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当家主母在线阅读 - 第 10 章 去留问题

第 10 章 去留问题

        天光光亮了李在镕才醒,她揉了揉酸涩的眼睛,起身时双手撑着脑袋,吸了吸鼻子,叹了口气:“还是感冒了。”

        她发了会呆,有人进来了:“姑娘醒了,老太太让您过去一起用早饭呢!”说着,她开始给李在镕收拾起来:“我姓方,大伙儿都叫我方妈妈,你也可以这样叫我。”

        方妈妈动作很麻利,手脚快,身强体壮,一把把十岁左右的李在镕抱起来穿衣服,李在镕还有些蒙的时候,她已经一件一件的给她穿上了。

        “呀!这不是染了风寒。”方妈妈盯着李在镕红彤彤的脸担忧的叫道,最后牵着李在镕向外走去:“老太太,姑娘染了风寒了,得找个郎中瞧瞧才行。”

        还没进老太太屋里呢!方妈妈就迫不及待报备了,待进了屋里,她便把满脸潮红的李在镕推到老太太跟前。

        老太太牵着她的手拉她坐下,瞧着不对劲才对景旭说道:“景旭,你上街请个郎中回来瞧瞧。”

        景旭忙应承,并且出去了。

        “方妈妈你去让人煮碗姜汤来,越老的姜越好,怪我昨晚没想到,这么寒的天落了水,不好好养着是要出事的。”

        方妈妈也去了,老太太亲自盛了一碗热腾腾的小米粥给李在镕,自己则由房嬷嬷伺候。

        “也不怪老太太,人老了,又是夜里,难免会糊涂些,是我们这些做下人的想不周全,让您费心了。”

        房嬷嬷适合的解了个围,老太太顺式下了。

        “多喝些,发发汗。”

        李在镕晕乎乎的什么都照做,显得十分乖巧懂事。

        吃过东西后,老太太就让她窝在自己的罗汉床上歇着。

        景旭不久就把郎中请来,郎中瞧了瞧,开了一副药方让人跟着去捉药就离开了。

        景旭望了眼躺在榻上睡觉的李在镕小声说道:“祖母,方才我路过献王府,已是人去楼空,我给看门的人说了,我们在码头等一天,若是没人来接回去,我们就离开了。”

        老太太点点头,既然景旭决定了,她也不好在说什么:“也只能先这样。”

        一阵沉静后老太太突然想起景旭没吃早饭,便让人给他继续添上。

        一直等到了天黑,李在镕都没有等到有人来接,叹了口气,她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方妈妈把她叫到了老太太屋里,她知道怎么回事的,心平气和的与他们吃了顿早餐。

        “我们不便再停留,需启程回京了。”老太太终于开口说道。

        李在镕起身向她行礼,在献王府基本每天都去给王妃行礼,她对行礼基本熟练了:“谢谢老太太和公子的收留,小女子无以为报。”

        “你,你做如何打算?”老太太犹豫了下还是问出口了。

        李在镕沉默了会,身无分文,她怎么打算都没用,但有件东西她必须要有才行。

        “老太太可否借我些银子,我回献王府一趟,若是没办法了,我再打算,若是他们妥善安顿了,他日若有缘,我再登门拜访道谢。”

        老太太静静地看着李在镕,沉默许久不言。

        “祖母……”

        景旭急了,他不放心把人留下自行离去,可老太太有她自己的主意。

        “你一个姑娘家,又生着病,这样吧!我雇辆马车送你回去,若是献王府那边还没法安排,你再让车夫把你送上汴京城顾府,届时,我再让人安顿你,你觉得如何?”

        “谢谢老太太。”李在镕这才松了口气,虽然都知道寄人篱下不好受,但起码有个落脚的地方可去,等她再长大些,就好办了!

        “祖母。”

        “这是最好的选择,若是献王府的人明日回来找不到人,你该如何向他们交代,实在是事物缠身回不来,那时再上京也是可以的,就这么办吧!”景旭神色很着急,话被老太太堵得回不了嘴。

        老太太不容拒绝,让身边的嬷嬷取来一袋子碎银子,准备些药物和简单的行李以备不急之需交给了李在镕,另外也雇了马车送李在镕回去。

        景旭站在甲板上望着岸上的马车渐行离去是一脸不放心,可他不敢违逆祖母。

        就这样,李在镕被送回了献王府,但此时的献王府彼一时的献王府,光是大门处就是血迹斑斑,院里更加不用说,几个仆人用水冲刷着地上的血迹,一把火也真把献王府烧得差不多干干净净了。

        看门的是个大爷,他不认得李在镕,自然不给她进去,而且里面在清理东西,一不小心横梁就掉下来,很是危险。

        李在镕就在马车上昏昏沉沉的等着。

        “姑娘快天黑了,我们找间客栈住下吧!”赶车的人叫老刘,是老太太临时顾的人,所以很多现象表明,李在镕已经跟他们没关系了,说那么一句上京找他们,也是客套话罢了,李在镕也懂的,就是抱着点希望而已。

        李在镕叹了口气,下了马车:“师傅,谢谢你,我哪也不去,你回家去吧!”

        老刘看了看她掂量着:“好吧!姑娘您多保重。”说完把简单的行礼交还给她,就牵着马车走了。

        李在镕望了眼大门,打算先离开找家客栈住下再想办法,谁知马蹄声噔噔噔响起,她第一个念头是赵宸回来了,回过头来时却发现是景旭。

        李在镕很惊讶:“小哥哥,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回去了吗?”

        景旭跳下高大的骏马,喘着气:“我放心不下你,你跟我回京吧!不要再等了,他们自身难保又怎么会管你。”

        原来他们早就看清了形式,如今朝中没有储位,官家年迈,各方诸侯各有纷乱,远在禹州的王室旁支都不能幸免于难,他们怎么可能顾及得暇别人。

        李在镕一惊,知道他说的有理,这个世界,他们这种当官的人家最是能看清的,她也已经不抱希望了,可是被人狠狠戳穿也不好受啊!

        来不及顺气,景旭又说:“走吧!跟我回京,我会好好安顿你的。”

        李在镕犹豫着,凭女人的第六感,这位小哥哥好像是看上她了,如果她跟他回去的话,保不齐以后就成了他的情人,哦不,是小妾,以她现在的身份。

        正当她犹豫时,一连串的马蹄声又响起,逆着夕阳的光,一匹高大的骏马载着一个男人咯噔咯噔地率先走来,男人长臂一甩风靡,风靡划出潇洒的弧度,然后他麻利地跳下马。

        景旭震了下,忙鞠手行礼:“有礼。”

        赵宸双手抱拳轻松回礼。

        李在镕不知不觉松了口气。

        “公子是?”景旭盯着他疑惑的问。

        “我是献王的二公子。”

        景旭一听是献王府的人,不仅一颤忙再次鞠躬道:“原来是二世子,我是汴京府顾府上二子,此次与祖母回乡走亲,在路上也耽搁些时日了,前天夜里遇见贼人追杀这位姑娘,情急之下帮秦姑娘躲过了一劫,秦姑娘说是您府上的,所以……”

        “汴京的顾府。”赵宸打断景旭的话,瞟了一眼李在镕若有所思的笑了笑:“多些公子相救,不知道可否见见顾老太太。”

        景旭不疑有他点头答应,只以为赵宸要当面谢谢祖母搭救之恩。

        李在镕更是不知道这个男人再想什么,在她这里,人分为两种,一种是相处久了或者第一面就知道对方想什么,好比景旭,他很单纯,很善良,想要什么,想对谁好,都表露出来,而顾老太太则是需要时间去相处才了解的。

        第二种就像赵宸这种,怎么看,相处再久,估计也捉摸不透他的心,通常李在镕会把这种人列为危险人物,尽量少来往。

        去码头的时候,赵宸把李在镕拉上了他的马背,与他共乘一匹马,一路上李在镕沉默不语,缩着身子保持距离,甚至显得有些尴尬。

        “手里抱着什么。”

        “药。”

        “你生病了?”赵宸的声音微微一颤,盯着她瘦小的身子,眼里的担忧一闪而逝。

        李在镕不再出声,心里暗骂:这么浓重的鼻音听不出吗!

        简单交流几句,又沉默了。

        后来,走着走着,不知何时,李在镕的背已经紧紧地贴上赵宸的胸膛上,整个人都看看不见了,她腰间上还多了条大手臂,李在镕把这都归于是在走下坡路的原因,就不在计较那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