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盛宠之下在线阅读 - 第九章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

第九章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

        雪家人还有夏裴,都被押到了皇上面前。

        因为雪倾城的那一记信号弹,所有人都知道雪家出了事,遭了贼人,只是,谁都没想到,这些贼人竟然是凉国人。

        雪倾城还在状况外,她能感觉到雪夫人和那个叫夏裴的凉国人,分明有很多事在瞒着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凉国的人一个接一个地,都来雪家,点名要带走她。

        只有在御书房里,看到萧煜的时候,她才回了神,向萧煜投去一个求救的眼神,萧煜微微摆了摆头,雪倾城只得压抑住自己想跑到萧煜身边,寻求帮助的冲动,跟着雪夫人一起,向皇上请了安。

        兹事体大,皇上也没有公开问审,只带了太子、萧煜、雪太傅,刚才押着他们进宫的侍卫长并几个重要的机要大臣在场。

        如今战事紧张,雪家却突然蹦出来这么多凉国人,让人不多想都难了。

        也是到了御书房,雪倾城才知道,那个叫夏裴的男人,竟然是凉国太子。

        “夏裴,你前脚才送来书信,后脚就光顾了我朝太傅的家,究竟意欲何为!”

        雪倾城这才后怕,也瞬间明白了为什么那时候雪夫人会想要拦着她发信号弹了。的确,比起被人威胁,如今这种被皇上怀疑通敌卖国的情况,更为危险!

        夏裴的回答不卑不亢:“我此次进京,本是为了面见皇上,商议战事。只是在经过雪家的时候,看到了倾……雪家小姐的信号弹,这才进去帮忙,没想到引起了误会。”

        “真是如此?”皇上的目光,说着又投向了雪倾城。

        雪倾城不知道怎么回答,感觉那个叫夏裴的,似乎和雪夫人关系还不错。

        雪倾城低着头,回道:“我……信号弹是……我放的。”

        皇上也没想着从雪倾城嘴里问出什么来,毕竟一个傻子,能提供的有价值的信息有限。他问押着他们回来的侍卫长:“你是什么时候赶到雪家的?”

        “微臣看到信号弹的时候,离雪家有一条街的距离,中间的确有些间隔。”侍卫长顿了顿,却道,“不过,微臣的人在另一条街,堵到了另一队凉国人。微臣无能,让他们跑了,不过微臣倒是问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

        侍卫长看着跪在地上的雪倾城,道:“那人说他们是来找失踪的凉国太子妃的,据那人的说法,凉国的太子妃,就是如今跪在地上的六王妃,雪倾城!”

        唉?!

        不仅是皇上,雪倾城这个当事人都一脸蒙。

        她……她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相公了?

        她自己都不知道!

        萧煜赶紧站出来,道:“父皇明鉴,肯定是那人信口开河,意图污蔑雪家。倾城是我的妻子,我最了解,断不可能和凉国扯上任何关系。”

        皇上看着夏裴——这位凉国正儿八经的太子。

        大家在等夏裴的答案。

        雪倾城突然有点慌张。

        想起夏裴刚才在雪家,宁愿冒着被人抓住的风险,也要带走她的执拗劲儿,只怕这个傻子,又会说出什么傻话来吧。

        雪倾城都能感受到那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了。

        她闭着眼,不敢去看。

        她觉得自己真是冤,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要背上通敌叛国,一女嫁二夫的罪名了。

        夏裴开口前,雪倾城的心怦怦直跳,只听他道:“我并不认识雪家小姐。”

        雪倾城长松了一口气。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走在悬崖峭壁上,稍有不慎就会掉下去。

        她的心脏,都快被他们吓得蹦出来了。

        没想到,侍卫长竟突然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

        “微臣还从那人的身上搜出了一张画像,是他们为了寻找太子妃准备的。”说着,侍卫长将画像呈了上去。

        皇帝看了画像一眼,顿时双眼瞪圆,一掌将那画像拍在桌子上。

        “混账!”他喊着雪太傅的名字,龙颜大怒。

        所有人都被吓得跪了下去,只有夏裴,还直挺挺地站着。

        “我凉国男儿有血性,断不会做那种卖主求生的事。”

        他这是在为雪家求情吗?在暗示皇上,侍卫长抓住的那个人,其实是在污蔑雪家。

        雪太傅也很会顺竿往上爬,忙道:“皇上明鉴,凉国迎娶太子妃的时候,也是我家倾城备嫁的时候。倾城怎么可能一边在京都备嫁,一边在凉国出嫁呢。”

        “那这画像是怎么回事?!”

        “必是有人嫉妒我得皇上器重,故意勾结凉国人,利用我的女儿,意图使我们君臣离心。”雪太傅哀号,“还请皇上明鉴啊,我对皇上一向忠心耿耿。”

        不仅是雪倾城,就连萧煜和夏裴,都被雪太傅急中生智的本事给震惊到了,若不是还在御书房,他们肯定要举起大拇指,赞一句:好一个不要脸的太傅!

        但是很显然,雪太傅的说辞,并没有说服皇帝。他将画像压下,看着夏裴。

        “既然凉国太子说雪倾城和你没关系,那我如何处置她,想必你都不会有意见吧。”

        夏裴的神情隐忍,沉默了片刻,拱手鞠躬,权当回答了。

        “这是我祁国的事,既然和你凉国太子无关,那就不劳你费神了。”皇上一声喊,立马有带刀侍卫走进来,“带凉国太子下去,好好伺候。”

        一句“好好伺候”,摆明了就是要软禁的意思,带刀侍卫领命,押着夏裴,就往外走。在经过雪倾城身边的时候,夏裴的步子稍有停顿,吓得雪倾城都不敢抬头。好在最后他到底没做出什么事来,乖乖地跟着侍卫们走了。

        接下来,就轮到处置雪家了。

        皇上看着在场的其他大臣,问道:“今日之事,你们怎么看?”

        大臣甲:“凉国太子尚可说巧合,只是这画像,着实蹊跷。”

        大臣乙:“是啊,要说他们想利用六王妃污蔑雪太傅,到底是牵强了一些。”

        大臣丙:“但是凉国太子迎娶太子妃的时候,雪家的确是在为女儿备嫁,如果说六王妃就是凉国太子妃,这时间就解释不过来。”

        雪倾城看着大臣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将目光投向了萧煜。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萧煜刚才回话的时候,正好跪在她身边,此刻,萧煜悄悄地伸手出来,握住雪倾城的手,两人挨得近,又有袖子挡着,倒是也没人看到。

        雪倾城的心,竟突然安定下来。她似乎听到萧煜在她耳边说:“有我在,别怕。”

        这时候,大臣们的讨论也进入了白热化阶段,直到有个人提出来:“除非那位凉国太子妃和六王妃长得很像,导致凉国人认错了人。又或者,真的雪小姐已经被雪太傅秘密送到凉国嫁给了凉国太子,现在在我们眼前的,只不过是一个和雪小姐长得十分相似,被雪太傅拿来应付皇家的假小姐。”

        雪倾城的力气瞬间就像是被人抽尽了。

        那人的话,就像是在她耳边敲响了一个很响的金锣,震得她两耳轰鸣,大脑发昏,脸色发白,整个人都快晕过去了。

        萧煜也察觉到她的异样,抓着她的手又紧了紧,身子甚至还悄悄地往她这边靠了靠,让她能够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跪稳。

        而那个大臣的提议却得到了皇上的心,只听皇伤一拍桌子,道:“来人,端水来!”

        这是要滴血认亲?

        惨了,惨了。

        最后一丝侥幸被人生生打碎,雪倾城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面前见到的,是她因为欺君被推上断头台的画面。

        她到底是没撑住,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萧煜被她吓了一跳,忙伸手抱住她,急得就要去掐她的人中,却见他怀里的小妻子,眼珠转了转。

        他顿时明白过来,又好气又好笑。

        这个家伙,当这是在哪里呢,还想用昏倒蒙混过去。

        不过,该配合王妃演戏的他,还是要尽力配合的。

        萧煜将雪倾城抱紧,向皇上求饶:“父皇,倾城心智不全,又陡然被这么多人逼问,都被吓成这样了。请父皇允许我带倾城先下去休息。”

        岂料皇上却挥挥手,命人去请了太医来,道:“让太医看看再说。”

        太医很快就过来了,他替雪倾城诊了脉,片刻后回皇上:“禀皇上,王爷,六王妃是惊吓过度,没有大碍。”

        “既然没有大碍,那就取了血再去休息吧。”

        太医领命,说着就从自己的药箱里掏出一套针具来。

        雪倾城听到皇上命令的时候,吓得抓紧了萧煜的手,萧煜看着她吓得脸色惨白的样子,将她抱紧。

        雪倾城的态度实在是太反常了。

        这还是他那个天不怕地不怕,敢上房揭瓦的小王妃吗。难不成……

        萧煜的眼神闪过一丝震惊!

        想明白后,他没有责怪,只是有一些无奈,这小家伙的胆子也太大了吧,在皇上面前装病。

        但是这点小情绪很快就被他隐藏好了。他将雪倾城抱得更紧,在心里默默地道:倾城,你放心,不管你以前是谁,现在你都是我的王妃!

        内侍端了一碗清水来,太医取针,正想伸手去抓雪倾城的手,雪倾城虽然一直闭着眼,但是一直听着,太医的袖子一动,翻起了一阵衣料的摩挲声,她紧紧地抓着他的手,眼睛紧闭,僵直地躺在萧煜的怀里。

        她的力气明明那么小,小到连一把剑都抬不起来,可是此刻她抓着萧煜的手,却那么用力,抓得萧煜都有些痛了。

        萧煜看着怀里的雪倾城,眼神里满是怜惜,他没空去想她瞒着他什么,他此刻只想,抱着她,逃出去。

        而此时,太医已经伸手过来,却被萧煜一掌拍开了。

        “谁敢碰我的王妃。”

        按照规矩,太医这些外男,是不能和王妃肌肤相触的,他拿出锦缎,想隔着锦缎取血,遇上萧煜能杀人的眼神,他还是怂了。皇上似乎有些不悦了,轻咳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在提醒太医,还是在提醒萧煜。

        就在这个僵持的时候,就听到雪太傅道:“先来取我的吧。”

        萧煜抬头,震惊地看着雪太傅,却见他泰然自若,甚至主动配合着挽起了袖子。而萧煜在看他的时候,雪太傅的眼神也看过来了,他微微摇了摇头,算是回应了萧煜眼神里的疑惑——不要轻举妄动。

        萧煜自然知道,就算他拦着,今日滴血验亲也是板上钉钉的,看雪太傅那般,他因为担心雪倾城早就离家出走的理智,如今也回笼了。

        他拍了拍雪倾城的手。

        也不知道雪倾城是真的放松了,还是已经知道就算她如何挣扎,也免不了被扎这一针的命运了,索性放弃,她抓着的萧煜的手陡然失去了力气,颓然松开。

        突然。

        她的手还没松开,就被萧煜抓紧。

        这次,换他紧紧地握着她,哪怕是太医来取血,他也没有松开。

        那碗滴了雪太傅和雪倾城的血的清水,很快就端到了皇上的面前,他面无表情地扫了龙案上的瓷碗一眼,突然捏了捏小胡子,闭眼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众人都好奇那碗水里的情况,却没一个人敢问。

        最后皇上挥挥衣袖,对底下跪着的黑压压的一群人道:“雪瑞留下,你们都先下去吧。”

        众人伸长了脑袋都看不到结果,只能怀着满肚子疑问退下去了,一出宫门,就议论纷纷——

        “你说那血到底有没有相融啊?”

        “是啊,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如果真的证明六王妃是假的雪小姐,那六王爷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休掉再娶啊!现在战事吃紧,皇上正倚重六王爷呢,如果六王妃是假的雪小姐,皇上肯定要为六王爷主持公道。”

        刚才还讨论得起劲的两个官员,突然被人撞了一下,差点没把他撞倒。

        “哪个不长……”他一回头,又是一阵疾风吹来,吹得他摇摇欲坠,等他稳住身体再看,那哪里是什么疾风,分明是六王爷抱着已经昏迷过去的六王妃,一路小跑着往宫外去呢。

        看此情形,立马就有人毫不留情地讥讽起他来:“你不是说六王爷一定会休妻嘛,我看,人家伉俪情深,你怕是猜错了。”

        说着,同僚们笑着扬长而去,徒留他一个人在原地郁结。

        且说萧煜抱着雪倾城,一路就往皇宫外面跑,在宫门口的时候,被人拦下了。

        拦着他的不是别人,正是安询和连祁。

        安询身体越发不好了,脸色苍白,此番听说雪家出事了,这才匆匆赶来,看到萧煜又是一路小跑,生怕慢了片刻,是以这会儿已经喘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其实不用他开口,萧煜也知道他要说什么,率先开口:“安先生若是来劝我的,大可不必。”

        “适才我听宫内议论,说王妃……可能是个假的……雪小姐,既然是假的,那自然不存在……报恩一说,王爷……你又何必如此执着。”安询说话还是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地,却一记一记,如重锤一般,砸在萧煜心里,砸得萧煜双眼圆睁,不敢置信地看着安询。

        “你竟然……全都知道?”

        “我知道王爷您娶雪小姐,并非因我的提议,而是因为雪太傅当年对您的生母有恩,您是为了报恩。如今既然已经知道她是假的,您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个,圣上肯定怪不到你的头上来,王爷您做得已经足够了。雪家犯了欺君之罪,您护不了,更护不得,若惹得龙颜大怒,后果不堪设想。”

        “我当日娶她,确是因为报恩。我今日护她,与报恩无关!”萧煜字字掷地有声。

        安询抬头,诧异地看着萧煜,心如死灰一片。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谁也没有让步,连祁看这样也不行,这时候官员正陆陆续续地往这边赶过来,三人就这样在门口杵着也不好。

        “弟妹这是怎么了?”突然传来声音。

        众人抬头一看,发现萧玟坐在软轿上,正由宫人抬着往这边来。他双脸酡红,浑身还散发着酒气,想必是刚喝了不少酒,不然这会儿也不至于被人抬着出来了。

        安询和连祁看到他,忙请安,萧煜梗着脖子,也打了一声招呼。虽然他心里着急,却不好表现出来,可是那焦虑不安,脚尖都朝着宫门口的表现,已经出卖了他。

        “六弟你这般抱着弟妹,她也不舒服,不如坐我的轿子吧。”

        说着,他命人落轿,他一走近,就有冲天的酒气扑来,萧煜也被熏得皱了皱眉,但是看向萧玟,他虽然浑身酒气,脸色酡红,可是他的眼神清明,却不似一个醉酒之人,让雪倾城坐他的轿子,也不像是醉言。

        萧煜不是那种扭捏的人,他干净利落地道了谢,将雪倾城放在软轿上,不得不说,萧玟对自己还是很不错的,软轿很大,还铺着羊绒软垫,将雪倾城放上去,刚够侧躺。倒也还舒服。

        “倾城她受了惊吓,我这就带她出宫,改日再来拜谢。”

        萧玟拱了拱手,道:“无妨无妨,弟妹要紧。”

        萧煜点点头,挥手道:“起轿,出宫。”

        安询上前来相劝:“王爷,您还没获旨,按……”

        “我担心王妃,不亲自送她回去我不放心,我相信父皇也会理解我的。”

        安询着急,猛咳了几声,萧煜却看都不看他一眼,跟在软轿旁,一路疾步出了宫。等安询恢复力气,萧煜已经跑出好远了。

        安询只能在连祁的搀扶下,脚步虚浮地跟上萧煜。

        而另一边,落轿之后,就只剩下一个贴身侍卫伺候的萧玟,看着软轿消失在宫门口,露出一抹满足的笑容。

        他身边的侍卫却不太痛快。

        “王爷,这朝前才出这么大的事,你在这个关头酗酒,肯定又要被皇上批评了。其实,您若是真关心六王爷,直接派人送软轿来就可以了,又何必这样大费周折,还要装作喝醉了,给自己找麻烦。”

        萧玟心里的回答却是:我如此大费周折,并不为他,却为她。

        若是他不装作喝醉了,他这轿子就送得名不正言不顺了,萧煜许会为了雪倾城服软接受,但日后回想过来肯定会不舒服。

        他不怕别的,就怕这个六弟生疑,去伤害她。

        毕竟那日,他特意带着雪倾城去他门前,是何用意,他很清楚。

        这个六弟,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护食呢。

        萧玟就像是吃了一片黄连,从嘴里到心里,都是一片苦楚,脸上却是笑意盈盈的。

        “我被父皇骂得还少吗,反正出错也是被骂,不出错也是被骂,兴许父皇骂骂我,能解开他因国事心生的郁结呢。我这皇子,也算是没白当了。”

        “唉!”侍卫叹了一口气,一切都是主子的选择,他也不敢多劝了。

        软轿一路将雪倾城抬到了王府,安瑞和安宁一看她竟然是被抬回来的,吓得花容失色,安宁更是直接被吓哭了。

        “从王妃出府,却不让我们跟着的时候,我就有不好的预感,王妃,你怎么就躺下了,奴婢还要一辈子伺候您呢!”

        萧煜将抬轿的人都打发出去了,看着兀自伤心的安宁和安瑞,只觉得头疼。

        他看着还瘫倒在软榻上的雪倾城,威胁道:“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难不成真要我把你这两个丫鬟给你陪葬了,你才肯醒过来?”

        雪倾城一个鹞子翻身,从软榻上弹起来,张开双臂,像保护小鹰的母鹰一样,将两个丫鬟紧紧地护在身后。

        “今日之事,和她们没有半分干系,你怎么又要拿她们出气,莫名其妙。”

        被骂莫名其妙的人也不理她,只对地上跪着的两个丫鬟道:“赶紧替你家小姐收拾东西。”

        两个丫鬟面面相觑,不明白王爷一回来就发布这一道奇怪的命令是何缘由。雪倾城也是一头雾水:“收拾东西干什么?”

        “跑路!”

        亏她在御书房里还把萧煜当救命稻草,因着他抓住了她的手,她又有了一点信心,还以为他会有多好的计谋呢,结果比她的装死也好不了多少。

        不,应该说比她的装死要差多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她能跑到哪里去?

        萧煜却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去绢城,我会派人护送你过去,那里的人知道你是我的王妃,就算是违抗圣命也会保护你。你放心,你过去之后,最多三个月,我就会去接你。”

        萧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怒斥打断了——“愚蠢!”

        原来是赶回来的安询,他站在门口,一边往内走,一边说:“愚蠢至极!”

        雪倾城附和着点头:是的,她也这么觉得,萧煜这馊主意,实在是太蠢了,这智商,是怎么统领三军,做将军的?

        而安询还在骂萧煜:“当初绢城遇到王爷,见王爷仁厚,还以为遇到了明主,却不想王爷也是会被狐媚迷心的昏庸之辈。王爷你把王妃送去绢城,无异于给绢城百姓送去了一个灭顶之灾。”

        雪倾城一开始还不住地点头,越听到后面越不对劲了。

        唉,你骂谁是狐媚子呢,还说她是灭顶之灾,这不摆明了欺负人嘛!

        不过她再傻,也知道萧煜想把她送出去,是想保护她。

        既已当着皇上的面滴血认亲,那她是假六王妃的事,自然也瞒不过去了。萧煜肯定也是猜到了这一点,所以才这么着急,想把她送出去。

        与其这样,倒不如……雪倾城主动站出来,道:“我有一个法子。”

        安询和萧煜都睁大眼睛看着雪倾城,只见她蹦蹦跳跳地跑到梳妆台边,在里面翻了翻,终于翻出来一个不足一握的小香囊来。

        雪倾城当着众人的面,打开小香囊,里面装着一枚拇指大小的黑色药丸。

        萧煜看得直皱眉头,他家小王妃什么时候在家里藏了药。

        “这是什么?”

        “这叫‘起死回生丸’,是我师父教我做的,不过我喜欢叫它‘死遁丸’,顾名思义就是人吃下之后,没有心跳,没有呼吸,就跟死了一样。但是一段时间之后,药效消失,人就会清醒过来。”

        萧煜一听却黑了脸:“小药王每天都在教你一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他一甩袖子,“我不许!”

        雪倾城刚想说她这起“死回生丸”并不是小药王教的,但是下一秒,听到萧煜说不许,她顿时就急了。

        “为啥不许啊!这个方法比你那个逃跑的方法靠谱多了,我死了,你们就可以把过错推到我一个人身上,我反正迟早要……”后面的话,雪倾城没有说出来,因为萧煜那双红着的,含盈着泪水,在极力隐忍着什么的双眼,吓到她了。

        “没有心跳,没有呼吸,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如果那个药出事了呢?如果你以后再也醒不过来呢?”

        雪倾城倒的确没有想过这个事,因为她很小就认识了师父,曾亲眼见过师父把濒死的人从鬼门关拉回来,她对师父有绝对的信心,甚至从没想过要去怀疑这个药。

        “师父说能醒,那就一定能醒!”

        “我不许!”

        “你凭什么不许!”

        “凭我是你的夫君!要是你醒不过来,谁赔我的王妃!”

        雪倾城也被逼急了,也不知道萧煜这会儿犯什么抽,要是皇上想起来发落她了,她想死遁可都来不及了,欺君之罪那可是死罪!

        因为着急,说话也不经过脑子了。

        “你是王爷,肯定有大把人想做你的王妃。”

        “我谁都不要,我只要你雪倾城!”

        “我不是雪倾城!”雪倾城怒吼,震得所有人都是一惊,特别是被在场唯一被蒙在鼓里的连祁,虽然已经听到了传言,但是也没有这一刻被人从正主嘴里说出来震撼。

        而萧煜,在御书房的时候,就已经猜到,哦不,应该是已经确定了这个结果,此刻他没有半分听到真相的震惊,而是脱口而出一句:“不管你是谁,从你嫁给我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我的王妃,我这辈子,只要你!”

        雪倾城整个人都怔住了。

        她呆呆地看着萧煜。

        以前,她曾没少打量过这个男人,他是英俊的,帅气的,迷人的,好看的,可是不管看他多少回,都没有哪一回,像现在这样——他的身上仿佛发着光。

        他说“只要你”的时候,身上仿佛有光,那阵光照得人睁不开眼睛,照得一直在欺骗着他的她卑鄙自私,还无所遁形。

        不知道什么时候,屋子里的人都退下去了,只剩下雪倾城和萧煜两个人,两人对望了许久,对望到雪倾城觉得,必须说点什么了。

        结果却是萧煜先开口了:“在御书房,你害怕得抓着我的手的时候,我猜到你不是真正的雪倾城了。”

        “对……对不起……之前答应了你,不会骗你的。”

        “你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萧煜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哀怨。

        雪倾城听得心里酸楚,抬头看他,想解释,却发现自己压根儿就是无力解释。萧煜上前,伸手抚摸着她柔滑的脸蛋。

        “反正我已经原谅过你一回,也不怕再多一回。”

        雪倾城听得心里一酸,哪怕她是铁石做的心肠,这会儿也化成一摊铁水了。

        “可是,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

        萧煜却没有丝毫犹豫,斩钉截铁地回她:“值不值得,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

        他伸手,将雪倾城搂在怀里,听着他胸膛里怦怦有力,甚至有些急促的心跳声,雪倾城的心竟然也跟着加速起来。

        “倾城,安询说得对,我不能把你送出去,我不能把你托付给别人,我自己的娘子,我必须自己守护。”他抓住雪倾城的手,十指相扣,“所以,倾城,不管这次父皇发布什么旨意,别怕,有我。”

        为了一口剩菜馊饭,从小和乞丐抢食的她;为了一方立足之地,从小与地痞拼命的她;为了一丝生存资格,从小扮男人混迹江湖的她,习惯了听人说“除了你自己,没人帮得了你”“你不拼命,命要拼你”“你一无所有,只有你自己”,人生中,还是第一次,有人和她说“别怕,有我”。

        雪倾城红了眼眶,她埋在萧煜的怀里,心满意足。

        “我不走了,哪怕真的要死,我也甘愿。”

        萧煜扣着她的那一只手,更紧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萧煜此刻,甚至还有几分庆幸。

        此番战事吃紧,竟让他有了护她的机会。

        哪怕要和父皇签军令状,哪怕要在战场上拼命才能换得她的一丝生机。

        为了她,他都愿,拼死一搏!

        房门被人敲响,连祁去而复返,站在门外。

        “王爷,宫里来人了。”

        萧煜这才放开雪倾城,替她将泪痕一一抹尽,眼神里尽是柔情。

        “准备好了吗,倾城?”

        雪倾城点点头。

        有他在,她竟然没有那么怕死了。

        当雪倾城和萧煜携手出现在大厅的时候,来传话的内侍倒是吃了一惊。

        看到内侍的表情,雪倾城的心里更紧张了。

        他这个表情是怎么回事,是没有想到她会自己出来接赐死自己的圣旨吗。

        雪倾城一进门就撩开裙摆准备下跪。

        她也是接过圣旨的,接圣旨要下跪的常识,她还是知道的。

        她这举动把内侍吓得不轻,就差没给她跪下了,口中念着“使不得,使不得”,忙将雪倾城虚扶起来。

        萧煜和雪倾城面面相觑,雪倾城一时间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

        萧煜问道:“陈内侍不是来传圣旨的吗?”

        陈内侍扯出手帕,擦了擦被雪倾城吓出来的一头冷汗,露出一抹尴尬的笑。

        “王爷真会说笑,皇上不过是赐了几样滋补的药材,命咱家给您送过来,哪里用得着圣旨。”

        雪倾城一听到没有赐死的圣旨,眼睛一亮,原本还沉郁的小脸立刻恢复了生机,也顾不上礼节了,惊喜出声:“滋补药材?”

        “是的,皇上念着六王妃,知道您这次肯定受了不少惊吓,特命咱家前来慰问。不过……”陈内侍上下看了雪倾城一眼,啧啧感叹,“王爷府里的大夫竟然比宫里的御医都要好,这一会儿工夫,居然就让王妃醒过来了。”

        听到陈内侍这么说,萧煜和雪倾城都算是放下心来。原来当时陈内侍看到雪倾城,露出吃惊的表情,只是因为诧异她这么快就苏醒过来了呀。

        雪倾城的心情在短短的一天里,经历了数次的大起大落,这一会儿听说自己不会死了,突然泄了气,脚步倒真有点虚浮,眼看着就真的要晕过去了。萧煜忙扶住她,又喊了安宁和安瑞过来,命她们先将雪倾城送回房,他则留下来,接待陈内侍。

        陈内侍不敢多待,命人放下东西之后,就要告辞,萧煜送他出门,打听道:“陈内侍可知那碗里的结果?”

        陈内侍人精一样,自然不肯直说,只道:“皇上如今派我给您送东西过来,这结果是什么,王爷这么聪明,肯定能猜到。”

        萧煜自是再三道谢,送陈内侍出了门,内心的狐疑更加深了。

        雪倾城在听说要滴血认亲之后的反应,再加上她刚才自己说的那些话,是让萧煜确定了她的确是假冒的。但是雪太傅在御书房还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又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

        假冒的雪倾城的血,如何能够与雪太傅的血相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送走陈内侍之后,萧煜就去知心阁找了雪倾城,屏退了下人之后,他直接问起雪倾城代嫁的原委来。

        雪倾城倒也不隐瞒,和盘托出:“我没有名字,大家都叫我小六。我本是弃女,从小在街头长大,直到一年前见到了雪太傅。他说我长得像她的女儿,要收我做义女,好好照顾我。起初他没把我带回雪家,只是给我租了一个别院,又请了丫鬟来伺候我。我在别院里住了一年多之后,他和雪夫人来看我,说是太后突然下旨,封雪倾城做六王妃。但是他们的女儿雪倾城在这个关头逃婚失踪了,问我愿不愿意帮忙,帮雪家度过这个难关。事后……”说到这里的时候,雪倾城顿了顿,她想了想,还是将雪太傅答应她,一年后就安排她死遁的约定给按住了没说。

        她想好了,她不要走了,萧煜对她这么好,还不嫌弃她的身份,她自然是要和他过一辈子的,那个约定不作数了,她不说也罢。

        萧煜看着她,问:“事后如何?”

        雪倾城继续说:“事后,他肯定会重重报答我。当然,怎么报答他也没说清楚,我想着雪太傅好歹是一国太傅,应该不至于骗我,于是我就这么嫁给你了。”

        好一招李代桃僵!

        他早该猜到了,是雪家一家人联合起来欺骗他的!

        萧煜的内心五味杂陈。

        他怀着报恩的心娶雪家小姐,结果却被雪家联合欺骗,他是不爽的。可是一想到若是没有雪太傅这一招李代桃僵,他这一辈子可能都遇不到他的小王妃,他又觉得庆幸。

        雪家人,还真是有一种让人又爱又恨的神奇本领啊。

        雪倾城没察觉到萧煜内心的起起伏伏,继续说着:“我是假的雪倾城这事,只有雪太傅,雪夫人和雪家三位哥哥知道。听说那位雪家小姐体弱,很早就被雪太傅送到山上养病去了,所以雪家人见过雪倾城的不多,再加上我和那个雪倾城似乎真的长得挺像的,所以在雪家待了一个月,竟然也没人发现我是假冒的,就让我这么蒙混了过去,不过为什么就连滴血认亲都能蒙混过去,我就不知道了。”

        直到这一刻,雪倾城都是蒙的,她始终没想明白,自己是怎么死里逃生的。

        萧煜安慰她:“岳父大人那么聪明,肯定是他的主意,你别多想了。”

        雪倾城想了想,点点头。

        雪太傅的确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肯定是他在水里搞了什么小动作,蒙混过关了。不过,雪倾城还是诚恳地道歉:“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要骗你的,你的王妃本不应该是我。”

        “为何不能是你?”

        “什么?”

        “你原本叫小六,我排行第六,我们难道不是天生一对?”

        唉?好像也很有道理的样子,雪倾城瞬间就被说服了。

        “好了,看在你认错态度诚恳,为夫要奖励你一个东西。”萧煜扳正小王妃的身子,让她乖乖地面对自己坐好。

        一听说他要给自己奖励,雪倾城就想起了以前他说这些话时的情景,脸顿时就通红了。

        这么快吗?

        她刚从鬼门关走一圈回来,萧煜就不能给她一点适应时间吗。可是,隐约中还挺期待的。

        然而萧煜却在她复杂又期待的目光中,走向书柜,取下文房四宝,蘸墨,摊开宣纸。

        “你要送我什么?一张纸吗?”雪倾城被他弄糊涂了。

        萧煜摇了摇头,道:“你不是说你没有名字吗。”

        当从她嘴里听说她从小在街头长大,没有名字的时候,萧煜就有了这个主意,道:“我要奖励你一个名字,不是雪倾城,也不是小六,是真正属于你的名字。”

        雪倾城倒是没想到这一茬,她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那个……一定要换吗?我觉得倾城还挺好听的。而且,被大家叫了这么久,我都已经习惯了。”

        其实有个原因,她没有告诉萧煜。

        虽然她是雪太傅捡回来的,但是从见到雪家人的第一面起,她就觉得格外亲切,就好像他们就是她的家人一样。所以她才会愿意代嫁,所以她才会格外珍惜“雪倾城”这个名字,哪怕这个名字一开始不属于她。

        其实只要是为了雪家人,别说是代嫁了,哪怕是要拼命,她也会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上。

        她这一辈子,得到的温暖不多,别人对她好一分,她便能记一辈子。

        对她师父,是如此。

        对雪家人,是如此。

        对萧煜,更会如此。

        萧煜听完,倒也没反对,在白色的宣纸上写上“倾城”二字,他的字迹雪倾城见过,龙飞凤舞,颇有气势,但是此刻他却一笔一画写得非常认真,虽然不如他书房里的那些字飘逸,但是端端正正的“倾城”二字,端正有力,十分好看。

        雪倾城这些天跟着萧煜也学了不少字,第一个学会写的就是自己的名字,是以“倾城”二字,她自然是认得的,但是“倾城”前面的这个字,她就不认得了。

        “这个字是什么?好像不是‘雪’字。”雪倾城指着第一个字问。

        “萧。”萧煜像是一个教童子念书的先生,颇有耐心,“萧倾城。”

        “萧倾城?”雪倾城张大了嘴,看着萧煜,问道,“我的名字?”

        “嗯,你可喜欢?”

        “可是‘萧’不是国姓吗?我……我能用吗?”

        萧煜的眼睛里就像是有星星一般,闪闪发亮,他用那样迷人的眼睛望着她,一字一句地郑重申明:“不是国姓,是夫姓。以我之姓,冠你之名,你可愿意?”

        “可是……用这个名字,皇上不会怪你吗?”雪倾城再不通人情世故,也知道萧姓不是谁都能用的,特别是她这种市井混混,能够成为萧家儿媳,就已经是天大的运气了。

        雪倾城一看萧煜的脸拉下来了,似乎十分不满她在这种浓情蜜意的时候煞风景,忙改口道:“我喜欢,我很喜欢,萧倾城,我以后就叫萧倾城了。”雪倾城小心翼翼地讨价还价,“不过这个名字是我们俩的小秘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对外,我还是叫雪倾城好不好?”

        她倒不是不喜欢,只是她再喜欢萧煜,也做不到真的和雪家断了联系,她还是很喜欢雪家的。另外,她也很害怕自己这个名字,会给萧煜带来无妄之灾。

        萧煜听到她连说了好几个“喜欢”,一颗心早就被她哄得服服帖帖了,自然没什么异议,点了点头。

        萧煜执笔,在“萧倾城”后面,写上自己的名字。

        以前他很讨厌“萧”这个姓,讨厌这个身份。所以以前教雪倾城写字的时候,他刻意略过了这个字没有教,但是此刻看着白纸上的两个“萧”字,却觉得这两个字格外赏心悦目,就是天生一对。

        雪倾城见萧煜写完了,很有眼力劲地将那纸拿过来,仔细把那墨迹吹干,小心地叠好,一边叠,还一边念叨:“我要收好,以后每天都要对着念,这样给你写信也方便。”

        萧煜颇为无奈:这丫头,怎么就不想一点好事。

        他搁下笔,郑重承诺:“倾城,你放心,我不会给你写信的机会,我会把你天天绑在身边,让你想走都走不了!”

        雪倾城可是见过他“绑”人的本事,心里跟吃了蜜一样甜,嘴上还是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绑在一起?你要天天看着我,不会腻啊。”

        “如果是别人,我自然会腻。如果是你,不会。”

        雪倾城心里乐开了花,别开脸去,不想让萧煜看到自己控制不住上扬的嘴角,嘴上却忍不住别扭地酸他:“师父说了,男人的话多半不可信,你以后肯定也会喜欢上别的小姑娘,对她说这样的话。”

        萧煜拿话逗她:“那倒也是,有一个小姑娘,我以后肯定会很喜欢。”

        雪倾城一张脸顿时鼓得像一只蛤蟆,转过头来质问他:“是谁?”

        萧煜眼角含笑,他喜欢看她在乎他的样子,道:“那个小姑娘会叫你娘,会叫我爹。”

        果然,在斗嘴这件事上,她永远都比不过萧煜。

        还是吃了读书少的亏啊!

        雪倾城被吓了一天,天刚见黑就犯困了,萧煜见她睡着了,便披了一件衣服,直往安先生那边赶。

        有些事越想越不对劲,他要问个明白。

        父皇怎么会突然想起要滴血认亲来,而且刚才听到雪倾城自己说自己是假的的时候,安询并没有半分惊慌。

        他好像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但是为何没有告诉他。

        刚走近,就传来漫天的让人闻了就嘴中发苦的药味儿,跟着药味儿传过来的,还有一阵阵咳嗽声,那咳嗽声急促且沉闷,咳了许久才消停片刻。

        安先生的病已经这般严重了吗?

        萧煜心中狐疑,脚下的步子却没有停,往前走两步,就听到房里有人在说话,似乎是小药王的声音。

        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小药王在劝安询:“我说师兄,你都病到这个地步了,也该跟你那个王爷告假了。过慧易伤,你也是学医的,这点不用我教你吧。”

        安询的声音听起来比之前还要弱许多,气若游丝:“如今战事吃紧,王爷正是用人之际,我如何能走?”

        “所以你连命都不要了?!”小药王的声音里,已经蕴含着愤怒了。

        “我这条贱命,是王爷捡回来的,若没有王爷,我早就死在绢城了。师弟,我这病,就拜托你了。”

        萧煜突然没有勇气上前了,安先生的一声声咳嗽,就像是一记闷锤,砸在他的心里。

        顿了顿,他还是转身,往回走了。

        萧煜刚转身,房间里的门就被人从内打开了,小药王手里拿着一把蒲扇,朝外望了一眼,回头对安询道:“人走了。”

        安询身上披着一件厚厚的裘毛大衣,自从他病得越来越重,身体也越来越不耐寒,如今还没入冬,他已经是大衣不离身,火炉不离手了。

        小药王折返回来,拿着蒲扇闪着小灶里的炭火,灶上炖着一个黑色的药盅,黑色的药汁在里面翻滚。

        小药王一边盯着熬药进度,一边和安询搭话,无非也是苦口婆心地劝他:“师兄,刚才我说的那些话,都是真心的。”

        安询想也没想,就回道:“我也是真心的。”

        “罢了罢了,你要辅佐萧煜,你不要命,那是你自己的选择,但是你说你怎么就不能放放手呢。军事上你出主意就算了,人家王爷和王妃感情好好的,你为什么非得插手啊。瞧,弄得王爷和你离心,今天你可以故意让王爷知道你的病情,让王爷顾念旧情,不对你问责,但是这招能用多久?”

        “我不需要多久,我的时间不多了。只要我能撑过这次战事,辅佐王爷执掌三军军权,王爷有了倚靠,我这个做谋士的,便也死而无憾了。”

        小药王知自己劝不住他,也不再劝,丢下蒲扇站起来就往外走。

        安询以为他要走,问:“你干什么去?”

        “去拿碗,给你这个半死不活的家伙倒药!”

        小药王背着药箱从安询的房里出来,由侍卫带着他往外走,正经过长廊时,却听到有人在喊他:“小药王,请留步。”

        小药王回头,看是那日在定国寺见过的,似是王爷身边的得力侍卫,而且那日这侍卫居然还怀疑他的医术,这场面一回想起来,就让小药王不能忍了,别过脸去。

        连祁也不待见他,在他眼里,小药王就是个沽名钓誉,不顾病人死活的庸医。他语气冰冷,道:“王爷有请。”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看着连祁和他身后带着的两个精壮的侍卫,再看看自己这小胳膊小腿,小药王纵然心中有一千个不乐意,在实力悬殊的情况下也只能生生地忍了下来,跟着连祁去了书房。

        于是,萧煜就发现这两人一起出现的时候,气氛十分怪异,谁也看不惯谁,在他面前一向十分恭敬的连祁,更是第一次摆了冷脸,将人带过来之后,就拱拱手,也不等萧煜吩咐,自己退下去了。

        连祁走了之后,书房里就只剩下萧煜和小药王两个人了,因此,小药王的胆子也大了,对着萧煜就开始嚷嚷:“六王爷,我觉得,你这王府里的人可得好好管管了,我好歹也算是你半个救命恩人,有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萧煜自然不会让他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不是用我的命,换了我的王妃做你的小徒弟吗?既然救命恩情要还,那这笔账我是不是也该和你算一算?”

        萧煜自然知道当日他中毒是怎么回事,小药王救他,多半是受安询所托。

        “呵呵。”小药王尴尬地圆场,“我不过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说完,他的内心已经开始打鼓了。

        收个徒弟还要被人威胁,他估计算得上史上最惨的师父了。

        萧煜将小药王迎至茶榻前落座,问道:“小药王想必也知道,我这次来找你是为何事吧。”

        小药王将药盒往旁边一丢,直接道:“劳心所致,无药可医,只可续命不可根治。精心修养尚余一年可活,如此劳神,快则一月,慢则三月,就要去阎王那儿报到。”

        萧煜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听到这里的时候还是一惊,他只知道安先生体弱多病,不承想……

        “王爷,安询也辅佐你多日,你就念在他没有功劳多少也有苦劳的分上,不能让他休休假吗?”小药王是真的担心,他从小无依无靠,在师父身边长大,如今师父云游四海,不知去向,他身边算得上亲人的,也就安询这个师弟了。

        “你觉得,我若是让他走,他便能安心养病了?对安询而言,死在战场,才是归宿。”

        虽然安询常年在幕后替他出谋划策,可是萧煜心里比谁都清楚,安询十分想上战场杀敌,若不是他的身子骨在那场差点要了他性命的战争中毁损大半,他也不至于做谋士,出奇策了。

        “得,你们主仆还真是一个脾气,我谁也不劝了,乖乖熬药去吧。”小药王说着,拎起药箱就准备往外走,却听萧煜突然说道:“小药王若是不嫌弃的话,我已经命人备下了厢房,您就在府里住下吧,安先生病情凶险,也免得你来回奔波。”

        “唉,如此倒也不错,不仅能看着师弟,还能去看看小徒弟。”小药王倒是巴不得这样。

        一听到他提起雪倾城,萧煜就猛然想起那个看样子就十分奇怪的“起死回生丸”了,顿时觉得满头黑线。

        “倾城今日在宫中受了惊,需要静养,小药王若是没有什么事,还是不要去打扰了吧。”

        小药王嘟嘟嘴,一脸不快:“哼,小气!我可是大夫,小丫头生病了,我去看看还不成吗?”

        “我相信您的医术,可对您的教人之术不敢苟同。日后你给倾城带的所有医书,我都会过目,以免你教坏了我的王妃。”

        小药王一听这话,暴脾气顿时就上来了:“今天你要把话给我说清楚,我教小丫头什么了,怎么就把她教坏了?”

        萧煜抬眼,淡淡地说出一个名字:“起死回生丸。”

        小药王听完愣住了:“这是什么东西?”

        萧煜却笃定他在演戏:“倾城说是她师父教给她的,她的师父就你一个,你敢说你不知道?”

        小药王很笃定地摇头:“不知道。”

        小药王这个人没别的好,就是发散思维还不错。

        “难不成我那个徒弟天资聪颖,凭着我带给她的那几本书,就悟通了医理,自己研发出了新药?只是怕别人不相信她的医术,所以才说是我教的。哇,没想到我的徒弟这么厉害!”

        萧煜突然感到一阵后怕。

        幸亏当时,他拦住了雪倾城。

        不行,他得赶紧把那个该死的“起死回生丸”销毁才行!

        当天晚上,萧煜趁着雪倾城睡着了,偷偷找出她藏在柜子里的“起死回生丸”,亲手丢到池塘里去了,看着那药丸“咕咚”一声没入水中,没了踪影,他这才放心。

        第二天,雪倾城就发现药丸不见了,追问安宁和安瑞,都说没有拿。

        萧煜见她没怀疑到自己头上来,也放了心,安慰道:“那药丸虽然稀奇,到底凶险,反正也用不上,丢了也好。”

        雪倾城点点头,道:“也对,反正我又不是不能配,丢了就丢了吧。”

        当天中午,王府就多了一条奇怪的命令——禁止在王府进行制药、配药等一系列危险活动。

        滴血认亲一事到底是什么结果,除了皇上谁也不知情,雪倾城大大咧咧的,既然没生什么事,也就懒得去刨根问底了;倒是萧煜,一直念念不忘。

        这件事闹出来之后,皇帝体恤,放了萧煜和雪太傅几天假。

        其实所有人心里都清楚,皇帝现在有凉国太子这个筹码在手上,信心倍增,是以没有刚闻战事时那般焦灼了。

        萧煜带着雪倾城去了雪家。

        雪家的下人之前都被人绑了扔在柴房里,关了足足两日,出来的时候一个个都没人形了,雪夫人体恤他们,就给众人集体放了一天的假,是以萧煜和雪倾城登门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副场面——

        雪家大门敞开,门口放着一张书桌,桌上放着文房四宝,雪轻书就坐在桌后,捧着一本书读得津津有味。

        雪倾城好奇,上前问道:“三哥,你怎么在这里?门卫呢?”

        “门卫放假一天,今天是我代班。”雪轻书头都没抬,只伸出一只手来指着面前的桌子,“主人目前不方便见客,二位把拜帖放下,请回吧。”

        这个书痴!

        雪倾城一把夺过他的书,在雪轻书暴跳如雷就要上来抢的时候,问他:“三哥,我回自己的娘家,没带拜帖,这可如何是好?”

        雪轻书这才终于回了神,看到雪倾城,喜不自胜,拉着她就往门内走:“哎呀,你怎么才回来呀,娘可担心死你了,一直嚷嚷着要去看你呢。”

        雪倾城被她扯得有些踉跄,问他:“三哥,你不是代班门卫吗?你走了,谁看门?”

        雪轻书这才想起自己的职责来,他一路小跑到大门前,两扇大门一拉,插上木栓,拍拍手:“好了,门卫可以休息了。”

        雪倾城:她三哥绝对是史上最任性的门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