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网游小说 - 冥界追忆录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六章 079章 记忆复苏·第二重

第三百一十六章 079章 记忆复苏·第二重

        第三百一十六章        079章        记忆复苏·第二重

        弦的崩断如同雾气朦胧的玻璃被细细擦拭了一般,清晰的“世界”渐渐映入眼帘,而墓就在窗户的这一边看着对面静止的景象。

        此刻,墓不仅仅在吞噬着精神风暴,就连那永无止尽,时时刻刻都在滴落的氩结晶的纯化液也被无形的力量吞噬。

        而且不仅仅是被动的等待纯化液的到来,无穷的吸引力在急速扩散,纯化液如一道道小瀑布般流下,就连那隐蔽在一个个通道中的空间连接装置中的能量也被吞噬一空。

        原本只是距离虚空上千公里的路程延长了千百倍,而这**的吞噬力量渐渐的波及了整个矿脉。

        无尽的纯化液被吞噬,被分解,化为了无穷尽的能量,而这能量让“窗外”的情景开始了重演。

        ……

        风吹落叶,秋风习习,蔚蓝的天空干净且晴朗,**无云没有丝毫杂质,温暖的阳光普照着大地,好似一幅绝美的画卷。

        “哥哥,我去上学了!”晓馨,或者说看上去只有**岁大小的晓馨元气满满的对着满脸冷漠的墓大声喊道。

        “哼,臭哥哥,坏哥哥,又不理我,又不理我!”接着一脸期待而后满脸失望、气愤的一甩头,晓馨背着书包蹦蹦跳跳的去上学了,不再去理会仍然冷漠的墓。

        待晓馨走出家门后,半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墓才转头看向晓馨离去的方向,然后不过短短几秒后便再次看向电视中那无聊至极的节目。

        突然,晴空一声雷鸣响起,顿时,墓白青色的柳眉微微蹙起,满脸烦躁的站起身来,默默的走出家门,转了两圈钥匙锁上房门后,秀美的身影瞬间消失。

        “我到了,你快点。”南极巨大的冰盖上空,墓的身影悄然浮现,对着眼前空荡荡的景象自言自语道。

        “墓,决一死战吧!”和墓的外表没有丝毫区别的身影乍然闪现,梦满脸寒霜的对着墓高声喝道,同时一柄血色的邪刃在手中浮现。

        接着不等墓回答,往生便划着玄妙的轨迹斩向墓的身体,然而这羚羊挂角般的斩击却被另一柄往生轻易的格挡在身前,**整个南极的冰盖却被逸散的刀锋劈成两半。

        “为什么放弃希望,墓,你为什么不去死啊!”梦满脸泪痕的嘶喊着,明明撕心裂肺,手中的刀却没有一丝迟疑,一丝颤抖。

        这不是做戏,而是习惯,自远古、自恒古、自创世以来,这似玩笑、似玩闹、似玩耍却实则残酷的对决已经进行了无数次了。

        “那,上一次,你为什么不杀了我?”墓依然冷漠,用着平淡的声音反问道。

        “……去死。”梦手中的往生微不可查的一顿,只不过瞬间便恢复了而已,可是却没能逃过墓的眼睛。

        “你在迟疑什么,梦?”墓冰冷的说道,声音中好似有些不满,

        “上次,你是故意的?”梦的双眼泪流不止,苦涩的泪花止不住的流下,她的声音颤抖、无力。

        “……是。”墓稍稍沉默后回答道。

        “为什么,拥有恶的力量的你为什么会放水,你不怕我真的要杀了你吗!”梦抽泣的说道。

        “我已经厌倦了。”墓依然平淡、冷漠。

        “住口啊!”梦大声的嘶喊,甚至手中的往生都隐隐颤抖。

        墓没有再言语,而两人的战斗却波及了整个庞大的地球圣地,地震、风暴、海啸……无数的灾难肆意波及,整个地球圣地如同落叶在风雨中飘摇。

        好在,两人的战场渐渐转移至宇宙,让整个地球十九洲得以安存,战斗或许将如同以往一般,获取将要持续上百年,上千年。

        地球动荡,唯有中州的一座小城奇迹般的没有任何的灾害发生,不过虽然安然无恙,但是却也人心惶惶,学校理所当然的停课,晓馨留下请假条悄悄的爬出了学校的围墙,蹦跳着回到了家中。

        “哎!”晓馨才刚刚乐滋滋的打开电视,却突然被一记弹指打到脑门,她颤颤巍巍的起身、转身:“老妈~”

        “怎么逃学了?”妈妈,东方云好笑的看着女儿撒娇的样子,接着左右看了看好奇的问道:“墓呢?”

        “不知道呀……老妈,哥哥都不理我的!”晓馨气鼓鼓的说道。

        “你呀!”东方云摇了摇头,说道:“要知道,你小时候一直都是墓在照顾你呢,我和爸爸都很嫉妒的!”

        “是吗?”晓馨一脸的不信。

        “别不信,你小时候……”爸爸,程尊从二楼走下,还没说完话,突然满色一冷透过窗户看向窗外的身影。

        “终于还是来了!”程尊满脸寒霜的说道。

        只见外面一道道身穿雪白衣袍的蒙面身影将别墅包围,身上甚至还有这家族标志,显然是根本不在意身份的**。

        ……

        战斗理所当然的开启,程尊手中一把三尺青锋不知斩杀了多少来敌,然而这些死士如同无穷无尽般前仆后继,伤口不可避免的在身上划出。

        “真是天赋奇才啊,大少爷!”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之间一个五十岁的古袍老者穿过人群,手中一柄铁鞭抽向了程尊。

        “是父亲让你们来的?”程尊身影一闪,让过铁鞭,寒声问道。

        “是二少爷,不,家主的吩咐。”令程尊诧异的是,古袍老者竟然回答了他的问题。

        接着,程尊直感到心口一痛,明白了所有的他手中的青锋竟然瞬间炸裂,身后的一个古袍老者被锋锐的碎片穿透,无数穿透性伤口布满全身,可惜**位置全部被避了**。

        “哼,总算……”一道漆黑的长匕穿过了第二名古袍老者的胸口。

        “哼,你当老娘是怎么抓住他的!”东方云满脸微笑的松开了匕首,蹲在了奄奄一息的程尊身旁,泪滴止不住的滴落。

        “你真傻!”程尊气若游丝的说道。

        啪~

        “闭嘴,下辈子,别跑!”东方云扇了程尊一巴掌后,扑在了他的身上,没过几息,两人一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收拾一下!”第一个古袍老者咳了咳血,面无表情的吩咐到。

        ……

        宇宙中,一颗颗的星辰陨灭,墓和梦的战斗不知道波及了多少恒星系,不知多少恒星被“斩杀”,不过在墓有意无意的保护下,太阳系倒是丝毫无损。

        无尽的光与热爆发,又是一颗恒星陨灭,突然,墓僵直了身体,心中感到了极大的痛楚,梦手中血红的往生在墓的胸口划出**的血口,近乎一斩两段,然而露出的却不是脏腑,与人类不同,看上去墓的身躯就好似实心的琉璃一般。

        “怎么了!”梦的往生停在了墓的眼前,她面色苦楚的喊道。

        墓捂着心口看了眼梦,随手撕开了一道空间通道,身影一闪走了进去。

        这让梦满脸的懵然,墓这种做法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以往都是两人失去了对战的兴致才结束的战斗。

        沉默了一会后,梦皱了皱眉,也是撕开空间,寻着墓的坐标传送了过去,却遇到了……

        ……

        墓双手颤抖看着看着眼前娇小身影的尸体,雪亮的残刃插在了她的心口,墓有些无法接受的看着这四周的一切。

        墓手中的往生闪耀赤红的光芒,好似**虚空一般,大半个刀身消隐不见。

        回溯了整个地球的时空记忆后,墓抽回了往生,满脸的沉默,同时也听到了屋外那道咳血的吩咐声。

        **的威严将整个地球包裹,古袍老者原本冷静沉默的面容瞬间惨白,一刀一刀好似将每一个细胞一点点杀死的痛楚布满全身,而且这痛楚好似被放大了数百倍一般,可灵魂又被神异的力量维持着存在,欲死不能……

        “**这世界再无任何可以伤害到你们的存在。”墓看着晓馨的尸体,温柔一笑,压制着手中的颤抖,轻轻的残缺的剑刃拔出,他满脸煞气的说道。

        只见墓紫色的虹膜中血一样的细长瞳孔透露出无边的愤怒。

        “血祭,死吧。”

        原本轻灵的声音,此时却散发着无尽的凶残,一阵无形的波动自墓的体内迸发,没有速度,也无所谓速度,话音落下,便是结果的诞生。

        整个地球,整个宇宙,整个世界,所有的修炼者的血液迸发着,他们体内的血液逆流着,诅咒着,毁灭着,这身边,所有的一切。

        无尽的血气自毁灭中消失,“墓”的身边,无尽的血海汹涌着波涛,顺着心口的刀柄流入往生之中。

        “‘墓’,你疯了!”

        “这个声音,是,是梦……”

        ……

        猛地张开了双眼,墓的身边血色的煞气缭绕,**的威压波及了整个矿脉已经四周的虚空,更是充斥着球形空间的每一寸。

        星兽幼体此刻瑟瑟发抖的挤在了“墙壁”上,满脸惊恐却掩盖不住蔚蓝双眼中的好奇与亲近。

        墓晃了晃脑袋,四周的杀气、煞气渐渐消散,他有些感慨的叹了一口气。

        (忽悠无止境,待续……)