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当家主母在线阅读 - 第 9 章 前途未卜

第 9 章 前途未卜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李在镕被两个男人追着跑出了献王府,大街上黑漆漆的,只有街坊的灯火透出窗外的光线。

        李在镕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两人跑在她十几米后,也越来越逼近她,着急忙慌之下她跑进了黑胡同里,弯弯绕绕的也不管踩到什么,走到哪里,她只是跑,不知道跑了多久,突然噗通一声响,掉水里去了。

        她是会游泳的,可后面有人追着,她不敢动,只能憋着气,静静的让自己往下沉。

        两个男人追着追着把李在镕追丢了,骂骂咧咧几下,灰溜溜的走了。

        李在镕只觉得腰间被什么东西缠住,吓得她胡乱挣扎,再快喝饱水时,终于浮出了水面,她的身子三两下被什么东西拖着走,在知道自己是被人救了才放弃挣扎。

        她被人拉上了一条小船,船身摇摇晃晃几下,湖面回复了平静。

        “小姑娘,你还好吧?”

        李在镕猛咳了几下才缓过来,好?她一点可跟好挂不上边,一身狼狈,像只落汤鸡瑟瑟发抖。

        “快把船划到大船那边。”

        李在镕缓了口气,这时才有精神注意到与自己说话的人,灯火下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白白净净的,穿的很暖和。

        没一会,小船靠上了大船,李在镕又被人拉着上了大船。

        “快带姑娘去换身干净的衣服,用我带回给妹妹的衣物。”少年也上了大船,呼前唤后的吩咐仆人。

        李在镕再次被人服侍着宽衣解带去了。一阵忙活后,她再次暖和起来,只是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她心想:怕是要感冒的节奏。

        她被带到了前厅,一头乌黑发丝湿润的搭在身后。

        上首位上坐着一位年过花甲的婆婆,身着宝蓝棉褙子,发髻斑白,挽着低髻,翡翠珠环,脸額圆润有福气。

        旁边站着一名老仆和救她的少年,三人都静静地观察着她。

        “这是我们老太太和二哥儿。”带李在镕过来的一位妈妈给她介绍。

        “老太太你好,公子好。”李在镕福了福身问好。

        老太太微微点头,身边的老仆平退了门外守着的仆人并还上门,又搬来一个墩子让李在镕坐下。

        “你是哪家的孩子,为何大晚上跑出来。”老仆妇回到老太太身边后问道。

        “我是献王府的人,也不知怎的,就乱起来了,方才多谢公子施以援手。”李在镕小声回答,心里想:也不知道献王府现在怎么样。

        一阵沉默后,老太太道:“景旭,你让人去打听打听献王府现在如何光景,待形式好些再送姑娘回去!”

        “祖母,孙儿已经让阿福去打听了,这里离王府不远,一会就回来。”

        原本不苟言笑的老太太笑了笑:“你越发老道了,还没问,怎么就知道是献王府的人?”

        “祖母,这小妹妹穿着嫁衣,一般人家穿不起这种贵重物品,再说今天是献王府大喜的日子,离这也不远,若不是府上出了事她怎么会跑出来,方才我听两名男子鬼鬼祟祟的骂着什么跑了,在一合集,刚刚掉水里定是个人,就让人下水救人了。”

        “哈哈……那你又怎么确定就是献王府的,就让人去打听。”老太太听叫景旭的男孩一份子,忍不住自豪的笑了起来。

        “孙儿那敢就确定了,只是让阿福到处打听打听罢了。”

        “你啊你啊~就是你父亲为官多年也未必有你这脑袋瓜子灵活,哈哈哈!”

        不过须弥,老太太又严谨起来:“姑娘且放宽心,我们的船停在码头上,前方有管码头的的人,贼人轻易上不了船,待平静后再做打算。”

        李在镕很感激,起身鞠了个躬连连道谢。

        这时,外面闪现红光,隐隐约约传来吵闹声,少年急忙跑出去看,留着三人在船里着急等着。

        李在镕心里急啊!担忧有贼人大批的拿着火把来找她,又担忧若是献王府招大难了他们必定放弃她,她如今身无分文,没地方去,往后的日子也不好活啊!

        正担忧着,景旭走了回来,神色慌张:“祖母,是献王府那边起火了,阿福回来说,那边一片混乱,仆人到处逃逸,四处打听也没人知道怎么回事。”

        老太太沉默着,昏暗的灯火照着她沉思的脸,突然重重地捶了下大腿:“怕是要变天了。”

        景旭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一提要变天了,就连忙想起朝中大事。

        “祖母是说,天下移主了?。”

        李在镕盯着主孙两人在表演买关子,也不好打断,只耐心等着他们继续讲下去。

        “这太子被害后,官家已经没有了继承人,朝中各方势力蠢蠢欲动,二王爷和吴王早就按耐不住了,我们需快些回京,不然怕是你父亲牵挂我们,行事受限。”

        “是,明天我们就启程。可祖母孙儿不明白,献王远在禹州,又是旁支,为何他这边会招人暗害。”

        “也不见得就是京里来的人,又或者有别的原因。”

        景旭还想不明白,可他机灵,有李在镕在,如今她是献王府的人,断不会再问下去的。

        李在镕也不傻,听着就知道,他们应该是当官人家的家属。

        “房嬷嬷你带这位贵客下去歇着吧!明日看看情况如何,再做打算。”老太太吩咐。

        李在镕知道他们好心意,夜也渐渐深了,她一大早就被拉起来梳妆,如今也非常困。

        随她们安顿好后,李在镕虽然很困很累,却翻来覆去久久无法入睡。

        她爬起来静静地坐着,仔细听时还能听到一丝丝吵杂音,她下床爬到窗户上往外看,只看见湖面波光粼粼,码头停靠的船很多,零零星星的雪花飘落,飞入水中都不见了。

        她披上狐狸皮毛的披风,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间向甲板走去。

        甲板上有几个值守的男仆,见着她时很惊讶:“姑娘怎么出来了,外头冷的很,快回去吧!”

        “我坐会。”李在镕叹了口气,找了个地方坐下,望着献王府的方向,火势已经渐渐下去了,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希望他们都没事才好。”

        “姑娘你放心吧!刚才打探消息的人回来报,说是献王一家已经躲过敌人的追杀,明天一早老太太会派人带名贴去拜访,到时会把你送回去的。”

        李在镕点点头,心想:回去后,赵宸会不会揪着她不是秦家人的事闹呢!又或者他已经跟王爷和王妃提起,所以明天可能回不去了。

        可按她现在这种情况,除了献王府,没地方可去了,只要她一口咬定自己就是秦月容应该还有戏的。

        “姑娘还是回房里吧!冷得很,别染了风寒。”

        “嗯!”

        李在镕回了房,放下心中杂念,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