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无双庶子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七公子的诚意

第三十章 七公子的诚意

        李信说的这话,并不完全是一句俏皮话,因为他话里的内容,是完全可能对平南侯府造成致命打击的。

        这一次,平南侯府小侯爷李淳的行为,已经让承德皇帝颇为恼火,尽管他面圣解释了一遍,承德皇帝也依旧没有信他,不然这一顿鞭子也就不会打下来。

        凡事可一可二不可再三,如果在这个当口,李信真死在了平南侯府门口,那么平南侯府就会迎来承德皇帝的雷霆之怒,到时候这个侯府虽然未必会灭门,但是必然遭到重创,甚至会就此在朝堂之上一蹶不振。

        玉夫人站在原地,认认真真的看了一眼这个卧病在床的少年人。

        大半个月前,李信和舅公一起上平南侯府认亲的时候,玉夫人是见过他的,当时的李信还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模样,完完全全就是个不曾见过世面的少年模样,现在短短大半个月时间,这个少年人竟然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让玉夫人都有些祝摸不透了。

        她不说话,李信也就不说话。

        过了片刻之后,这位平南侯府的玉夫人终于开口,她看着李信的面孔,轻声开口:“不管你是不是侯爷的儿子,当初我让人把你赶出侯府,都有欠妥当了。”

        李信面无表情。

        这位玉夫人左右打量了一眼李信住的房子,轻声开口道:“你这个住处,也太不像样了一些,这样罢,你同我回侯府,我来给你安排一个住处,你就在侯府里头安心住下了养伤。等侯爷回京,认了你这个儿子,你便认祖归宗,成为我平南侯府的二公子,如果侯爷不认,我也可以认你做一个干儿子,以后在京城里,也给你安排一个营生,今日的怨怼,便烟消云散,如何?”

        玉夫人说出这话,就是切切实实的想跟这个少年人化干戈为玉帛,经过大字报事件和这一次的事情之后,这位平南侯府的正牌夫人,才发现了面前这个少年人的可怕之处,如果没有必要,她不想结下这个仇。

        即便让李信认祖归宗,他在平南侯府里,也只是一个身份低微的庶子,不可能与自己的儿子争夺家产爵位。

        李信眯着眼睛笑了笑,开口道:“实不相瞒,在下只是永州来的一个小人物,与侯府并没有血亲,当日初来京城,没有一个奔处,就想着找一个大户人家冒充一个儿子,凑巧听闻了平南侯府的侯爷没在家,就硬着头皮去侯府冒充去了,没想到没能瞒得过夫人慧眼,还是给侯府的人赶了出来。”

        玉夫人不自然的笑了笑。

        “你曾经拿出来的那块,写着“慎”字的玉牌,确实是侯爷的东西,那个东西,是赵郡李氏的族牌,族中男子人手一块。”

        李信淡然一笑:“原来李夫人是说那块牌子,那块牌子东西是我在路边捡的,想着拿到侯府去骗一骗人,后来没能瞒得过去,在下以为是一块赝品,就随手丢在路边了。”

        直到现在,李信才知道那块刻着“慎”字的玉牌,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他虽然不准备回到平南侯府,但是那块玉牌他是始终留着的,为的就是有朝一日,等他有能力站到那个渣爹面前的时候,再用这个“证据”,去当面讨一个说法。

        李信说的话,玉夫人显然是不信的,这位平南侯府的夫人深呼吸了一口气,最后看了一眼李信,开口道:“罢了,你怎么选择是你自己的事情。”

        这一次,是这个平南侯府的玉夫人主动向李信释放善意,但是却被李信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这个女人,在前不久的时候,还亲自派人烧了他的房子,这一点,李信也半点也不敢忘。

        看着玉夫人转身而去,李信勉强从床上坐了起来,对着玉夫人的背影大声道:“李夫人,莫要忘了在下的赔偿,否则在下真的会大半夜,吊死在侯府门口的!”

        已经走到院子里的玉夫人,身子颤了颤,被身后的这个少年人气的不轻。

        她平素里在京城,也算是一个颇有手段的女人,哪怕平南侯不在京城,平时也没有人敢欺负到平南侯府头上,京城里那么多达官贵人她都应付得来,可是现在面对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人,玉夫人心中居然生出了一股无力感。

        不过,这段时间里,平南侯府不得不闭府躲一躲风头了,更不能再闹出什么事情出来,李信这句威胁,她还真不能当一句笑话来听。

        等到这位平南侯府的夫人走远之后,李信才慢慢悠悠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头上的伤只是皮肉伤,并不影响他的行动,刚才之所以窝在床上,只是为了装个样子,装给那个平南侯府的夫人看而已。

        现在玉夫人走远了,他自然没有必要再窝在床上。

        李信坐在房间里的桌子旁边,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缓缓闭上眼睛,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现在李信要解决的问题,并不是平南侯府了,平南侯府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最起码两三个月不会再有什么动静,现在摆在李信面前最大的问题,是那位突然亮出身份的七公子。

        面对夺嫡之争,一定要慎重,因为一不小心站错了队,那就是必死的局面,那位七公子虽然对李信不错,但是李信对这个七皇子却是一无所知,他不知道这个七皇子手里有什么底牌,有几成胜算,他甚至不知道这个朝堂的局势是一个什么样子的。

        所以他没有立刻答应那位七皇子。

        可是这件事不能一直拖下去,他总是要给七皇子一个答复的。

        老实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如果真能帮着这个七皇子坐上龙椅,那么李信就可以借着潜邸的功劳,一举成为站的最高的几个人,到了那个时候,李信就可以平视甚至俯视平南侯府。

        可是,这条路无疑是艰险无比的,在对朝堂丝毫不了解的情况下,李信不愿意轻而易举的下注。

        毕竟这个赌局,是要用性命下注的。

        就在他蹲在屋子里思考的时候,小院子的院门被再一次敲响,李信亲自起身,去打开了院门。

        院子门口,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明艳少妇。

        李信对着这个少妇笑了笑,开口道:“崔姐姐今日怎么得空离开得意楼,到小弟这里来了?”

        崔九娘迈步走进院子,左右打量了一眼李信居住的院子,然后对着李信微微一笑。

        “小郎君,姐姐这一次,是奉了公子的命令,来给小郎君送契书的。”

        李信皱了皱眉头:“什么契书?”

        崔九娘从衣袖里取出几张写满了字迹的宣纸,递在李信面前,温婉一笑。

        “小郎君,这是有关得意楼的契书,你只要签个字,以后得意楼一成的干股,就是小郎君的了。”

        李信微微皱眉,看了崔九娘一眼。

        “那小弟要付出各种代价呢?”

        崔九娘温婉一笑:“这是公子给小郎君的诚意,小郎君只管收下就是,不需要任何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