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当家主母在线阅读 - 第 11 章 顾家外祖母

第 11 章 顾家外祖母

        顾老太太与景旭为了李在镕的事闹了一场变扭,很是不开心,可还是心软答应他的请求了。

        房嬷嬷在旁安慰,外头传来一点小动静,她一抬眼就看见自家老太太威严正坐起来,房嬷嬷便打趣道:“都说老太太最疼三姐儿,我看不是。”

        顾老太太瞪了眼房嬷嬷,又失了势,失笑道:“你这老太婆懂什么,整天就拿我来寻开心。”

        房嬷嬷也笑了起来,突然又严谨的说道:“我怕二哥儿是看上人家姑娘了,哪里是为了人家性命着想啊!”

        “胡说,她是什么身份,小小年纪就嫁人,不是家境不好,就是买来的丫头,早些年就听说大世子病得不轻,我猜八成是娶回去冲喜的,景旭这孩子善良,但也很孝顺,不会不听话的。”顾老太太边说便沉思。

        外头传来一声“祖母”,两人知道景旭回来了,便不在说下去。

        谁知和他一道回来的不止李在镕一人,还有一名男子。

        顾老太太盯着男子,只觉得他气宇轩昂,又隐隐透着杀将的戾气,还流露出几分贵气,怕是来头不小,让顾老太太看出神的是他那双抱拳的大掌,修长有力,又让人害怕,仿佛是一双夺人魂魄的鬼手。

        “晚辈赵宸见过顾老太太。”赵宸向顾老太太举手作揖,未见她出声,只盯着自己出了神,他便站直身板,昂首挺胸大大方方的给顾老太太看过够。

        李在镕觉得顾老太太是有眼力劲的,她欠了欠身就安静等着。

        一旁的房嬷嬷轻咳一声提醒,并吩咐丫头备茶水,这时顾老太太才回过神问:“这位是。”

        “祖母,是二世子。”景旭回道。

        顾老太太听闻立马起身回礼,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在不怎么得势,也是皇族,礼数尊卑都是他们低了一等。

        两方互见礼后,都坐下了。

        “不知王爷和夫人可还好?”顾老太太关心的询问。

        “多谢顾老太太挂心,父亲和母亲已经安顿好了。”赵宸鞠手又一礼,看了眼李在镕笑道:“顾老太太与你真是有缘。”

        顾老太太闻言不仅一疑,等他继续往下说。

        李在镕更是不解。

        “顾老太太我不便多久留,后头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回去处理,晚辈有什么就说什么了,望顾老太太见谅。”赵宸起身鞠了个躬坦言道。

        “您别拘谨,尽管说。”顾老太太也是个爽快的个性,见赵宸这般不做作,不仅对他另眼相看。

        “我想顾老太太此番回乡不仅仅只是走亲吧!”

        顾老太太又是一惊,心里想的是他查了自己的行程,他要做什么,难道他也要争夺皇位,所以早早就铺垫好着,汴京城内有他多少人与他有来往等等想法。

        “你怎么知道?”景旭脱口而出。

        这让赵宸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顾老太太此行应该是在找一个人,确确来说是一位姑娘。”

        顾老太太顿感不妙,与房嬷嬷互望了眼,房嬷嬷心领神会,立马带着仆人出去,只留下四人。

        “二世子何以这么认为?”顾老太太故作镇定的问。

        “巧了,前不久我碰到一个案子,刚好与顾老太太有关。”

        “哦?怎么说。”顾老太太端起茶碗轻松嘬一口,假装不在意。

        赵宸盯着顾老太太,把她的不安尽收眼底,却不说这个,他静静的说道:“实不相瞒,顾老太太她就你失散多年女儿生的孩子。”

        顾老太太的茶碗从手上滑落,哐当一声掉在梨花木小几上,茶水撒了一桌,景旭及时扶住顾老太太颤抖不已的身子,担忧的询问:“祖母你没事吧?”

        顾老太太摆了摆手,随之颤抖着声音问赵宸:“你怎么知道?怎么确定?”

        说着,又望向李在镕。

        李在镕一脸懵,小嘴微微张开盯着语出惊人的赵宸。

        赵宸从怀里取出一本册子交给顾老太太:“我竟也不知天底下会有这么巧的事,前不久我听父亲母亲说,灵州秦家来了一位姑娘,是与晚辈当年为报恩定下的亲事有关,我抱着怀疑的态度,派人去灵州打听,查来查去,就查到顾老太太这里了,这是我刚刚回府上查看情况时,路上接到的册子,呵呵~还热乎着呢!你瞧瞧是不是。”赵宸越说越兴奋。

        景旭接过文册交给顾老太太,顾老太太边看着官府文册边落泪,最后捂着胸口低低地哭了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秦家因贪污受贿,被人举报,官家下令抄家查办,官府在统计秦府上上下下人数、物件时发现变卖的家奴,妾室,通房少女可不少,其中就有顾老太太被拐的女儿,还有摆不上台面的东西多了去了。

        顾老太太当年与顾老爷还在灵州任知州时育有一子一女,后来顾老爷升官上任调回汴京城,临行前,六岁的女儿去向不明,顾老爷派大量人马搜寻也不得结果。

        可调任时间在即,他若不按时间上任,怕是要丢官进爵了,夫妻两人合计,若没有官位权利,他们将失去更多的力量来寻找女儿,所以他们在寻遍灵州城不得后,离开了灵州上京就任。

        后来也派了大量人马四处打听查办,官府,码头,海运等等都查过,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前不久顾老太太听说了秦家的事,因为新任知州是顾府的门生,一查秦家就有了眉目,这不顾老太太借口回故乡探亲,冒着生命危险亲自过来了。

        在了解一切后,她也一路找来禹州,船刚刚靠码头,就遇上了被追杀的李在镕,其实他们不知道秦家会与献王府有亲,只知道,秦家一个老嬷嬷偷偷把人带出来,他们多方打听后才知道她们是去禹州,这才是他们到禹州的目的。

        李在镕努力调匀气息,斜眼瞪着他,对他更是一脸不屑。

        好家伙,明明跟她定亲的人是他,他不娶就算了,还让她嫁给自己的哥哥,这太过了吧!

        赵宸察觉李在镕不高兴,渐渐收起了兴奋的笑,悠悠的端起茶碗喝了一口,三根修长的手指稳稳托住茶托,放在几上,才道:“老太太,您先缓缓,我们说正事!”

        顾老太太深叹一口气后才收拾情绪认真考虑起来:“那依着二世子的意思有什么打算?”

        “老太太您是长辈,她也是你的外孙女,您说了算。”赵宸把主导权给了顾老太太。

        顾老太太盯着李在镕,伸手让李在镕过去,李在镕犹豫了下,还是过去了。

        顾老太太拉着她坐在自己身边,盯着她,摸了摸她的小脸,又看了好一会,才道:“如果我要带她回去呢!”

        “自然由老太太做主。”

        李在镕暗骂赵宸答应的到挺快,怕不是他巴不得早点脱手。

        “可你大哥哥……”

        “这婚事原就做不得数,我大哥哥迷糊中也不知得事情,而我自己也闹了个笑话。”说着赵宸起身,空手一抱拳鞠礼:“姑娘,是在下失礼了,实在对不住你。”

        李在镕心里冷笑,记着他身上背着她母亲和孙婆婆的命才得以活下来,事情哪有一句话就能带过那么容易的事,可她现在能说什么,只能把满腔的怨气压在心里,盼着以后再也不相见才好。

        后来,赵宸把查到的来龙去脉说与顾老太太听,顾老太太是一边听一边落泪,完全和她查到的一样,最后她搂着李在镕一阵不舍的哭起来,再再确认事情无误后,他们决定了。

        顾老太太擦干眼泪,严谨的道:“为了孩子的清誉,往后还请不要再提及与献王府婚事的事了。”

        “是。”

        最后,赵宸起身告辞离去。

        船舱内三人一阵欢喜一阵难过,却没人说话,互相盯着彼此抹眼泪。

        自此,李在镕又换了个身份,顾老太太也告诫知晓李在镕嫁入献王府的事情的几人回去后不许乱说。

        景旭是不可能会说的,他知道一个女子的名声有多重要,房嬷嬷是顾老太太身边用老的人,自然信得过,至于李在镕她更是不想提及赵宸这个人。

        也幸好当时天黑,没什么人看清她当时穿的什么衣服。

        “好孩子……”顾老太太拉着李在镕的手吸了吸鼻子,激动的说道:“跟祖母回家。”

        李在镕乖巧的点点头,至始至终没发表过意见,因为她知道,她需要一个容身之处,至少这五年内,这是最好的选择。

        景旭最是高兴了:“祖母,我们可以启程了吗?”

        顾老太太一听,故意怼他:“早上还跟我闹不回去了,怎么现在就急着回去。”

        景旭嘿嘿的笑着,这不是心事了了嘛!

        “去,吩咐下去吧!”顾老太太沉着的说道。

        景旭见状开心的领命下去,就怕继续待在这,赵宸会折返回来接人似的。

        房嬷嬷和顾老太太互望着彼此,彼此相惜,彼此感叹世间的因果轮回。

        李在镕还处在病态中,平时不晕船的,最近这几天晕的上吐下泻,整个人瘦了一圈。

        顾老太太的心事终于了了,女儿以故,再难过也于事无补,所以李在镕承载着顾老太太双份的爱,如今她病成这样,着实让顾老太太心疼不已。

        “顾老太太很晚了,回去休息吧!这里让方妈妈来照顾,有个什么的,我们就住对面,一下子就能过来。”

        夜里,李在镕睡下后,顾老太太还不舍得离去,房嬷嬷便劝着顾老太太回房休息,可顾老太太还是很不放心。

        “你说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可怜,自小就没娘疼,跟……她娘一样……”顾老太太坐在床边看着李在镕的小脸一阵难过。

        “咱们姑娘在天有灵,这不是把小姑娘送到顾老太太跟前来了嘛!顾老太太往后多疼疼她就好了。”

        “昨天我还不想留她……”

        顾老太太一阵更咽,房嬷嬷忙安慰:“顾老太太也是为了大家好,你说万一王府那边回来找不到人,我们也不好交代,再说了您最后不是同意二哥儿去接她回来了吗?”

        顾老太太捶了下大腿,收拾情绪:“不说这些了,你把带回去给三丫头的东西全部都拿过来给我丫头用着。”

        “可万一三姑娘知道了闹起来,不好吧!”

        “怎么不好了,三丫头有她娘她爹和两个哥哥宠着还不得,我就疼疼这可怜的孩子,怎么了,她要是有怨言,随她闹去。”顾老太太心态年轻了好几岁。

        “是是是,这才是你的心头肉。”房嬷嬷打趣着。

        要知道,三姑娘是家里唯一的女孩,顾老太太平时疼得不得了,但哪有她现在这个样恨不得时时刻刻守着的。

        房嬷嬷看得出来,顾老太太心里是觉得亏欠,所以格外疼这个外孙女。

        李在镕并没有睡着,她们说的,她都听得到,心也算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