶上大大咧咧躺着的小人儿。

        雪倾城也听到了脚步声,还以为是萧煜过来了,偏头一望,看到来人,眼神一亮。

        “美人公子?”

        萧玟已经十分自然地接受了“美人公子”这个称呼,甚至看着她如此欢喜地唤着自己,他的心里也跟吃了蜜一样甜。

        “怎么我每次见小六姑娘,你不是在墙头,就是在屋顶啊?”

        雪倾城坐起来,拍拍身边的位置,对萧玟道:“我在晒太阳啊,每天闷在家里,都闷坏了,自然要晒晒。美人公子要不要一起来?”

        在别人家上房揭瓦,这不太好吧。

        萧玟想了想,笑着道:“我不擅武功,这房顶太高,我上不去,还是算了吧。我在这底下陪着小六姑娘说话就成。”

        雪倾城听到萧玟这么说,看着他,一副弱不禁风的公子哥儿模样。想着这人倒也可怜,肯定也是那种从小便被拘在家中读四书五经,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儿。

        这样可不行,日后被人欺负了,可怎么办。

        雪倾城生出了一副好为人师的心,她从屋顶上站起来,看得底下的萧玟胆战心惊,连说了好几句“小心”。

        雪倾城无所谓地摆摆手,道:“不碍事,我每天都这么爬。其实上房顶,根本不需要什么武功,会爬树就行了。美人公子你就在原地,别走开,等一下我就来教你。”

        萧玟见她在房顶上行走,如履平地,相信了她所说的“每天都这么爬”,也放心了不少。听到她说要教自己,俊脸如春雪化开,笑着道:“好。”

        走廊的拐角处,有一棵歪脖子杏树,雪倾城攀上那树枝,像一只猴子一般,三两下就爬了下来,看得萧玟目瞪口呆,直叹:“小六姑娘好功夫。”

        雪倾城拍拍手,对萧玟道:“看到了吧,很简单的。”说着,她就想为萧玟示范如何往上爬,只是她身上的裙子到底碍事,她想了想,提起裙摆的两边,在腿前打了一个结。

        如此豪放的作风,直把萧玟看得目瞪口呆。

        就在雪倾城搓搓手,跃跃欲试的时候,墙那边传来丫鬟的声音:“王妃,王妃,您在哪儿?”

        雪倾城就像是被人戳破了的气球,顿时就泄了气。

        她挪到萧玟身边,一脸的抱歉。

        萧玟已经看出来了,脸上依旧挂着好看的笑容:“又是寻你的?”

        雪倾城点点头,低低地吐槽了一句:“烦死了!”

        萧玟想起那日和大哥来六王府,却意外听到六王妃偷溜出府的消息,想必因为这丫头贪玩,所以萧煜才格外看得她紧。

        萧玟了然地点点头,道:“小六姑娘你快过去吧。”

        “好,那我下次再教美人公子爬树!”

        萧玟笑得一双眼都弯成了一双小月牙,温柔地应下:“好。”

        雪倾城和萧玟告了别,顺着声音的方向跑过去。

        来寻她的丫鬟看到了她,忙迎上来。

        因为她有前车之鉴,这次来找她的,除了安宁和安瑞,还有管家。管家眼尖,老远就看见雪倾城似乎在和人说话,于是问道:“王妃,您刚才可是在和人说话。”

        雪倾城不疑有他,随后就回:“是啊,美人公子。”说着,回头去指,可那棵歪脖子树下,早就没有人了。

        雪倾城狐疑地回过头,正想着这美人公子看着弱不禁风,跑起来可真快。一抬眼,撞上了管家冰冷的眼神。

        雪倾城吓得一怔。

        只听管家的语气都冰冷了几分:“王妃,您既已嫁给王爷,就应该要恪守本分。”

        这话听得雪倾城一愣,难不成管家在说她爬树上房的事。这点事就算没有恪守本分了吗。

        雪倾城撇撇嘴,不甘不愿地嘟囔一句:“我下次不做了就是。”

        而在花丛的另一边,因为怕给雪倾城招惹是非所以特意寻了隐秘花径走,无人察觉的萧玟,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是一怔。

        脑海中闪过一个画面,父皇当年对他的怒吼再次在他的耳边响起:“朕给你取名萧玟,就是要你恪守本分,你是萧玟,瓀玟,次玉,永远都不可能越过界去!”

        萧玟苦笑一声,不再停留,负手往前走去。

        许是因为触到了心底的感伤,萧玟在与萧煜喝酒的时候,无意之间说起了父皇偏爱嫡子的事。

        萧煜的眼神闪了闪,看着素日里有闲云野鹤清名的萧玟,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四哥,似乎并不像表面上表现的这么简单。

        父皇可不是他们能够随便讨论的,他不敢置喙,只道:“父皇与母后感情深厚,又是多年夫妻,父皇会看中皇后生的嫡子,也是正常的。”

        “感情深厚?”萧玟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一样,却也知道自己今日话已经说得比较多了,不再继续往下说,换了一个话题。

        “凉国太子前日派人给父皇递了请求开通两国贸易的书信来,你说他们凉国这次真的能消停吗?”

        说到了萧煜最熟悉的话题,对凉国国情的分析,萧煜可谓是信手拈来:“我与凉国太子交过几回手,他有手段,也有魄力,若不是我们注定要在战场上相见,兴许我们还能成为知己。但是这个凉国太子在凉国却没有多少实权,现在凉国国王病重,凉国当权的是摄政王苏淼,此人阴险毒辣,可不是好对付的。而且苏淼和太子向来立场不同,政见不合。”

        “贤弟的意思是,凉国太子这次来信,并非凉国皇室的意思,有可能只是太子一个人的意思,凉国摄政王并不知情。”

        萧煜摇摇头,道:“我并非凉国人,其中是否有何隐情,我也不得而知,目前我们也只能等,等凉国太子的下一步动作了。”

        萧玟抿了一口清酒,点头道:“想来,也只能如此了。”说到这里,他心中感慨万千,“说来,我也是羡慕六弟你的,想你还能在战场上奋勇杀敌,拼出自己的一方天地。而我,只能每日困在这身份中,与诗酒山水为伴,有志不得展。”

        萧煜觉得今日的萧玟着实有些奇怪,似乎格外感怀。

        他不知该如何去接他这话,反倒是萧玟自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放下了,却又更像只是在逃避,他举杯,对萧煜道:“既已如此,何必自找苦吃,给自己寻不痛快,还不如干干脆脆,喝个痛快,来,六弟,干了。”

        说着,不等萧煜举杯,自己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萧煜沉默着,跟在其后,将酒倒入腹中。

        两人推杯换盏,直到喝得尽兴才算散场。萧煜命人备马车送萧玟回去,自己则颤颤巍巍地往知心阁走去。

        管家见他走路都有些虚浮了,忙过来扶他,看他方向是往知心阁去的,管家想起白天的事,正犹豫着要不要跟王爷说。萧煜此时已经醉得十分迷糊,大半个身体压在管家身上,管家与他说什么,他也是胡乱应着。

        管家正为难时,却见安询捧了个火炉子,正往这边过来。

        管家一下子便像是找到了主心骨,忙将王爷递给安询身边的护卫,并将安询拉到一边,将上午发现王妃在府中与一男子相谈甚欢的事说了。

        “奴才当时离王妃比较远,没有看到那男人的面容,只是听王妃叫他什么‘美人公子’,想来王妃心智不全,不知男女大防。奴才怕惹得王爷烦心,不敢将此事告诉王爷,已经私底下劝诫过王妃了,只是王妃那样子,似乎并没有听进去多少。”

        “你确定王妃所见之人,并非我六王府中人?”

        “奴才打理王府这么久了,若是府中人,奴才定能一眼就认出来。”管家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安询点点头,看着已经彻底醉迷糊了的王爷,挥挥手,对底下人道:“抬我房里去。”

        这一下,就连管家看着安询的眼神都带着几分难以置信了。

        早就听说王爷这些天,天天在安先生房里留宿,两人莫不是,真的有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吧。

        安询向来擅长识人辨物,又怎会不知管家已经想歪了,他不想与这些俗人争辩,自顾自地往前走,走了两步,还是觉得心里不安,折回来,捉着管家的衣领,一字一句地重申:“我这是为了照顾王爷,并无其他心思,你可懂?”

        那新王妃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还没弄清楚,要是趁着王爷喝醉,对王爷欲图不轨又怎么办。

        管家觉得自己的命就被捏在安询的手里,他但凡要说半个“不”字,估计今晚就得去见阎王爷了,于是赶快点头如捣蒜。

        安询这才松开手,跟上护卫们的步子,一路往自己居住的竹居去。

        管家看到安询走了,才长松了一口气,摸着怦怦乱跳的胸口,心想着安先生平日里看上去一副很好说话的性子,真发起火来还是挺可怕的。

        不是有一个词叫“欲盖弥彰”嘛,看安先生这般怕别人误会的样子,八九不离十了。管家心里想着,同时也决定将这个秘密埋在肚子里。

        他还想多活几年呢,可不能得罪安先生。

        护卫将萧煜抬到安询的床上,替他脱好鞋子盖好被子之后,就退下了。

        安询拿了个毛巾过来,本想替他醒醒酒,但一想到这家伙冥顽不化,明知道雪倾城有问题还不听他的劝,死活要留着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张湿毛巾直接朝萧煜的脸上摔过去。

        萧煜被痛醒,从床上“霍地”坐起来,下意识地就要去抽自己的佩剑,可是抽了半天也摸不到佩剑,倒让他整个人显得格外滑稽。

        安询被他这样子蠢到了。

        他觉得自己当初一定是眼瞎了,才会选萧煜做主子辅佐。

        萧煜这一折腾,酒也醒了大半,睁开眼看清环境,仰着头坐起来,一开口,就让满屋子都是酒气。

        “我怎么到这儿来了?”看到安询又在铺床,萧煜忙叫住他。“安先生你身体不好,还是别睡软榻了。”

        管家早就来向他报告过,说是安先生最近的药量明显增加了,想来他最近天天霸占他的床,也加剧了他的病情。

        “王爷可是要去知心阁?”安询冷冷地问。

        萧煜头疼,想了想摇了摇头,道:“倾城这会儿许是早就睡了,我过去反倒扰了她的清梦,我去书房。”

        安询叹了口气,看着萧煜这副样子,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王爷,您曾说过,不会对王妃轻易动心。”

        又是这个问题!

        萧煜的头更疼了。

        “我何时说过我对她动心了不成?”萧煜穿好鞋子,站起身来,拍了拍安询的肩膀,“你呀,就是忧思太重,如今又不是在前线,你安心养好病就成。”

        说着,也不再多说,拿着披风就出门了。

        安询看着他的背影,眼神渐渐变得深晦。

        王爷对王妃已经情根深种,尚不自知。这已经不是他可以阻止的事了。

        本想着在他走之前,为王爷铺好以后的路,却不想为王爷招进来一个大麻烦。

        这个雪倾城,他定要想个法子处理了才好。

        而另一边,雪倾城刚睡下,这会儿正梦见在破庙里和师父烤叫花鸡呢,叫花鸡的荷叶已经被揭开,荷香混着鸡肉香味扑鼻而来,雪倾城舔舔嘴唇,对着鸡屁股张开了大嘴,眼看着就要咬住了,一道惊呼,活生生把她吓醒了。

        睁开眼,叫花鸡没了,只有安宁那一张让人看了没什么食欲的小脸。

        安宁趴在雪倾城的床边,口中喃喃念着就五个字:“王妃不好了。”

        清梦被吵醒,雪倾城烦躁地翻了一个身,嘟囔一句:“王妃我好着呢,别烦我,我要睡觉。”

        安宁却把雪倾城当成了那砧板上的面团,揉过来,揉过去。雪倾城被揉得烦了,挥手赶她。

        “安宁你是疯了吗?”

        “奴婢没疯,是王爷疯了。哦,王爷也没疯。”安宁语无伦次,说了半天,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一阵疯言疯语之后,终于说到了重点,“奴婢适才看见王爷喝醉了,本来是想来找王妃的,但是安先生半路把王爷拦下了,把王爷扶到自己房里去了。王妃,您说安先生和王爷,是不是……”

        雪倾城顿时来了精神,她如遇知音,抓着安宁的手。

        “你也这么觉得是不是?我就说,不可能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觉得。”

        安宁实在是不理解王妃此刻满脸的兴奋从何而来,她怯怯地提醒道:“王妃,王爷都要被人抢走了,您就一点都不着急吗?”

        雪倾城耸耸肩,抱着被子坐起来。

        “着急有用吗?反正大家心里都清楚,王爷肯定不是因为喜欢我这个傻子,才娶我的。”更不用说她本来就只是一个冒名顶替的赝品罢了。

        “可是,您是王妃啊。这样,您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啊?”

        不似安宁的忧心忡忡,雪倾城倒是看得挺开。

        “现在这样挺好的啊,我们互不干扰,等时间一到,分道扬镳,谁也不耽误谁。”

        “时间一到?王妃您在说什么啊?”安宁听得一头雾水。

        雪倾城不给安宁深究的机会,含混地应付了过去,只说自己要睡觉了,打发安宁走了。

        安宁走后,她披衣下床,抽出衣柜底层的那个抽屉,里面放着一沓叠得整整齐齐的宣纸,如今已经有上百张了。

        时间也挺好混的嘛。

        雪倾城拿着那叠宣纸想着。

        但是安宁说的话也在耳边回荡,以前安先生和萧煜好歹还会避避嫌,如今安先生居然明目张胆,公然抢人了,看来,安先生对她宣战是迟早的事。

        还有这么多天,她总想办法安然混过去才是。

        一定要找个靠山!

        自从偷溜出府引得王府大乱之后,雪倾城彻底被萧煜禁了足,别说出府了,就连外府都不许她去。

        雪倾城也不傻,知道问题症结在哪儿,每天铆足了劲儿去求萧煜,更何况自从那晚之后,雪倾城也想通了,要想在王府立足,就得找个靠山。放眼整个王府,没有哪个靠山比萧煜还靠谱了。

        奈何雪倾城虽然从小在男人堆里长大,打架她在行,哄人这种技术活,还真不是她擅长的。

        只能跟别人求助。

        安宁和安瑞一听说雪倾城想讨好萧煜,感动得热泪盈眶——“王妃,您终于懂事了!”

        雪倾城一头雾水:“这和懂事有什么关系?我若是不好好求求他,他下次肯定不会放我出去玩了。”

        安宁、安瑞:“……”

        还是安宁想得开:“罢了,虽然王妃的出发点是为了去玩,好歹也是能哄住王爷,效果一样就行了。”

        因着这样的想法,两个丫头对这件事格外上心,废寝忘食,在之前雪轻剑带来的那本《如何做好王妃》的基础上,进行扩写,第二天就给雪倾城出了一本《搞定王爷一百条攻略》。

        但是她们都忘了——雪倾城识字不多,一本攻略翻下来,她能认识的字寥寥无几,更不用说照着书上的内容去实践了。

        “这么多条,要全部做完得到何年何月呀,两位姐姐行行好,有没有那种最有效的,一针见血的办法啊。”

        安宁和安瑞面面相觑,肯定地点点头。

        “有!欲夺心,先夺胃!”

        书房。

        萧煜正在写信,敲门声响起,连祁走了进来。

        “王爷。”连祁拱拱手,请安。

        “王妃怎么样了?”

        提起那个傻子王妃,连祁就一脸黑线。

        想他一个从小就跟着王爷出生入死的暗卫,如今却要盯着一个傻子,着实憋屈得很。是以,他回话的时候更冷漠了几分:“王妃今天在厨房忙活了一整天,好像在学做菜。”

        “做菜?”萧煜也皱起了眉头,“她学做菜干什么?”

        连祁摇摇头,道:“属下不知。”

        两人正说话间,门口传来了脚步声。连祁很有觉悟地忙闪身到屏风后去,他刚离开,雪倾城就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进来了。

        萧煜赶紧抓了一本书在手里,面上像是在看书,余光却是忍不住往雪倾城那边瞟。

        “王爷,我给您煮了绿豆汤,您尝一尝。”

        “绿豆汤?”想起连祁刚才的报告,萧煜的嘴角偷偷扬起一抹笑容——原来雪倾城学做菜竟是为了他吗?

        “王妃有心了,放到那儿吧。”

        雪倾城端着绿豆汤,放到萧煜的桌前,人却没走,眼巴巴地盯着萧煜,盯得萧煜都没办法忽视她,不得已偏头过来看她。

        “王妃还有什么事吗?”

        雪倾城指着面前的绿豆汤。

        “王爷,喝汤。”

        在雪倾城恳切的眼神下,萧煜只能举碗尝了一口。

        只一口,他就后悔了。

        这绿豆汤简直是他这辈子喝过的最难喝的绿豆汤,没有之一!绿豆似是煳了,汤里又不知道被雪倾城搁了多少糖,像喝糖水一样,甜得腻人,又带着一股烧煳的苦味。

        偏偏雪倾城还满怀期待地望着萧煜,问:“王爷,好喝吗?”

        萧煜咽了咽口水,回答得颇为违心:“甜了点。”

        雪倾城忙端回托盘,道:“王爷您等着,我马上去重做。”

        还来一碗?

        想起刚才那一口绿豆汤,萧煜的冷汗都被吓出来了,忙拉住她,问道:“说吧,无事献殷勤,你想做什么?除让我放你出去之外,其他的要求我都能满足你。”

        雪倾城“哦”了一声,回道:“那我没要求了。”

        萧煜:“……”

        雪倾城垂头丧气地走了,连祁这才从屏风后现身。

        萧煜想起那一碗黑乎乎的绿豆汤都后怕,问连祁:“安先生说她是在装傻,你信吗?”

        “正常人应该不至于煮出那么难喝的绿豆汤。”他虽然没喝到,但是在屏风里,他也闻到了绿豆汤里浓浓的焦煳味了。

        “倒也是,你继续帮我盯着她,她有什么动作,立马来报!还有,派人守好膳房,不许王妃再进膳房一步。”

        连祁无奈领命,退下去了。

        其实不用连祁盯着,雪倾城的行踪也一目了然,因为这两日她每天几乎都围着萧煜转悠。

        她做菜,一碗绿豆汤把萧煜的脸直接变成了绿豆色,于是膳房成了雪倾城的禁地。

        她织布做衣,一件大褂愣是被她做成了披风,袖子还一边长,一边短,于是织房成了雪倾城的禁地。

        她学刺绣,一对鸳鸯愣是被她绣成了两只颜色复杂的水鸟,萧煜看完,也脸色复杂地禁止她再进绣房。

        如此,雪倾城折腾了两日之后发现,她不仅没有让萧煜放自己出去,反倒让自己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小了。

        讨好王爷计划,失败!

        雪倾城本来就没有什么耐心,如此坚持到第三天放弃了。

        如此一来,被雪倾城折腾得身心俱疲的萧煜,反倒不习惯了。就连连祁来和他报告军事,他的眼神都时不时地往门口瞟,惹得连祁都忍不住问:“王爷,您在等人吗?”

        萧煜收回视线,正襟危坐道:“没有,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

        连祁叹了口气,将已经说过两遍的话,再说了一遍:“属下查到,雪家近期没有什么远房亲戚来访,所以那个‘二小姐’实在是无处可查。另外,属下去过雪小姐当年养病的尼姑庵,照顾王妃的尼姑们倒是口径一致,说王妃痴傻。但是一个负责为尼姑庵送菜,见过王妃几回的菜农,却说王妃只是看上去比旁人孱弱一些,并无痴傻之症。那菜农一日遇险,还是王妃帮了她。后来属下也去查证过了,菜农说他遇险被救,确有其事。”

        “也就是说,王妃的痴傻之症早就好了,如今她是在装傻?”

        连祁没有正面回答,只道:“属下近日也在暗中观察王妃,发现王妃在无外人在场时,除了格外活泼好动一些,表现与常人也并无多大出入。倒是一旦遇到危机情况,她却是惯会用插科打诨、装傻充愣来蒙混过去,似……似有意为之。”

        萧煜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整个六王府,就属他和雪倾城最为亲近。雪倾城虽然痴傻,但行事都是有迹可循的。如今这些小细节,汇到一处,却似乎正指向一个事实——雪倾城是在装傻。

        连祁见萧煜陷入了沉思,试探着问道:“雪家骗了王爷,是否需要属下……”

        萧煜挥挥手,止住了他未说出口的话。

        “她为何欺瞒本王,本王倒是很想听她的解释。当然,这当务之急,是要让她承认自己的罪过。”

        连祁不懂,问道:“王妃自知这是欺君之罪,又如何会承认?”

        萧煜笑道,眼神里都充满了算计:“王妃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我跟前蹦跶,不就是想出府嘛,那我便顺她心意一次,想她在府中憋了这么久了,应该会很想出去玩。”说着,他对连祁道,“去把管家叫来。”

        连祁虽然不知道萧煜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却也乖乖照做了。

        第二天,萧煜要带着王妃出去祈福的事,很快就传遍了王府。雪倾城听到消息的时候,一连和安瑞确定过好几遍,直到再三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这才放心。

        安瑞也跟着雪倾城高兴:“王爷定是感受到王妃您的真心,所以才带您出去玩。如今入秋,听说山上的枫叶十分好看,王妃这次可是有眼福了。”

        “眼福?我要眼福干什么?只要能让我出去玩,我就很开心了,我快被憋死了!”

        她觉得萧煜这次肯带她出去一定是脑子抽风了。

        毕竟她之前的表现连她自己回想起来都有些惨不忍睹,也就是安瑞能闭着眼,对她夸出一句“真心”来了。

        萧煜脑抽的时间可不多,她得好好把握,趁着这个机会玩个痛快。

        约定的时间很快就到了,雪倾城和萧煜上了一辆马车,安宁安瑞随侍在马车左右,出行阵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引来不少人注目。

        一路有大内高手护航,自然没什么风险,马车很快就到了定国寺,作为皇帝皇后每年都会来逛逛的寺院,定国寺住持对萧煜夫妻的到来一点都不惊慌,在他们来之前,就已经将厢房替他们安排好了。

        他们用完素膳,萧煜带着雪倾城在庙里闲逛,雪倾城可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寺庙,要知道这些地方一般只接待王孙贵胄,他们这些穷人家,连踏入周围都是一种奢望。

        庙宇正厅,有一株松树,树上挂满了红布条。

        这个雪倾城熟,跟他们那村里的长寿树一样。一般但凡上了点年纪的树,都会被人赋予“能祈福”的功能,以为在树枝上挂几个红布条就能心想事成。

        雪倾城向来是不太相信这些的,她觉得这样还不如用拳头实在。

        树底下坐着一位老先生,看上去很瘦,五十岁出头的年纪,精神倒是很好。他一眼就看到了雪倾城,对她招手道:“王妃,求签吗?”

        雪倾城倒是惊奇,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王妃?”

        萧煜在一旁,闻言满脸黑线。

        定国寺向来只为皇家服务,如今寺庙上下,香客也就他和雪倾城,她不是王妃,还有谁是。

        只是那老先生,一看就是个人精,十分配合地捻着胡子:“老朽一见您与王爷气度不凡,就知您是王妃。”

        唉,在夸她呢!

        看这老先生眼神这么好,肯定是个高人!

        原本对求签问卦一事不甚相信的雪倾城,也生了看一看的心思。她凑上前去,在老先生卦摊前的矮凳上落座,指着老先生面前的一些玩意儿,问道:“这个要怎么玩啊?”

        老先生将一个竹筒递过来,竹筒里有许多竹签。

        “王妃您摇一摇,再选一个竹签出来,老朽会根据签语,为您解签。”

        雪倾城依话照做,摇一摇之后,从竹筒里抽出一根竹签来,递给老先生。

        老先生看完签语之后,表情凝重,看着雪倾城,问:“不知王妃,您想问什么?”

        雪倾城偷偷往后瞟了一眼,只见萧煜正在和连祁商量着什么,并未往这边看,便稍稍靠近到老先生,低声耳语:“姻缘。”

        老先生看着她,面带疑惑。

        “咳咳。”雪倾城干硬地解释道,“本王妃也想知道,我和王爷的姻缘是好是坏嘛。”

        老先生将签语誊抄到一张红纸上,然后用手指在桌子上写写画画好一会儿,也不知道在算什么,最后才表情凝重地将红纸递给雪倾城。

        雪倾城识字不多,也懒得去看签语了,直接问结果:“怎么样?”

        老先生表情一直十分凝重,摇摇头,道:“王妃若求其他,这签绝对是个好签,偏偏您问的是姻缘,这签,对姻缘,是大凶啊!”

        “大凶?”

        “您命中犯桃花劫,注定要因为感情破财伤身,更严重的,会危及性命。”

        “桃花劫?”雪倾城听得都蒙了!她如今顶替了雪倾城代嫁,身边连一朵“桃花”的都没有,现在却给她当头一棒,直接说她有桃花劫!

        “要破解此劫,也并不是没有办法。”老先生捻了捻胡子,故弄玄虚。

        雪倾城忙追问:“什么办法?”

        “贫僧能为王妃做法化解,只是此乃生死大劫,作法颇耗心神,看在我与王妃有缘的分上,就收您一个友情价,纹银一百两,贫僧定能助王妃逢凶化吉。”

        雪倾城听完只想打人:“一百两,你怎么不去抢呢!”

        说完,“霍地”站起来,本来想掀桌子揪住那老先生的胡子大闹一场,想起自己目前的身份,又不好发作,气得就往外冲。

        居然说她命犯桃花劫,还要收她一百两银子,一定是个江湖骗子,哼,江湖骗子。

        那“江湖骗子”还在身后喊:“王妃,买卖不成仁义在嘛,价钱好商量,我再给您打个九九折,只收您九十九两,您看如何。”

        雪倾城压根儿不理她,往外走远了。

        连祁和萧煜交换了一个眼神,连祁退下去了,萧煜追着雪倾城离开的方向,快步追了上去。

        萧煜在定国寺外的竹林里才追到雪倾城。看着她小脸愁苦的样子,关怀地问道:“怎么了?可是签语不好?”

        雪倾城才不是因为签语心里犯堵呢。

        想她从小混着长大,从来都只有她骗别人的份儿,如今竟然被一个江湖骗子耍得团团转,颇有些“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凄凉。至于那些什么有桃花劫的浑话,她才不信呢!

        “不行,我还是气不过,我要去把那老家伙的胡子都拔光!”

        雪倾城说着就要往回冲,萧煜怕她在气头上,真的干出什么浑事来,忙拦住了她。

        看她一张小脸气呼呼的,像一个刚出炉的小包子,他没忍住,伸手戳了戳那鼓着的小脸,小脸一下子就瘪了,萧煜和雪倾城四目相视,两人都忍不住“扑哧”笑出声。

        雪倾城刚才还窝着一肚子火,本来恨不得去和那信口雌黄的老家伙拼命,如今怒气竟然一下子全都消散了。

        “气消了?”

        “嗯。”雪倾城点点头。

        “那为夫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萧煜非常自然地牵起雪倾城的手,如星星一般闪耀的眼睛里,倒映出雪倾城的身影,“跟我来。”

        萧煜说的好玩的地方,就是定国寺的后山。

        山上种满了枫树,如今正是枫叶红的时候,片片枫叶飘落,染得天地都火红一片,的确十分好看。

        “定国寺的枫叶可是天下一绝,王妃觉得好看吗?”

        “好看!”

        雪倾城已经被眼前的美景迷花了眼,不过有了前车之鉴,她可不想再从萧煜的嘴中听到“枫叶好看,还是我好看”这种傻问题,于是自己主动回答道:“不过,王爷你放心,还是你最好看!”

        这马屁拍的,她都要吐了。

        瞧她,多不容易啊,为了在王府混口饭吃,如今都要学会抢答了。

        萧煜猛然被夸,整个人就像是变成了天地间悠悠飘荡的一片枫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了。执起雪倾城的手,萧煜的眼神里盛满了深情。

        “倾城,你……”

        雪倾城狐疑地回头,一对上萧煜的眼神,吓得腿都软了。

        这家伙为什么要这么看着他,看得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莫不是哪里不正常了吧。

        萧煜看出了雪倾城想躲避的态度,他捧着雪倾城的脸,深情款款地道:“倾城,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

        “什……什么话?”雪倾城被问得一头雾水。

        她想对萧煜说什么话,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偏偏萧煜还在自以为是地鼓励她:“倾城,你只管大胆地说,什么都可以说,你放心,我不会怪你的。”

        雪倾城悄悄地瞥了萧煜一眼,不敢置信地问了一遍:“是你说的,什么都可以说的?”

        萧煜点点头,郑重承诺:“绝无戏言。”

        雪倾城深吸一口气,似乎下定了决心,再看看萧煜,也用鼓励的眼神看着自己,她终于鼓足了勇气,把自己一直想对萧煜说的话说出了口——

        “王爷,您能不能跟膳房说说,多做点荤菜,少弄点素菜啊。我又不是小羊羔子,每天都要被逼着吃草,可愁死我了!”雪倾城之前就这个事和管家提起过,但是管家说了,这是王爷吩咐的,要让她吃得全面些,荤素搭配,身体才会好。

        她吃了二十年的素了,以前混江湖的时候,每天都是馒头菜叶果腹,能吃上一顿肉那真的要求神拜佛了,如今好不容易混进王府,连这点福利都不让她享受!

        她不要素,她只想吃肉啊!特别是在刚刚才吃完一顿素宴之后,她的胃在抗议,心在抗议,全身都在抗议。

        神啊,赐她一顿肉吧!

        雪倾城内心的咆哮,萧煜听不到,萧煜内心的崩溃,雪倾城也体会不到。

        萧煜脸上的肌肉抽了抽,问道:“就这样?你就……没有其他想对我说的?”

        “就这样还不严重啊?”雪倾城大声抗议。亏萧煜还说“就这样”。

        “民以食为天”,这可是天大的事了。

        萧煜盯着雪倾城看了半天,直到确定雪倾城就是认认真真在和他商量改善伙食的事,总算死了心,眼神都黯淡了下去。

        “王妃既然想吃肉,我回去吩咐下去就是。”

        “好耶!”雪倾城兴奋地跳起来,本来是想单手揽着萧煜的肩,却不想萧煜习武多年,早就养成了一种本能反应,感受到有人扑过来,他下意识地往旁边闪。在意识到扑过来的是雪倾城之后,怕她摔倒,又忙侧身去扶。结果本来只是兄弟之间的勾肩搭背,就变成了颇为亲昵的投怀送抱了。

        雪倾城本想逃开,搁在她腰间的手却蓦然收紧,将两人之间最后那一点的距离也拉紧,近得呼吸相闻,近得心跳相和。

        突然,周边枫叶簌簌地落下,一队黑衣人也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利剑如风,直往两人招呼过来。

        萧煜单手揽着雪倾城,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将雪倾城护在身后,那人见剑锋对准的人变成了萧煜,生生地收回手,一个跟头,在枫叶地上滚过,翻到雪倾城的身后。

        萧煜抽出腰间软剑,单手护着雪倾城,严阵以待。

        “倾城,跟着我!”

        他只说了这一句,便如野兔一般,扑上前去与那似是领头的黑衣人鏖战。

        雪倾城看得眼花缭乱,心里却只想吐槽。

        这萧煜,还说让她跟着他,她也要跟得上才行。

        这时,有黑衣人朝着雪倾城刺过来。雪倾城一个弯腰扫腿,让那人扑了个空,手中的剑也掉在地上。雪倾城跑上前去捡剑,奈何这剑实在是太重了,绝不是她能拿得起来了,勉强抱起剑来之后,也只能勉强抓着剑转圈。

        这下反倒让那些刺客没有办法了,就连正在鏖战的萧煜和黑衣人也不得不停下来,给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雪倾城让地儿。就在众人都一脸蒙的时候,又有一队黑衣人跳了出来。

        雪倾城算是彻底愣了。

        今儿个是个什么日子,刺杀还带一起的。

        不只是雪倾城,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一脸蒙。

        顾不上雪倾城和萧煜了,两队黑衣人缠斗在一起,一时之间只看见黑影攒动。在这个空当儿,雪倾城丢下剑,抓着萧煜就往寺庙里跑,偏偏回去的路被那些黑衣人拦住了。她本想硬冲过去,一把利剑就直直朝她刺过来,若不是萧煜在她身后拉着她,她的脑袋就要和脖子分家了。而萧煜,因躲避不及,被那剑伤到了胳膊。

        “这边!”

        雪倾城抓着萧煜,就往枫林深处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身后的打斗声都听不到了,雪倾城才喘着粗气停下来,抚着胸口:“安全了,安全了,那些人应该追不回来了。”回头一看,吓了她一跳。

        她身后的萧煜脸色苍白,头冒虚汗,伤得很重。

        偏偏这样的他,居然还努力对雪倾城露出一个笑容来。

        “是啊,安全了,你没事就好。”

        “可是你有事啊,大傻瓜!”雪倾城急得忙扶着萧煜在一块大石头上躺着。萧煜的手臂还在流血,雪倾城能够明显感受到他的体温正在迅速流失。

        雪倾城这次是真的慌了,她想撕下衣服布条来替萧煜包扎,奈何王府的衣服质量太好,她用尽了全身力气,也不能撕裂。她只得赶紧去找了藤条过来,替他包扎止血。待她撕开伤口,看到那伤口溃烂程度的时候,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不好,这剑上有毒!”

        难怪萧煜一个大男人,受了这点剑伤就成这样了。

        雪倾城咬咬牙,站起身,又跑远了。

        萧煜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听着雪倾城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他看着头顶上被枫叶分隔成一块块的灰白色的天空,绝望地想:这个小家伙的心,果然是焐不热的吗?这就要抛弃他这个累赘,一个人逃命了。

        想他也是好笑,为了逼出她的真心,自导自演了一出刺杀的戏码,却没想到引来真的刺客。

        他这算,美人心没偷成,倒蚀把米吗?

        萧煜拼着力气,从腰间摸出一个小小的竹筒,里面装的是信号弹。只要他拉开信号弹,他的暗卫很快就会来寻他。但是,已经跑开的雪倾城,肯定就会被丢下。此处荒无人烟,雪倾城一个人在这深山密林中,肯定凶多吉少。

        萧煜也知道自己中毒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如果……如果他等不来雪倾城,那他今日,肯定就要死在这里!

        是她先抛弃他的!

        萧煜的手,缓缓伸向了拔栓……

        雪倾城足足离开了半个时辰才回来。

        她一路跑得气喘吁吁,却丝毫不敢怠慢,她不过出去了一趟,回来就跟换了个人似的,蓬头垢面,灰头土脸,锦衣华服也被树枝划破了,整个人看上去就跟个小叫花子一样。

        而她手中,也多了一把野草。

        只是,雪倾城远远望过来的时候,青石板上已经没有了萧煜的身影。

        萧煜有剑伤,还中了毒,能跑多远。

        雪倾城当即吓得腿都在哆嗦了,声音中都带着哭腔:“萧煜,萧煜你在哪儿,你别吓我!”

        雪倾城奔到那青石板上,上面还残留着萧煜的血迹,血迹还未干,萧煜还没走多远。

        她长这么大,从没为人流过眼泪,这次却急得眼泪哗哗地落了下来。

        “萧煜你别吓我,别吓我。你是不是被那些坏人抓走了,你怎么也不等等我,我给你找了解毒的药来了。”

        雪倾城哭得泣不成声,正伤怀间,手上多了一个血淋淋的大手,她“啪”的一下拍开。

        “别烦我!”

        待她在泪眼模糊中看清那只血手,吓得连跳了好几步。

        “鬼啊!”

        不对,这大白天的,哪来的鬼。

        已经跑开很远的雪倾城觉得不对劲,又壮着胆子跑回来,一看,就见石板下正躺着一个人,那熟悉的穿着,不是萧煜是谁。

        雪倾城又惊又喜,忙扑上去,将萧煜扶起来。

        萧煜的脸色比她离开的时候已经更加苍白,似乎连掀开眼皮看她的力气都没有了,那只沾满血的大手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死死地抓着雪倾城的手。语气虚浮,却又说得格外认真:“我……等到你了……你回来了……真好。”

        “那你还吓我!“雪倾城又哭又笑,因为萧煜抓着她不肯放,她没法起身去找把药捣碎的工具,只能拔下那草药的叶子,丢在自己的嘴里嚼碎。

        苦涩的草汁瞬间在她的嘴里蔓延开,苦得雪倾城直皱眉头。嚼碎后,她才吐出药草,伸手掰开萧煜的嘴,给他灌了进去。

        看着萧煜脸色为难,雪倾城着急,催促他:“不许嫌弃,这可是解毒的草药,你要还想活下去,就给我吞下它!”

        萧煜闻言,喉咙动了动,用尽全力将那解毒草吞了下去,而后,半睁着眼睛,看着雪倾城,气若游丝地问:“你……舍不得……我死,对不对?”

        “废话!”雪倾城觉得萧煜今天一定是脑子不正常了,总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我当然不希望你死了。”

        “你心里是有我的对不对?”

        雪倾城如法炮制,在帮他嚼药草,那药草太苦,苦得她都没工夫去听他在说什么,想着病人为大,含糊地应着:“对。”

        “一直以来,你都是在装傻骗我对不对?”

        “对……唉?”

        雪倾城当即就像被人点了穴,生生地愣在原地。

        萧煜只当她是害怕了,伸出另一只手来,覆盖住雪倾城冰凉的小手。

        “我不怪你……你……心里有我……我就很开心了。”

        雪倾城觉得萧煜肯定是误会了什么,想解释,萧煜却没给她开口的机会:“倾城,我快撑不住了,你快……打开这个。”

        雪倾城这才注意到,刚才萧煜的大手覆过来的时候,往她的手里塞了一根小竹筒,只有拇指般粗,刚好一握。而此时,萧煜终于用尽力气,松了手,放开了她的手。

        雪倾城狐疑地拿起那个小竹筒,抽开竹筒的拔栓,一道火光瞬间就从竹筒里冲了出去,一飞冲天,在天空中炸开一朵绚丽的花朵。

        雪倾城被气得笑了,骂萧煜:“你这人,命都快没了,还要看什么烟花!这烟花还能救你的命不成!”

        萧煜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了,他眷恋地看着雪倾城的下巴,那下巴上,还挂着一滴泪,雪倾城这一说话,那泪珠就滚落下来,砸在萧煜的脸上。

        很凉,也很舒服。

        雪倾城抱着已经昏迷过去不省人事的萧煜,求天天不应,求地地不灵。

        眼看着天色也黑了,她几近绝望的时候,连祁突然蹦了出来,同时,还带着一群人。

        这一刻,连祁就像是天神一般降临,看得雪倾城都要犯花痴了。

        连祁的目光始终在雪倾城的怀里的萧煜身上,眉头一皱,对身后的人挥挥手,道:“来人!”

        立马有人上来,从雪倾城的怀里接过萧煜,扛着萧煜一阵狂奔,很快就没了踪影,另有人似乎要来抬雪倾城,雪倾城可不想被人当作麻袋扛着,忙摆手站起来,表示自己还有体力。

        “没事,我自己走,我自己走。”

        到底男女授受不亲,连祁也不强求,就让雪倾城跟在他身后,带着她,一步步地走出密林。

        雪倾城自觉自己的脚程不算慢的,可是和连祁比起来还是差远了,他大步流星,她需要小跑才能跟上。

        雪倾城追上去,问道:“你可真神啊,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连祁看了一眼雪倾城手里,已经被打开的竹筒,问:“不是你放的信号弹吗?”

        “唉,原来这是信号弹,不是烟花?”

        难怪萧煜在昏迷之前,拼死也要让她拉开这东西。

        原来这烟花还真能救命。

        不过……

        想到这儿,雪倾城又觉得自己亏大了。

        萧煜既然有这宝贝,怎么不早拿出来,亏得她为了救他跑了好几里路给他找草药!真是亏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