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网游小说 - 冥界追忆录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四章 017章 禁忌的话

第二百五十四章 017章 禁忌的话

        第二百五十四章    017章    禁忌的话

        无声的轰鸣在虚无中爆发,试炼空间瞬间支离破碎,残存的一切统统化作空间风暴中的一角。

        ……

        “哥哥。”天墨停下了前进的步伐,冰冷的眼神望着漆黑的空间裂隙在身边张开。

        “天墨,有困难吗?”墓冷漠的眼神中隐隐的藏在些许关心,冷漠的对着天墨询问道。

        “没有。”天墨摇摇头长长的呆毛随之摇摆,冷冰冰的回应着。

        “嗯?”墓却对自己内心的情感有些疑惑,口中喃喃着:“这几年自我封印的影响没有消除么。”

        “……?”天墨依然冷漠的看着墓,没有丝毫生气。

        “继续侵蚀这个世界。”墓心中那微妙的感觉被自我约束,瞬间冰寒,冷淡的下达了命令后,转身返回了空间裂隙中。

        “尊命,哥哥。”天墨冷淡的点点头,带起无尽的血色雾气继续前行。

        走入空间裂隙,凌驾于无尽的空间风暴中,墓漆黑的眼瞳略带无神的看向前方,心间有些迷。

        无数的空间碎片避过了他的身躯,墓静静的思索着,回忆着,终于,狠狠的握拳将手中未能逃开的空间碎片握成渣滓。

        “我的命运,便是带来最终的归宿……”墓邪异的双眼恢复了冰寒。

        “嗯?”就在墓再一次确定了自己的准则时,一道道若有若无的呼唤,似实似虚的祈求传入耳中。

        “怎么回事……”墓有些搞不清状况,随手撕开了空间,随意选择了一道呼唤,并以其为坐标打开了空间裂隙。

        “让我看看,是谁在找死……”

        ……

        “神啊,请怜悯您虔诚的信徒吧。”卜希勒·艾文森闭着双眼,虚弱的祈祷着。

        “他在说什么?”全身黑色雾气缭绕的阴影行者徐印问向身旁的同行。

        金色短发的卜希勒·艾文森在一众黑色长发中异常的显眼,是在东域中十分罕见的魔武师,身形外貌也是迥异于众人。

        “是在祈祷吧,呵,弱者的哀戚。”同为阴影行者的旭日对着徐印解释着。

        然而卜希勒·艾文森面对这不屑的话音没有丝毫动摇,依旧虔诚的祈祷着。

        “祭品足够了吗?”侯云阳,一个与缭绕着黑雾的阴影行者完全不同的正常人类,肆意的喝令着两个阴影行者。

        “还差几个。”然而,徐印与旭日却没有丝毫不敬。

        “嗯。”侯云阳点点头,心中有些急躁,却依然耐心的等待着,同时烦躁的看向卜希勒·艾文森,若不是祭品难寻,早就把这个烦人的苍蝇宰了。

        “足够了吗?”侯云阳张开了双眼,对着接受了祭品的两人问道。

        “还差一个,禁制很快就能启动了。”徐印看着脚下漆黑的符文微微闪烁着漆黑的光芒,点点头。

        “嗯。”侯云阳有些不耐的点点头,满含煞气的眼神看向身边一个个被重伤禁锢的祭品。

        “可以确保转化进行顺利吗?”侯云阳等待着即将开始的献祭,心脏砰砰的乱跳着。

        “请放心,这些祭品加上这座城市中的生灵所进行的献祭足以达到您的需求。”旭日恭敬的回答着,毕竟一旦转化成功,侯云阳便是他们以后的上司了。

        侯云阳不耐的点点头,就要再次询问,脚下的禁制却光彩绽放。

        “怎么回事?”侯云阳心头一跳,急忙问道。

        “不太清楚……可能是有祭品恢复了些许伤势,已经达到了献祭的标准。”徐印也是心中不安,强行镇定的说道。

        “神的眷顾降临了,神罚会让你们尸骨无存!”卜希勒·艾文森满面通红,兴奋的说道。

        “看样子是他晋升了……献祭可以开始了。”徐印看着不知受到什么刺激从八阶晋升到九阶卜希勒·艾文森,略松了一口气。

        “快点。”侯云阳急忙喝令道,心中已经急不可耐。

        奇异的,刺目的漆黑光芒点燃了整个禁制,火焰般的符文从这片城主府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极速蔓延,大约再过个半小时就能够把整座城市拉入“深渊”,完成献祭。

        咔嚓!

        突然微不可查的碎裂声把徐印的心神吸引,只见一道细微的裂纹在禁制中心浮现,并且在很快的扩张着。

        可是从中流露出的却不是纯粹而精纯的堕落气息。

        裂缝连接成竖直的线条,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向着两边拉开,漆黑的裂缝逸散出赤红的雾霭。

        “神的眷顾降临了,神罚会让你们尸骨无存!”卜希勒·艾文森再次高喊,让烦闷不已的侯云阳气的踹碎了满口的白牙。

        “戒备!”徐印右手一握,锋锐的三尺青锋落入手中,漆黑的剑芒吞吐不定。

        随着徐印的喝令,一队队的阴影行者瞬间取出了法宝,看向漆黑裂缝。

        “是谁在呼唤。”墓一步步的踏出了空间裂隙,漆黑邪异的眼眸看向四周。

        “神,神的眷顾    ……”卜希勒·艾文森看着散发恐惧,好似自带恐惧光环的墓,有些无法接受。

        “你是谁……哪一疆的阴影行者。”徐印看着陌生的面孔,蹙眉问道,看着那漆黑的眼眸,他竟把墓归为了堕落的一员。

        “……阴影行者。”墓看着四周的情景,有些莫名的不爽。

        “警戒!”徐印看着有些“迷茫”的墓,也感到有些不对,原本渐渐回拢的漆黑灵气再次涌现。

        “血阳之域·幽冥·血戮幽阳!”墓的不爽已经挂上了俏脸,而望着满脸戒备的众多阴影行者,身后一轮巨大的天阳缓缓浮现。

        无尽的血色雾气蕴含着浓浓的原初之暗,铺天盖地的向着在场的所有人冲去。

        不过眨眼间,赤色的浓雾将所有人包裹,近乎伸手不见五指的恐慌让人神经紧张。

        墓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性格发生的改变,但是却没有做出其他的举动,他现在有些享受这些情感……

        或许,或许当自己再次厌倦时,自我封印会是一种极好的……逃避方式,当然,甚至有可能结束这悲哀的一生,毕竟现在的自己已经有去死的能力了。

        就在墓无聊的四处打量时,前方的异样吸引了他的目光。

        只见一根畸形的墨绿色长枪散发这惨绿色的光芒,把大片的赤色血雾驱散。

        “堕落冥器?”看着如同微微扭曲的蜘蛛节肢一般的长枪,墓回忆了一下说道。

        “九蝎毒刺!”长枪上的惨绿光芒将方圆千米地域的血雾驱散,同时一道道的枪影刺破了空气,狠狠地扎向了墓。

        锵啷!

        堕落冥器·蝎毒刺,十阶的彩虹兵装,即将借助这场献祭突破为仙器品质的兵装竟然没能刺破这黑金的通透屏障,这让侯云阳心中猛跳。

        “你是何人?”侯云阳见无法轻易击杀来敌,心中记挂着这场献祭。

        “……”墓根本没有理会侯云阳,而是抬头看向天空,一道黑色的禁制封锁了极大的空间。

        “若无事还请……”侯云阳忍着心中些许的气愤,看着根本没有理会自己的墓,想要先稳住他,一切最好等到献祭之后再谈,那时……

        “聒噪。”墓地下高昂的脑袋,看向比自己高上不少的侯云阳,满脸的不耐烦。

        “你……”侯云阳额角青筋凸起,若不是刚才爆发的一击没能伤到丝毫,早就持这蝎毒刺将墓毒杀。

        “我的眷属,为我献上杀戮与毁灭。”墓冷漠的看向身前一片片的阴影行者,抬手一挥,身后大片的空间裂缝在撕锦裂帛的声音中张开。

        原本跟随着向乔、天墨、蚀冰等人的小世界中的先民们从漆黑裂缝中蜂拥而出。

        赤红的血雾也在疯狂喷涌,即使瞬间就被蝎毒刺所驱散,却还是能够缓缓的侵占着这片空间。

        “献上死亡……为了虚灭!”面对着如浪潮般的九阶强者,那片片阴影行者竟狂热的冲向了先民们。

        轰~轰~轰~

        知道无法杀敌甚至难以造成多少伤害的阴影行者们疯狂的扑向先民们,无视了身边的同僚与自己的生命,疯狂的自爆将渐渐侵蚀过来的血雾崩散。

        那如潮水般的先民自然也是大片的死伤,然而墓却没有关注,毕竟身为自己的眷属,人族的先民,只要自己不死,就能够在任意一处血雾中重生。

        “虚……灭……”此时的墓满脸的阴沉,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回想起了自己绝望的一生,漆黑的魇魔被墓抓在手中。

        “建木·封锁!”漆黑的变异建木在墓的身后浮现,它高耸入云,没有一根分枝,树顶上生着变得漆黑却依然好似罗网般的树叶,散发着浓郁的血色雾气,黑色的花、黑色的果,挂在枝叶上,

        被血海遮掩的树底盘桓、曲折,而三道纠结在一起的树根又生出水面被高大的石碑包裹,石碑上血色纹路闪烁,周围的空间被完全封锁。

        只要建木不灭,就没有人能够走出这片被封锁的空间,而只要墓不死,建木就永不会受创。

        (忽悠无止境,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